banner
1 月 31, 2021
66 Views

楊恆暗道不好,手中的齊天劍立即飛了出去,朝著半空中的暗紅色罐子砍去。

Written by
banner

罐子在空中一閃,躲過了罐子的攻擊,發出的紅光依舊籠罩整個山谷。

「大家一起攻擊這個罐子!」嚴浩然一聲大喝,手中的長槍立即朝著空中的罐子刺去。

其他的人聽了嚴浩然的話,手中的法寶立即飛了出去。

暗紅色罐子在三十多間法寶同時攻擊下無所遁形,很快就被枯瘦老者收了回去。

血紅色的光芒消失,楊恆立即就感覺到沸騰的血液開始慢慢平息下來。

嚴浩然和法行兩人再次搶先出手,朝著枯瘦老者攻去。


枯瘦老者嘴裡發出一聲冷笑,兩個血色光圈從暗紅色罐子里發出,瞬間將嚴浩然和法行兩人擊成重傷。

楊恆心中駭然,對手的修為,速度,法寶和功法的等級都在他們之上,就算他們所有的人同時都上也未必能斬殺這個惡魔。

此時他手裡的五行符印已經凝聚了四百多枚,他雙手一揚,把符印撒向空中,金羽大陣立即啟動。

山谷中的景色立即一變,無數的金色羽毛飄蕩在空中。

緊接著,這些金色羽毛全部朝著枯瘦老者圍去,霎那間就將他的身體淹沒。

「你帶她趕緊離開這裡!我來擋他一會兒。」楊恆指著林若水對饒素娥說道。

楊恆知道用金羽大陣來攻擊神人境的對手只是螳臂擋車,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但是他很希望能爭取一點時間讓饒素娥和林若水離開山谷,這樣他心裡的壓力也不會這麼大。

「她要走就一個人走吧。我不走!」饒素娥淡淡的掃了林若水一眼,很鎮定的站在原地。

「楊恆哥哥,我也不走,我要留下來。」林若水臉色雖然帶著驚恐,眼神卻很是堅定。

楊恆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感覺到金羽大陣劇烈的晃動起來。

此時陣法內的枯瘦老者用血紅色氣體將身體團團護住,完全無懼金色羽毛的攻擊,朝著陣法不停的發出攻擊。

幾個呼吸之後,金羽大陣就被老者用強力破去。

陣法消失的瞬間,楊恆手中的齊天劍已經朝著枯瘦老者揮出。

一道數十丈的劍芒破空而出,「呼呼」作響,朝著老者砍去。

孤傲的劍勢充斥整個山谷,到處是肅殺之意。

枯瘦老者雙手一托,一隻高過百丈,戰意激揚的血骷髏頭在空中現身。

血骷髏頭獠牙外露,面相猙獰。只見它大嘴一張,直接就朝著前面的劍芒咬了過去。

「咔嚓!」白色劍芒被血骷髏頭咬中,瞬間碎裂,就像冰塊那般脆弱。

楊恆心中大駭,快速往後退去,打算要運轉「神盾決」,突然看到血骷髏頭突然方向一轉,朝著一個正要逃跑的無極宗弟子咬去。

「啊…」,那個逃跑的弟子嘴裡發出一聲痛苦慘叫,讓山谷中其他的人心頭一顫。

「一個都不能走,如果讓你們從這裡逃出去,我血鬼神人還不被人笑掉大牙,哼!」枯瘦老者一身冷哼。

「反正逃不了了,大家跟他拼了!」一個無極宗弟子悲憤的吼道。


所有人立即驚醒,同時朝著血鬼神人攻去。

一道狂風從楊恆身前吹過,帶著幾十道風刃朝著血鬼神人砍了過去。

各種各樣的法寶,各種各樣的攻擊同時發出,讓人觸目驚心。

血鬼神人的臉色雖然沉重不少,但依舊沒有任何恐慌。他的身體突然在空中消失,然後就聽到一個金佛寺弟子的慘叫聲。

所有的法寶和攻擊全部落空,在山谷中發出一陣陣詐響,頓時讓人感覺一陣地動山搖。

楊恆一直用靈識在觀察血鬼神人,發現對方的快速要比他們快了很多,已經用肉眼看不到他是怎麼移動的。

在如此情況下還被對方出手殺了一人,楊恆的心裡升起一股無力感。

他自己可以用遁空符逃走,但帶不走林若水。

他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繼續戰,等待轉機。一個是請四極殿的人幫忙殺掉血鬼神人。

不到最後的關頭決不放棄,這是楊恆一慣的風格,所以他毅然選擇前者,繼續戰! 年辰手裏,拿着一個精緻的玉盒,蓋子已經打開,玉盒內,靜靜地躺着兩枚細細的圓環,有指頭大小,將兩枚圓環從玉盒內拿出,放於手心,仔細看個不住。

兩枚圓環大小一模一樣,但顏色卻各不相同,一枚乃是近乎透明,表面清晰地刻有一個古篆的陰字,另一枚卻呈乳白之色,表面刻有一個陽字。

年辰將兩隻圓環分開左右拿在手裏,乳白色的陽環立即有一股溫熱的暖意,直透入年辰手臂,緩緩傳至身體各處。另一枚近乎透明的陰環,卻是一股涼意,散在手掌周圍。

ωωω✿ тt kΛn✿ ¢O

年辰好奇心大起,將靈識緩緩注入到兩隻圓環之內……

當體內靈識大量注入兩枚圓環時,一大段紛亂的信息瞬間傳入了年辰大腦,讓年辰瞬間頭昏腦脹!一陣陣的刺痛感傳來。若不是現在的靈識已經極爲強大,可能已經被這忽然而至的諸多信息給漲暈過去!

將靈識收回,整理了一下紛亂的思緒,年辰腦海裏已經多出了一段信息:

陰陽極環,上古仙家之寶,採南北兩極極地雲母之精,經三昧真火,太陰真火,南明離火鍛造,去粗取精。內刻一百零八座微型法陣。並於先天玄黃二氣內培育數千年,方至大成!

陰陽二環,皆可發出極地之光,克盡天下五行。陰環所發極光,可以吸取所有五行之性法器法寶,使之與主人失卻心神聯繫。陽環之光,不僅善克五行,而且能反彈除靈魂類以外的一卻物理攻擊,乃極品防禦法寶!

陰陽二環合璧,可以驅使極地之光。


這極地之光,年辰雖不知是何東西,但光是這陰陽二環吸取所有五行法寶和反彈一切物理攻擊兩種神通,已經讓年辰震撼得無以復加!

寶貝,這纔是真正的逆天法寶,想不到自己隨意選擇的一件法器,竟然有如此逆天神通!

毫不猶豫地,年辰將滴血認主法陣佈下,一道靈梭將自己右手食指劃開一道小口,數滴鮮血分別滴在了法陣內的陰陽二環之上……

體內靈力奔涌而出,注入兩隻圓環內,年辰將透明的陰環向上一舉,一片七彩霞光隨即從陰環內發出,像無數道交織的彩虹,形成了一個半圓形光罩,將年辰罩在其中,紅橙黃綠藍青紫七色光暈流轉,無比絢爛!

將陰環一收,年辰換成陽環向上一舉,一陣透明得幾乎看不見痕跡的光芒,就如那陰環發出的七彩霞光一般,形成一個半圓,將年辰罩住。

試演了數遍後,將陰陽極環收入體內,年辰手腕再度一翻,一把細細的尺子出現手中,通體黝黑,尺餘長短,看起來毫不起眼!正是年辰於欣月洞府內隨意收取之物!

年辰也不再觀看,直接將靈識注入了黑尺之內。

體內靈識輸出大半,這細細黑尺依然毫無動靜,年辰不由大感失望,看來這隨意放在那黑色桌上的尺子,真是那洞府主人一件隨身凡物,並無奇特之處!

意念一動,年辰便將靈識收回,但是下一刻,臉上已顯出慌亂之極的神情!

自己的靈識、竟然已經無法收回!仍然如江河決堤一般,向那黑色小尺內瘋狂涌入!

當體內的靈力靈識被抽取一空,已經消耗了一小部分自身精元時,原本毫無異狀的黑色小尺,忽然發出了一陣嗡鳴之聲,經久不息!嗡鳴過後,無數銀色的文字陡然從尺子內紛紛涌出,全部鑽入了年辰體內!這回到好,年辰只覺大腦一陣無法忍受的疼痛,昏厥在了當場!

不知道過了多久,年辰悠悠轉醒過來,大腦依然如被數百根細針在內狂扎一樣,痛的無法坐起身來!腦海裏,再度多了一段無比紛亂的信息。年辰在地上躺了許久,整理了一下大腦中的信息,這一次,和上次又有不同,年辰大腦裏多了一小部分清晰的信息,而大部分信息,雖然已經不顯紛亂,但卻是隱隱約約,似乎遊離於年辰識海深處,讓年辰無法真正掌握!

那一小段清晰的信息出現在年辰腦海:

量天尺,似乎是一件攻擊型法寶,其餘功效不明,吸收足夠的神識法力後,可以施展一項縮地神通,瞬間遠遁千萬裏,距離遠近視吸收神識法力多少而定。

又撿到寶啦!年辰現在已經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的運氣,已經好得讓年辰心裏暗暗害怕起來!冥冥中,彷彿一雙無形之手,在操控自己的命運一般!

拋開一卻雜念,年辰再度將滴血認主法陣佈下,數滴精血再次滴向法陣中的量天尺。

然而這一次,竟然出乎年辰意料之外,無論滴下多少滴精血,那法陣依然照原樣急速轉動不已,絲毫沒有一絲完成認主的跡象!

試了多次,年辰徹底失去了信心,將法陣一收,年辰怔怔地看着手中的量天尺,半響,嘆了口氣,將其收入了儲物袋內.

一座數丈見方的巨大玉石前邊,年辰圍着玉石,已經轉了數圈,玉石中間的大坑裏,一坑清澈的葵水之靈。在大坑上方數尺的空中,一團紅光閃耀的太陰真火,光芒耀眼,卻無一絲的熱氣!

從那團火焰中,透出一陣陣無邊的威壓,然而奇怪的是,在那欣月洞天內,這股威壓讓年辰舉步維艱,心慌意亂!但在這混沌空間內,雖然那無邊的威壓仍舊存在,但已沒有那麼的不可忍受!

也不知那七級妖修所說是否屬實,年辰看向前面的幾種物品,除了那濃濃的威壓讓人覺得不凡以外,年辰沒有發現這些在妖修口中的逆天之物,有何奇異之處,至於如何煉化這葵水之靈和太陰真火,還有那巫族聖主的數滴精血。年辰是絲毫的頭緒也欠奉!

藥園內、那小山岡的半山腰,本想去化靈血烏處看上一眼的年辰,體內的法力靈識此時已經消耗殆盡,身體一陣飄然,呈現了不支狀態,索性就地盤膝而坐,體內無極元譜緩緩運轉,進入了修煉狀態! 呼嘯的狂風外,小狐狸守在一旁,警惕的望着衆人。

不遠處,楚寒星和林震天等人盤坐在一起,閉目養神。

小風靈陣內,林清雨緊閉雙眼,面色凝重,他正在緊緊跟隨着不斷移動的那一個點。

數次劃過相同的軌跡,林清雨決定開始壓縮了。

丹田靈氣開始翻滾,向着那一點不斷涌去,漸漸形成一個漩渦。

林清雨知道,這還沒有完,此時的漩渦還不能自行運轉,不成循環。

繼續努力壓縮着,林清雨頭上開始冒汗。

“服下甲靈丹。”風致的聲音及時的響起。

林清雨毫不猶豫,右手在嘴邊一抹,一道光芒沒入口中,正是林楓所贈的甲靈丹。

一股外力陡然施加在正在旋轉的漩渦上,林清雨只聽見砰的一聲悶響,身體一震。

“要成功了麼。。。”

“不要分心,穩固境界。”風致嚴肅的提醒道。


林清雨趕忙聚起精神,穩固靈旋。

陣外楚寒星等人卻是睜開了雙眼,陣法外面,天地靈氣開始聚集,朝着陣中涌去,紅藍青三色光華如同浪潮一般,好不絢麗。

楚寒星和林震天相視一笑,知道林清雨突破算是成功了,已經度過了最難的關卡。

三色靈潮持續了很長時間,最終漸漸散去,小風靈陣外的青風也漸漸消失,露出了盤坐在其中的林清雨。

林清雨雙目陡然睜開,目光似電,宛如實質。

小狐狸第一個撲向了林清雨,狀態親暱。

“好,好,光華內斂,氣勢不露。”楚寒星拍手笑道,走向林清雨。

林清雨放下小狐狸,趕忙躬身,“麻煩師傅爲弟子護法,弟子慚愧。”

扶起林清雨,楚寒星不在意的笑了笑,“無妨,你能有所突破,對於即將到來的陣師賽也大有裨益,挫敗董雷就更容易了,哈哈。。。”

“弟子定不負所望。”

“好,好。”楚寒星心情大快,右手伸出,一柄通體湛藍,有如水晶的刻刃浮現在林清雨面前。

“這是藍晶刃,算是爲師送給你突破的禮物,別拒絕,這柄刻刃明日你一定用得到。”楚寒星意有所指。

林清雨心思玲瓏自然明白楚寒星的意思。

“謝師傅。”林清雨收下藍晶刃,再次躬身。

“好了,和你家人慢聊吧,爲師還有事情。”

林清雨送走了風致,轉頭看向林震天。

“清雨哥哥。。。”卻是紫煙從門外如同精靈一般跑了進來。


“額。。。”林清雨看着滿臉擔憂的紫煙,心頭不由得一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