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2 Views

而粉兒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雙翅一扇,嘰嘰喳喳地撲向了雷電,只見粉兒口中一道粉紅霞光,頓時將所有雷電都籠罩在紅色霞光的範圍內了,柱狀雷電竟然生生地被粉兒禁錮住了,無法動彈,連閃動都不閃動了!

Written by
banner

粉兒見狀更加興奮撲向著翅膀,口中更有一道更加炫目的粉紅霞光,頓時將一道道雷柱化成了像麵條一樣粗細的雷絲,瘋狂地吞噬著,幾乎是一個瞬間,那氣勢洶洶的雷電竟被它吞得只剩下可憐的几絲了!

「粉兒,快住口,不能吃完了,要給柳姐姐留一點!」葉飛飛見粉兒收拾雷劫不費吹灰之力,高興之餘急忙喊道。

「轟!」几絲殘餘的雷絲擊在了凝形草上,頓時凝形草開放的金蓮之中傳出一陣陣清鳴之音,渾身更是金光閃動,將整個清溪城的天色都照耀地金黃金黃的。空中聚集的烏雲也在瞬間散去了,一時間風輕雲淡,彷彿之前的雷劫就沒有存在過一般。

只有一道化形之劫?妖族的化形之劫最少都有三波的!傲天和葉飛飛都疑惑著看著這一切。

良久過後,凝形草頭頂綻放的金蓮突然消失了,滾下一個金燦燦的小球,落在了葉飛飛的腳下,葉飛飛彎下腰撿起了小球放進了儲物袋中。

而凝形草漸漸地退去了金色,徹底凝練成了人的身體,那樣貌,那身形,那神情,分明是柳若嘛!

「我有了身體了,我終於有了身體了!」柳若欣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開心地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圈。

「柳姐姐,恭喜你終於如願以償了!」葉飛飛走了過來,開心地祝賀道。

「葉妹妹,感謝你的再造之恩,請受柳若一拜!」柳若雙眼含淚,重重地朝葉飛飛叩了一拜。

「柳姐姐,你這是做什麼?」葉飛飛體內法力不足,只能蹲下身子,扶柳若起來,她早將柳若當初親姐姐一般了,當然不能讓她對自己行跪拜大禮。

「築基期!明明以前只有練氣三層的修為,怎麼化形了卻成了築基期!」傲天大呼一聲,嚇了葉飛飛和柳若一大跳。

剛才只顧柳若化形成功的喜悅,被傲天這一驚呼,葉飛飛才查探起了柳若的修為,果真是築基期! 「不好有人來了,先藏起來!」傲天又一驚呼,葉飛飛也感到有一大批人朝這麼涌了過來,幾人一閃,漂浮在巨峰之間的迷霧之中。

片刻過後,果真在原地出現了很多人,都是一些凡人,是這清溪城居住的一些居民。

大家都在四處尋找著什麼東西,有的高昂著頭在空中尋找,有的彎著腰在清溪中尋找,有的則蹲著在草地上尋找。

尋了好一會,好像都沒有結果,但尋找的人不但沒減少,反而不斷地增多,源源不斷地朝這邊趕了過來。

「這些人在做什麼?」傲天奇怪地看著這些忙碌的凡人,憑他們的能力應該是不會覺察到幾人的行蹤的,如果不是找他們,那又在找什麼?

「如果我猜得沒錯,這些居民應該是看到了剛才的異像,金光閃閃的,想必他們定是以為這裡出了什麼異寶,才過來尋找的吧!」葉飛飛看了一眼忙碌的眾人,淡淡地說道。

「原來是為了錢財而來,我還以為是發現了我們的蹤跡!」傲天不屑地瞥了一眼眾人,就一語不發了。

「葉妹妹,你現在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柳若想起葉飛飛渾身的靈力被凝形草一吸而空,那會連站都站不穩,不免有些擔心。

「柳姐姐,你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休息幾日就能恢復了!」葉飛飛微微一笑。

「粉兒怎麼不見了!」柳若兩邊一看,卻沒有看到那個小傢伙。葉飛飛也急忙四下望去,確實沒有找到粉兒那個小傢伙!

回想起當時葉飛飛是讓粉兒留下几絲雷電,以便柳若能歷經化形之劫,而徹底蛻變。粉兒得到葉飛飛的指令后,也停了下來,撲閃著翅膀在草地上落了下來。

「難道是那會大家一起過來的時候,粉兒沒有跟過來?」葉飛飛和柳若相視一眼,同時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這裡人太多了,神識用起來會大受限制,葉飛飛急忙向目中注入靈力,可惜靈力消耗地太乾涸了,她根本就提不起來一絲靈力。

「我找到了!」柳若纖指朝一個地方一指,葉飛飛急忙調動神識,果真看見粉兒躺在一堆軟綿綿的草叢中,甜甜地熟睡著。

「葉妹妹,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把那小傢伙接回來!」柳若剛一個叮囑就閃到了粉兒身邊,將熟睡的粉兒抱起,又一閃回到了葉飛飛的身邊。

葉飛飛心疼將粉兒抱在懷中,剛才慌忙之下,竟然忘記了這個可愛的小傢伙。這個小傢伙,上次吞噬了極品丹劫的雷電之力之後也就直接睡過去了,熟睡了半月才醒來,不過醒來的時候,修為卻增長了一大截。

這次吞噬了柳若化形雷劫的雷電之力之後,又陷入了熟睡之中,難道這小傢伙是要吞噬雷電,才能增加修為的呀?雷電別人避都避不急的,這小傢伙也太瘋狂了吧!

過了半日之後,前來尋寶的眾人都毫無所獲,下方聚集的人群終於開始漸漸散去了,只剩下幾個仍心有不甘的人還在苦苦找尋。

原先開闢的洞府被葉飛飛築基的時候毀掉了,不能再用了。待傲天、柳若、小靈和粉兒都進了紫心鐲之後,葉飛飛將紫心鐲擺放在了巨峰的一個狹小間隙里,也一閃進了紫心鐲。

紫心鐲其實就是個絕佳的洞府,可惜紫色十分顯眼,紫心鐲又沒有器靈,直接暴露在外很容易被他人發現,只能放在一些比較隱秘的地方。

體內的靈力乾涸的太嚴重了,那凝形草要是再多吸一會,葉飛飛感覺連自己的修為都會被吸過去了,現在只能先等自己恢復好之後再做其他打算了。

在煉丹室內盤腿坐了下來,葉飛飛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瓶生法丹,無意中注意到了那個之前被自己撿進儲物袋的黃金小球。正是從凝形草身上滾落的黃金小球,看這材質非金非石,非草非木,真還看不透,也不知道有什麼效果,先留下以後再慢慢研究。

葉飛飛吞服了一顆九轉蘇生丹,靈力喪失太多,要是不治療,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復好。葉飛飛心想著又服食了兩顆生法丹,這個生法丹隨著修為和法力的增加,越來越不經用了,自己這一身法力要恢復充盈,至少得這麼五六顆吧,這還是中品的生法丹,要是下品的更不知要多少瓶了。

葉飛飛還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長期服用易髓丹的結果,她現在的法力和神念足足比同層次的修士多了三倍之多,已經相當於普通築基後期的修士了,丹藥自然也消耗地快了,使用的多了。

十多日後,葉飛飛緩緩地睜開了雙眸,經過調息,她的身體已經恢復過來了,她現在感到體內靈力十分充沛,甚至比自己剛築基的時候還充沛不少,難道是因為凝形草的瘋狂吸取刺激了體內靈力的容納極限?

管他因為什麼,反正現在這個結果是好的。葉飛飛起身後,伸了個大懶腰,打開了修鍊室的門走了出去,發現小靈悶著頭坐在靈藥園旁的石階之上,沒有像平日一樣活力十足地煉丹。

「小靈!」葉飛飛輕喚一聲,在小靈的旁邊坐了下來。

「姐姐!那小桃子還沒有醒來,你也修鍊,柳姐姐在修鍊,傲天還在修鍊,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好孤單!」小靈眨巴著委屈的大眼睛,嘟著嘴,爬到了葉飛飛懷中。

「小靈乖,現在姐姐來陪你呀,你看那些清智果就要成熟了,最快成熟的那一棵,全是我們小靈的!」葉飛飛將小靈抱在懷中,纖指指著一顆結著幾十顆清智果的清智果樹。這棵清智果樹正是葉飛飛用清智果的果核種出來的,最早發芽的那一棵,經過四年多的時間,已經即將成熟了。

原先粉兒從試煉之地移栽的那顆清智果樹,早在葉飛飛閉關的時候就成熟了,被小靈幾人摘下來瓜分掉了,有傲天那隻精明的九尾銀狐在,小靈和粉兒都只分到了可憐的幾顆。

後來小靈只能用丹藥和傲天換,自己給傲天一些丹藥,傲天才會給小靈一顆清智果,氣得小靈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傲天,不過它只有想的份,誰讓自己的修為不如那隻臭狐狸呢。

小靈一聽葉飛飛說那整棵樹的清智果都是自己的,這才開心地樂了,舒服地躺在葉飛飛懷中。

「葉妹妹,你恢復地可好?」修鍊中的柳若感應到葉飛飛出來了,就停止修鍊出了修鍊室。

「柳姐姐,我已經完全好啦,你看,我的精神還勝以前幾分呢!」葉飛飛笑著回道,柳若也微微一笑,在葉飛飛身邊坐了下來。

「葉妹妹,你築基成功了,我也糊裡糊塗築基了,以後就能幫上你了,接下來我們就去找那個黑袍人,救下你父親!」柳若神色一正,對著葉飛飛說道。

「嗯,我一定會將爹爹救回來的!不過當初掉落到這個清溪城,還不知如何回到青煙城,更不知那黑袍人現在是否還在青煙城,我真怕我找不到那人,救不出爹爹!」葉飛飛有些擔心地說道。

「葉妹妹,你不必擔憂,傲天前輩博學多識,經歷非凡,肯定能幫到我們的!」柳若輕輕拍了拍葉飛飛的肩頭,為她打氣。

「對,我現在就去找他!」葉飛飛將小靈交給了柳若,起身走向了傲天的修鍊室,希望他真能幫到自己。

「丫頭,進來吧!」葉飛飛剛來到傲天門外,傲天就說出了這麼一句,顯然早就感受到了來找自己的葉飛飛。

「傲天前輩,不知你可有辦法尋到那黑袍人的蹤跡?」葉飛飛幾步走了進去,恭敬地問道。

「本王當然有辦法,若要本王幫你也可以,但是你要先答應本王一個要求!」傲天緩緩睜開雙目,似笑非笑地看著葉飛飛。

「什麼要求?前輩不妨言明,晚輩能力有限,生怕會讓前輩失望!」葉飛飛心想傲天都已經住到紫心鐲里了,丹藥什麼的也都充足,只要他專心修鍊,定可重拾往昔的輝煌,自己不過一個築基期的修士,真不知還有什麼能幫到他的。

「本王收了你,你可願意?」傲天淡淡地說著,雖然是狐體,葉飛飛總是覺得他嘴角有一絲邪笑。

「收了我?不知前輩指的是?」葉飛飛心中一驚,不知這個銀狐意欲何為。


「自然是做本王的王妃了,本王的女人雖然多,但王妃卻不曾有,這可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本王現在問你,你可願意做本王的王妃?」傲天眨了眨眼睛,若有深意地看著葉飛飛。

「若是這個要求,恕晚輩無法做到!之前的請求是我唐突了,晚輩告退!」葉飛飛面色一冷,就要走出傲天的修鍊室。

只見傲天突然撲了過來,一下子擋在了葉飛飛面前,葉飛飛心中一凜,暗暗向碧水寒心劍中不斷注入靈力。

「丫頭,那你收了本王吧!」傲天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拉扯著葉飛飛的衣裙,眨巴著大眼睛,那神情和小靈討要清智果是一模一樣的,葉飛飛徹底無語了。 還不等葉飛飛開口,傲天突然一口咬破了葉飛飛的手指,用爪子滴了一滴血,融入了自己的眉心之間,消逝不見了。

「你!」葉飛飛真的被激怒了,被這個為老不尊的銀狐徹底激怒了。

「嘿嘿,以後本王就是你的了,要想找到黑袍人,沒有本王是不行的!」傲天得意地炫耀著,和葉飛飛相處了這麼久,他算是抓到葉飛飛的軟肋了。

「那就勞煩前輩了!」葉飛飛強制自己隱忍了下來,尊敬地說道。

「還叫前輩?叫個傲天總行了吧,只是咬了你一口,你沒這麼小氣吧!」傲天瞥了瞥葉飛飛,葉飛飛總感覺他一臉的奸笑。

「那就麻煩你了,傲天!」葉飛飛真是拿這些傢伙沒有辦法,小靈是萌得不忍心,而這個傲天不虧是狐狸,怎一個狡猾了得。

傲天這才得意地笑了,轉而神色一正,左前爪上懸浮著一滴血,正是剛才咬葉飛飛手指上的,一滴被他滴入眉心,一滴留了下來。

只見傲天右爪光芒一掃,頓時左爪飛出一滴紅艷的血液,與葉飛飛的那一滴血融合在一起。傲天口中念念有詞,更不斷向那滴血中注入靈力,終於那一滴血化作一道紅光。在傲天的指示下,葉飛飛急忙控制紫心鐲,允許那紅光飛了出去。

「好了,以後只要本王能感應到這滴血的存在,就能跟著它找到那個黑袍人!」傲天神色一舒,得意的說道。

「這是?」葉飛飛從未見過類似的法術,看似簡單,定有不少玄妙在其中,否則傲天也不會拿出來炫耀。

「自然是我們銀狐一族的萬里追尋術,你和你父親血脈相連,你的血經過本王的萬里追尋術,就會自動感應到你父親的肉身位置,追尋而去。而只有本王的血和你的血合二為一,本王才能感應到它的具體位置,才能找到你親愛的爹爹!」傲天將爹爹那兩字叫的尖尖的,聽得葉飛飛不禁渾身發麻。

「這個追尋圖你拿好,那個黑點是你父親的位置,這個紅點是那滴血液的位置,至於這個白點自然是我們的位置了!」傲天將一塊柔軟的黃布遞給了葉飛飛,叮囑了一番。

葉飛飛將追尋圖拿在手中端詳了一會,也不知黑點所指的位置是哪裡,只能先到達月耀城,找一份地圖來研究了。「謝謝你,那我們就出發吧!」葉飛飛朝傲天施了一禮,退出了傲天的修鍊室,不曾發現傲天嘴角那一抹狡黠的笑。

吩咐了柳若和小靈幾句,葉飛飛就出了紫心鐲,催動著隱天綾,感應著月耀城的位置,疾行而去。

大半日後,葉飛飛收了隱天綾,緩緩落了下來。已經可以感覺到一些禁空禁制了,看來月耀城就在前方了。

穿過了幾個幻陣,葉飛飛很快就看到了城門大開的月耀城,和其他修仙城市一般,城門外守著一些練氣期的守衛,查探著進進出出的修仙者。

葉飛飛顯露在的是練氣六層的修為,這樣的修為,守衛一般都不會盤問太多,交了靈石就可以進城去了。

「守衛大哥,我是來自清溪城的,前來投奔月耀城的親人!」葉飛飛朝一個守衛首領一施禮,上交了五塊下品靈石。

「去吧!」守衛首領見葉飛飛修為平平,相貌平平,接過靈石就直接放她進入了月耀城。


在主道上走了一會,葉飛飛又幻化成了十二層的修為,這樣的修為在修仙城市來往的行人中,不高不低,既不會太引人注意,又不會被人看輕,對於需要了解情況的葉飛飛來說剛剛好。


靈通閣,葉飛飛看到一個引人的招牌,幾步走了進去。

「這位道友,不知你需要些什麼,我可以給你推薦下!」迎上來的只是一位練氣六層的青衣修士,想著這個靈通閣肯定是哪個大仙門的產業,這個練氣六層的青衣修士雖然熱情,但並不卑微。

「我想要一些介紹月耀城以及附近修仙城市的地圖,不知可有賣的?」葉飛飛淡淡的問了一句。

「有,道友你來我們靈通閣可算是來對地方了,我們靈通閣出售的地圖永遠都是第一手的,最新的,最準確的!」青衣修士微笑著,從一個貨架上拿下了幾個玉簡。

「這個是月耀城的地圖,月耀城的所有地方都能在其中找到,三塊下品靈石。這個是月耀城以及周邊城市的地圖,只是標明了地方,並不具體,五塊下品靈石。這個也是月耀城以及周邊城市的地圖,不過就非常詳細了,一山一河都標註地清清楚楚,不過售價也要貴一些,二十塊下品靈石。」青衣修士耐心地向葉飛飛解釋道,總是一副笑臉。

「二十塊下品靈石的,幫我拿一份吧!」葉飛飛依舊是淡淡的。

「好唻,道友請稍等!」青衣修士走到一個木製柜子前,從中取出了一個玉簡,笑嘻嘻地朝葉飛飛走來。

「道友,這個就是了!」青衣修士將玉簡遞給了葉飛飛,待在一邊等待著葉飛飛查驗。

葉飛飛將神識探入了玉簡之中,因為還沒有付靈石,查探的內容是有限的。不過能查探的內容卻是十分具體,連一家客棧,一家飯館都記錄在目,怪不得相比粗略的地圖,價格就翻了幾番。

收回神識,葉飛飛將二十塊下品靈石交給了青衣修士,青衣修士這才向玉簡打了一道法決,算是徹底將玉簡的內容開放了。

「請問道友還需要其他的嗎?我們靈通閣,小到消息、藥材、丹藥,大到功法、法寶、法衣都有銷售的!」青衣修士見葉飛飛雖然看著普通,但是似乎很捨得花靈石,便熱情地主動向葉飛飛推薦了起來。

「不用了,要是有需要的話,我還會再來的!」葉飛飛淡淡的說了一句,走出了靈通閣。

一出來,葉飛飛就找了一個寂靜的地方,在一個亭子上坐了下來。這個地圖確實奇妙,玉簡上的地址不光詳細,還標記自己所在的位置,只要自己移動,標誌也就跟著自己的路線移動。

葉飛飛一手拿著購買的地圖,一手拿著傲天給的追尋圖,仔細地比對起來。黃布標識的黑點顯然已經超出了月耀城周邊修仙城市的地界,葉飛飛略一沉思,一收東西,走向了靈通閣。

「道友,是還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嗎?」說話之人正是那會接待葉飛飛的青衣修士,遠遠地看葉飛飛走了過來,急忙迎了上來。

「我要打聽點事情!」葉飛飛依舊是淡淡的一說。

「道友這邊請!」青衣修士一聽葉飛飛是要打聽消息的,更是一樂,帶著葉飛飛進入了一個房間之中。

房間布置的很簡單,只有一張桌子和幾張椅子,桌上擺著一個古樸的茶壺和幾個茶杯,房間牆壁好像都是用隔離神念的材料製成的,葉飛飛才一查探,神識就被牆壁反了回來。待二人走進了之後,青衣修士袖中飛出一塊令牌,拋入虛空之中,頓時房間被一層青蒙蒙的光芒包裹住了。

「道友不必擔心,這些房間的禁制都是我們靈通閣的元嬰前輩親自設立的,專門阻隔聲音和神識的,我們的談話絕對不會外泄的!」青衣修士微笑著向葉飛飛解釋道,請她在桌前坐了下來。

「道友可聽過青煙城?」葉飛飛淡淡的問了一句。

「敢問道友是修仙城市還是凡界城市?」青衣修士思索了一番,似乎印象中並無這個青煙城的名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