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0 Views

但既然許風要去,自己還能不去嗎?那地方那樣險惡,如果許風不能回來,自己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

Written by
banner

夢兒看著許風,嘆息一聲。

至於冰兒,對她來說去哪裡都一樣,打誰都是打!所以她對於上山找那些神秘人,她是無所謂的。

「我決定了,帶著商軍前去!這次事件不簡單,不光是楚國立王事件,而是有人想利用楚國滅亡大商。我作為商軍將領,肯定是要行動的!」許風說道。

夢兒看著他,點點頭。

「是呀,局勢演變成這樣,已經不簡單了。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巨大陰謀。也許有人從你一開始進入楚地就開始謀劃了。他們明明有很好的魔法師,可故意讓怒人失敗,他們是故意引誘你到苗地去,然後將你殺死。他們可以利用怒人重新奪取王位,這對於他們來說輕而易舉。只要你死了,他們做很多事都沒有了威脅,這才是最關鍵的。他們目的不是楚國,是整個天下!」夢兒說道。


「可是他們不覺得你是一個威脅嗎?你可是當年他們祖先首領後人?」許風說道。

「那不一定,他們可能覺得我是個女孩子,不是威脅。當年我祖上當首領的時候,九黎族裡隨時有人都想挑戰他的地位。所以他們不會看重我,他們自己打下江山,就是他們的了。最多他們利用下我祖上聲望而已。」夢兒說道。

許風看著她,想起了柳勇他們。

「柳大哥他們還在東夷人俘虜里嗎?」許風問道。

「是呀,他們說,還繼續幾年,他們說這些俘虜其實很不錯,如果和他們交上好朋友,他日會有用的。我雖然不想天下了,可是我想你的事業如果能多些幫手也好,我就讓他們去做了!」夢兒說道。

許風看著她,心裡一陣感動。

「我跟你去山裡吧,反正如果他們認出我了,非要和我作對,魚死網破,我也和他們拼了。反正他們要是實現了目標,估計我們整個苗人都會被拉入他們戰車。當年黃帝炎帝和先祖蚩尤大戰,死了無數生靈。我們後來和堯舜禹諸王的戰鬥,也死了很多族人。現在寧靜在山裡多好,與世無爭,也沒有那樣多傷亡。我希望幫助我的族人!」夢兒說道。

「好吧,我們一起努力!」許風說道。

第二天一早,許風早早就起來。當他在花園裡練完劍法,小白已在等他了。

許風有些驚訝,自己每日練劍是一個習慣。拳腳劍術得隨時修習,哪怕是法術再高強,不能忽略了基本功練習。

只是小白作為一個即將即位的大王,也能如此勤奮,實在難得。

「公子早!」許風說道。


「許將軍早,該備的都已經備好。我給你備了兩千精銳甲士,你看如何?這兩千甲士是我現在最信任的軍隊,來自父王的御林軍。他們只聽命父王。以後他們也會只聽命於我!」公子小白說道。

「好的,我帶著部隊去。原以為只是你們楚國立王之爭,如今看來,事情不是這樣簡單了。我一定要查個清楚,替大商掃平隱患!」許風說道。

「好啊,我相信你的精銳武士會立下大功!」小白說道。

當一切收拾好之後,許風和手下走出門,武士那裡,黃兵都去給大家講了任務,他們都士氣高昂。能夠在這樣的地方為大商朝清理隱患,大家都覺得無上榮光。

他們走出了門,看到一個將軍樣子的人已經在等候了。許風一看,這正是那日趕來馳援的劉峰將軍。

劉將軍一臉絡腮鬍,目光炯炯,一看就是標準職業軍人樣子。

「劉將軍好!」許風說道。

劉將軍有些奇怪許風認得他,不過他看到許風樣子,好像明白了些啥。

「許將軍好!」劉峰說道。

「我們今日一起出行,還要將軍多照應才是!」許風說道。

「客氣了客氣了,許將軍軍務匆忙之中還記得幫助我們,劉峰實在是佩服!」劉峰堆笑著說。

「哈哈,我們軍人就是為了四海安定而活。我們會為了勝利不斷奮鬥的!」許風笑著說。

劉峰笑了,他覺得許風很好說話。

「那好,許將軍,我的士兵都在城外等候。我們一起去吧!這次我將聽你調遣,你說東我不會往西,我們一定會勝利歸來的!」劉峰說道。

兩千甲兵,許風想雖然不是很多,但這次自己得好好過癮,把這仗打好。

出了西門,許風就看到兩千士兵列隊在城外,氣勢威武。

「大家站立好,給許將軍檢閱!」劉峰說道。


「許將軍威武,威武,威武!」那些士兵都在吼著,手裡的長武器不斷上下揮舞。

許風感覺到了一陣躊躇滿志。

「好,你們辛苦了!我們一起為了楚國的安定戰鬥吧!」許風。

「威武,威武,許將軍威武!」大家都在吼著。

這一路上過去,許風再次將荊楚之地好好研究了下。這裡平原和山地相連,越往苗地去,就越是地形崎嶇了。

許風知道,苗地其實離自己小時候住過的巴國很接近。自己小時候曾經留連過的那條碧綠涪水,源頭就是苗地。那裡是苗人最大聚集地。

自己以前只是聽說過他們的神秘,但一直沒有去過他們核心地域。娘給自己說過,苗人強悍神秘,又有很多奇怪習俗,還有很多可怕東西。他們喜歡封閉,不大和外族來往,所以娘告訴自己千萬要避開苗人,還說以後要避開苗人姑娘。

許風看著夢兒,古怪地笑了。

「你笑啥?那樣古怪!」夢兒嗔道。

「我娘小時候說,要我千萬避開苗人姑娘,沒想到你竟然就是苗人姑娘,哎!」許風嘆息道。

「你嘆息啥啊,你這樣好福氣,大哥!」冰兒笑道。

「你不知道,我娘說苗人姑娘可恐怖了,有很多毒蟲毒藥,還會很多法術,千里追魂啥的,哎!」許風故意說得很恐怖。

「哈哈,你不說我還真忘了那些東西了。好像我的族人有這樣東西,你看!」夢兒笑了。

說著她手裡突然就出來一條小青蛇,青蛇一身碧綠,雙眼大睜,張開了嘴,對著許風而來。許風一愣,他手一抓,抓住了青蛇蛇頭,青蛇無毒他知道的。

「我說夢兒,你身上還藏這東西?以前真不知道呢?」許風說道。

「傻瓜,扔了吧,我哪裡會藏這個!聽你說的時候,我正好看到它在路邊,就抓來逗你了。」夢兒笑了。

許風也笑著將蛇扔向了路邊,

「是呀,你是首領,多半不玩那些東西。估計那些小姑娘喜歡玩,不然被負心郎騙了報仇都沒機會!」許風笑了。

「我也要去學一下,夢兒姐姐,你改天給我找個師傅!」冰兒突然一本正經說道。


「哈哈,你要拿去對付誰?要是對付眼前這個人,毒物多半沒有用,我發現他百毒不侵!比法術的話,他好像更好!哎沒法子,命苦,只有任他欺負了!」夢兒說道。

冰兒笑了,「他真的百毒不侵?巫蠱也沒辦法嗎?」

「多半沒有用,他現在有個一個白玉蟾蜍,那更是毒物的剋星。對了,好像楚王有先見之明,知道你要去苗地似的!」夢兒說道。

「是呀,這人世間萬事自有定數!」許風也覺得有些神奇。

有了白蟾蜍,自己就不怕那些毒物,只是這些士兵會不會遭遇那些機關陷阱啥呢?許風想,這事一定得小心而為。

一路上,他們都在研究如何對付苗人。夢兒發現,即使自己不說,大家都知道一些。特別是楚國軍隊裡面有很多人懂得如何對付苗人。

「我的娘啊,原來這些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夢兒悄悄對許風說道。

「你說呢,這外面的人不笨吧!」許風哈哈笑了。

但許風知道,楚軍對苗人那些東西知道是知道。苗人真的組合著使出來,還是難以抵擋。

一是陷阱。如果要進攻一座山,滿山都是苗人布下的陷阱話,大軍肯定是上不去了。一兩個或者幾十個輕功好手可以上去,但是上千軍隊肯定不行。

二是機關暗箭。陷阱還好說,你不去碰它也不會找上你,只是你想清理陷阱的時候,機關暗箭就來了。 「城主此時不在府邸中,有什麼事情,你和我們說就行了,我們會轉交給城主大人。」織田市對著降落下來的怪鳥說道。

「是,夫人。前天黎明時分,一顆天外隕石降落在了秋名山附近的軍營戒備範圍內…..」

「秋名山軍營那裡?啊,可是十六夜公主所在的軍營?」織田市不由驚呼一聲,有些擔憂的向著那妖怪問道。同時心中的疑惑也已經解開總是知道夫君此時為何不易而蹤,而且雖然留下紙條卻沒有說明跑到何處去了。看來這是擔心自己和姐姐擔心十六夜的事情。對於十六夜,她也只在過年時見過一次,是一個聰明伶俐溫柔善良很討人喜歡的小丫頭,因此織田市自是有些擔心十六夜的安全。

「是的,不過公主大人們並沒有事情。包扣將士們也全都安然無恙。夫人們無需掛懷。」這隻妖怪看到織田市驚呼的樣子,知道她所擔憂何事。因此直接將十六夜等人無事的消息說了出來。

「如此就好。」織田市鬆了一口氣,她也感受到緊握著自己左手的宮本清也是放了一松。想必姐姐她也是很擔心十六夜吧。只是就在織田市想和宮本清說說話時,卻是發現那怪鳥的鳥喙卻是一直張個不停,好像是有什麼話想說。是了,這鳥人剛來的時候一直強調著是急報,看來還有很重要的事情還沒說。這讓織田市一顆沉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還有什麼事,快點說吧。」

「是,在星落之時,有一個人藉機靠近了公主殿下。」

「那個人什麼來歷?或者說是有什麼特別的地步么?」如果只是這樣的事,實在是不值得大驚小怪,畢竟就算是他織田信長的人也已經潛入或者賄賂了一些秋之國的貴族或者官員。至於那個靠近十六夜的人,如果心懷歹意不說大民給十六夜種種防身的寶貝,也有翠子大人在一旁守候著,量那宵小之徒也翻不出浪來。但眼前的鳥妖卻將此當做急報送來,想必是這個人身份特殊或者有什麼棘手的地方。就在織田市暗中猜測的時候,那怪鳥回答了織田市的問題:

「那個人長的很帥!據傳來的消息稱,此人乃絕世美男。」

此言一出,可謂語驚四座。聽到這樣奇葩的言語,織田市和宮本清的表情都顯得有些驚愣。顯然她們也沒有想到,所謂的急報就是有個帥哥靠近了十六夜。但是她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她們也知道了這樣的消息為何被稱作急報了。畢竟想到那隔三差五就去偷偷看望十六夜的尸位素餐的大名。的確也只有她們這樣不正經的夫君才會幹出這種事。

「啊、咳咳!不好,小傢伙要出來了,妹妹,快扶我進屋,你快去尋人請穩婆來。」此時的宮本清忽然感受到自己肚子里來了些強烈的動靜,雖說以前並沒有生過孩子的經驗,但她又不是個傻子,知道這是孩子要出生了。在這個狀態下,原本已經解封的強大力量在此刻卻是無法發揮出絲毫,臉色也漸漸的變差,就連手中的《皇極鎮世錄》也掉了,不過好在她本就坐在椅子上。因此這才沒有出什麼意外。於是便慌忙對著織田市喊道。

「啊,要生了?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叫人…..」面對著突然其來的情況,沒有任何經驗的織田市顯得有些慌亂的將宮本清連著椅子直接抬進了屋內。但很快她就冷靜下來,並井井有條的下達一條條命令,為宮本清的接生做好了準備。

原本寂靜肅然的大名府很快就沸騰忙碌了起來,似乎要動用全府府力量支撐這宮本清,幾乎每個人每隻妖怪都在為即將要做母親的宮本清捏一把汗。

……

於此同時,灰原誠卻是來到了秋名山附近的軍營里,而且還特意隱藏了氣息瞞著十六夜等人見到了那個自稱是天外來客的星。或者翠子會發現他的到來,但翠子應該能夠覺察到他隱藏氣息的目的。即使發現了也不會來打攪他,更不會告知別人。只是剛進門的時候他就看到了正在泡薄荷草的星。而且除了星手上拿著的一個杯子以外,桌子上還擺著一個茶杯,並且桌子上的杯子還在散發著熱騰騰的熱氣。顯然才剛剛倒下。似乎知道他要來一般。

而此時星抿了一下茶杯之後,便向著灰原誠看去。兩者的目光在此刻交匯。

然而只是短短接觸了不到三秒鐘,灰原誠就轉移了目光。只是剛才那一眼他就差點彎了,那是何等美艷的男子,尤其是那碧藍天空色的純粹雙眼,僅僅是這一眼,灰原誠這輩子都將難以忘懷。灰原誠甚至認為,即使他被稱作天下第一美人的妻子織田市在此人面前也絕無勇氣說自己比對方漂亮。然而眼前的人還是一個男子,就連男人都拜服於他的顏值之下,可想而知對於女性而言此人的魅力簡直無窮盡也。

就在灰原誠還在震驚對方容貌的同時,這個時候他就聽到了一句令他頗為在意一句話。

「你會死!」

「什麼?」

「你會死!而且你離死期不遠了。等等,你幹嘛!住手呀啊….唔啊嗚嗚….」

其後房間內,傳出了些許問答,以及陣陣慘叫。

直到第二天黎明前最後的黑暗之時,秋之國大名從這簡陋的木屋之中走了出來,活到了一下手腕,而後隱入了黑暗之中。

…….誰也不知道,這一次兩人的碰面,深深影響了人妖兩界的將來……

大興七年

這一年二月,武藏公主宮本清為秋之國大名生得一子,名曰兵道。

同年六月,秋之國第一神廚宮水,被秋之國大名封做了秋名公主,而秋名山方圓百里被七夜大民賜給秋名公主當做封地。

同月與一個不知來處的駙馬成婚。眾人只知道,這個駙馬自星落之時身受重傷被秋名公主撿來救治,並且足足躺在床上兩個月之久,這才醒來。

同年七月,大雨連綿不絕!大壩崩毀,洪水淘淘死傷無數!

同年八月,雨水不停,瘟疫降臨。

同年九月,瘟疫徹底爆發與諸國。仿若地獄顯現世間、末日降臨。

十月,秋之國大名遍布救世法。

十一月,秋之國開始令大祭司翠子出使各國,以及公主十六夜作為副使支援各國。活人無數….

十二月,瘟疫漸止。但人民的苦難還在繼續。糧食危機,爆發! 大興八年初

瘟疫初平,無論是妖怪還是人類人們還在強行掩飾著悲傷,焚燒著或是自己的親友或是生前從未聞過面的陌生人。平息下來本應整理殘局的各國卻是調轉矛頭問責起秋之國。


雖說這次秋之國在這場幾能滅世的瘟疫之中立了不可磨滅的大功。但是正因為秋之國這次表現中太過優越反常。更是惹人懷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