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0 Views

不想車門剛開,立刻又是一陣寒風吹來,她立刻打了兩個噴嚏,但還是走了出去。

Written by
banner

她這一下車才發現,地上的雪已經有四五厘米深了,路上一個人沒有,全躲在車裡呢。

葉乘風也連忙下車,和南方說,現在回去就是找死,還是先待在車裡,看看情況再說。 南方只是剛回車子內不到半個小時,車子已經完全是白皚皚的一片了,只有前面擋風玻璃由於掃塵器一直在工作,所以還暫時能看清外面的情況。

不過這種情況也維持不久,大雪越下越大,擋風玻璃上的雪雖然被掃開了,但是還是在玻璃上結起了一層龜裂狀的冰花,再過一段時間,大雪直接把掃塵器也被堵住不能正常運作了。

又是僅僅半個小時,前面的風擋玻璃也完全被風雪覆蓋了,除了車子里的情況,彷彿已經完全和外面隔絕了一樣,南方更是焦急了。

南方不停的給奶奶打電話,那邊的電話就是沒有人接,急的南方眼淚都要出來了,眼巴巴地看著葉乘風,嘴裡不住地說著這可怎麼辦。

葉乘風其實心裡也焦急,還真是趕巧不巧的遇上這場大風雪,以往一般遇到這種情況,高速路最快都要一天時間才能暢通。

他一邊勸慰著南方,一邊打開車裡的電台,想聽聽政府有什麼消息和舉措,還真巧,剛打開電台就在說這場大暴雪。

電台里說這場暴風雪是百年一遇的,席捲了整個江北地區,有些地方已經樹上的冰滴已經連到地上了,目前幾個城市的市區問題還不算大,主要就是高速路上的人,和火車已經飛機航班延誤。


電台主持人還採訪了江東省氣象局的領導,不過這貨說了一堆,只是為了證明這場暴風雪來的突然,而且是百年一遇的,有些推脫責任的嫌疑,就是不提怎麼善後。

倒是主持人問氣象局的領導,現在高速路已經被風雪封住了,高速路上肯定還有不少在外的司機和旅客呢,該怎麼辦。

該領導說,這是交通部門的責任,讓電台記者去採訪交通部,問問是不是已經派出應急隊伍了。

電台主持人說,這一段新聞到此結束,下一個正點繼續播放新聞,繼續關注這場大風雪的進一步情況,也請在高速路上的司機和旅客朋友不要著急,肯定有人已經在準備營救方案了。

電台最後奉上了一首上世紀末的經典老歌《好人一生平安》,車子里想著輕幽的旋律,但是南方和葉乘風心下都焦急萬分。


這件事已經上電台了,那就說明這場突來的暴風雪有多嚴重了,不過葉乘風表面裝著很鎮定,和南方一笑,「現在著急也沒用,政府已經在想辦法了,放心吧,肯定很快會有營救隊伍來!」

南方說她倒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爺爺的情況,可惜奶奶的電話一直沒人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去醫院前把手機落家裡了,她很擔心。

葉乘風寬慰南方說,現在著急也沒用,一切只能等奶奶給咱們打電話了。

正說著呢,南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南方看了一眼后,吃驚地看了一眼葉乘風,隨即立刻接通電話,「奶奶,你怎麼不接電話啊,都急死我了!」


奶奶在電話里說,「南方啊,你不要趕回來了,我聽新聞說北邊遇上大風雪了,坐飛機坐火車都危險,自己開車更可能被堵在高速上,我著急送你爺爺去醫院,手機落在人家救護車上了!」

南方聽這話這才噓了一口氣,又問爺爺的情況怎麼樣,奶奶說爺爺現在已經穩定下來了,主要是你爺爺最近沒怎麼按時吃藥引起的,幸虧發現的早。

奶奶說著又和南方說,你爺爺現在已經醒了,醫生說了,暫時沒有什麼大礙,我剛在醫院食堂給他買了一碗粥,他嘩啦嘩啦喝個乾淨,飯量比我還好呢。

南方聽奶奶這麼說,這才說,那我就放心了,剛才嚇死我了。

奶奶抱歉的和南方說,現在好了,不用擔心了,又問南方說,你還沒上路吧?

南方立刻說,奶奶你放心,我剛準備開車回去呢,就遇到暴風雪了,現在在酒店裡呢,您放心好了。

她說著又吩咐奶奶要好好照看爺爺,一定要讓他按時吃藥,等這場風雪過去后,她立刻回省城去看他們。

奶奶在電話里說,你爺爺沒什麼事,工作要緊,能不回來就不回來了,逢年過節的時候,也是車禍高發期,你們來來回回的,我們老兩口也不放心。

南方又和奶奶說了幾句后,便掛了電話長吁了一口氣,隨即轉頭又和葉乘風說,爺爺沒事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葉乘風其實早就注意到南方的臉色,在聽到她爺爺沒事的時候,整個人都輕鬆下來了,完全和之前是判若兩人的感覺。

他心中不禁暗道,現在你爺爺沒事了,有事的是我們,被困在高速上,還不知道多久才能回去呢。

不過他雖然這麼想,嘴上卻什麼也沒說,和南方說,這下好了,你可以徹底放心了。

南方和葉乘風會心一笑,這時注意到車已經滿是雪了,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情況,這才和葉乘風一笑,怎麼能徹底放心呢,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呢。

葉乘風卻朝南方說,回去做什麼,還不是待在酒店裡繼續工作,你都熬了幾個通宵了?眼白都有血絲了。

南方本能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眶,朝葉乘風一笑,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將近年關了,很多事情都積在這裡,只能自己加油了。

葉乘風說,上一次你們南泰集團還拍了一個代表團來呢,怎麼這次就你一個人?你哥是準備把你當廉價勞工呢?

南方笑著說,這次的事情其實不複雜,她一個人就能應付過來,而且最主要的是,這次是她主動要求一個人過來的。

葉乘風不禁有些不解了,問南方為什麼這麼做,南方和葉乘風說,這次不是說了要和你們東城創建合作么,既然是和你們合作的,你們公司肯定有這些人才啊,我餓哦為什麼還要帶這些人過來?

葉乘風頓時明白過來了,其實南方這麼做,主要還是在幫自己,她其實知道自己的東城創建剛剛成立,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所謂的人才,但是她依然堅持這麼做,很可能是當時在她哥面前為了提高東城創建,所以故意打的包票。

他不禁慚愧地朝南方一笑,不好意思,這件事是我的疏忽,我早就該注意到,你做的工作其實都是我分內的事。

南方說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一些小報表,她這才來海濱的職務是總監,主要是負責檢查你們東城創建的工作的,說起來其實很清閑,而這些事其實也都是小事,她順便就給做了。

葉乘風不禁伸手握住南方的手,柔聲和南方說,「謝謝,我真不知道和你說什麼才能表達我的謝意!」


南方臉上一紅,卻沒有縮回手,只是看著葉乘風說真的沒什麼,其實她就是這種性格的人,真要她吃飯搖膀子,她反而難受。

葉乘風乘勢又伸手將南方摟進了懷裡,嘴裡還是在說謝謝,南方一副小鳥依人之狀,依偎在葉乘風的懷中。

在這風雪之天,雖然車內開著暖氣,但是她還是感覺葉乘風堅實的胸膛傳遞過來的溫暖。


葉乘風低頭看著懷中的南方,這時忍不住低頭朝著南方的嘴唇吻了過去。

南方見狀,心裡頓時一陣小鹿亂撞, 靈仙訣 ,是該推開葉乘風,保持一下女子的矜持好,還是什麼都不做的話。

眼看著葉乘風的嘴就要接近自己的嘴唇了,南方最終選擇緩緩地閉上眼睛,讓這一切顯得順其自然,是水到渠成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車窗被人敲響了,兩人都是心下一凜,南方立刻從葉乘風的懷裡坐直了身子,轉頭看去,卻見葉乘風那半邊窗戶上的雪已經被人抹去了。

窗戶上一直帶著黑色棉手套的大手,還在上面敲著,不時一張中年婦女的臉出現在兩人眼前。

葉乘風和南方都不認識這個女人,都是一臉詫異地看著,這個時候高速路上不應該有人才對,就算有人也都各自躲在自己車內呢。

而這時車外的中年婦女晃了晃手裡的速食麵,朝著兩**聲道,「我們是海濱交通局的,是給你們送熱水和速食麵的!」

葉乘風這才明白過來了,立刻打開了車窗,頓時一陣寒風迎面而來,葉乘風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中年婦女立刻哪來兩個速食麵過來,遞給葉乘風和南方說,先將就著吃,如果有杯子,這裡還有熱水。

中年婦女還說了一堆安撫兩人的話,說他們已經在想辦法解決問題,相信很快就好了。

葉乘風將腦袋探出窗外,見自己並排的車子那邊也有一個婦女也在向那輛車裡的人做著同樣的事情,等給完速食麵和熱水后,繼續往前面的車走去。

南方和車窗外的婦女說了一聲謝謝,婦女笑著說沒什麼,這都是應該的,隨即拎著暖壺和一箱速食麵繼續往前走了過去。

葉乘風前後看了一下情況,又見地上的雪起碼已經三四十公分了,而且還在持續地下著,根本就沒有要停止的意思,而且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好在路上很多車都開著車頭燈,才不顯得那麼黑。

這個時候南方打了一個噴嚏,葉乘風才立刻將窗戶關好,和南方說你餓的話就趕緊吃一碗,也好暖暖身子。

南方點了點頭,端起速食麵就開始吃了,還說自己已經好些年沒吃過速食麵了。

見南方吃的津津有味,葉乘風不禁肚子也咕嚕一想,一看時間已經晚上快七點了。 兩人各一碗速食麵下肚,身子的確暖和了不少,葉乘風和南方說,你在車裡坐一會,我下去看看什麼情況的。

南方叫葉乘風小心,葉乘風下車后,先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況,有不少人吃了面喝了開水,也陸續下車來問情況了。

風雪依然很大,耳邊都能聽到北風吹過的嗖嗖之聲,不少人都打起了噴嚏,但是都沒有回車裡的意思。

幾個男人圍在一起抽煙閑聊,腿上還在不停的哆嗦著,好像說的都是這場大風雪,有的說他們家那邊好像已經凍死人了。

偶爾也有幾個抗寒的美女將腦袋從車窗里探出來,拿著手機到處拍照發微博,好像自己到了旅遊勝地一樣興奮。

正好有幾個交通局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一路上都有人過來詢問情況,工作人員只好安撫路人,讓他們放心,他們已經相近一切辦法在解決問題了。

而且工作人員希望路人都各自回自己的車內,不要堵在路上,還說過一會可能還有更大的風雪要來。

路人已經把葉乘風想問的問題都問了,葉乘風也就沒什麼好問的了,立刻又回到了車內。

南方見葉乘風回車內,立刻問什麼時候能離開高速公路。

葉乘風說還不清楚,交通局的人說一會可能還有更大的風雪要來,估計今晚是肯定走不了了,就看明天的天氣如何了。

因為知道爺爺已經沒事了,所以南方也沒有之前那麼著急了,朝著葉乘風點了點頭后,也拿出了手機來看著新聞。

葉乘風這才注意到南方用的手機,居然就是自己送給他的那款,不禁朝南方說,這款手機用的還行吧,你之前用的那款我根本就找不到賣的。

南方也朝葉乘風一笑,說她原來那款是索尼公司一個高層送的內部手機,市面上根本就沒有賣的,你當然買不到了。

葉乘風說了一句難怪呢,眼睛卻盯著南方看,南方一邊看著新聞,一邊用餘光瞥向葉乘風,臉上頓時感覺有些發熱。

葉乘風忍不住和南方說,如果能永遠這樣和你安靜的坐著,我真寧願這場風雪不要停止,就這麼下下去好了。

南方不禁抬頭朝葉乘風一笑,你真能想,要是這場雪無止境的這麼下,我們會被凍死在路上不說,周邊也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要遭殃呢,怎麼能這麼自私呢。

葉乘風聽南方這麼一說,不禁尷尬的一笑,他本來也就是這麼一說,沒想到南方居然這麼認真,還真當自己想在這高速上一輩子呢。

如果不認識南方,肯定會覺得南方的性格有些死板,不過葉乘風和南方很熟了,他並沒有感覺南方這麼說有什麼不妥,反而顯得南方很有愛心。

南方見葉乘風看著自己也不說話,眼神有些獃滯,連忙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說,「你看著我做什麼!」

葉乘風這時打了一個響指,「我突然想到一些問題!」

南方詫異地看著葉乘風,她本來還以為葉乘風是看自己看的出神呢,沒想到是因為在想事情,立刻問什麼事情。

葉乘風說近幾年溫室效應嚴重,全球氣候突變,夏天特別熱,冬天又特別冷,而海濱又處於在不冷不熱的中間段,顯得有些尷尬。

南方沒太明白葉乘風的意思,「你說這些到底是想說什麼?」

葉乘風立刻和南方說,他以前去過北邊的齊魯省,好像中國的供暖界限就是齊魯省以北吧。

南方立刻明白了葉乘風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要在江東省也開始供暖?」

葉乘風說,其實這樣的本錢只需要多一成左右,但是房子的級別立刻就提高了一個檔次。

南方卻和葉乘風說,你的想法我們以前也想過,其實也不止我們,很多房地產公司都想過,但是供暖工程比較複雜,不是我們房地產公司想怎麼弄,就怎麼弄的。

葉乘風問南方供暖難道葉垚政府同意么,是不是內定的齊魯分水嶺?齊魯省以南國家不允許供暖?

南方笑著葉乘風說,國家沒有這樣的規定,只是房地產商一直覺得這樣無論是從開發成本上算,還是後續維護上算,都不合算。

她說著還和葉乘風舉例說,雖然現在的確是南方的冬天也很冷,但是冷天的周期還是明顯不如北方,供暖的周期不上去,這樣就運作成本來說就不合算。

另外北方可以供暖,是因為有北方几大煤礦支持,江東省又不是產煤大省,如果開始供暖,煤就要從其他省事進口,運輸成本也不合算。

且不說這些成本,其實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供暖其實也是全球其後驟變的原因之一,我們提供供暖小區,就算成本上合算,也不能這麼做。

葉乘風聞言這才恍然,原來光是一個供暖問題,背後就有這麼多的環節需要了解,而這些恰恰都是他不懂的,所以他還是房地產開發的門外漢。

不過他還是和南方說,你說的這些沒錯,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沒有供暖系統的居民樓,冬天都在靠什麼取暖?

南方聞言一愕,卻聽葉乘風繼續說,家庭條件好點的是空調不斷,條件稍微次點的也是各種取暖器,再次點也有電熱毯,電捂子,而這些難道就不是溫室效應的導火索么?

葉乘風說的振振有詞,南方一時也想不到什麼理由來辯解,的確全球空調普遍,也是溫室效應的主要原因之一。

葉乘風卻繼續說,其實和這些電器產品比起來,燒那一點煤根本算不上什麼,所以這根本不是問題。

他還說什麼運作成本和運輸成本,都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公司成本。

南方有些聽不懂葉乘風的話了,詫異地看著他,問他什麼是公司成本。

葉乘風問南方,一個公司最重要的是什麼,南方說是信譽,葉乘風立刻點頭說是,信譽是很重要,但是其他幾點也很重要。

他說一個公司如果只是為了賺錢,賺快錢,那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暴發戶心態,但是想要把公司開成百年老店,那就必須要有自己的企業文化。

南方詫異地看著葉乘風說,難道說我們在海濱提供供暖,就能提高企業文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