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4 Views

我靠,虛無為真是賭的喪心病狂了,竟然用戴綠帽的事威脅要錢,一點男人節操都沒了,江帆無語,也聽不下去,還是來直接的,猛然暴起,風無影技能使出,閃電般衝出直撲虛無為。

Written by
banner

虛無為雖然是符神王,但常年嗜賭如命,符技已是生疏很多,按實力來說也不是符神王後期頂峰江帆的對手,加上使用了五行元素法則技能,虛無為只覺得後面生風,接著眼前一黑昏睡過去。

啊……忽然來的驚變讓萬雯雅嚇得驚呼起來,不過看清是江帆怔了怔,隨即激動起來,急切的問道:「江帆,菁菁還好嗎?」

「阿姨,菁菁很好,我是來接你去離開這裡的!」這個母親對女兒還是很疼愛的,江帆客氣道。

「離開這裡!不再回來了嗎?」萬雯雅一楞驚訝對手問道。

「嗯,不會來了!」江帆答道。

「那可不行,我在這生活習慣了,與菁菁團聚一段時間我還要回來的!」萬雯雅面色一變要求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我靠,這個女人中虛天子那傢伙的毒太深了,竟然還要回來!江帆一陣眩暈無語,知道這是留戀虛天子那傢伙,也不好多說什麼,還是讓虛菁去與她去掰扯吧。(頂點小說)

「這個以後再說,你趕緊收拾一下東西吧!」江帆微微不悅地道。

「呃,江帆,虛無為沒事吧,你別傷害他啊!」萬雯雅見江帆語氣鬆動,也沒再說什麼,看了看江帆拎著癱倒的虛天子,有些擔心道,畢竟很多年的夫妻了,一定的感情還是有的。

「沒事,他只是暈過去了,你趕緊的收拾一下,時間不多!」江帆應了聲催道。

「不用收拾,反正看望一陣菁菁我就回來,我去和傭人和守衛打個招呼,讓她們照看好家!」萬雯雅道,轉身就往廳外走去,要喚來傭人交代事情。

江帆眉頭皺起,懶得再說什麼,拎著虛無為,一個閃身追上,一指將萬雯雅點暈,將兩人收入符咒世界,略一猶豫,風之眼透視打量了下,風無影技能使出,迅速來到頂層。

虛無為和萬雯雅的卧室在這裡,而且倉庫也在這裡,兩個守衛看到江帆頓時一愣,大聲喝道:「你是誰?你……!」話還沒說完,江帆閃電般的撲到將兩人點暈。

江帆也是隨意的看著辦,將一些東西囫圇的收入符咒世界,萬一有什麼值得紀念的東西也說不定,接著打開倉庫的門,進去一看頓時汗顏,虛無為這也太窮了吧。

倉庫裡面只堆著一點點玉花石,但絕對不超過一萬,看來是最後的一點家底維持正常開支了,倉庫空蕩蕩的再無他物了。

哎,虛無為混到這種境地,真的很慘!江帆有些感慨,看著那不到一萬的玉花石也懶得收走,算了,留作虛菁家中那些傭人和守衛的遣散費吧。

江帆意念發出,使用穿越石位移回到停在虛無宮牆外的符獸車廂中,想了想意念發出,金縷戰衣從體內釋出貼身穿著,防止萬一出現情況,虛天子不對自己下手,保不齊讓其他人下手。

江帆也不易容,下了符獸車,走向虛天宮門前,才上台階還沒等開口說什麼,立刻幾個守衛氣勢洶洶上前呼喝道:「站住,這是虛神帝的府邸!誰讓你踏上台階的?下去!」

我靠,幾個看門的也這麼囂張!江帆頓時火了,一聲不肯,抬腳就將為首的一人踹飛,身形如幻影,拳腳相加,一秒鐘不到,門口的八個守衛被打倒在地暈死過去。

對虛天子這傢伙深惡痛絕,自然對他的爪牙毫無好感,有禮貌的好好說話也就懶得去為難這些人,竟然狗仗人勢狐假虎威吼人,便出手教訓一頓。

光天化日竟然有人敢來符神帝府邸找事打進門,大門裡面的守衛看的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傻在那了。

江帆自顧的大步流星進入直奔客廳,要上樓得經過大廳,江帆走出十幾米,那些守衛才緩過神來,頓時一片嘩然呼喝起來,紛紛圍向江帆。

江帆正待動手,這是大廳中傳來一個聲音喝道:「住手!」正巧虛天子站在窗前看大街,江帆痛打守門侍衛被他看了個一清二楚,急忙下樓,擔心鬧出更大的事端。

「虛神帝,你好大的威風啊,連門衛都眼睛朝天目中無人,竟然敢吼人!」看著急步走來的虛天子,江帆先發制人的指責道。

「你……好,好,江帆你囂張,你狠!」虛天子氣結無語,這傢伙打進門還有理了,不過發作不得,發了元神死咒了,只得壓住火氣,冷笑幾聲揮揮手讓侍衛退下散去。

「你的人不知禮數,幫你管教一下,用不著擺出死豬表情,趕緊的帶路,把人交給我立馬走人!」江帆見虛天子擺臉色,絲毫不在意,不客氣道。

虛天子一陣眩暈,氣得要噴血,一甩手氣哼哼往裡走,趕緊進去,再待下去誰知道這小子還會說什麼,只會更丟面子。

虛天子帶著江帆來到三樓,冷秋燕一見江帆頓時激動的站起,嘴巴張了張卻是什麼也沒說出來,眼淚嘩嘩的留下。

「秋燕,你受苦了!」江帆上前將女人攬進懷中道,冷秋燕頓時抱住江帆嗚嗚的哭泣起來。

「江帆,這是我家,不要在這卿卿我我污染環境,要親熱去外面!」虛天子冷笑著打斷道,算是小小報復一下。

「環境,對,對,謝謝提醒,這裡環境太差,感覺像在茅廁一樣臭烘烘的,秋燕,我們走,換個乾淨地方說話!」江帆現在根本不懼虛天子,一點也不吃虧的反擊道,說完攬著冷秋燕的腰肢就走。

「江帆,你站住!」一而再,再而三,虛天子忍不住了,眼中寒光閃動怒喝道,手微微抬起要暴走。

「老狗,你吼誰?你叫你爺爺停下幹什麼?難道你想死不成?」江帆立刻停下,毫不示弱的沖著虛天子罵道。

想死的字樣頓時刺激了虛天子,猛然警醒萎了,是啊,發了元神死咒了,深深的吸了口氣,眼珠一轉陰沉著臉質問道:「江帆,難道做女婿的就是這種態度對待老丈人的?」

「老丈人?是說你嗎?你是誰的老丈人?你有女兒嗎?你有老婆嗎?」江帆怔了怔,忽然露出玩味的笑意問道。

「我,你……!」虛天子頓時尷尬語塞,鬱悶懊悔了,怎麼提這茬,豈不是自找難堪嘛,很生氣,也很無奈。

「虛天子,你讓我很失望!」江帆鄙夷的瞅了瞅虛天子,搖搖頭意味深長道,攬著冷秋燕走向樓梯口,覺得虛天子這人沒得救了。

「江帆,你等等,我要和你說幾句話!」虛天子呆了呆,看著江帆就要下樓梯了,忽然叫道,語氣變得平和許多。

「有話趕緊說吧!」江帆停下,頭也不回道。

「我想見見菁菁!」虛天子稍稍沉默了兩三秒鐘要求道。

「現在不行,過些日子吧!」江帆怔了怔,遲疑了下淡淡的答道。

「江帆,為何不把李神帝、吳神帝放了?難道你不知道現在符魔界正在與符神界開戰?」虛天子想了想微微點點頭,接著質問道。

「我不放他們是保護他們,很多情況你不知道,符魔界出大狀況了,不是你們幾個符神主,符神帝能對付得了的!」江帆略一沉吟道。

「什麼意思,符魔界出什麼大狀況了,你說清楚些!」虛天子一驚,腦筋急轉急忙問道,他可是領教了海洋魔獸,也就是異形蟲的厲害,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陰影。

「符魔界的七個魔神主正在打開一個古老的封印,三天時間,封印打開,會出現比抓你的海洋獸主還強大的七個怪物!」江帆眼珠轉了轉半真半假的透露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什麼,比海洋獸主還強大的七個怪物!……那符神界豈不是完了!」虛天子驚駭了,好半晌才緩過神面色如土絕望了,這意味著苦心經營多年的地盤、財富、權利都將化為烏有了。

「難怪無端端的符魔界會休戰,原來是這麼回事!」虛天子喃喃道,忽然心中一動問道:「江帆,你的蒙克族呢,你的蒙克族不一樣也要完蛋了嗎?」

「那不一定,我已經想到辦法了,有七成把握保住蒙克族!」江帆答道。

「保住蒙克族你有七層把握!什麼辦法?」虛天子驚訝了,眼睛變得炙熱起來,急忙問道,七層把握相當不錯,三大符神主抵抗符魔界的入侵,把握只有三層不到。

「虛天子,你老頑童啊,這覺得這事我會告訴你?」江帆瞥了虛天子一眼,鄙視道。

「江帆,你這就不對了,你也是符神一份子,難道你就要眼睜睜的看著近百億的符神界人被符魔界控制奴役?無數人被屠殺?」虛天子呆了呆,腦筋急轉振振有詞的指責道。

「江帆,雖然我們之間一直不太對付,但我還是很你佩服你的正義、善良、大公無私、為朋友兩肋插刀,這些你不會是虛偽假一套,用來誘騙女孩子的吧!」虛天子先是誇讚一通,隨後質疑道。

「呃,不好意思,我不該這樣懷疑你,我相信你一定是正直的人,否則菁菁也不會青睞你了,你還是對我有意見,這樣吧,我迴避,你把辦法告訴不相干的人!」虛天子話鋒一轉道。

「菁菁知道了你的義舉,一定非常高興的,符神界的美女知道一定會崇拜你喜歡你的,蜂擁而至的投懷送抱的,難道你不心動嗎?」虛天子賊兮兮的笑道。

「而且我保證三大符神主會放棄對你的成見,以前的事會一筆勾銷的,等事態平息下來,你就可以無憂無慮了,三大勢力會帶待你如上賓!」虛天子誘導勸說道。

我靠,這老東西口才真不錯,連美人計都用上了,貌似好處是不少!江帆汗顏,真的佩服了,裝作猶豫的樣子思考著。

「江帆,如果你的辦法能保護所有人,還是幫一下吧!」這時一直沒吭聲的冷秋燕忽然輕聲道,雖然不清楚這裡發生什麼了,但還是聽出了個大概,這裡即將面臨浩劫。

「我不會把辦法告訴你們的,因為我信不過你和三個符神主!」江帆朝冷秋燕遞了個放心的眼神,接著對虛天子道。

虛天子頓時面色一變,正要說什麼,江帆又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該怎麼做,具體的應對之法我來操作!」

「你的意思是三個符神主都得聽你的?你想藉機控制我們?這不可能,三個符神主絕對不答應的!」虛天子一楞,隨即否決道。

「呵呵,我不是要控制你們,只是教你們如何盡量的避險,減少傷亡損失,你們都是自由的,具體如何做是你們自己的事,另外我要你們提供一些東西就行!」江帆笑道。

「哦,那你說說看!」虛天子眼珠轉了轉道。

「這事只有七成把握,不是絕對的,應對的辦法也不容易,有些不確定因素,比較複雜,需要去解決,一個不小心會送命的,不讓你們知道並插手,那是因為我信不過你們!」江帆申明道。


「要保住符神界,重點是保住符神界的精銳,我建議,你去和三大符神主說一下,休戰的三天期限一到,立刻撤離,化整為零藏起來!」江帆建議道。

「撤離?這怎麼可以,那裡沒有空間傳送場,地勢複雜,是阻擊符魔神最好的機會,一旦撤離,符魔神便會長驅直入進入符神界,三個符神主不會答應的!」虛天子頓時眉頭皺起道。

「不撤離抵擋的住嗎?等七個魔神主帶著七個恐怖的強大來了,只會全軍覆沒,更方便符魔神見符神界的精銳一網打盡!」江帆質問道。

「呃,我是知道其中利害,但三個符神主不會相信的,我估計很難說服他們!」虛天子眼珠亂轉,沉吟半晌為難道。

虛天子也不是傻子,心思重得很,開始聽到會出現七個比那海洋獸主還強大的怪物,卻是恐懼了,但很快又冷靜下來,多疑的性格讓他懷疑了,七個,有這麼誇張嗎?這小子不會在忽悠吧!

出現一兩個還正常,七個,那還有活路嗎?這小子又憑什麼說有辦法應付得了七個,三大符神主已經想到辦法對付七個魔神主了,也能對付那可怕的海洋獸主,但絕對對付不了七個那種的強大。

要是把江帆說的告訴三個符神主,三個符神主放棄撤退,後面結果沒出現七個,甚至根本就沒有,那三個符神主還不得吃了我!

咦,不對啊,三個符神主是絕對對付不了七個魔神主的,三個符神主真的會死扛,戰死在那?江帆狐疑了。

「虛天子,是不是三個符神主有辦法對付七個魔神主了?」江帆心中一動,試探的問道。

「差不多吧!」虛天子猶豫了下含糊的答道。

「呦呵,行啊,三個符神主還挺厲害的嘛,那也能對付得了抓你的強大海洋獸主啰?」江帆大吃一驚,腦筋急轉繼續試探的問道。

虛天子乾笑幾聲沒說話,江帆皺皺眉面色一沉道:「虛天子,看來我對你們不信任是對的,這種事說出來會死嗎?既然這樣那算了,你們的死活也不管我的事了!虧得我和你說那麼多!」

江帆摟著冷秋燕就開始下樓梯,「江帆,你別急著走啊,喂,你停下,喂,好吧,我說還不行嗎?」虛天子急忙喝止,但江帆不理會,只是下樓梯慢騰騰的,虛天子無奈一咬牙道。

虛天子對江帆說的既信也不信,七個魔神主明明佔上風,三個符神主節節敗退損失慘重,這個時候七個魔神主主動休戰提條件,令人十分懷疑其意圖了。

故此江帆說的還是有可信度的,但是會有七個比強大神秘獸主強大怪物出現,這就難以置信了,但又不敢完全不信,其他的不管,到時自己跑不了,要參與其中的。

「這是個秘密,司空符神主昨天告訴我的,你們知道就行,千萬別去亂嚷嚷,一旦外傳,會影響計劃,對符神界不利!」虛天子頓了頓十分嚴肅的警告道。

「知道,不要廢話,我有分寸,你快點說!」江帆不耐的催道,心中十分詫異,三個符神主果然也有依仗,難怪不敵還要死扛了。

「三個符神主決定開啟被創世符神符天封印住的三個凶物,這三個凶物據說非常強大,應該不比抓我的神秘獸主差!」虛天子神經兮兮的爆料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三個凶物!三個什麼?」江帆露出驚愕之色,急忙追問道。

「呃,到底是什麼就不知道了,我也問過司空符神主,他說他也知道是什麼,只是知道非常強大!」虛天子茫然的搖頭道。

「三個符神主怎麼會知道這個的?怎麼沒起爭執?要是得到這個豈不是早就一統符神界了?」江帆眉頭皺起,驚訝道。

「很久以前三個符神主發現的,不是不想獨吞,而是根本獨吞不了,只有三人合力才能勉強解封,故此誰也沒去動,這不都面臨符魔界入侵,生死存亡的節骨眼,只有合作了!」虛天子感慨道。

「原來如此,那他們有把握控制住這三隻凶物?不要失控,沒去對付敵人,反被滅了!」江帆釋然,有些擔心道。

「這個不會,三個符神主每人手中都有一塊殘片,解封的殘片,聯合起來解封,用殘片控制住三個凶物!」虛天子不以為意道。

「這樣啊,不過我估計三個符神主有這三個凶物還是不敵,畢竟有七個強大的怪物,但是能有這種後手,局勢就不會太糟糕,也是好事!」江帆想了想道。

江帆心中欣慰不少,符神界也不是那麼不堪一擊的,比預想的要好,有三個凶物,撐住兩天應該問題不大,符神界也不會太慘。


雖然七個魔神主只會派出五個戰將,但不認為三個凶物能敵得過符天座下的五個戰將,一對一的纏住,還有兩個戰將足以摧枯拉朽的橫掃符神界,只是這話不好說死。

「江帆,你說有七個可怕恐怖強大的七個怪物,是不是太誇張了?」虛天子猶豫了下最終還是忍不住直接提出質疑。

「我靠,虛天子,說了半天原來你不相信我說的!」江帆一陣眩暈鬱悶了。

「江帆,你也別介意,我不得不懷疑啊,七個啊,就算我信,也得讓三個符神主相信才行,畢竟你是口說無憑,我都懷疑,可想三個符神主又如何相信?」虛天子意味深長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給你證據?」江帆皺著眉問道。

「最好是這樣,不然我只能把你說的告訴三個符神主,說是聽來的,無法肯定!」虛天子淡淡的說道。


「沒辦法,我不得不謹慎,讓三個符神主撤退藏起來,這事太重大了,有個閃失,我也就完了!」虛天子強調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