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0 Views

在他的印象中,那時候他就好像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夢中有一個點牽着他沉浸在那個不爲人知忘記仇恨只有心痛的生活當中。

Written by
banner

說起來也怪,那段時間,他總有一種被人監視的感覺,但是以他的實力他居然找不到究竟是什麼人在監視他,起初劉爽以爲是朱振派來的人,可是那些監視給他帶來的感覺很安寧,沒有絲毫的危險性,更像是一種庇護。後來,漸漸地,他居然適應了那種一直存在他身後的監視。

陳可辛注視着劉爽,看着他的眼睛,這個男人是他命中註定的,不管信不信,這都是無法改變的,她註定得成爲這個男人的女人,而且是她主動讓她成爲他的女人、有些事根本就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即便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很難相信,一個人生活的圈子會是一個被刻意安排的圈子,就好像一個牢籠一樣,當你發現這是個籠子,然後奮力的打破他,鑽到外面,然後逍遙的活在外面的那個世界裏。可是,指不定哪一天,你會發現,你仍舊生活在一個圈子裏,外面還有更大的圈子。

現在的陳可辛就是處於這樣的一個邊緣,她既是一個局中人,又是一個局外人。她是局中人,是因爲她參與了進來,她被安排成爲這個一直悶聲喝酒的男人的女人,是局外人的原因是她知道她是被安排的。在她所不知道,劉爽不知道,乃至於她的爺爺陳老也不知道的層面,有一幫人或者神主導、安排着這樣的一處戲碼,就好像在培養一個寵物或者植物一樣,細心的爲他安排好發展的每一條路,每一個可能性,乃至於和哪一個女人上牀。

劉爽的心中有心事,他在想着如何去收服那些被挖了的牆角,陳可辛的心中也有心事,她在想着爺爺給她說的話,在想着如何成爲這個男人的女人。

兩個人都在悶頭想着心事,誰也沒有注意到誰的異常,相反還挺適應的,滿滿一桌子的菜基本上沒有吃,酒卻喝了不少。等到劉爽注意到的時候,他已經喝醉了,眼前模模糊糊的一片。他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用她嬌小的身體撐着他走路,看不清面貌,腦袋木木的,全然沒有感覺,世界好像要顛倒過來了一樣。 他感覺到自己被扔到了一張大牀上,很軟,很舒服,他禁不住長長的呼出了一口酒氣,滿滿足足的。

似乎有流水的聲音,稀里嘩啦的從耳邊傳了過來,吵得他很心煩,嗯哼了一聲側身子將一個耳朵壓在了牀上,他不想去聽這讓他鬧心的水聲。

水聲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有人吧嗒吧嗒的走到了牀邊,似乎還有脫衣服的聲音,可是管他呢,我得睡我的覺,很困的。

迷迷糊糊中身上猛的一輕,涼颼颼的,好像是衣服被人脫了,哎,脫就脫吧,只要不打擾睡覺就可以了,翻了翻身子繼續睡。

面前一片白花花的,不知道是什麼,劉爽舉起手撥了撥沒撥動,也不知道是什麼掃興的東西,既然撥不動那就不管了,腦袋一側索性不看這白花花的看不清的東西,接着睡。

似乎有人騎在了他的腰上,中間溼熱熱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嘴巴里好像被塞進了什麼東西,還在動,不過挺軟的,劉爽禁不住也學着對方的樣子動了起來,他在追着咬那個軟軟的東西,可是咬不到,那東西很滑頭,嗯?好像還有兩片薄薄的東西,軟軟的,像人的嘴脣,還帶着一股子香氣,應該是個美女的嘴脣,劉爽這樣想。

可是他會管自己腦海中現在想的是什麼嗎?壓根就沒想的,現在的只是他腦海中一些本能反應,就是動物的應激反應一樣。

他感覺到了騎在他身上的是個女人,那團白花花的東西噌在他胸口的感覺,讓他很熟悉,是的,那真的是個女人。那是來自身體本身的感應,荷爾蒙的躁動讓他的身體本能的有了反應。

他身體的某個部位頂在了那片溼熱上,只是頂在了上面,再沒路可走。騎在他身上的那團白花花似乎是動了,她在動着幫他找地方,是的,她是在幫他那硬硬的身體部位找地方。

劉爽的全身一顫,他感覺到自己好像進了一個峽谷,很緊,很溼熱,估計是熱帶的峽谷,他這樣想着,身體本能的想要走出這個峽谷,或者是突破這個峽谷,然後往上一頂,那裏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擋了他的道路,似乎是一層薄薄的網,像蜘蛛網,具體是不是他也不清楚。

耳邊傳來了一陣咬着牙的驚呼,哪裏來的聲音,是騎在他身上的那團白花花傳出來的,奧,那是個女人,是女人的驚呼聲,可是爲什麼會有女人的驚呼聲呢?他也不清楚。

現在他感覺很舒服,他喜歡上了這緊緊地感覺,還很滑,他的身體本能的牽扯他木木的神經在運動,耳邊不斷的有女人的聲音,嗯嗯啊啊的。

·······

清晨的陽光帶着微寒的氣息灑在了劉爽的身上,他動了動眼皮醒了,最晚的一個夢,讓他夢了一個晚上,身體還帶着痠痛,揉了揉額頭,胳膊卻碰上了一個軟軟的東西,眼皮一動,他看到了趴在他身上的女人——陳可辛!

劉爽的目光定住了,這什麼情況?劉爽一驚,掀開被子一看,他徹底的愣住了,他們兩個的身體還連在一起,難怪他感覺哪裏不對勁呢!

“嗯~~!”他的動作驚醒了趴在他身上的陳可辛,陳可辛的眼神很淡定,動了動被壓的痠麻的胳膊,嫵媚的瞪了劉爽一眼,“看什麼看?我們兩個發生關係了。”

劉爽木訥的點點頭,他想說什麼來着,這是該說什麼?腦袋還是空的,完全不知道說什麼,這不是昨晚酒醉的延續,而是他被驚住了。

“我說你可真厲害,一個晚上都沒讓我睡覺,嗯~~這會兒還在裏面呢!”陳可辛倒像是個沒事人一樣,嗔怪道。

這不說還好,一說劉爽的下面立馬就有了反應,大早上的,這不是作孽嘛!劉爽的臉刷的一下子就變紅了,這還是他生平第一次臉紅,完全是在沒有掌握什麼狀況的情況下臉紅的。

“還來?!~那·····來吧!”陳可辛說着翻身從劉爽的身上爬了下來,躺在了劉爽的旁邊,兩腿微微一張,這直接的。

劉爽無奈的躺着,他在想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可是昨晚的事就好像一個夢一樣,完全的記不清了,草,關鍵時刻,斷片了!

“在想什麼,來啊!你這一大老爺們,好意思讓我這樣子啊!”陳可辛的話把劉爽拉回了現實,得,就這樣吧,怕個吊啊!

一翻身劉爽就壓到了陳可辛的身上。

·······

“昨晚是個什麼情況?我怎麼都記不清了。”完事之後,劉爽將陳可辛攔在懷中問。

“我也記不清了,我們都喝大了,我又沒讓你負責,你糾結什麼?”陳可辛此刻完全像是個女漢子,只是心裏具體怎麼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劉爽的眉頭一皺,臉突然間板了下來,“我不是那種吃了就拍拍屁股走人的人,我會負責的。”

“你負責?你怎麼負責?謹姐怎麼辦?”陳可辛一點也不客氣,她直接說道。像一個獵人把獵物一步步的往她挖好的陷進裏趕。

“瑾兒那兒我去說,我不會放棄你們兩個任何一個,我連自己的女人都沒辦法照顧他還算是個男人啊!”劉爽斬釘截鐵的說,這話說的真他孃的叫一個霸氣。

陳可辛在劉爽的胸膛上拍了一巴掌,叫道:“好,等的就是你這一句話,如果你說一個那好吧,我這回正準備傷心和恨你呢,不錯,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姐就再獎勵你一次。”

“喂喂喂,你幹嘛?”劉爽瞪大眼睛看着陳可辛的動作,女上男下,貌似現在的心情和她昨晚的心情是很大的不同啊! “你相信命中註定嗎?”陳可辛突然間問道,這個問題劉爽沒有倒還真把劉爽給問住了,因爲他從來沒有想過,命中註定會是什麼樣子呢?想了想,他還是說:“我只相信通過我自己的雙手獲得的,人的命運是自己走出來的。”

“但是,爺爺跟我說,我命中註定是你的女人。”陳可辛眼睛眨了眨,晶瑩的瞳孔中閃爍着點點光芒。

劉爽動情的攔住陳可辛的肩膀,沉默,“不管是不是命中註定,你現在是我的女人,這已經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在這一刻的劉爽是霸道的,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霸道的人,爲自己的女人,爲兄弟而衍生的霸道。

······

梵音長老在劉爽的召喚下親自來了,而且來的很快,中間隔了一天的時間,他就到了。當梵音穿着一身藏青色的唐裝出現在劉爽的面前的時候,劉爽都沒有想到這老人家來的會這麼的快。

梵音伸出右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向劉爽行了這麼一個禮節,而後笑着說道:“尊主,屬下梵音奉命前來。”

梵音的這一招見面方式倒把劉爽給弄懵了,他趕緊讓梵音坐下,說道:“大長老,你這見面的方式,我可真有些接受不了,詫異到了。”

梵音顯得很嚴肅,目光直直的落在劉爽的側臉上,“尊主,梵土已經給你做了繼位儀式了,你現在就是梵天的尊主,凡是每一個梵天的人見了你都必須這樣子,這是規矩。”


“這規矩即使我是這個尊主也改變不了嗎?”劉爽不服氣的問,他就不相信這規矩還改變不了,規矩是人定的,是死的東西,而人是活的,怎麼可能改變不了呢!

“這是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是我們一直存在着的根本,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見面儀式那麼簡單。”梵音的身上就好像帶着一股慈祥的光芒一樣,能讓人的心靈突然間的空明起來。

“好吧,這次我必須得動用梵天的力量了,六芒內部我現在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是可用的,壓根就不能動用。”劉爽鎖着眉頭說道。

“那你爲什麼不把在外面的六芒兄弟調回來?我想用你在外面的那些人平定這些反叛應該不難吧!”梵音的話像是詢問,但更像是一種考驗。

劉爽有點以爲自己聽錯了,梵音長老居然問出這麼白癡的話,好像有些不可思議,“大長老,你這麼問,可是在懷疑我們兩個智力問題啊!”說完自己就笑了,梵音也跟着笑了起來,呵呵的笑着:“對對對,是我想到太簡單了。”

一個學生組織居然敢和正式的黑道社團抗衡,這顯然聽起來有些扯淡,怎麼可能呢?學生,要錢沒錢,要關係沒關係,他們怎麼可能打通那麼多的關係,從六芒的底層將偌大的一個六芒攪成了一鍋亂粥。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在這些學生組織的後面肯定還有別人,而且應該是個不小的組織,不然惹惱現在如日中天的六芒的後果大家都清楚。

“你說會是誰?”梵音收起笑,正色問道。

這幾天劉爽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那些組織、社團,一個個的在他的腦海中閃過,其他地方也都沒什麼可能性了,在大西北這片地兒上,唯一有可能的也就西北狼這個組織。

其他的小一些的組織,劉爽覺得可能性不大,如果真的是那些小組織在背後策劃,那事情可就簡單的多了,只要將還在外面的兄弟們拉回來,隨便就可以 解決掉。劉爽擔心的是如果真的是像西北狼這樣的一個組織,那他把在外面的兄弟拉回來,那他們的處境就尷尬了,可真的就成了前有狼後有虎,估計到時候連個像樣的窩都找不到了。

“西北狼的可能性最大!”劉爽吸了吸鼻子,斬釘截鐵的說,沒什麼猶豫的,直覺告訴他應該就是這個組織。

“你猜的沒錯,的確是西北狼,但是還有個事你應該不知道。西北狼的頭領是誰?”梵音點點頭,問道。

劉爽一愣,猜測到梵音接下來說的肯定是和他有關的,不由得呼吸一窒,“是誰?”

“獨——孤——夜!”這三個字被梵音一個音節一個音節的從嘴裏蹦了出來,像一道沉鬱頓挫的琴聲打在了劉爽的心口上,獨孤夜!居然是他!劉爽的心猛的一抽,像被人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往下挖一樣,生硬的疼。

獨孤夜,劉爽曾經的兄弟,曾經過命的兄弟,可就是這過命的兄弟在三年前出賣了他,害死了他最愛的人,奪走了他建立的產業,還對他痛下殺手。想起這些,劉爽咬着牙,含着淚,心在滴血,仇恨和曾經的兄弟情煎熬着他的心靈,被自己可以把後背交出來的兄弟在背後捅刀子,這滋味不好受。

曾經的三個兄弟,劉英已經死在他的手裏了,現在這個,劉爽會親手解決他的,以前的帳他劉爽會一筆一筆的找回來的。

“如果是他,我會用他的血平息這次的叛亂。”劉爽的眼中寒光閃閃,申請平靜的說。

相對於大嚷大吵的發泄感情的一類人,這樣子沉靜的人是可怕的,他們的爆發往往不是常人所能忍受得了的。 “梵天在這邊應該有自己的情報系統吧?” 真想吃口飽飯

“有,不過情報的事一直是梵土掌控的,我已經聯繫他了,估計下午的時候就可以到了。”梵音回道。

劉爽這個時候特麼想蹦出一句,沒你事你跑這塊來幹嘛?等等·····既然情報系統不是他掌控的,那他完全沒有必要過來啊,他來,而且來的這麼快,肯定是有什麼事情?

“大長老,你是還有其他的什麼事情?”劉爽有些緊張,他現在就怕有聽見什麼不好的消息。

梵音好像看透了劉爽的心事一般,摸着下巴笑呵呵的說道:“沒什麼大事,我這次來是給你帶來了你前段時間讓我幫忙訓練的五十人,現在都已經訓練的差不多了。還有就是我準備去看看陳老那個老傢伙,好多年沒見了。”

“你和陳老認識?”劉爽很白癡的問了一句。

“嗯,不然梵天令怎麼會通過他的手交給你呢!”梵音笑吟吟的說。

劉爽一扶額頭,笑了,笑着掩住尷尬嘆道:“這幾天把腦袋都給搞暈了,有些理不清狀況!”

“小事,如果堂堂梵天尊主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那可就說不過去了。”在梵音看來這的確就是一件小事,因爲梵天的實力雄厚。但是,現在劉爽的翅膀還不是很硬,雖然他是梵天的尊主,但是他一直不想用梵天的能量,他想用自己的雙手打拼出一片天下。

劉爽看着梵音,總覺得他的眼中還有其他的東西,但是是什麼他看不清楚,極有可能是和他有關的。

“那些人現在在哪?”劉爽急切的想要看到經過大長老梵音親手訓練出來的人是個什麼摸樣。

“人我都已經那排好了,現在就在英潭市,偌大的一個英潭市隨便藏這麼幾個人小意思。我覺得以你現在的情況看來還是不要有這麼大型的集會的好一點。”梵音說的這也是實際,現在英潭市的道上敵我不分,如果背後隱藏的真是的是獨孤夜這隻老狐狸,那他的眼線肯定遍佈英潭市。

“嗯!大長老說的也在理,我很是期待看到經過大長老你親手訓練的人是個什麼摸樣。”

“肯定不會讓尊主你失望的。”梵音故作神祕的說。

兩人坐了一會兒,梵音就離開去看望陳老,自始至終也沒有說其他的話,甚至於連眼神的表示都很隱晦。


······

陳老自從把梵天令交給劉爽之後,就在城郊自己弄了一個農莊,自娛自樂,過着閒雲野鶴與世無爭的日子。

青山綠水一片蒼翠,滿是參天古木的低山像母親的懷抱一樣將這座孤零零的小別墅懷抱在裏面,空氣安靜而稠密,散發着淡淡的香味,那是來自大自然的體香,讓人心曠神怡。


梵音踏過一條木質的小橋,耳朵邊就傳來了陳老蒼老而精神的聲音,“我說我這狗怎麼老是朝天吠叫呢!原來是有貴客登門啊!”

梵音聞言,快走兩步,推開了那輕輕掩住的木門,院子中陳老躺在桌椅上閉目養神,面前放着兩幅茶具,看來他早就知道梵音會來了。

“老遠的就聞到了你的茶香。”梵音笑着在陳老旁邊的竹椅上坐了下來。

陳老悠的睜開了眼睛,雖然人已經很是蒼老了,但是他的眼睛已經和青壯小夥子一樣的明亮,時不時有一道道的光芒在他的眼睛中閃過。

“哎,我說老鬼,你就不能讓我安生的度過晚年啊!怎麼我躲到哪都能被你這鼻子都聞出來呢!”陳老溫怒的說道。

梵音沒有迴應陳老的不平,拿起桌上泡的剛剛好的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讚道:“嗯~!好茶!”

“廢話,我這可是雨前茶,而且還是無根水。”陳老很是不悅的頂了一句。

抿了幾口茶,梵音的神色莊重了下來,蒼老的面孔上佈滿了嚴肅,“老陳,你現在不出山也是不行了。我們必須得想辦法爲小劉爭取時間。”

陳老一驚,“那些人就那麼急切?哎!罷了,我這輩子看來是沒什麼享福的命了。小劉現在什麼情況,我感應到現在應該是第二個了吧!”

“沒錯,我也看出來了,是第二個,但是他這速度還是有些慢,我們必須得幫幫他,時間不等人啊!”梵音附和道。

陳老自顧自的嘆了口氣,“我們費盡心力的做了這麼多,但願一切都發展順利吧!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不好弄啊!”

陳老的話說中了梵音的難處,他的臉色也有些爲難,“是啊,你老頭子看來是成心要和我們做對了。”

“哼!那小老頭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爲,不然我不介意自己動手送他一程。”陳老的眼睛中精光閃閃,霸氣側生,殺伐決斷在一句話中展現的淋漓盡致。

“你啊,還是以前的這種暴躁脾氣。人家現在胳膊粗了,不想搭理我們了。不過,這老傢伙也是,以爲掌管一個國家就很可以橫行天下,不把所有人都放在眼裏了,哼,必要的時候還是要敲打一下的好,不能讓他太過於高看自己了,這事我去辦。”

鄉野小神醫 ,這得有多大的能量?


“五號元晶找到了嗎?”陳老突然間問道。

“哎~!”梵音有些焦灼的喝了一口茶,“目前還沒有一點的頭緒,連一絲氣息都捕捉不到。”

陳老也低低的嘆了口氣,“這幾年來我也一直在暗中尋找,能動用的能量都動用上了,也是沒有任何的頭緒。”

“先把目前找到的搞定!” 梵土的到來就好像給劉爽帶來了一雙眼睛,而且是視力非常好的一雙眼睛。看着梵土帶來的人整理出來的一條一條的消息,劉爽除了震撼就再沒有其他的感受,在梵天的面前,六芒幾乎就是透明的,一舉一動都被人家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於連那個小弟晚上撒了幾次尿都清清楚楚的。

這讓劉爽的後背冷汗涔涔,暗呼幸虧是自己人,要不然那後果可就真的不堪設想了。

通過梵天的情報機構——冥,劉爽算是基本上把這次六芒的叛亂的情況瞭解了個大概,而且不出他意外的,他看到了西北狼的影子,準確來說這次的事件就是西北狼以學生的幌子進行的滲透,很高明的一種釜底抽薪手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