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3 Views

木羽聞言,驟然一怒,呵斥道:“你當真以爲我不敢開槍?!”

Written by
banner

“別別別!別開槍!大哥,我真沒耍你啊!!”

收費員見對方臉色一黑,嚇得差點蹲到地上,舉起雙手惶恐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聽說那盛卓還在這有一個私生子呢!”

見對方面色陰沉,他連忙發誓認真道:“大哥,我要是騙你,就、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見對方神色,木羽雙眼微眯,目露寒光,臉色陰晴不定。


盛先生乃先生義父,更是一代人傑,大義大善之人,怎會做出如此之事?!

況且帝國默許一夫多妻制,如若盛先生要納小妾,何需這般麻煩?!

這其中,難道還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

就當木羽眯眼思索之時,其手機突然響起。

他拿起一看,正是紫荊發來的簡訊:“時間差不多了,你快回來吧,不要讓先生髮現了。”

木羽收回手機,深深皺眉,心中極其不解。

此次調查,他萬萬沒想到是這個結果。


難不成盛先生頻頻下鄉,就是爲了安頓自己的情婦和私生子?

這和先生口中盛先生的形象,相差太大,大到以至於木羽仍是無法相信這個結果。

可是已經沒有時間繼續調查,只能下次再來了。

想到此處,木羽最後冰冷地看了眼收費員後,收回手槍,隨即驟然消失不見。

“嗯?!人、人呢?!”

收費員一驚,瞪大雙眼,連忙趴至窗口左顧右盼,卻再也沒有看到對方的身影。

“莫不是我在做夢?!”

收費員晃了晃腦袋,滿臉驚疑,隨即低頭一看,頓時大驚。

只見窗臺上竟是留着木羽之前放下的幾張百元鈔票。

“是、是真的!不是做夢!”

收費員面色一變,收起錢的同時,立馬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喂喂喂,大人,剛纔有人來查盛卓的事了……”

……

……

此時,康平醫院門口。

紫荊剛收回手機,便發現道路不遠處駛來一輛汽車。

“呦?還真有人來這醫院?”

她輕笑一聲,話音剛落,卻突然面色一變,蹙眉驚疑道:“怎麼又是她?!”

說着,她面露不爽,環手靠在車頭,低聲嘟囔了句:“呵,真是冤家路窄!” 微風吹過,車輛緩行。

張玲玲熟練開車到醫院門口。

剛停車,她看到前方那道熟悉身影,不禁面色一變:“怎麼她也在這?難道……”

“堯風找我爸去了?!”

張玲玲一驚,連忙下車,蹙眉往醫院走去。

兩人擦肩而過,臉色冷淡,互沒說話。

自從上次被木羽用槍威脅後,張玲玲對待對方的態度便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雖然她不再像從前那般用語言譏諷,但其心中仍是不喜堯風三人。

“喂!”

眼見對方就要走進醫院,紫荊終是忍不住開口喊道:“等等!”

張玲玲聞聲,腳步微頓,回頭蹙眉道:“你有事?”

“先生在裏面,你等會再進去。”

“呵?裏面是我爸住院,爲什麼要讓我等在外面?!”

張玲玲氣笑一聲:“莫非堯風做事現在如此霸道?”

“我只是不希望先生和你又發生衝突。”

紫荊微露不悅,眯眼道:“而且我再次跟你說一遍,不要隨意說先生壞話。”

見對方面露煞氣,張玲玲冷笑一聲:“我說他壞話又如何?”

“你沒資格!”

紫荊低斥,眼神已露冷光,寒聲道:“你不瞭解先生這八年的生活,就不要隨意評價他!”

“呵,我不瞭解?”

張玲玲毫不畏懼地和對方對視,冷聲道:“我也告訴你,你不瞭解我和堯風之間的事,你就不要自以爲是地來插手!”

說完,張玲玲不再等對方回覆,便甩手轉身,大步往醫院走去!

而其腦海中,也因對方的語言刺.激,忍不住想起那段最不願回憶的過去……

那段和堯風一起的最痛苦,最不堪的記憶……

……

江南高中。

老師辦公室。

“堯風,你真決定入伍嗎?”

班主任蹙眉看着面前的高個男生,認真道:“以你目前的成績,考上一個重點大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老師,我已經決定了。”

堯風輕聲打斷了對方的勸說:“義父已幫我聯繫了軍區的人,下週我就會過去。”

聞言,班主任輕嘆了口氣,無奈搖了搖頭:“哎,你既然已經下定決心,那老師也就不多說了。”


……

出了辦公室,堯風便看到一個人影筆直走來。

“喏!給你的!”

張玲玲朝對方快速塞了一個盒子後,便立馬轉身離開,沒有多說一句話。

她自從初中廢棄場一事開始,就很少跟堯風講話。

但對方的身影,卻在她的腦海裏越刻越深,以至於夢中都會時常浮現……

堯風看着對方匆匆離去的身影,微微蹙眉,隨即低頭看向手中的禮盒。

禮盒很精緻,上面還粘了許多可愛漂亮的裝飾小件,看得出對方的用心。

而當他輕輕打開時,面色忍不住一驚,詫異地看着盒中之物。

只見其中竟是滿滿一盒顏色各異的五角星,色彩斑斕,精美絕倫。

就連不懂浪漫的堯風,也覺得甚是好看。

隨即,他從盒中發現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道:

堯風,這盒子裏是一千三百一十四顆五角星。

他們都說,只要折了這麼多五角星,就能實現一個願望。

今天你生日,這個許願的機會就送給你了。

還有,今晚八點,你如果沒事的話,來學校大門口,我有事找你。

如果你願意來,就在我桌上放一顆五角星。

……

看着紙條上的娟秀小字,堯風眉眼低垂,面色複雜……

這麼多年來,自己再木訥,也猜出了張玲玲對自己的感情。

而這,也正是自己不願多接觸對方的原因。

以爲自己的冷漠,能讓對方死心。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越冷漠,張玲玲便越不肯放棄,反而讓她更加堅定了追求自己的心。

“或許今晚,該給她一個明確的答覆了。”

堯風深吸一口氣,緊了緊手中的盒子,朝教室走去。

……

送完禮盒的張玲玲,正在樓梯間內背靠牆壁,面色泛紅,心跳仍在微微加速!

“呼,送給他了,終於送給他了。”

她瞳孔放大,喘着粗氣,仍是沒從剛纔的緊張中緩過神來。

“玲玲,怎麼樣?他接受了吧!”

這時,一羣女生走來,圍着張玲玲嘰嘰喳喳,滿臉興奮。

“馬上高考了,你這時表白成功,到時就可以約好填報同一所大學了!”

“好羨慕啊,你們倆成績又好,顏值又高,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聽到朋友們的話,張玲玲臉頰緋紅,心中極其開心。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和堯風一起度過四年的大學時光,她便期待不已,歡喜至極。

“哎呀,他還不一定答應晚上來呢……”

張玲玲心中雖然興奮,但仍是有些擔憂:“如果他不來,那我連表白的機會都沒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