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38 Views

“據我得到的消息,他現在應該就在東海。”

Written by
banner

林凡聞言眼睛一亮,臉上露出興奮之色道:“那你知不知道他現在具體在什麼位置?”

“這個你需要給我一段時間。”愛麗絲說道。

“好,大約要多久。”林凡問道。

“最多不超過三天。”愛麗絲仔細說道。

“好!”林凡立刻答應了下來。

就在愛麗絲還想繼續再說的時候,林凡卻是直接結束了通話。

這讓愛麗絲一時間又氣的直接跳腳。

“該死的混蛋,居然又掛我電話!”

就在愛麗絲罵着林凡的時候,林凡卻是已經開車向飛機場出發了,準備去接祖龍他們。

此時,鄭玉明的辦公室當中。

“小鄭,關於楊得志爲什麼對你態度突然發生變化,我已經搞清楚了,答案就在這個段飛身上。”趙明珠悠閒的坐在老闆椅上,對着面前恭敬站着的鄭玉明說道。

“是他,這怎麼可能?他只不過是夏家的一個上門女婿,怎麼可能改變楊得志的想法?”鄭玉明十分震驚的說道。

“那你知道這個段飛是哪個夏家的上門女婿嗎?”趙明珠似有深意的說道。

“啊……”

鄭玉明立刻愣了一下,“他不就是夏雲龍的女婿嗎?還有哪個夏家?”

“小鄭,你錯了,而且錯的離譜,我們都搞錯了夏雲龍的真實身份,要不是愛德華先生告訴我,我也不知道他竟然是京城夏家,夏老的兒子。”

“什麼……”鄭玉明頓時一驚。

“那麼說來,王金龍的倒臺確實是因爲段飛的緣故啦?”鄭玉明不可思議的說道。

“沒錯。”趙明珠十分肯定的點點頭。

“楊得志之所以拒絕和你見面,就是因爲他已經抱上了段飛的大腿,不然你以爲這個市委書記的位置怎麼會落到他楊得志的頭上。”

“可惡,那我們現在對付夏雲龍,豈不是再和京城夏家作對?”鄭玉明有些擔憂的說道。

“怎麼,你怕了?”趙明珠卻是眼皮都沒擡,一點害怕的心思都沒有。

“當然不是!”鄭玉明趕忙說道,其實心中卻是慌得一批。

趙明珠卻是笑道:“有愛德華先生在,京城夏家又算的了什麼,小鄭,你的眼光要放長遠一點,跟着主人,我們應該瞄準的是世界,而不只是華夏這一片土地。”

“是!多謝趙姐的教誨。”

鄭玉明趕忙點頭,心裏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就在鄭玉明和趙明珠說着話的時候,此時輝煌娛樂某個隱蔽的房間內,一箇中年男子正綁在一張椅子上。

在中年男子的正對面同樣坐着一個男子,他是愛德華,而在愛德華旁邊還站着一個白髮的男子,正是他的手下凱爾。

而被綁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失蹤的夏雲龍。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把我抓到這裏來?”

夏雲龍心中滿是慌亂的盯着眼前的兩人,不知道此刻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

“夏雲龍先生,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德華,來自光明會。”愛德華面露笑容開口說道。

“光明會,原來真是你們!”

夏雲龍猛然一驚,心中頓時有所明悟,難怪對方能夠潛入研究所。

“看夏先生的反應似乎早知道我們光明會會來。”

夏雲龍的反應倒是稍微出乎了愛德華的預料之外。

夏雲龍哼了一聲,沒有回答。

愛德華也不介意,繼續道:“我也不和夏先生你拐彎抹角了,把你抓到這裏來,是想讓你說出羊皮手札上的文字內容,只要你把羊皮手札上的內容告訴我,我就放你離開。”

早在一個星期前,愛德華就讓凱爾偷偷混入了研究所,並從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結果。

原來,葉凌天不知道從哪裏得到了一張用古老文字記載的保存完好的羊皮手札,而這種古老的文字居然是早已埋葬海底的亞蒂蘭蒂斯的文字。

要知道,他們光明會就是亞蒂蘭蒂斯遺民的後代,突然發現自己祖先留下來的東西,自然是無比興奮,通過解譯,這張羊皮卷居然記載着他們一直都想要得到的長生之藥的配方,這絕對是一個天大的消息,於是凱爾不敢遲疑,趕緊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愛德華。

愛德華聞聽也是一驚,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命令凱爾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得到羊皮手札,可惜中途被人發現,羊皮手札最後被燒爲了灰燼。

而燒燬羊皮手札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研究所的所長夏雲龍。

最後凱爾無奈,只能是將夏雲龍打暈直接帶走,希望從夏雲龍的口中得知羊皮手札上的內容。


剩女重生六零記 ,也是十分的惱怒,但是事情已經如此,他也無可奈何。

“休想!”

夏雲龍臉色一變,沒想到光明會的人也知道羊皮手札。

愛德華原本微笑的面容頓時一沉。

“夏先生,別以爲你不說,我就沒辦法從你口中得知羊皮手札上的內容,我之所以開口詢問你,只是想讓你免受痛苦而已,我再問你一遍,你願不願意說出羊皮手札上的內容?”

“別枉費心機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夏雲龍根本就不信愛德華口中之言,更加不可能將羊皮手札的內容告訴愛德華的,因爲他知道羊皮手札上的內容有多麼寶貴。

“好,既然你不合作,那就不要怪我了。”

說着,愛德華就給旁邊的凱爾示了一個眼神。

凱爾會意,立刻走向夏雲龍。

夏雲龍霎時就是心裏一突,但是沒過一會兒就感覺腦袋有些昏昏沉沉,隨即就是一陣劇烈的刺痛從後腦勺傳來,就像是被針扎一般難受。

由於身體被綁在椅上,夏雲龍只能是發出嘶聲裂肺的吼叫聲。

還好,凱爾早就設置了隔音結界,因此就算是這裏面打雷下雨,外面也不會發現什麼動靜。

直到一分鐘之後,那種痛苦才逐漸消退,但是夏雲龍卻已經是全身猶如在汗水裏浸泡過一般,全身都是汗。


“主人,關於羊皮手札的記憶畫面已經全部收刮到了。”凱爾重新走到愛德華身邊說道。

“很好!立刻將羊皮手札的內容寫下來。”愛德華對着凱爾吩咐道。

“是!”凱爾沒有猶豫,很快就將內容給複製了下來。

愛德華接過紙上的內容一看,頓時大喜,還得意洋洋的放到了夏雲龍眼前。

“什麼……”

看到上面的文字內容,夏雲龍頓時大驚失色,一下子就癱軟到了椅上。

“我早告訴過你夏雲龍先生,就算你不說,我的手下凱爾也能有辦法讀取你腦袋中的記憶,所以除非你死了,否則我依然可以知道羊皮手札上的內容。”愛德華一臉奚落的說道。

隨即重新看向凱爾道:“去把鄭玉明叫過來。”

凱爾忙答應一聲出去了。

吱的一聲。

林凡將車子停在了機場之外,等了差不多五分鐘,就見祖龍帶着李青璇和水牛等人一併走了出來。

林凡趕忙從車上下來,和祖龍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祖龍大哥!”


“又見面了段兄弟,夏部長應該把事情都給你說了吧?”

祖龍看向林凡開門見山的問道,畢竟他們來東海不是來旅遊的。

“嗯!”林凡點點頭。

“對了,你們知不知道愛德華杜邦這個人?”

過了一會兒,林凡突然問道。


“愛德華杜邦,難道是杜邦家族的人?”聽到林凡說出這個古老的姓氏,李青璇不禁開口問道。

“沒錯!他不僅是杜邦家族的人,還是目前光明會在華夏的事務負責人。”林凡一臉凝重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夏所長是被他派人給抓走的?”祖龍立刻明白了林凡話中的意思。


“沒錯,所以我們只要找到了愛德華,就一定能夠找到我岳父。我已經拜託一個朋友在查愛德華的蹤跡,相信不出三天就會有消息。”林凡一臉自信的說道。

“什麼朋友?”

雖然早就知道林凡的能耐不同尋常,但是聽到林凡這麼一說,祖龍還是不禁好奇問道。

“一個你們不認識的朋友!”林凡模棱兩可的說道。

關於愛麗絲的信息,他自然是不可能告訴其他人。

見林凡不想細說的樣子,祖龍也不是那種打破砂玻問到底的人,便收起了好奇不再繼續追問。

對於林凡的話,他們還是十分有自信的。

既然林凡已經說了三天之內有結果,那就一定會有說法。

於是,祖龍幾人決定先找一個地方住下,等到林凡有消息過來之後再行動,但剛要離開,林凡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見是愛麗絲來的電話,林凡趕忙制止祖龍等人先離開,同時心中也很是奇怪。

愛麗絲不是告訴自己,最遲三天才會有結果的嗎,怎麼現在就給自己打電話了,難道是已經有了結果,不可能吧,這都沒有過去一個小時啊?

心中滿是疑問,但是林凡還是趕緊把手機接了起來。

“怎麼樣,是不是已經有結果了?”林凡試探性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愛麗絲一愣道,本來還想給林凡一個驚喜的,這下子卻是泡湯了。

林凡卻頓時一喜,也不和愛麗絲繼續廢話,直接問道:“愛德華現在在什麼地方?”

“輝煌娛樂!段飛,你運氣真的很好,正好今天我安插在東海的人無意間看到了愛德華出現在那裏。”愛麗絲一臉得意的說道。

林凡卻是直接省略愛麗絲後面的話,臉上浮現一絲疑惑之色道:“輝煌娛樂?那不是鄭玉明的公司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難道這個愛德華與鄭玉明有什麼關係不成?”

“就憑他還沒有這個資格,而且輝煌娛樂也不是鄭玉明的公司,它的真正老闆是趙明珠。鄭玉明只不過是這家公司名義上的負責人,換句話說,就是幫趙明珠看管這家公司而已!”

愛麗絲早就密切關注林凡了,因此對於他身邊的一切人和事那都十分熟悉,聽林凡說起這個名字,頓時露出一絲不屑的語氣。

“趙明珠,你說的該不會是那個華夏女首富吧?”林凡對着手機一臉狐疑的問道。

“沒錯,就是她,她之所以能夠成爲華夏的女首富,背後一直都是愛德華在支助,沒有愛德華,她什麼都不是。”

愛麗絲對於這個老女人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仗着愛德華的背景,從來不把她放在眼裏,她早就想要教訓這個女人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