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9 Views

只見劉茫對着極劍憑空喊道:“喂,我知道你有靈性,給你選擇的機會,一,永世認紫嫣一人爲主,我幫你提升品質,二,我將你賣了,我給紫嫣重新做一把天階極品靈器。”

Written by
banner

“嗡嗡嗡,”極劍劍身輕顫,發出數聲聲響,彷彿在嘲笑劉茫一般。

劉茫見此冷笑一聲,掏出了四十米大砍刀,“這是老子的武器,看清楚了,別眨眼。”


“叮,耗費10000點無恥值,四十米大砍刀強化至天階中品。”

龜龜!這麼牛逼的嗎?

小石愣神的看着四十米大砍刀,沒想到劉茫還有這種令人窒息的操作。

紫嫣也是瞪大了雙眸,眼神之中異彩漣漣,也十分驚訝劉茫的操作。

“我數到三。”劉茫淡然開口,如若極劍真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劉茫便讓其永遠不見天日。

“三。”

“零。”

‘三’字出來的時候,極劍還在猶豫,但劉茫耍賴直接跳到了‘零’,着實將極劍嚇了一跳。


慌亂下的極劍飛出劉茫的手中,劃破了紫嫣的指間,與之前的滴血不佔不同,一滴鮮血留在了極劍上。

隨後鮮血擴散成了無限大的血膜,覆蓋在極劍劍身上,最後被其吸收。 “叮!鎮魔劍受損修復消耗減半,修復至天階極品消耗一萬點無恥值。”

“叮,系統修復完成。”

劉茫心中大喜,果然沒猜錯,這把劍還真不叫極劍,從系統的提示聲來看,鎮魔是受損導致品階下降。

隨着系統提示修復完成,鎮魔劍劍身原本較淡的紫光變得極爲妖豔。

對於自身的修復,鎮魔劍要比任何一人激動得多,從姒無極拿到鎮魔劍開始,鎮魔劍便一直停留在了天階中品。

姒無極不僅不知鎮魔劍乃是殘缺品,更別提修復鎮魔劍了。

而後鎮魔劍回到了紫嫣手中,紫嫣能感覺到鎮魔劍的興奮,而且對鎮魔劍的控制要比以前更加隨心所欲,僅需一個念頭而已。

就在劉茫與紫嫣準備繼續相商時,紫嫣發現兩道熟悉的氣息正在靠近,其中一人正是姬天涯。

只見鎮魔劍剎那間消失在了紫嫣手中,地面上的血跡,夜行衣也消失得乾乾淨淨。

劉茫見此便意識到有人靠近,心中猜測應該是羅森門的人,大概率會是姬天涯。

果不其然,不一會兩道人影降在了劉茫二人面前,真是姬天涯與周雨煙。

周雨煙此次前來是因爲在返回羅森門時,發現了此處的詭異波動,而就是這詭異波動,不得不讓姬天涯與周雨煙重視。

這詭異波動並無他說,就是境界的提升,而且已經是周雨煙這類修士的層次,不得不去重視,更何況是出現在羅森門的羣山範圍內。

周雨煙發現這詭異波動出自紫嫣時,臉色十分凝重,無事不登三寶殿,認爲紫嫣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此。

當週雨煙發現劉茫也在此人身旁時,臉色驟然大變,速度猛然加快,落在了劉茫三人面前。

見劉茫並未被挾持或者綁架,周雨煙這才暗中鬆了口氣,但心卻是時刻提防着紫嫣。

“不知閣下是誰?來我羅森門有何貴幹?”周雨煙特意放緩語速,沉聲問道。

暗中卻傳音給劉茫,語氣有些着急,“小傢伙,快過來,此人與我等一樣的層次。”

劉茫聞言很驚訝,再次打量紫嫣時,發現紫嫣的氣息確實有些不同,但因爲自身修爲太低,這種感覺若隱若現,說不清道不明。

而且從周雨煙的態度來看,二人並沒有發現紫嫣便是天劍門的極劍長老,畢竟姒無極一聽便是男性,而且紫嫣的修爲也與之前不符。

同時劉茫腦海也極速運轉着,思考着要怎麼編個天衣無縫的故事。

對於前世看過《一起來看硫酸雨》、《泡麪之蝦》、《核桃花生沫》等三百部苦情大劇的劉茫,編個催人淚下的狗血故事簡直不要太容易了。

但劉茫還未編完,紫嫣便淡雅一笑,並沒有絲毫驚慌,雙手抱住了劉茫的右手,頭輕靠在劉茫肩膀上。

“我是他的妻子。”紫嫣柔聲答道,看向劉茫的眼神柔情似水,彷彿真是劉茫妻子一般。

“。。。”周雨煙二人一臉懵逼,饒是人生閱歷豐富的他們也沒反應過來。

劉茫沒想到紫嫣性格如此直來直往,着實也被嚇了一跳,但還是匆匆解釋道:“不是的,你們別誤會。”

周雨煙聞言鬆了口氣,如若僅是一個普通小姑娘,周雨煙也不會如此驚訝,但這女子的境界,已經達到了與自己夫妻二人一樣的修爲。

試想在宗門裏,一個擁有太上長老修爲的女子,與一個外門弟子成爲夫妻。

這種事情,那真是男人看了沉默 女人看了流淚,人妖看了懷孕。

“那她是?”周雨煙好奇問道,看紫嫣與劉茫親暱的樣子,推測兩人應該認識。

早在劉茫進入羅森門時,衆十殿長老與太上長老便猜測劉茫大有來頭,這女子興許是劉茫的姐姐,或許是劉茫提及過的師門同門。

但這也讓周雨煙很震驚,雖然看不出紫嫣的年齡,但絕對非常年輕,遠非自己夫妻二人可比。

劉茫深吸口氣,這才鄭重介紹道:“額,我重新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紫嫣。”

“砰!”周雨煙與姬天涯兩頭撞死在了地上。

這個結果與紫嫣所說的好不到哪去,周雨煙是真想問一句:大哥,你是要上天嗎?

周雨煙也不願相信,但看劉茫二人這架勢,真不像是裝的,也就是說劉茫並未開玩笑。

“嫣兒,你先回去吧。”爲了防止紫嫣暴露,劉茫覺得還是先讓紫嫣迴天劍門的好。

“嗯。”紫嫣輕應一聲,明白劉茫的意思。

隨後紫嫣與劉茫幾人道別,最終消失在了衆人視線中。

“小傢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待紫嫣離開,周雨煙對這事還是不敢置信,估計擱誰都不敢信。

“額,這個嘛。”劉茫乾笑兩聲,突然腦海靈光一閃,神情變得有些沉重。

“還記得,那是十八年前的一個夜晚,我行走在寧城的一條街道上,當時可謂是寒風刺骨,我在垃圾堆旁發現了一個嬰兒。”劉茫說的那叫一個情真意切,不知道劉茫年齡的或許還真信了

周雨煙與姬天涯是兩頭黑線,知道劉茫並不想說,周雨煙雖然好奇,但也沒有繼續追問。

“小傢伙,這次落雲城的事情你可以說是最大的功臣了,跟我回去吧。”周雨煙說話之餘,眼神充滿溺愛的看着劉茫。

但周雨煙也覺得有些對不起劉茫,“不過還是讓那姒無極跑了,這次的計劃可謂是天衣無縫,但那姒無極還是留有底牌。”


從姬天涯的描述來看,之所以會讓姒無極逃跑,主要還是因爲姬天涯並未太過重視,覺得對付一個十劍長老並不需要武器。

“切,辣雞。”劉茫故意小聲嘀咕一聲。

姬天涯並不蠢,知道劉茫估計罵人,但也只能忍氣吞聲,畢竟確實是自己的問題。

周雨煙見劉茫又要氣姬天涯,以爲劉茫有小脾氣,便勸道:“行啦行啦,獎勵姐姐還是會按拿下姒無極的結果拿給你的。”

“獎勵我倒是無所謂,我有需要再跟姐姐拿回來好了。”劉茫對獎勵倒是沒多大興趣。

在劉茫看來,只有靠自己動手勞動所得才值得高興,例如上次偷了貢殿內殿,這種憑本事偷的東西纔有成就感。

一想到前陣子貢殿長老追着要回東西,劉茫就來氣。

要是偷了東西就要還的話,以後誰他娘還敢偷東西?對吧?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周雨煙聞言看向劉茫的眼神越加欣賞,“那行,以後有需要就去貢殿拿就好了,不過得先到我這說一聲。”

事情告一段落,周雨煙欲帶劉茫回羅森門,“好了,我們回去吧。”

劉茫卻插嘴說道:“額。我覺得事情還沒完耶。”

周雨煙與姬天涯聞言雙雙看向劉茫,有些不解。

隨後劉茫就在原地將紫嫣所說的,天劍門與大衍魂門聯盟一事告於周雨煙,其中包括大衍魂門與天劍門用奪舍之法使兩門老祖重生。

周雨煙與姬天涯二人越聽臉色越加陰沉,無論是天劍門與大衍魂門聯盟,還是奪舍之法,羅森門一絲消息都沒有。

此事如若是真的,屆時羅森門定會措手不及,這兩個消息比落雲城事件還要令周雨煙震撼。 “有多少可信度嗎?”周雨煙沉思片刻後,還是不太相信。

“十成。”劉茫沒有絲毫猶豫,信誓旦旦的保證。

如若劉茫回答的是‘七成’、‘八成’,甚至是‘九成’,周雨煙都會等落雲城事了再考慮這件事的真實性。

但是十成就不一樣了,周雨煙二人雙雙陷入沉默,這件事不得不重新考慮,不僅是對劉茫的信任,也是因爲有落雲城此事做鋪墊。

“要知道天劍門與大衍魂門兩門不僅僅是弟子廝殺頻繁,就連核心長老都時有隕落。”姬天涯神色不解,說出了二人不太相信的原因。

周雨煙也點頭附和,接着解釋道:“而這都是因爲十幾年前姒無極的前任,便是被大衍魂門高層聯合斬殺,從此兩門水火不容。”

劉茫這才恍然大悟,明白周雨煙爲何會這般猶豫,畢竟兩個血海深仇的勢力突然說早就聯盟了,確實令人難以置信。

但知道天劍門內幕的劉茫能想通,劉茫推測當年姒無極奪舍後,需要頂下了一位十劍長老。

而那位被頂替的十劍長老,應該是爲了配合大衍魂門開始演戲,才放出了被大衍魂門斬殺的消息。

但天劍門與大衍魂門的門下弟子肯定不知實情,可能核心長老都不知實情,這才導致兩門相互廝殺。

而兩門高層並未出面阻止的原因,便是爲了掩蓋兩門聯盟的事情,事實證明效果十分顯著,如若從姒無極那開始算起,到如今已有十幾年。

十幾年連一絲風聲都未放出,即便有放出什麼風聲,看周雨煙兩人的態度,想必也沒人相信。

“如果那十劍長老的死便是爲了引發兩門弟子的仇視,以此來掩蓋兩門聯盟之事呢?”劉茫見周雨煙二人還在沉思,提醒一聲。

周雨煙與姬天涯相視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神中的震撼,因爲這並非沒有可能了。

利弊是相互的,掩蓋兩門聯盟的事實,在將來達到的效果收益,與兩門廝殺的損失來比,那真是九牛一毛。

一但時機成熟,兩門將羅森門殺個措手不及,加上依靠奪舍重生的老祖,雖然修爲並未恢復至巔峯,但擁有的修爲絕對不亞於十殿長老。

至於恢復巔峯,那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屆時羅森門絕對防不住兩門的攻打。

姬天涯沒想到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急聲說道:“不行,必須立即回門找白老商量。”

但周雨煙想的比姬天涯多,語氣鎮靜的說道:“不要自亂陣腳,門派大比即將到來,現在能確定的,便是在門派大比到來之前,天劍門還不會亂來。”

“門派大比?那是啥?”劉茫疑聲問道,隱約記得之前聽到過。

一般弟子加入羅森門後,都會了解到門派大比,但因劉茫長時間不在羅森門內,不知道也正常。

“門派大比,顧名思義,便是四大門派的比試,不僅是弟子之間的比試,更是資源的劃分。”周雨煙耐心爲劉茫講解,這還是周雨煙第一次爲弟子講解此事。

原來,門派大比雖然僅是弟子間的比試,但牽扯到衆多,四大洲之間的資源劃分,甚至是賭注,最重要的,是三大學府的入學資格。

這裏面牽扯諸多,傳聞三大學府背後勢力高深莫測,牽扯到的利益已經不屬於門派與門派之間的層次。

而所謂的入學名額,獲勝方可獲得四大門派全部學府名額的一半,剩餘名額由其他三個門派平分。

但這也只是四大門派的劃分方式,雲荒的其他勢力,佛魔兩地以及隱世八家,都可以獲得三大學府入學名額。

而例如佛地與隱世八家的背後勢力也不容小覷,真正的天才都會被幕後本家帶走,只有不得志者才選擇三大學府。

散修便沒那麼好運了,散修想進三大學府只能靠實力獲得,而獲得的方式,便是找到三大學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