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2 Views

秦安雅一把扼住了吳軍師的脖子。

Written by
banner

她本來就是秦老爺子訓練出來的殺手,而吳軍師只是有腦瓜子,力量方面遠不如秦安雅。

更何況明面上秦安雅也是秦家的小姐,就算是真的殺了他,他也不能反抗。

被掐着脖子,吳軍師面紅脖子粗的,已經快喘不過氣來了。

但他卻沒有絲毫的慌張,只是不停的張着嘴巴用嘴型告訴秦安雅,聽他把話說完。

秦安雅冷聲說道:“你不要在這裏挑撥人心,不然我就殺了你!”

噌!

秦安雅甩開了他:“你想跟我說什麼?”

“小姐,我知道您對秦老爺子忠心耿耿,但是秦家總有那麼一些人想要奪走屬於您的位置,我知道,您一直在努力的表現自己,讓老爺子認可,但是如果您動手,這正好中了別人的圈套……”

他說的很委婉,什麼對老爺子忠心耿耿,那全是屁話?

想幹什麼?他吳軍師心裏能沒數嗎?

他早就看到了,現在秦家的勢力,已經開始偏向兩個人,一個就是她秦安雅,另外就是大少爺。

至於老爺子還有多少年活頭,什麼時候退休,怕是也用不了幾年了?

吳軍師必須找一個靠山,秦安雅和大少爺歷來不和,倆人一直在較真,不管是誰得了秦家,另一方怕是沒有好日子過了。

不過吳軍師倒不是完完全全的偏向於秦安雅,他在兩頭做賭注,無論哪頭贏了,他都能穩穩地盤踞着自己的位置。

秦安雅倒是不知道吳軍師想幹什麼?但她絕對不相信這個人會單純的投靠她。

所以吳軍師剛剛說出那番話,秦安雅確實下了殺心。

“別說這些沒用的,你告訴我,你想讓我做什麼?”

“小姐,我不是說了嗎?忍一時不快,將來必有報仇之日,我們何必因爲一次的痛快,毀了前途?要我說,現在可是表現自己的好機會,秦老爺子可是在鎮家裏安排了內線,這個內線是誰我們都不知道,就剛纔而已,說不準,已經被老爺子知道了,如果我們就這麼走了……”

“你想讓我回去道歉?”

秦安雅的眼神又一次變得犀利了起來,殺心大起。

她反覆無常,吳軍師卻一點都不在意。

這個女人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殺了他,他有十足的把握,這個女人想要成就大業,還得依靠他。

“沒錯,小姐,您這麼聰明,我什麼意思?您一目瞭然,不可能不懂!我這可是爲了您好啊……”

秦安雅微微皺眉,一把拽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吳軍師說的沒錯,識時務者爲俊傑!

陳樂按着鎮雄的肩膀:“坐下,咱這一桌麻將,還沒好好的打呢,別激動,打完了麻將,說不準結局就變了,說不準你就贏了,人要懂得時時變化,別那麼執拗,你只要能贏了這麻將,我保證你事情會發生變化!”

鎮雄很是無奈的坐了下來。

這一桌子的人都在勸他,他要是再聽不懂,那他可就是神經病。

坐下來,他有些心不在焉。

陳樂笑眯眯的看着他,打出一張一萬:“該你了!”

“陳爺……”

“冷靜,爲你好,出牌吧!”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門外一個安保匆匆跑了進來。

蟲子看着那安保慌里慌張的,皺了皺眉:“慌什麼?”

“秦安雅又回來了!”

陳樂嘴角一挑,看着鎮雄:“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咱們這一桌麻將還沒打完呢,變故就來了。”

回頭看了看安保,他笑着說:“讓她進來吧,去準備一把好點的椅子,她是我們的客人。”

“是!”

安保答應了一聲,招呼了兩個人擡進來一把由紫檀木製成的豪華座椅慢慢的放在瓷磚上。

秦安雅走進來對着幾個人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對不起,我爲我剛纔的行爲,給大家道歉,剛剛出去我想了很多,我們現在是合作伙伴,沒有必要把我們的關係鬧的這麼僵。”



陳樂哈哈一笑:“秦小姐既然這麼客氣,我們要是再爲難您,那可就是我們的不厚道了,剛纔那把椅子,我已經讓人銷燬了,這纔是您應該做的位置,請!” 崇州市,沈家屋外,千面手上握着一個重力球不停的玩弄,這種重力球沒有絲毫的光亮。

轉動了幾下,等着沈家的車子回來,千面的嘴角微微挑起一抹笑意。

她手上的重力球往地上一丟,地面瞬間被拽起一層攔路網。

沈家那輛車剛剛靠近攔路網,車胎被扎爆了,整個車子向前衝出了數米遠,在地上翻滾了幾下,才停下來。

千面冷笑着縱身一躍,從樹上跳下來,消失在黑暗裏。

車上沈紫嫣捂着肚子痛苦的哀嚎,秦雪凝聽着她的慘叫聲急忙要將她扶起來。

可是當靠近沈紫嫣之後,秦雪凝也是一聲尖叫,她的腿上全都是殷紅色的鮮血,冷汗順着沈紫嫣的脖頸往下滑落。

“孩子!我的孩子!”

沈紫嫣痛苦的尖叫着,她知道完了,這一刻,她流產了!

“叮鈴鈴!”

送走了秦家人,陳樂正準備回屋。

這個時候,他的手機卻響了,看了看是沈玲星打過來的,陳樂微微皺眉。

之前他告訴過沈玲星,這幾天事情比較多,就暫時不要麻煩他,有什麼事兒?沈玲星和沈子嫣兩個女人去處理。

尤其是關於孩子的事情,陳樂絕對相信沈紫嫣會想通的,沒有哪個母親會一點都不心痛,把自己的孩子打掉。

不過既然是她打過來的電話,陳樂不接倒顯得他不近人情,正好這邊也穩定住了秦安雅。

如果真的鬧的不可開交,他倒是可以回去一趟。

只不過陳樂沒有想到,剛一接通電話,沈玲星哭了起來:“姐夫,你在什麼地方?能不能連夜趕回來?”

“怎麼了?”

聽着她的哭聲,陳樂知道一定出事了:“姐,姐,她流產了!”


“什麼?”陳樂的心咯噔一下,孩子掉了?

怎麼會這麼快,他的心也一下子跌入了冰谷,咬着牙一字一頓的問:“到底怎麼回事?你姐怎麼會流產?”

“姐夫,我們沈家外面,有人設置了攔路網,車胎被扎爆了,當時的車速很快,車子翻了!”

“媽的!”

陳樂大怒,一把將手機摔在了地上。

還在屋子裏的幾個人都被他這個舉動給嚇了一大跳,紛紛側目看着陳樂。

他來到鎮家到現在,可從來沒說過一個髒字。

現在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開口罵人了,而且還發這麼大的火氣?

“陳爺,你這是……”

“備車!回崇州!”

“陳爺……到底發生什麼了?”


鎮雄還要問,陳樂卻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領子,這一下子勒住他的脖子,險些讓他斷了氣:“陳爺,你消消氣,聽我說……”

“我再說最後一遍,備車,我要回崇州!”

沒人敢再說一句話,踉踉蹌蹌的跑出去,開了一輛車,停放在門口,陳樂一股腦的鑽進車裏。

這次滑胎絕不是偶然,有人殺了他的親生骨肉!

這種仇恨,如果讓陳樂知道他是誰,一定把那人碎屍萬段!

千面回到了教官那裏。

教官正坐在牀邊,看着手上的一張照片:“這沈紫嫣長得還真不錯,可惜呀,他要是換個男人,也許就不會這麼痛苦了……怎麼樣?事情辦完了嗎?”

“放心吧,教官我千面做事,您還信不過嗎?”

一路上,陳樂坐在後面都沒有說話。

但是整車的人都能感覺到從他身上散出來的濃烈殺氣,以至於車子裏格外的壓抑。

鎮雄沒有跟着他,京都還有很多事情要等着他處理。

不過這一刻他心裏也是不**寧。

一定是沈家出事了,如果讓陳樂自己去,難免會有人給他們使絆子,他想了想,喊了一聲:“蟲子進來!”

蟲子跑進來問道:“鎮爺?你是想讓我去一趟崇州?”

“你小子能辦到嗎?”

“能,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一定保證陳爺平平安安!”

“開快點!”

陳樂終於開口了,司機卻嚇了一跳。

他們確實是在高速路上,再以極快的速度開車。

但是這已經超過了限速,前面就是穿山隧道,雖然這是深夜,高速路上的車不多,他們的車性能也比較好,但裏面的彎道比較多,稍有不慎,就會車毀人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能讓陳樂如此瘋狂。

司機並不敢開的太快,扭頭看了看他:“陳爺,不能再快了,不沒然會出事的!”

“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滾開,我自己來!”

這是高速路,不能停車,更不能下車陳樂的這幅態度,着實把他們嚇壞了,那人趕緊說道:“陳爺欲速則不達,您就是現在在着急,咱們也飛不回崇州,萬一被困在這高速路上,更是麻煩。”

陳樂一拳狠狠的砸在車玻璃上鮮血順着他的手指,一滴滴的落下來,都怪他,如果當時他肯聽沈玲星的話也不至於出現這麼大的事。

不知道沈紫嫣現在有多難過,就是他的心也在滴血。

高速路上,車子剛剛開過去沒多久,一條岔口裏,一個服務區裏的另一輛車也鑽了進來。

車上的人,一個個面色陰冷,他們已經接到了老闆的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了他們回到崇州。

只要讓他們在高速路上出車禍,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承諾處理掉,這些人全部都是西方人的面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