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1 Views

「莫沾因果。」

Written by
banner

「那片遺迹並未完全泯滅,還留有大道神則,所以若不是非常必要,最好還是別去觸碰那片遺迹,否則有可能會招來厄運。」

普天歌搖了搖頭,出言警醒眾人,讓他們本來有些活躍的心思立即就熄滅了,畢竟他們可不想因為點寶物就沾染上因果,這因果方面的東西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個弄不好很有可能就會死於非命。

宇青幾人有些失望,但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悻悻的望著峽谷上的遺迹。

隨著浮木的向前流動,那片遺迹越來越清晰可見,很快眾人就駛進了遺迹的深處,一眼望去,峽谷兩側遺留下來的古迹更加令人震撼。

這裡與遺迹的邊緣不同,峭壁兩側的殿宇更加的完整,能夠看到一片的殘壁。

只見峭壁上豎立著一座座古老的雕像,光澤冷冽,青幽暗寂,看上去十分的偉岸,有著說不出的神秘感,深不可測。

還有著一片殘破的殿宇,斷壁林立,起伏波瀾,上面星光燦燦,氣韻恢宏浩大,流淌著神性的光輝,彷彿大若星辰,無邊無際。

簡直太壯觀了,這些殿宇雖然殘破,但卻有一種很遙遠的感覺,好似漂浮在宇宙中,比星河還要遼闊,比天地還要宏偉。

「這是什麼聲音?」

這一刻,宇青幾人的耳畔傳來了一陣浩瀚的經文吟唱之音,很隱喻,很生澀,震懾人的心神,彷彿要化道而去一般。

「這是史前的聲音,來自那個遙遠的年代。」普天歌側耳聆聽,開口道。

「什麼?」

「此地太神秘了,有異象與神音顯化。」普天歌又道。

宇青幾人明白了,這種經文吟唱之音也與這裡的遺迹有關,是一種大道的顯化,非常的神奇玄奧,非他們所能夠揣測。

眾人驚嘆連連,再一次被這裡的古代遺迹給震撼到了。

當浮木順著河流轉過一道山崖,遠處的景象映入了眾人的眼帘,那是一片與眾不同的殿宇,並不算破敗,相反還十分的完整,沒有留下任何歲月的痕迹。

而且這片殿宇異常的璀璨,神華奪目,霞光滔滔,上方有著漫天符號亮起,散發著神性的光輝,可與日月爭鋒。

隱隱可以見到無盡的光輝中有一道朦朧的身影盤坐,彷彿來自天地之初,又彷彿來自宇宙之終,遊離在過去與未來之間,不可衡量。

「這………………這……………………」

眾人的眼睛都被刺痛了,無法直視這道身影,每個人的心神都在顫動,這道身影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可怕到如此地步?

「這是神,可惜不存在了。」普天歌搖了搖頭,感慨道。

「你的意思是?」

「這並非他的真身,不過只是在時光中浮現而已,真正的他已然隕落無盡歲月。」普天歌開口為眾人解惑。

宇青幾人這才明白,不過他們依舊很震撼,他們沒有想象過這種存在竟然也會隕落,說出去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令人心悸。

這時,普天歌目光一凝,他注意到其中一座殿宇上有著層層陣紋顯露,十分的繁雜,而且殿宇內還溢出了許多七色光澤,向外飄散。

「你們看那裡。」普天歌用手一指那座殿宇。

「怎麼了?」

「我感受到了陣紋的氣息,或許殿宇內有著古代遺留下來的陣法,而且還可能是用來傳訊的陣法。」普天歌的感知力遠超尋常修者,所以能夠敏銳的察覺到這一點。

「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人族!」

宇青幾人大喜,興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現在那些嗜血植物很可能會蔓延到森林外,如果不能及時提醒人族,或許人族會受到慘重的傷亡,不過只要有了傳訊陣法,就可以提前將情況告知人族,到時便可避免傷亡。

普天歌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雖然他的傷勢有些嚴重,但他還是和宇青幾人下了浮木,向著那座殿宇而去。至於是否會沾染因果,這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只有人族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眾人衝進了殿宇之內,這裡光輝瀰漫,斑斕多彩,有著古老的氣息散發,而在大殿的中央,一座五角大陣屹立在此,上面陣紋密布,閃動著五色光華。

「看來我沒有弄錯,果然是傳訊陣法。」普天歌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我們趕快將消息傳遞到人族祖地。」

眾人圍繞在五角大陣四周,全身神芒迸發,向著陣紋中源源不斷的灌輸著神力,隨著神力的灌輸,五角大陣逐漸的璀璨了起來,開始轉動。


大陣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嗡嗡作響,神芒四濺,彷彿要炸開了一樣。

見到時機成熟,普天歌雙手合十,心神與大陣相通,用神念在大陣內刻出一道道字元,然後再激發大陣,使其光華凝聚為一點。

而這一粒小小的光點內便是眾人所要傳遞的消息。

最後,五角大陣發光,無盡的陣紋層層崩開,濺起一片的波漣。 一道絢麗的光芒撕裂天際,奔向宇宙,轉眼就消失在了星空中。

這是一條很重要的消息,即將傳遞到遠方,它將跨越萬里之遙送往人族。

「噗!」

普天歌噴出了一口鮮血,濺滿了前胸,身體不支的半跪在了地上,他本來傷勢就很嚴重,而且又不顧傷勢強行催動傳訊陣法,導致他受到了強烈的反噬。

「天歌,你沒事吧?」宇青幾人不免有些擔憂。

宇青連忙將普天歌攙扶了起來,結果普天歌卻掙脫了宇青的雙手,他不希望表現的太過虛弱,到時候只會讓其他人更加的擔心。

「我沒事,現在消息已經傳遞出去了,那些嗜血植物人族也會提前防範,所以人族那邊暫時不會有事了,如今該想想我們怎麼才能夠離開這片森林。」

普天歌心中鬆了一口氣,好像有一座大山從胸口挪走,只要人族祖地能夠安全,避開這次災禍,那他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看了一眼大殿中央的那座傳訊陣法,普天歌有些吃力的轉身出了大殿回到了浮木上,而宇青幾人也跟了上去,河流上的那條浮木在眾人離去時被神力定住,所以一直沒有飄走。

很快,浮木繼續順著河流飄蕩,眾人盤坐在浮木上修養生息,每個人都在催動陣法時消耗了不少神力,所以也只能儘快恢復身體。

如今人族的問題已經解決,接下來就要想辦法從這片森林裡出去,不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藉助這條河流來離開森林,因為峽谷外應該布滿了無窮無盡的嗜血植物,所以除了一條路外別無他法。

而現在也只能希望這條河流能夠通往森林外,否則眾人將無路可逃。

「看起來這條河流倒是很長,就是不知道這裡距離鬼澤森林的邊緣還有多遠。」修養了良久,宇青緩緩睜開了雙眼,他不光外傷幾乎痊癒,而神力也恢復了大半。

「估計還有很遠,畢竟這鬼澤森林實在是太大了,簡直無邊無際。」宇世心也從修養的狀態中醒了過來,感嘆道。

「若是這條河並未通向森林外,到時候我們將何去何從?」宇風琦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他搖了搖頭,語氣低沉的疑問道。

他所說的話令宇青等人都皺了皺眉,這確實是一個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到時候眾人將如何面對?難道要在這裡等死不成?

一時間幾人都有些沉默,他們面臨的可能是生路,也可能是死路,不過是生是死都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命運的抉擇。

「道韻三千自然,浮屠由夢,浮屠由心,一切皆有定數。」普天歌開口,聲音悠長,他被眾人的談話所驚擾,醒了過來。

「天道不可逆,逆天者終遭萬般劫數纏身,不入輪迴,泯滅於塵,我等只需靜心待之,坐觀塵世萬千,遵循天之大勢。」普天歌的話彷彿有著寧人心神的力量,帶著一種警醒,帶著一種透徹。

宇青幾人頓時有種明悟感,普天歌在告誡他們天道的威嚴,告誡他們天道是不可逆的,所以誰也無法改變命數,只能接受因果的降臨。

也許這正是維持世間秩序的基礎,平衡萬靈繁衍生息的關鍵。

浮木順水而行,整整飄蕩了一天,雖然飄的不快,但也前行了很遠的距離,這段時間內眾人除了打坐修養外,就是在一起閑聊。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養,宇青幾人的神力幾乎都恢復了,只有普天歌因為傷勢過重,所以身體還有些虛弱,並么有太多的好轉。

隨著浮木的飄蕩,眾人注意到峽谷兩側的峭壁上,漸漸的出現了一個個黑幽幽的洞穴,洞穴呈半圓狀,大小不一,但差別都不大,越往後洞穴的數量就越密集,到最後兩側的峭壁上都布滿了數不清的洞穴。

而且每個洞穴內都有一口古迹斑斑的棺材,上面色澤發灰,陳舊破敗,看上去年代十分久遠,不過卻看不出是何材質。

洞穴內,每一口棺材都將前半部分探出洞外,讓前段棺身懸空而立,一眼望去一片片的棺材露出峭壁,十分的壯觀,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可能因為年代太過久遠的緣故,又或者是某種外力的破壞,有些棺材上出現了裂痕,甚至有些棺材斷成了兩截,前半截不知所蹤,也許是掉到河裡沖走了。

如果仔細觀瞧,會發現那些斷掉的棺材剩下的半截內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其中的屍骸也不翼而飛,不知是不是隨著前半截一起消失了。

「這些懸棺里到底葬的是什麼人?難道與先前遇到的古代遺迹有關不成?」看著這些棺材,宇青的心裡有些發毛,一陣陣的寒顫。

聽宇青這麼一說,其他人的心中也是一動,還真有這種可能,這裡離著古代遺迹也不算太遠,而且看年代都是久遠的無法想象,或許兩者之間可能還真有什麼聯繫。

「說不準,看樣子這裡還真是葬下了不少的死人,不過這種離奇的下葬方式實在是太古怪了,至少我沒聽說過。」宇世心神情驚異,搖頭說道。

「這種下葬方式是屬於北域十國的一種習俗,但具體是屬於哪一國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這種懸棺恐怕有著大詭秘,與尋常的葬地完全不同。」

「若真是和那古代遺迹有關,除非那古代遺迹曾經也是北域十國的傳承,不過很明顯古代遺迹內的殿宇風格與百族相似,與北域十國相差甚遠。而且古代遺迹內傳訊陣法的陣紋也是屬於百族獨有,所以這片懸棺和那古代遺迹並無牽連。」

普天歌低頭凝思,為眾人講解,宇青幾人聽完后才恍然大悟,原來其中還有這麼多奧妙,幾人不得不感嘆普天歌的見多識廣,恐怕那些人族先輩都不如他知道的多。

眾人在浮木上閑談著,在峽谷的中間向前飄蕩,兩側的峭壁上洞穴密布,懸棺林立,透露著一股十分不自然的氣氛,死氣沉沉。


「轟隆!」

這時,一道金色的東西閃電般的從某個洞穴中竄出,同時還撞飛了洞內的棺材,擺動著狹長的身軀向眾人撲去。


來不及多想,眾人連忙騰空而起,避開那道金色東西的襲擊,緊接著眾人身下的浮木被撞的粉碎,那道金色東西撞入了水中,濺起了一片的浪花。

這是一條金色巨蟒,僅僅是身體探出的部分就有十幾丈長,而且有半丈多粗,全身布滿了燦燦金鱗,頭骨突起,無比的碩大。

在它突起的頭骨上長有三隻巨眼,閃爍著精光,彷彿可洞徹人的靈魂一般,它正揚起身子,用三隻眼睛冷冽的看著眾人,不帶絲毫的感情。

護棺金蟒!

這四個字在普天歌的腦海內浮現,在看到這條金色巨蟒后,他就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傳說在北域十國內,有幾種專門用來守護先人安息之地的生靈,而其中一種生靈就是護棺金蟒,這種護棺金蟒的實力因血脈而異,有些強的離譜,有些弱的離譜。

就拿眼前這條護棺金蟒來說,全身金光閃閃,沒有一絲雜色,所以絕對是純種血脈,不過看樣子應該還有些年幼,並未真正成長起來。如果真是成體,以純種血脈的護棺金蟒來說,眾人是絕對無法抵擋的。

「嘶!」

護棺金蟒化為一道金光向著普天歌撲去,它的感知很敏銳,能夠隱隱察覺到普天歌是幾人中最具威脅的一個,帶給它一絲絲危險感,所以它打算要儘快除掉。

普天歌的身體狀況很差,所以他並沒有硬接這一擊,而是向旁邊閃避,讓護棺金蟒驚險的從他身側擦肩而過,然後運轉神力單掌劈出。

「當!」

這一掌彷彿劈在了金石之上,濺起了一片的火花,將普天歌的手臂震得生疼。

普天歌的神情一變,他沒想到這護棺金蟒的鱗片居然會如此堅硬,在他運足神力的一掌之下,竟然毫髮無損!

「不要戀戰。」普天歌對宇青幾人大喝道。

現在形勢對眾人極端不利,且不說普天歌的傷勢並未完全好轉,實力大打折扣,而這護棺金蟒的身體太堅硬,很難被傷到,所以逃走是最好的選擇。

「嘭!」

護棺金蟒又是一擊掃來,只見龐大的蟒身猶如金河一般滾滾壓來,震碎了虛空,在眾人的眼前不斷放大,面對這一擊,眾人只好下墜避讓。

從空中落下,普天歌的雙腳穩穩的落在了原本被金蟒撞入河中的棺材上,這棺材不光沒有散架,而且還浮在了水面上,這正好給了普天歌一個機會。

不管是踏水而行,還是騰空而行,對他們來說都十分耗費神力,而若是站在棺材上用神力御棺而行,由每個人來分擔神力消耗,那麼就省力多了。

「你們快過來。」在看到普天歌的舉動后,宇青幾人立即就明白了。

隨後,宇青幾人也落在了棺材上,在幾人腳掌接觸棺材的一剎那,一股股神力從眾人的腳心內湧出,覆蓋在棺材的表層。

「嗤!」

整口棺材都璀璨了起來,被神力所包裹,飛速的在水面上滑行。

眾人拚命的催動神力,使腳下的棺材快到不可思議,破開水浪,逃避著後方那條護棺金蟒的追殺。


見到眾人想要逃跑,護棺金蟒憤怒了,它口中發出嘶鳴,扭動著龐大的身軀鑽入河中,令整片河流都在搖晃,只見一道道的水浪騰起,在空中翻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