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0 Views

重麟:“不就是本尊沒幫他撿錢啊,他竟然直接把我給捨棄了?”

Written by
banner

美杜莎:“他……他竟然真的走了!”

她瞅了一眼重麟,心裏一慌,自己實力沒恢復,魔尊要是殺自己,簡直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自己只是想保留一點女王的尊嚴就這麼難?

這少年也太小氣了!

早知道就幫他一把了,現在自己也不用提心吊膽的。

魔尊重麟淡淡地看了一眼美杜莎,似乎知道她內心的想法,道:“你放心,本尊從不做落井下石之事,等你修爲恢復,我會來找你一戰。”

說完這句話後,他背後張開兩隻黑翅膀,振翅一飛,飛向遠處的城內。

“哼!從來沒有任何人敢嫌棄我!”魔尊重麟冷着眸子,“你想這麼容易把本尊甩了,不可能。”

美杜莎:“這裏距離西漠很遠,以我現在的修爲要想回去,充滿了太多的危機。”

她厚着臉皮,也朝城內行去。

……

另一邊,李沃來到了天明城的青陽鎮。

青陽鎮夜市熱鬧,來往都是修士,他腰挎雙劍,嘴裏嘟囔道:“小弟不聽話,直接拋棄他。”

“按照重麟和美杜莎的性格,應該會來找自己。就讓他們慢慢找我吧,就當是不聽我話的懲罰。”

“走過路過,上等的寶劍,只要九百九十八個銅幣就能帶回家。”


“各位修士看清楚了,我這藥膏只要一抹到傷口處,就算是三寸血口,也能在短時間內恢復如初。”

……

雖然是晚上,可青陽鎮熱鬧非凡。

街道上燈火通明,空氣中飄蕩着各種香味,有肉香味、胭脂味、靈藥味等等。

不知不覺,李沃來到了一座破廟。

這裏便是原身生活了將近十五年的地方。

可以說,這裏便是李沃的家。

破廟不大,位於鎮西,頂上有好幾個窟窿,能夠看到星辰,而廟內除了一尊道像外,就只有幾張破凳子,還有一個黑色鐵鍋。


雖然廟宇很破,可這裏卻十分乾淨,像是被人打掃過了一樣。看着周圍熟悉的佈置,李沃猛地想起原身還有一個義妹。

妹妹叫千安妮,只有五歲大,因爲天生右腿殘疾不能正常行走而是被千家拋棄,而千家便是天明城內的大家族,距離青陽鎮五百多公里。


李沃無法想象一個孩子是如何從五百多公里地方流落到這青陽鎮裏來的。

“原身被郭風的手下打到了腦袋,我擁有的記憶不是很完整,只有到了這個地方,纔想起來自己竟然還有個結拜妹妹。”李沃摸了一下破凳子,沒有灰塵,估計是妹妹打掃的。

就在他觀察之際,門外傳來一道叫嚷聲。

“該死的臭瘸子,竟然偷我家的金皮烤豬肉,你要是拿不出值錢的東西賠我,我就把你賣到陽春樓去當陪酒女!”

“胖大媽,安妮可以跟您去陽春樓,可我只想要一小塊金皮豬烤肉。我……我的哥哥去世一個多月了,安妮想要塊肉祭奠他。”

一個穿着破爛,有着一張圓圓的臉蛋,長長的黑色睫毛上掛着晶瑩淚水的小女孩仰着頭看向體態較胖的老婦。

而那老婦聞言,卻冷笑道:“等你進了陽春樓,別說是金皮豬了,就連黑熊掌你也能得到。”

“可今天是月圓之夜,我想在……”還沒等千安妮把話說完,那胖大媽直接就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臉上。

啪!

千安妮圓圓的臉蛋上留下了一個手掌印,火辣辣的疼,她沒有哭,而是繼續把話說完,“我想在今天祭奠哥哥。”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眼看着胖大媽的巴掌又要落下,千安妮撒開腿,就向破廟跑去。

她知道今夜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逃出胖大媽的手心了,在被抓走前,她想最後看一眼破廟。

這個屬於自己和哥哥的家!

兩滴淚水從她的眼眶中流下,她哭了。

就算是被胖大媽狠狠打了一巴掌,她也沒哭,現在哭了,那是因爲她捨不得破廟。

“肥豬,你敢欺負我妹,我李沃將百倍奉還!”

一道怒斥聲驟然響起!

廟門口,李沃目露殺機,距離他百米處,千安妮停下腳步,一對如寶石般大大的黑色眸子在眼眶中轉動,一滴滴淚水順着臉頰流下。

她那紅撲撲的臉蛋上浮現燦爛開心的笑容。

哥哥!沒死!

他,回來了! “哥哥!”

一道充滿驚喜的呼喊聲在這條陰暗的小巷子裏驟然響起,千安妮飛奔到李沃的懷裏。

小丫頭入懷,皆是一片溫暖,小小的身軀不禁在顫抖着,似乎在將這近一個多月的擔心、委屈、傷心全部發泄出來。

李沃看着懷裏的千安妮,沒有任何的生疏,反而非常喜歡這個小丫頭。

小丫頭爲了祭奠他,甘願去陽春樓當陪酒女,光這一點,便讓李沃感動不已。

“小丫頭,雖然你真正的哥哥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是以後就由我來保護你吧。”

李沃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溫暖和煦,溫柔地揉了揉丫頭有些髒亂的頭髮,“安妮,哥回來了。”

“恩!我就知道哥不會死的!”小丫頭的眼睛裏滿是光芒,將夜空中正在閃爍的星星比下去了。

“這就是你的乞丐哥哥?”胖大媽狠狠地打量了李沃一眼,只見對方雖然穿着樸素,可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兒乞丐的氣質。

而且他剛纔叫自己什麼來着,李沃!

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有些耳熟呢。

胖大媽皺着眉頭,就是想不起來這個聽起來很耳熟的李沃是什麼人,便一臉兇相地盯着李沃,指着嚷道:“既然你是這瘸丫頭的哥哥,就趕緊賠我金毛豬肉的錢,否則今兒一個都別想走。”

“哥哥,今天我沒討到錢,怎麼辦?”千安妮低着頭,害怕道。

小丫頭確實被胖大媽的狠辣行爲給嚇着了。

她一時還沒注意到自己的哥哥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軟弱無能了。

“放心,哥哥有錢。”

李沃心念一動,從系統空間裏取出兩枚銀幣,丟在了胖大媽的面前,語氣冷漠:“不用找了,自己撿起來。”

胖大媽見狀,臉上出現一抹怒色,可是面對地上的兩枚銀幣,卻是很快就調整了心態,皮笑肉不笑地彎腰將銀幣撿了起來。

“有錢早說啊,你看這誤會鬧的真大。天色已晚,我先走了。”

“我妹妹被你打了一巴掌。你還了再走。”李沃神色平靜,眼睛裏隱隱約約有殺意浮現。

若不是對面是個老婦女,李沃早就一掌拍死她了。

老大媽身子一頓,臉上浮現一抹尬笑,“公子,這不太好吧,我和你妹妹只是發生了一些小誤會,失手打了她一下,你宰相肚裏能撐船,就別放在心上了。”

“不要臉!”


李沃身體迸發一道陽靈氣。

金色的陽靈氣剛猛無比,直接將胖大媽給轟飛了出去。

胖大媽就像一個肉糰子在地上滾了幾圈後,才停了下來,她臉上、手臂、大腿全是刮傷,一縷縷鮮血從傷口處流出,一陣陣疼痛讓她頭皮發麻。

她顫抖着身子,神色有些驚恐,“你……你竟然是修士?!”

李沃聳了聳肩膀,冷着眸子,說:“我是修士很奇怪嗎?”

“安妮,你站在這裏,哥哥替你好好教訓這個老女人!”

千安妮將紅腫的臉蛋靠在李沃懷裏,搖了搖頭,低聲道:“哥哥,是我先偷了大媽的東西。偷東西是不對的,這一巴掌就當做是懲罰吧,以後我再也不偷東西了。”

聞言,李沃收回了陽靈氣,目光中盡是溫柔。

妹妹真的好懂事啊!

可是不管怎麼樣,這個老女人打妹妹,那就是不對!

“咱們不是偷!沒看到哥哥給錢了嗎?”

李沃將千安妮眼角的淚水擦去,溫柔地道:“在這裏等我。”

千安妮乖巧地點了點頭,便看到李沃一步一步走向大媽。

大媽看到李沃那一副充滿殺氣的樣子,不禁心裏打顫,她色厲內荏道:“我告訴你,老孃可是郭家的人,你敢打我,郭公子可不會放過你!”

“因爲那烤肉鋪真正的主人是郭少爺的!我只是負責給他賣烤肉罷了。你敢動我,我就……”

還沒等她說完,一縷強勁的氣息狠狠甩在了她的臉上,啪的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胖大媽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砸在了一面骯髒漆黑的牆上。

“本來我想直接打爛你的嘴臉的,可是沒想到你竟然是郭家的走狗,那就饒你一回,回去告訴郭風,那個被他手下丟進黑虎山脈的乞丐少年活着回來了,並且這一次回來,是爲了報仇,讓他洗乾淨脖子等着。”

“還有,我最喜歡打郭家的狗了,你可以滾了。”

李沃說的每一句話語氣都很平靜,可聽在胖大媽耳朵裏卻猶如道道雷霆乍然響起!

“你……你竟然沒死。這不可能!全鎮的人,甚至大半個天明城的人都知道郭風少爺將你廢了,丟進了黑虎山脈中喂狼。你修爲爲何沒被廢?”

胖大媽一臉驚恐地盯着李沃。

可當她問完這些話後,才猛地想起來自己處境很危險!

因爲將李沃丟進黑虎山脈的人,其中之一就是她的兒子郭濤!

她必須將李沃回來的事告訴郭濤!

沒有任何猶豫,忍着渾身的傷痛,連滾帶爬地離開了。

而李沃也沒再多看對方一眼,今夜是自己和妹妹重逢的大喜日子,他不想大開殺戒,就讓那些狗賊多活幾天!

……

而在另一邊,青陽鎮郭府,一座內院中。

一個穿着紫色絲綢袍的少年正摟着兩個衣着不整的豔麗女子喝酒賞月,好不風流快活。

左側女子輕輕拿起一樽翡翠酒杯晃了晃裏面充滿誘人香氣的美酒,然後張開紅脣,將美酒含在了嘴裏,俯身對着少年靠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