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3 Views

眼眸微眯,其中冷冽的寒光流轉。

Written by
banner

擡步走到了標價一千金幣的囚籠前,望去。

只見裏面關押着兩名女唐奴,年齡大越十五六歲,並且是一對雙胞胎,比李易高了小半截。

此刻她們正在互相擁抱着,眼眸驚恐的看着李易,身軀微微顫抖。

“她們我要了。”

李易小手一擡。

他可不管雙胞胎的惶恐情緒,開口對身邊的坦斯又道,“你記下,我點的唐奴都是我要的,點完之後,向我身後的勇士拿錢,去把錢給付了。”

說完,便不管坦斯驚愕。

又跑到了一處囚籠前,指着三名十五六歲的男唐奴道,“他們我也要了。”

之後,連點三次。

李易選擇了十人,分別是五男五女。

坦斯也從許諸手中接過金餅子五個(一個一千金幣),去了奴隸商會裏面,辦理手續去了。

不一會兒。

坦斯拿着幾張皮革,來到李易面前笑道,“貴人,就這些了嗎?”

“嗯,夠了,等我玩膩了再來。”

李易點頭,然後也是神祕一笑,道,“希望下次,奴隸商會還在。”

而後轉身,對着許諸與典韋又道,“帶上她們走,今日我累了,回去休息。”

見此。


坦斯也只有笑臉相送,“貴人慢走,坦斯期待貴人,下次來斯珀爾城。”

今日他賺的已經夠多了。

足以讓他在斯珀爾城,逍遙快活幾月了。 提及軒轅家,辰野一身的黑暗氣息就無法控制,辰野擡眼看着東方漸漸泛白的天際,面上微微一抽,而後說道:“我和你媽媽出了那福地,因爲有了你的存在,我們決定回上京,將這事稟明軒轅家。

不想,軒轅家看見我只是一個孤兒,直接就將我掃地出門,當時我們並沒有告訴軒轅家的人你媽媽已經懷孕了。

我被趕出了軒轅家,並沒有離開多遠,你媽媽也被囚禁在了軒轅家,就在當天夜裏,軒轅家派人找到了我,先是用錢企圖打發我走,我當然沒有答應,結果惹得軒轅家的人起了殺心。

之前我和你媽媽在那福地之中,你媽媽修行陣法,我也修行了一些那前輩留下來的武學,這才與軒轅家派來的人周旋。

我和你媽媽彼此手上帶着一個刻下陣法的手鍊,可以相互感應,你媽媽感應到我有危險,利用陣法盾逃出軒轅家與我會合。

wωw ●TтkΛ n ●co

我們最終還是逃離了上京,但那時,你媽媽的肚子也大了起來,軒轅家發現了,覺得你媽媽敗壞門風,竟然下了追殺令,軒轅家勢大,我們甚至不敢坐車。”

聽到這裏,萬一的雙拳早已經緊緊握了起來,他難以想象,當時懷着身孕的媽媽,她和爸是如何在軒轅家的追殺下,戰戰兢兢的過日子的。

辰野又繼續說着:“隨着日子的一天天過去,離你出世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你媽媽的體力也大不如前,一次,我們再次被軒轅家的人發現,那次,我和你媽媽都受了傷,被一位好心的女孩救了。”

萬一想來,應該是白羽的母親了,當即問道:“媽媽是不是還將一本‘游龍決’送給了那位恩人?”

辰野眉頭一挑,好奇的問道:“凡兒你是怎麼知道的?”

萬一微微一笑,說道:“說來也巧,我認識的朋友中,有一位正好會游龍步,我曾經問過她,她說出了當年她母親救人的事,已經那一本‘游龍決’。”

“哦,這麼說,當時你就知道你的身世了?”辰野微微轉頭問道。

萬一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我有一種強烈的直覺,當然,還有就是那塊血玉。”

“那塊血玉?”辰野突然有些失態的問道:“難道那塊血玉中的龍神甦醒了?”

“龍神?”萬一一愣,這是啥個意思?


“也是,你應該不知道,對了,凡兒,那塊血玉呢?”辰野想來,那血玉是當年自己的妻子軒轅雨喬的隨身之物,能再看看血玉,也算是有點寄託。

“那塊血玉被我吞了。”萬一也有些無奈。

“什麼?”辰野一驚,站了起來,急忙問道:“凡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萬一也跟着站了起來,卻說道:“爸,此事說來話長,您先說說,您是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媽媽呢?”

辰野一聽,殺氣騰騰的說道:“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拜軒轅家所賜,當初你媽媽生下你後,軒轅家的人又追了上來,可憐你媽媽生下你後,一晚上都沒有休息。

我們連夜逃,你媽媽剛生下你,本就體力透支,加上一夜奔波,眼看着我們就要被追上,你媽媽擺下陣法,我們在山中與軒轅家的人周旋。

不想軒轅家也派出了精通陣法的人,我和你媽媽沒有堅持多久,眼看着陣法就要被破,我讓你媽媽抱着你先走,但你媽媽說,一家人,死也要死在一起,但我怎麼忍心看着那麼小,甚至還沒有感受過陽光溫暖的你就這麼離開這個世界呢。

最終,我說服了你媽媽,讓她抱着你先離開,找個地方藏起來,而我留下來維持陣法,同時將軒轅家的人引開。

你娘走後沒多久,陣法就被攻破,我引着軒轅家的人向另一個方向跑去,或許是遇上你媽媽的那一刻起,上天對我的眷顧就用完了,呵呵,狗血的劇情,當我引着軒轅家的人沒跑多久就到了一處懸崖。”

萬一轉頭看着眼前自己思念了十多年的父親,能從他現在的微笑與語氣中聽出無奈,萬一甚至能感受到,在那一刻,父親的眼前是萬丈懸崖時,父親眼中的絕望。

但萬一知道,一定還有下文,否則父親不可能出現在這裏,果然,只聽辰野又說道:“軒轅家將我和你媽媽逼得那麼絕,嘿嘿,老子的性格,就算是死也絕不會便宜了軒轅家的人。

在懸崖上,面對軒轅家的高手,老子將軒轅家的祖宗十八代都給問候了一個遍,在那羣王八蛋吹鬍子瞪眼睛時,老子毅然轉身跳下了懸崖。”

聽着父親語氣頗爲激動與得意,萬一急忙腦補,當時在那夜黑風高,萬丈懸崖之上,父親右手虛指一羣軒轅家的人,破口大罵,一副指點江山,慷慨激昂的氣勢,而後轉身踏入萬丈深淵,那是何等的豪邁。

萬一當即大笑道:“那羣王八蛋看着爸你跳下懸崖,肯定狠得牙根都快咬碎了吧?”

“那可不,到現在,每當我想起那次懸崖上,那些王八蛋的表情,我就想笑,大家族的人又咋了,牛逼得很啊,老子大罵一通,你不是想殺老子嗎,但老子不給你機會。”

辰野想起也是一臉得意,不過,隨即面色卻黯淡下來,嘆了一口氣,說道:“那一晚,也是我最後見你媽媽,凡兒,你應該也想到了,我跳下懸崖後有了奇遇對吧?”

萬一點了點頭,辰野又說道:“從我和你媽媽的相遇,後來有了你,再後來被軒轅家排斥追殺,這他孃的就像一本書,我都不敢相信,我會是這書的主角。

當我醒來時,當我知道自己沒有死的那一刻,我高興得嗓子都喊啞了,但下一刻,我又發現,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巨大的深坑,按理說,我應該是會摔死的,我在那深坑之中尋找,沒有出路,甚至沒有水,有的只是一點點上方透下來的光線。

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我也不記得我餓昏了幾次,但那時,我甚至想過,早知道就不那麼有骨氣,被軒轅家的人殺了還一了百了了。

渾渾噩噩之中,我隨手觸摸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我記得那時候似乎還有一點麪包的味道,我不顧一切的啃了起來,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但是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的那一段記憶是不是我餓得出現了幻覺,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再次醒了過來,卻發現不餓了,甚至還精神奕奕的,最詭異的是,我竟然連周圍的一切都看得清楚了,凡兒,你知道當時我在想什麼嗎?”

“我猜爸你當時一定在想,你遇上奇遇了,無意中吃了什麼仙丹了。”萬一理所當然的說着。

辰野點頭道:“是啊,起初我的確是這麼想的,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漸漸發現,我遇上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奇遇,而是一場噩夢,我體內開始滋生出具有強烈腐蝕力量的黑暗之氣,就連我自己的血肉也被腐蝕着,那種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血肉腐爛,最後一點點的消失的可怕與恐懼,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是怎麼挺過來的。

是啊,是你媽媽和你,凡兒,在那黑暗的地坑之中,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要了結自己,但我放不下,我不甘心,我要出去,我要報仇,我開始研究體內的黑暗之氣,我也不知道在那地坑之中待了多久,終於讓我掌握到運用體內力量的法門了,可惜的是,我的這張臉卻一直沒有恢復,但那一刻,我也並沒有想那麼多,出了地坑,滿世界的找你媽媽和你。”

聽着父親回憶那一段可怕而詭異的經歷,萬一的雙手情不自禁的伸過去抓住了辰野的左手,辰野大驚,一下跳了起來,喊道:“凡兒,你幹什麼,離我遠點,離我遠點。”

“爸,你看,我沒事,我沒事的。”萬一擡起自己的右手,晃了晃,心頭難以激動。


“沒事,你既然沒事。”

辰野愣住了,這麼多年,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的嘗試,但只要被他碰觸過的有生命的物體,都會被黑暗之氣侵蝕,瞬間就死於非命,眼前,萬一竟然沒事,辰野驚愣了。

“爸!”

萬一看見辰野愣住了,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雙手緊緊的將辰野抱住。

辰野僵住了,好一會,他方纔戰戰兢兢的將萬一抱住,緊緊的抱住。

這麼多年,辰野做夢都想抱抱自己的孩子,這麼多年,萬一做夢都想父親的懷抱。

這一刻,父子倆這個心願終於完成了,雖然父親懷中一片冰涼,但這一刻,萬一心中卻是熱血沸騰,雙眼更是淚如雨下,十八年的期待,終於化爲了現實。

“天意,難道是天意嗎?”辰野也是激動萬分,雖然他也很想哭一場,但他的黑暗之體卻流不出一滴的淚,只是微微仰望着泛白的東方天際,喃喃的說着。

良久,父子兩方纔分開,看着一臉淚痕的兒子,辰野說道:“好孩子,我做夢也沒有想到能這樣抱着你,但現在我必須離開了。”

“爸,爲什麼?我們父子好不容易再見,我還有很多話要對你說呢。”萬一一把將辰野的手拉住,萬一能明顯的感覺到,辰野的手上有一股冰冷刺骨的氣息不斷的侵襲過來,但萬一體內也有至尊五爪金龍的氣息抵擋,這才無妨。

“我雖然掌握了黑暗之氣,但卻不敢在太陽下走動,只能晚上現身,如今太陽要出來了,凡兒,我必須先離開了。”看着即將升起的太陽,辰野一臉無奈的說着。

“爲什麼會這樣,爸,難道就沒有辦法祛除您體內的黑暗之氣嗎?”萬一一聽,心頭宛如刀割,父親竟然只能在夜間出行,這簡直就是一種對人性的抹滅與侮辱。

“方法我也一直在尋找,凡兒,上天既然讓我們父子相見,定然有解決之道,我先走了,我在你身上留下了一道氣息,我晚上再來找你。”辰野不敢逗留,轉身就要走。

“屠龍殿主,休走!”

就在此時,一道喊聲自遠處飄來,緊接着,三道光華宛如流光一般飛射而來…… 當他們走出奴隸商會,李易頭也不回的,拋出一枚金幣,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坦斯手中。

算是他今日的報酬了。

之所以,購買的這十人,也是李易爲了掩蓋自己的身份。

而匆忙離開奴隸商會,也是因爲李易怕忍不住自己的怒氣,會發飆!

看着自己的同胞受難,像牲畜一樣關押在木籠中,李易實在有些憋怒,蘊藏滿腔殺意。

他此番來,就是想要摸清斯珀爾城中,到底有多少唐奴,分佈在哪裏。

而這些信息,他現在已經知曉了。

只等之後,燕雲十八騎的迴歸,報出東西兩城的兵力部署,那麼李易就可以當晚回營,準備進攻斯珀爾城。

等破城之時,直衝奴隸商會,第一時間救出大唐百姓。

他多耽誤一刻,便會有數十不等的大唐百姓被他國購買,這是李易所不能忍受的。

我大唐之民!

何以爲他國之奴!!

帶着買下的十名唐奴,李易又讓許諸買了些食物,便悄然地回到了破舊的神殿之內。

並沒有去斯珀爾城的客棧。

因爲那樣,他們暴露的機率會很大。

“吃吧。”

李易拿着買來的肉食,遞給面前的十人,安慰道,“你們也別害怕,我也是唐人。”

“一會兒,我會讓人帶你們出城。”

唐人。

出城。

這兩個信息,讓面色驚恐的十人,緩緩的擡起了頭顱,眼眸閃躲着看着李易。

卻見面前的小孩,解了滿頭的辮子,紮起了馬尾。

此刻正可萌可萌的看着他們。

終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