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4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桀……」

「好多的補品,這樣很快就可以恢復了,將你們全都殺死。」

只見一絲絲腐朽的氣息從腐爛的骷髏身上冒出,全都被灰衣人所吸收,灰衣人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強烈。

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所有的一切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逝。

哪怕你曾經是聖階,而如今也只能化為一堆黃土。

「桀……」

······

轟隆隆!

突然,一聲震響,原本昏暗的古戰場霎時變得猶如白晝一般。

吼!

一絲似龍吟般的吼聲傳來,將原本正在吸收能量的灰衣人打斷。

「該死,什麼東西?」

此時,古戰場的一處險地,朝陽聖子蘇然正閉目凝神,而在他的頭頂上懸浮著一尊大鼎。

大鼎有三足兩耳,在其鼎身上刻畫著九條神龍,蛇身、魚鱗、馬頭、鹿角、羊須、牛嘴、獅鼻、虎眼、鷹爪;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好像要從鼎上飛出來一般。

九龍鼎—上古神器,不知為何出現在這片戰場之上,而蘇然正慢慢的得到九龍鼎的認可。

———————————

「恭喜王洋師兄,這麼短的時間就得到一把靈器,看來我們的運氣不錯嘛!」


「哈……」朝陽聖子肆虐的大笑。「你們今後盡心輔助於我,等我做了聖地的主人,不會虧待你們和你們的家族的。」

「桀……好大的口氣。」這時,一聲陰邪的聲音傳來。

「什麼人?滾出來。」王洋大喝一聲。

「桀……正好拿你們補充一下血氣。」只見道道死氣匯聚。

轟!

一名灰衣人突然從死氣中走出來到幾人眼前。

「你是那個灰衣人。」

「桀……也是為你們送終來的。」

只見灰衣人雙手一抓,四周無盡的死氣在手掌上匯聚,大手一揮,死氣便向著王洋射去。

「哼!找死。」

王洋一聲冷哼,一道紫氣從朝陽聖子身上放出,將死氣阻擋在外。

轟!

躍身而起,朝陽聖子與灰衣人對碰到了一起。

轟隆隆!

滋滋!

此時王洋好像是浴火焚身一般,全身被紫氣包裹著,就像初升的太陽,灰衣人拳頭上的死氣碰到朝陽聖子的紫氣時都會被輕易化解,還發出滋滋的響聲。

兩人每一次碰撞,周圍的空氣都會傳來絲絲震蕩。

「王洋師兄的紫氣朝陽訣達到了這等境界,護守全身。」孔修驚訝的道。

「紫氣對死氣有克製作用,灰衣人要完了。」

「這裡天地靈氣太過稀薄,而灰衣人卻可以吸收這裡的死氣,我們幫朝陽師兄一把。」石雲道:「怎麼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好,儘快解決好離開這裡。」說著,石雲,孔修,鄧超三人便衝上前去將灰衣人圍起。

「裂石拳。」

「翻天掌。」

「無雙腿。」

三道雄厚的元力射向灰衣人,將灰衣人緊緊的封鎖住。

抓住機會的王洋一聲大喝。「紫氣東來。」

所有力量集中到拳上,狠狠的打在灰衣人胸口,如千斤壓頂一般。

轟!

灰衣人被狠狠的砸到了地上,激起滿地的塵土。


緊繃的心神還沒放鬆,只見黑衣人慢慢站起,原本遮擋自己的黑衣已經破碎不堪露出了相貌,一雙死灰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四人。

「桀……」舔了舔嘴唇,黑衣人發出邪惡的笑聲,好像幾人已經成為了自己的腹中之食。

「什麼,灰瞳。」王洋都吃驚的道;只是在發現來人是灰瞳時,王洋的眼中閃過一絲別樣的意味,但還是向其出手。

石雲,孔修,鄧超也知道關於一些灰瞳的辛密,大陸上的幾番劫難都好像與灰瞳脫不了關係。

殺!!!

毫不猶豫,幾人全都祭出自己的殺招向著灰瞳打去。

「桀……」

沒有了掩飾,灰衣人的實力提升了不知多少,根本沒有將幾人的放在眼裡。

轟!

灰瞳好好的站在那,沒受到一點傷害。

「怎麼可能!」幾人吃驚道。

吼!

灰瞳突然仰天長嘯。

嗖!!!

數道灰色的氣息從灰瞳身上射出。

「快閃開,不要碰到那股氣息。」眾人大叫,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可惜已經晚了,一道灰邪的氣息打中了石雲,只見石雲那原本清明的雙眼漸漸變成灰色,充滿了死寂。

吼!


一聲似野獸般的嚎叫,石雲調轉方向就向孔修攻去。

噗!


沒有防備的孔修被狠狠的擊倒。

「石雲,醒來。」孔修大喊,只是石雲一點反應也沒有,一雙死灰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孔修。

「桀桀……都去死吧!」

轟!

灰瞳身上的氣勢驟然增大,一股比方才更為邪惡的氣息涌了出來。

「九龍朝殺。」一個洪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只見蘇然從不遠處奔來,一座古樸的大鼎浮在他的身前。

轟!

九龍鼎鼎身上的九條神龍好像活過來一般,九道虛像從鼎身衝出。

吼!

九條神龍發出陣陣龍吟。

殺!!!

蘇然一聲暴喝,九條神龍沖向灰瞳和被灰邪氣息侵體的石雲。

轟!!!

「又是該死的神器。」灰衣人發出一聲不甘的叫聲向遠處遁去。

「我還會回來的,桀……」

片刻,塵埃落定,只見眾人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怎麼辦……」看著眼前的巨坑和已經斷氣的石雲,孔修問道。

「你們先離開古戰場,這裡靈氣太過稀薄,對我們不利。」蘇然緩緩的道,說完就向灰衣人逃走的方向奔去。

剩下的孔修和鄧超不由看向王洋。

「我們走!」帶著不甘,幾人快速的向古戰場的出口奔去。 「方才這裡好像發生了大戰。」看著眼前的深坑,感受到四周紊亂的氣息婆羅聖女說道。

獨孤逍遙沒有說話,靜靜的站立,好像是在感受著什麼。

片刻,獨孤逍遙突然睜開眼睛,向著灰瞳掠走的方向看去。

「美女,我還有事,先走了。」說著,不管婆羅聖女向著灰瞳的方向奔去。

「喂!!!」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看著獨孤逍遙的背影,婆羅聖女喃喃自語。

越向前追,獨孤逍遙的情緒波動越大,一股戾氣從獨孤逍遙身上冒出。

「就是這種氣息,讓我厭惡的氣息,劉爺爺,還有村子里的人,我會為你們報仇的。」

邆!

邆!

每一次落地,地面上就會留下一道深深的腳印,好像將心中的苦悶發泄出來。

追了數十里路,獨孤逍遙突然停了下來。

「氣息怎麼消失了。」

放開神識,仔細的查看四周,但怎麼也無法感受到能量的波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