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5 Views

現在細品一番,忽覺這條路根本不是最佳的解決之道。 “我從沒說過要去海邊建鹽場啊?”

Written by
banner

趙寅淡淡一笑,悠哉悠哉的說道。

“不去海邊……?”

聽完趙寅的話,衆人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衆所周知,食鹽就是由海水曬制而成,如果不去海邊,怎麼能製造食鹽呢?

“對,不去海邊建鹽場,而是開採內陸鹽!”

趙寅眨眨眼睛,給衆人解釋。

“賢侄莫要玩笑,內陸鹽乃是毒鹽,不能食用!”

“對啊,輕則讓人牙齒掉光,重則會要命的啊!”

“賢侄三思!如果內陸鹽可以食用的話,七大家族又何必在山東沿海地區開設鹽場?”


趙寅的話音剛落,衆臣譁然。

“內陸鹽的確還有有害成分,但若過濾得當,遠比海鹽要好的多!”

趙寅一臉正色,篤定的說道。

“當真?”

見趙寅一臉嚴肅,不像是開玩笑,李二頓時來了興致。

內陸鹽田不少,但是裏面含有有害物質,若是真的能夠過濾,那此次難題便可以最快的速度解決!

“小婿不敢欺瞞陛下!”

“那好,這件事就交由你去辦了,以最快的速度將鹽場辦好!”

“那兩百萬貫……?”

“這個好說,一會朕就讓戶部給你送去!”

“陛下,小婿說的這兩百萬貫,可不包括寄存在戶部的一百多萬貫!”

“你就小子就放心好了,朕能坑你那點小錢嗎?”

李二雖然嘴上說的十分慷慨,但內心早已在滴血。

“不好了陛下,竇家的人擡了老太爺在宮門外,請求陛下做主!”

王德慌張的從門外跑了進來,趕緊向李二稟報。

“他居然還沒死……?”

李二聽完王德的稟報後,脫口而出,不過,頓時又感覺這樣說不大合適,立馬岔開話題,“告訴他們,朕已經出宮了!”

這老頭的生命力還真是旺盛,先是被趙寅氣到吐血,而後又被長孫無忌打了一頓,現在居然還有力氣來告御狀?

“老奴已經說了,可他們根本不信,說什麼都要在門外等您回來!”

王德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他們這就是故意的……!”

李二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這老頭明擺着是要讓衆人都看看,自己是如何絕情,連自己親舅舅都拒之門外!

“算了,告訴竇家人,將老太爺擡進來吧!”

被逼無奈的李二隻能讓王德再去通知竇家人。

沒辦法,他總不能爲了一個老頭,讓天下人恥笑啊!

“是!”

王德領命後,轉身出去了。

“臣還有些公務沒有處理完,就先行告退了!”

“開設鹽場需要股本,臣這就回去籌措!”

“臣等告退!”

此事是皇上家事,程咬金、尉遲恭、李靖等人覺得不便在場,於是,紛紛找了理由告退!

“別人可以先回去,但是你們兩個不行!”

就在長孫無忌與趙寅一起拱手離開之時,李二立馬開了口。

這老頭來告御狀,多半就是因爲這倆人,所以,有他們在,不但可以對付老頭,還可以轉移一下老頭的注意力。

“是!”

儘管長孫無忌一百個不願意,但是沒辦法,皇上有旨,他不得不聽。


他倒不是怕那老頭,只不過,若是老頭真的被氣死,會有些麻煩。

“小婿這性子陛下也知道,直來直去,根本不會拐彎抹角,皇上還是讓我回去吧!”

趙寅笑了笑,淡淡的說着。

其實,他早就看出來了,李二明擺着就是要拿自己當擋箭牌,若是那老頭真的被氣死了,也與皇上無關。

“你小子就是始作俑者,現在還想走?”

李二虎着張臉,佯裝憤怒的指着他。

“那小婿到時候要是說了什麼難聽的話,將竇老太爺氣死了,可怪不着我啊!”

爲了防止李二將氣死老頭的屎盆子扣到自己身上,趙寅決定打好提前量。

萬一到時候李二趁機敲詐,自己也有話說不是?

“你就放心好了,朕定保你無虞!”

李二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小眼神。

其實,他就是知道這小子嘴不好,纔將他留下的,現下也就只有着小子,才能對付竇家那個老頑固。

至於長孫無忌,可遠不如這小子,畢竟他身份特殊,所以十分在意自己的名聲,根本沒有趙寅豁得出去。

“陛下金口玉言,可不能反悔,若是小婿真的將竇老頭氣死了,概不負責啊!”

有了李二的保證,趙寅才放心留下!

“陛下……陛下!你可得給老朽一個說法啊!”

此時,老太爺正巧被竇家人擡着進了御書房。

剛進門,便呼天搶地的喊起了冤。

“呦!老太爺這是怎麼了?昨兒還好好的,朕就出宮巡視了一圈,老太爺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李二皺着眉頭,佯裝關心的詢問。

“是趙國公那個小癟犢子給我打的,可憐老朽年過七旬,他竟然也下的去手……!”

老頭氣憤的指着被打成豬頭的長孫無忌,厲聲罵道。

“陛下,老臣冤枉啊…..!”

長孫無忌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當下就叫着冤枉,“此事也怪不得老臣啊,是竇老太爺帶着侍衛殺到老臣府上,老臣也是爲了自保,才還的手,並且打傷老太爺,也是混亂之中發生的事,屬實不是故意的!”

“你個老陰貨,還敢狡辯,明明是你先唆使你家女兒,利用職位之便,登報污衊老夫,老夫纔會找上門去!”

老頭奮力的擡起頭,顫顫巍巍的指着長孫無忌,“不但如此,還接連兩天都污衊老朽,老朽豈能讓你?哎呦!我的腰……!”

“你這纔是污衊,小女身爲報社的記者,每篇報道都是據實所寫!”

“另外,吾每日公務繁忙,哪有空去污衊你?我看你就是老糊塗了,出來亂咬人!”

長孫無忌瞪了老頭一眼,矢口否認。

“好你個老王八蛋,竟然罵我亂咬人……?”

老頭被氣的呼吸急促,雙手顫抖,“皇上,趙國公不但縱女誣陷老朽,還唆使侍衛毆打老夫,您可得管管啊……!”


“還有駙馬那個小王八蛋,不但假傳聖旨,還對老朽出言不遜,你要爲老朽做主啊!”

“若是皇上今天再不懲治他們,我就一頭撞死……!” 看着地上尋死膩活的老頭,李二頓感無奈。

趙寅這小子他是肯定不能治罪,他現在簡直就是大唐的頂樑柱,若是沒了他,以後再遇到難題,誰幫他解決?

御史臺的那羣人誰來對付?

至於長孫無忌也是不能動,畢竟那是皇后的親哥哥,況且,這件事並不能怪他,罪魁禍首還是趙寅那小子!

但若是自己不表態,這老頭又鬧個沒完。

一時間,他進退兩難!

最後也只能看向趙寅,希望他能夠出面,將這老頭打發走。

可沒曾想,趙寅卻故意轉過頭,假裝沒看見他。

“老太爺不如先回去,等朕將此事調查清楚,再派人給竇家一個答覆!”

無奈之下,李二隻好硬着頭皮,拿出了老辦法。

不先將老頭忽悠走,這件事肯定沒完。

“啓稟皇上,上次老太爺來的時候,您已經答應放人,可轉頭駙馬就到牢中說自己是主審,所以,老太爺才懷疑,這小子是假傳聖旨,希望陛下能嚴懲……!”

見李二要將老頭打發走,一旁的竇興趕忙上前稟奏!

“駙馬毀我家老太爺清譽,致使老太爺一把年紀,還要被人詬病,實在罪無可恕,請陛下嚴懲!”

竇奉閒低頭拱手說道。

吏部現在已經將他們提拔上來,補了之前的空缺,所以,他們也屬言官,彈劾乃是分內之事。

“呼……!”

見竇家已經將話鋒轉向趙寅,一旁的長孫無忌頓感輕鬆。

只要跟自己無關,愛彈劾誰,彈劾誰去!

像竇老頭這種老糊塗,也就只有趙寅這樣的滾刀肉才能治得了。

不過,他現在十分好奇,竇家這次若是得罪了這小子,會是個什麼後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