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5 Views

“兄弟,你老婆要殺人了,你可不能坐視不理啊。”藍一絕嚇得東躲西藏,上躥下跳。

Written by
banner

“自作自受。”戰天歌給了他四個字的迴應。現在他也是自身難保,就算有能力他也會在一旁坐着看戲。

他能感覺到凌巖,韃昇,顧青嫺三人都沒盡力,否則以自己現如今的實力,對付一個都很吃力了,更何況是三個。

“看來他們都不傻。”戰天歌心中冷笑。凌巖等三人忌憚手中的劇毒,都爲自己留有後招。

雖然恨不得殺了自己,但並未被仇恨矇蔽雙眼,十分清醒。

戰天歌知道這樣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心智堅韌,不爲外物所左右。

“你們不是清醒嗎?那我就讓你們憤怒。”戰天歌身形閃動,躲過顧青嫺遊刃有餘的一擊,而後一掌打向迎來的韃昇,之後對着凌巖的頭部就是猛力一腳。

“我本不想與你們爲敵,既然你們想要我死,那我就讓你們先死。”他渾身氣勢暴漲,一臉堅毅,不動如山。頭髮飄散,衣衫隨風飛舞。

“狂妄自大,你殺我六甲山之人,今天就是你的大限。”凌巖大喝,手中的青鋼古劍劈向戰天歌猛然踢來的一腳。

“我要爲全族人報仇,殺……”韃昇暴喝,整個人氣息流動,迅速收起長矛,雙手掄拳,砸向戰天歌。

“哥哥慘死,要你陪葬。”顧青嫺嬌喝怒聲道,手裏的墨玉寶劍揮舞,一絲冷厲的寒光劃破長空,直逼向戰天歌。

“哼!”戰天歌一聲冷喝後,迅速變動方向,手中的繩索收起,豪氣干雲道:“你們那麼着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等。”

隨即只見他大手一揮,八道銀色寒光衝出,瞬間天地變色,烏雲密佈,遮天蔽日。

九天之上雷聲轟隆,天崩地裂,雷鳴電閃。

“那是什麼?”有人臉色難看,趕緊亡命奔逃。

“快逃,再不跑就要玩完了……”

“八槍混元陣?那不是幽都城的至寶嗎?爲何會落在這小子手中?”夏族的老祖臉色鉅變。

“趕快阻攔他,否則青嫺會沒命的。”羅剎谷的顧飛雲厲聲大叫,吩咐族人,衝向戰天歌。

“八槍混元陣下無生人。”羽剎族的族長羽括驚詫不已。

“花小樓死事小,丟了八杆神槍纔是最重要的。”崔小迎看到遮天蔽日,一道如天柱一般的颶風,俏臉非常難看。

“雖然只是殘器,但連城主都不能完全掌控。”

“聽聞從這片天地伊始,就存在的至寶,從荒古時代就有傳言了。”

“好像與洛神國最爲神祕的卦台山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哇!兄弟,你什麼時候把這寶貝搶過來的?早就看花小樓那混蛋不順眼了,真是大快人心,哈哈……”藍一絕如同打雞血似得兩眼冒精光,手舞足蹈。

“快,別讓他開啓八槍混元陣,否則我們就要大難臨頭了。”凌致風高聲怒喝,眼中閃出懼意。

…… 烏雲遮蓋,天昏地暗,無盡的天穹上昏天黑地。九霄陰雲雷動,八方風雨匯聚。

高天之上,一道巨大的光柱,從遮天蔽日的九天上,直衝下來。猶如一個巨型天柱,連接天與地。

天柱中雷鳴電閃,轟隆聲天塌地陷。彷彿一條龐大的蛟龍,發出滔天的龍吟聲。

窮盡一生去愛你 ,飛沙走石,遠處的山脈被割斷,狂風大作,呼呼亂吹。

四周煙塵瀰漫,沙石亂飛,地面龜裂,被破開無數個巨坑大洞。

“八槍混元陣,具有這般恐怖的威能,真是罕見。”有人嚇得冷汗直冒,迅速運功抵禦這無窮的威勢。

衝殺向戰天歌的人,分分躲開這畢露的鋒芒,四處逃散,生怕被吸入八槍混元陣中。

“混元代表天地,八杆神槍聳立在天地之間,氣蓋蒼穹,威勢滔滔。”許多武者看到穹霄中,神槍橫掛高天,天崩地裂,氣吞山河。

“聽聞八杆神槍乃是荒古大能打造而成的聖兵。八位聖者窮極天地之力,以自身寶骨熬煉打造。”有人道出這則不爲人知的祕辛。

“可惜因爲荒古發生大動亂,八杆聖兵被打殘,長埋地底,直到百年前纔出世,輾轉落在幽州八鬼手中。”

“雖然只是殘器,但它始終是不可多得的聖兵,令無數修士垂涎欲滴。”

“小畜生, [我英]共感者 ?”凌致風心驚膽戰,渾身瑟瑟發抖。一件聖兵的威能就足以碾壓他,更何況是八把聖器。

他實力強大,威武無比,早就超脫了闢元境的束縛,但面對從荒古時代流傳下來的神兵利器,同樣也會感到一股強橫的壓力。

“哼!我們早就不死不休,六甲山我遲早會掀翻的。”戰天歌臨危不亂,對凌致風的斥責置之不理。

他一身黑衫在狂風怒卷中亂舞,烏黑的頭髮披散,威風凜凜,狂霸無邊。眼中閃出冰冷的寒芒,逼視凌致風。

“希望六甲山不要讓我太失望。” 元帥拯救攻略 ,等自己實力強大之後,一定要光顧一番六甲山,弄些修煉資源。不要本錢的買賣多做些,對自己有益無害。

“小輩,休要口出狂言,我六甲山豈能讓你欺壓。”突然從虛空中走出一個精神矍鑠,兩鬢斑白,虎目灼灼的老者,怒目而視。


“不是我欺壓六甲山,而是六甲山想置我於死地。”戰天歌不卑不亢,感受到老者無上威壓,泰然處之。

“殺我族人,羞辱六甲山,你真以爲無人能治得了你了?”老者冷聲喝道,仙風道骨,容光煥發。

“如果你們不招惹我,我絕不會濫殺無辜。”戰天歌仰天長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無論是天涯海角,上天入地,他都必須死。”

聲音不大,但卻富有磁性,令人震顫。他神采飛揚,意氣風發。眸若寒星,兩道劍眉斜插。棱角分明的面容堅定不已,鎮定自若。

“二叔祖,他殺了您最疼愛的後代,手段毒辣,兇殘成性。”一旁的凌致風臉色蒼白,叫喊道:“六甲符還在他身上。”

“六甲符?”老者眉頭緊皺,臉色越來越陰沉,如同罩了一層寒霜,直逼戰天歌:“哼!連六甲符都保不住,居然會喪失在一個散修手中,六甲山的臉被你們丟盡了。”

“我……”凌致風低下頭,不敢言語。但假若此刻有人注視他,定會看到他惱羞成怒,羞憤難當的樣子,現在的他早就把所有的罪責怪到戰天歌頭上,恨不得立即將其碎屍萬段。

“撤掉八槍混元陣,放出我六甲山的人,交還六甲符,我可以饒你一命。”老者名叫凌牧敗,大有不敗之風,神采奕奕。

“二叔祖他還是天孤老人的傳承者,身上必然有我六甲山《望氣經》殘缺多年的無上祕要。”凌致風立刻添油加醋,說得甚是悲壯。彷彿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六甲山。

“你真是天孤老人的傳承者?”凌牧敗鬢髮在大風中舞動,周圍無數沙石滾動,好似江河中的巨浪,排山倒海。

但他渾身被一股若有若無的真元氣息遮擋,萬物不侵身。

無論是多大的石塊,離他不到三丈,便自動爆碎,化爲烏有。

“你信嗎?”戰天歌反問,十分坦然,面色平靜。自他身體中源源不斷流露出強大力量,注入八槍混元陣中,維持此陣的運行。

“信則有,不信則無。你說呢?”凌牧敗陰笑着看向戰天歌,又將問題轉讓出去。

他要找個正當理由,獲得自己想要的。在他駕臨此地時,就感到一股令他都無法抵抗的力量,時隱時現。

經過暗中觀察,發現這股力量是從戰天歌身體中散發出來的,足以毀天滅地。

從而猜測戰天歌定然身懷可讓中原大地,甚至整個蠻荒古地爲之震顫的重寶。

“老匹夫,你爺爺的。”戰天歌氣得臉色發青,很想噴這個看起來和顏悅色,實際上陰險狡詐的老不休一臉唾沫星子。

“六甲山雖不是八大超級勢力,但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得罪的,天孤老人罪大惡極,是整個中原人族的不世大敵。偷學各個宗派,部族的祕術至寶。”凌牧敗高舉義旗,聲音嘹亮。

“犯了天下大忌,天理不容,人人共誅之。”


“而今他的傳人出世,還是西荒的邪族。這已經說明很多了。”

“老傢伙,你再可以無恥些嗎?”戰天歌有些惱火這個沒臉沒皮的凌牧敗,如果現在他有能力,定會一腳踢爆這老頭的腦袋。

“傳聞西荒邪族,吸收生靈的精魂靈魄修行,殺人奪魂早已如同吃飯喝水那麼簡單了。”突然不遠處,夏族的老祖不陰不陽道。

“是啊,邪族雖然分支衆多,但殊途同歸,都是以精魂修行。”霞韻閣的老嫗開口道:“這些時日中原大地,發生多起滅族慘事,與邪族脫不開干係。”

戰天歌冷笑道:“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他知道這些人都在等待時機。

“我們應該將他擒拿,逼問他同夥的下落。只有聚力境實力,蝦兵蟹將而已,就從他身上下手,引出源頭。”羅剎谷的顧飛雲說道。

“必須趕快阻止他開啓八槍混元陣,否則被捲入其中的武者,絕無生還的可能。”羽剎族的族長羽括叫道。

韃昇是羽剎族的希望,不能有任何閃失。如今羽剎族被人滅族,人丁單薄,遭受不起那麼大的損失。

“八槍混元陣一旦開啓,無人能攻破。”雲裳說道。

霞韻閣的老嫗吩咐道:“裳兒,你與夏族夏荷月去阻止那小子,別讓他胡來。不過要小心他身上的劇毒。”

“好……”雲裳與夏荷月二女一同飛向戰天歌,身形嫋娜,儀態萬千,一位冷豔,一個嫵媚,各領風騷。


“我們五個人一起出手,破開這陣法,救出被困之人。”凌牧敗面容凝重道。

“好,就依你……”瞬間五人同時運轉功力,出動最強攻擊,想要從中打開一道裂縫。

“小弟弟,你真是太不乖了。姐姐這次都救不了你了。” 夏荷月身材婀娜多姿,一襲輕紗籠罩,高聳的胸脯若隱若現,讓人心旌搖曳。

白皙的皮膚晶瑩如雪,玉足裸露,纖細的柳腰盈盈可握:“雲妹妹很是心疼啊。”

“哎呀!我倒是忘了,天香仙子還在這裏,我不該說這話的。”

“小弟弟,你是不知道,女人吃起醋來,是不可理喻的。”

她一邊自說自話,一邊衝殺向戰天歌,手段也是驚人,身後是一條寬闊的河流虛影,如同海洋一般,無邊無際。

在河流中快速生成無數朵水荷花,清香撲鼻,令人心曠神怡。


“哦?你是不是也吃醋了?”戰天歌冷笑道,他知道這女人心機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

“你真貪心,幽都城的掌上明珠,天香仙子還不能滿足你?我可不敢吃醋,你已經有了雲妹妹和天香仙子,應該知足了。”夏荷月咯咯嬌笑,單手掩面,眸子眨動,非常嫵媚。

不過身後的虛影攻殺減弱,反而越演越烈。

“夏姐姐,別說胡話,讓遠處的天香仙子聽到了,要出大事的。她定會怪你多嘴多舌。”雲裳笑道,腳下步步生蓮,金光閃動,璀璨耀眼。

“兄弟,你豔福不淺,有時間我一定要向你討教幾招。”正與幽州八怪崔小迎大戰的藍一絕哇哇大叫道,嗓門很大,生怕無人聽到。

“閉嘴。”戰天歌一邊要維持八槍混元陣,另一邊還要對付夏荷月與雲裳的攻擊,處在下風的他,岌岌可危。

而崔小迎聽了夏荷月與雲裳的話,本就氣得不輕,再加上藍一絕這個口無遮攔,大嘴巴的傢伙扇陰風點鬼火,更是氣得不輕。

“藍一絕,今天你別想逃走。”崔小迎氣得俏臉慘白,紫色香氣飄散,芬芳四溢。一道金色光芒射出,擊向藍一絕。

“哇呀,兄弟你這老婆得管一管了。”藍一絕四下奔逃,躲閃崔小迎的攻擊。

“你這麼兇悍,誰能受得了你?”他速度極快,一溜煙兒跑沒影了。


“哼!”崔小迎冷哼,三千青絲飄舞,眸子中閃出寒光,咬牙切齒。

一身紫色羅裙,清新脫俗,超然物外,如同九天上的仙女降臨凡塵。追趕藍一絕而去。

就在這時,一直未動的凌致風,忽然向戰天歌發出致命絕殺,一道劍刃斬向戰天歌的頭顱,兇猛異常。

…… 戰天歌臉色微變:“卑鄙。”他迅速轉變方向,躲避凌致風的攻擊。

而後一拳轟砸在凌致風的心口上,拳風凜冽,拳勁剛猛,拳力雄渾,威武霸氣。

自他拳頭上四頭夔牛,凶神惡煞地魚貫衝出。發出滔天的怒吼聲,張着血盆大口。

“這是?上古夔牛……”正運功破解八槍混元陣的五位高手,露出驚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上古時代,曾經名噪一時,引發整個蠻荒大亂的凶怪‘夔’。”羽剎族的羽括大驚失色,能夠控制大荒中,兇猛無比的夔,絕非平凡之輩。

這些老一輩的修士,對上古時代發生的事,雖不是知之甚詳,但對一些不傳祕辛,還是知道不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