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1 Views

不得不說,他這絕技還真的是不錯,出手如閃電,快到了極致,再加上剛纔被許昌碩羞辱,所以夾雜着怒氣的他,力道就比平時更勝一籌,此時此刻,就連空氣也是都隨着他的這一擊而發出了“噼裏啪啦”的聲音。

Written by
banner

所有人都凝神靜氣的等着馬寶盆給許昌碩完美的一擊,甚至於他們都已經想象到了許昌碩被抽飛的景象了。

因爲馬寶盆這邊都已經出手了,許昌碩竟然還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裏。

眼看着馬寶盆的一擊就要抽來了,許昌碩纔不慌不忙地擡起腳直接踢了過去。

見狀,馬寶盆臉上直接就露出了冷笑,在他眼裏,許昌碩的這一腳對他不可能會存在任何的威脅,完全就是自取其辱而已。

一想到一會兒這一擊擊中後,還會有第二擊,緊跟着是最後一擊,三擊下來,這小子只怕是纔會被他打的爹媽都不認識吧?

許昌碩那看似慢吞吞的一腳,速度竟然是出奇的快,等到馬寶盆反應過來的時候,許昌碩的腳已經招呼在了他的臉上。

所以,將近二百斤重的馬寶盆竟然就這樣被人家一腳給踢飛了出去,就猶如他平時隨腳踢飛的一個瓶子一樣輕鬆。

碰!!!

馬寶盆直接就被踢到了會議桌上,桌子上的水杯呀、菸灰缸呀,一個一個的就這樣掉落的掉落,滑行的滑行,看起來別提有多麼的狼狽了。

其中一個杯子更是直接滑到了楊光偉的面前,才慢慢地停了下來。

再看地上的馬寶盆,就這樣直接暈死了過去,更爲可笑的是,他的臉上還印着一個無比清晰的鞋印。


楊光偉先是看了一眼那停在自己面前的杯子,之後又看了一眼暈死在自己面前的馬寶盆,臉色別提是有多麼的難看了。

他何嘗看不出來呢,這許昌碩就是故意的,而目的自然是和他一樣了,想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這下可好,自己給人家一個下馬威沒有給成,反而是讓對方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還真的是打臉呀,而且是打的咣咣想的那種。

“呵呵..這麼囂張,我還以爲是有多麼厲害呢,搞了半天,這跟個垃圾也沒有什麼區別嘛!”

許昌碩又慢悠悠地吸了一口煙,隨後直接掃視了周圍的人一眼,笑着說道:“大家可千萬不要誤會,我說的垃圾可不僅僅是馬寶盆一個人哦!”

鄉野狂兵 什麼???”

所有人從震驚中剛剛回魂,就聽到了這樣一句話,一時之間竟然是沒有反應過來他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而許昌碩則是在看到所有人那疑惑的表情之後,非常善解人意地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在座的各位全部都是垃圾,全部哦!!!” 許昌碩那充滿了嘲諷和不屑的語氣徹徹底底地激怒了在場的所有人。

“砰!”的一聲,只見刀疤臉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大聲吼道:“你奶奶的,你個臭小子說什麼,有本事你就再說一遍!!!”

“呦呦呦,這是一遍沒有聽夠啊,那我就再成全你們一次好了,正好在座的各位也都聽好了,省的這一個一個的都要求我再說一遍。”

說完之後,許昌碩一副蔑視衆生的樣子,一字一頓地看着所有人說道:“你–們–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垃–圾!!!”

所有人的臉色都黑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許昌碩竟然會囂張到這個程度。

只不過,許昌碩的囂張遠遠還沒有結束,就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許昌碩竟然再一次開口了。

“算了,也不要說我欺負你們,你們就一起上吧,省的浪費我的時間!”

許昌碩此話一處,全場頓時就安靜了下來,甚至於就連剛纔衝着許昌碩大喊大叫的刀疤臉都不再說話了,因爲他整個人已經因爲過度驚訝而瞪大了眼睛。

這小子該不是腦袋壞掉了吧,也只不過是打敗了馬寶盆一個人而已,竟然就已經囂張到這個程度了嗎?

居然讓他們在場的所有人一起上!!!

這也未免太過於猖狂了吧!!!

就不要說這麼一個初來乍到的小年輕人了,就連這江北分部的某一個大哥,估計也是不敢當着他們的面兒說出這樣一番近乎瘋狂的話出來的吧。

雖然說他們在場的所有幹部並沒有一個人修煉出真氣,可是那無論是哪一個,也基本上都可以說是能夠獨當一面的一等一的好手。

而且,這其中的大部分人,更是在這江北地下世界摸爬滾打了許多年,完全可以這麼說吧,他們之所以會有今天這個位置,那可全部靠的都是真刀真槍一點點打拼出來的。

在這些人當衆,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排名前三的陳小浩,刀疤臉以及李老二,他們三個人以前可都是宗門內部的人,更是厲害。

想當年,他們三個人可是有着一人打敗二三十個壯漢的傳奇佳話的。


說到這三個人,那就需要提一提楊光偉了。

大家千萬不要被楊光偉戴眼鏡的斯文樣子給騙了,他可是所有人當衆實力最爲出衆的一個,平時看起來一副讀書人的模樣,可是打起架來,那完全就是能夠豁出命的那一種。

記得以前跟別的幫派火拼的時候,他曾經一個人追着二三十人整整砍了三條街,這也是爲什麼所有人都佩服他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狠!

而且,楊光偉不但是對自己人狠,對敵人就更加的狠了!

當然了,僅僅憑藉這些還是遠遠不夠的,楊光偉之所以能夠讓所有人都信服他,還有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經過這些年的不懈努力,終於修煉出了一絲的真氣,所以實力更是大增。

所以,這點纔是他威望只增不減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可是,現在許昌碩居然口出狂言,要讓他們所有人一起上,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難不成他真的以爲打敗了一個馬寶盆就真的天下無敵了!!!

開玩笑!!!

在場的所有人在聽到許昌碩的話之後,雖然說內心非常的氣憤,不過,這一次卻是沒有輕易地出手,而且齊刷刷地看向了楊光偉,想要看看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有一只波斯貓

“許先生,你剛纔該不會是說笑呢吧,你要知道,要是我們一起上的話,回頭大家再不小心傷了你,你再跑到女王大人那裏去告狀,那我們其不是很委屈!”

許昌碩依舊是慢悠悠地吐了一個眼圈,然後更是一個華麗的手指彈,將菸頭彈了出去。

“放心,是你們不要告狀纔好!”

說完,許昌碩便是站了起來,傲視全場,身上的氣勢也是陡然升起。

“因爲你們這些垃圾想要傷我,呵呵呵..癡心妄想罷了!!!”

囂張!!!

絕對的囂張!!!

這一刻的許昌碩,那種刻入骨子裏面的霸道和強勢徹徹底底地展現了出來。

而且是展現的淋漓盡致。

本來自己不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做這裏的老大的,但是既然他們那麼想要見識一下自己的實力,那自己就如他們的願好了!

“找死!!!”

刀疤臉早就已經被氣炸了,再加上現在許昌碩的話,更可謂是火上澆油,他本來就是一個急脾氣,現在被許昌碩左一句垃圾右一句垃圾的叫着,早就已經忍不了了。

所以,刀疤臉再也忍耐不住,大吼一聲,猶如一頭髮狂的野獸,舉起砂鍋大的拳頭,就朝着許昌碩狠狠地砸了過來。

與此同時,李老二也是動了!

只見他雙腳輕輕一踏,腳下的地板就已經裂開了幾道裂縫,背身一側,將所有的氣力都集中在了雙肩之上,也朝着許昌碩快速的撞擊而來。

至於那排名第一的陳小浩,則是猶如一個靈巧的猴子一樣,猛地一躍而起,雙腿不停地踢動,他的絕技無影腳便是就猶如狂風般朝着許昌碩的胸膛呼嘯而來。

排名前三的高手,一出手就用盡了全力,那臭小子既然敢說出那樣的話,那他們要是不把他打殘了,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不止這排名前三的高手,其他的人也都儘自己所能地朝着許昌碩攻擊而來,一時間,偌大的會議室就成了他們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戰場。

呼喊聲呵斥聲更是不絕於耳。

當然了,所有人當中只有一個人沒有動,那就是楊光偉,他學着許昌碩的樣子,慢悠悠地點燃了一支香菸,重新坐了下來,臉上也由剛纔的憤怒轉爲了平靜。

既然這小子這樣的目中無人,那他要是不給他一點兒顏色看看,豈不是會很面子!

打殘就打殘,大不了就是賠點兒醫藥費捱上女王大人一頓訓斥的事兒! 面對那麼多人的集體攻擊,許昌碩的臉上並沒有出現任何緊張的情緒,反而還是一臉的笑意。

似乎這個笑容就成了許昌碩的標誌性笑容一樣。

楊光偉見到也是微微一愣,難不成這小子真的有兩下子,不過,那又能怎麼樣,面對那麼多人的攻擊,他不被打趴下才怪呢!

他倒是要看看,這許昌碩還能笑到什麼時候。

再看另外一邊,眼看着刀疤臉的拳頭就要招呼到許昌碩的臉上了,可是誰知道這許昌碩就好像是事先預知到了一樣,身子微微一側,直接就躲過了這一拳。

隨後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借勢直接按住了那刀疤臉的腦袋,狠狠地砸向了會議桌的邊緣。

砰!!!

一聲悶響, 兩界無雙 ,一時間,木屑四濺,而刀疤臉也是被撞擊的一頭的金星環繞,等到許昌碩鬆開他之後,立刻抱頭痛哭起來,太特麼的疼了!

就在這時,李老二的攻擊也已經到了,許昌碩沒有慌亂,微微一笑過後,也學着他的樣子,微微晃動了一下肩膀,朝着李老二就撞擊了過去。

“咔嚓!”一生,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李老二的肩膀竟然就這樣直接碎掉了。


不止如此,他還被許昌碩這看似沒有發力的一擊直接就給撞翻了幾米出去。

在撞飛的過程中,李老二還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許昌碩,爲什麼自己和他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就猶如撞擊在了一塊鐵板之上呢,那鑽心的疼痛可是又時刻提醒着他自己不是做夢。

“給我去死!”

陳小浩爆喝一聲,雙腿踢動的速度也是更加的快了,刀疤臉和李老二的狀態他不是沒有看到,所以他心中的怒氣也是更加的盛了。

那樣的高手一招就被他給制服了,所以他也是更加得不敢掉以輕心了。

不得不說,這陳小浩是真的有兩下子的,因爲他的雙腿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是根本看不清楚腿是在什麼地方的。

只不過,那也僅僅是對於別人罷了,對於許昌碩,這簡直就是太小兒科了,他就那麼輕輕地伸手一抓,便是就精準無比地直接抓住了陳小浩的右腿,隨後就像是轉動呼啦圈一樣,橫掃了一圈。

而陳小浩這呼啦圈所到之處,碰到的那些幹部,也都是無一例外的哀嚎着摔倒在地。

最後,許昌碩猛地一鬆手,那陳小浩便是直接就撞在了牆上,整個會議室的一面牆竟然都凹了進去,之後,便是猶如一頭死豬一樣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從所有人一起出手,到所有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整個過程也僅僅就持續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

啪啪啪!!!

許昌碩拍了拍手,就好像是自己剛纔的時候,真的是清理了一番垃圾一樣。

一切過後,他又若無其事一般重新扯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擡眼看了一眼對面的楊光偉,說道:“楊哥,該你了!”

經過剛纔的事情,楊光偉早就已經被嚇傻了,一臉的懵逼狀態,眼睛更是瞪的猶如燈泡一樣,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只見他臉色發白,身體更是不可抑制地顫抖着。

這……這特麼的還是人嗎?

幾十秒,便將甜心集團所有的人都解決了,關鍵是他自己竟然還是一副沒有怎麼樣的樣子!

還特麼的一臉的輕鬆和愜意!

這種實力,只怕是比起凌女王來,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吧!

楊光偉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他可不認爲就憑藉自己的實力可以和許昌碩抗衡,所以整個人也是在吞嚥了一口口水之後,磕磕巴巴地開口了。

“許..許先生,從..從今天起,你..你就是甜心集團的老大了。”

“哦?這麼痛快嗎?你確定你不要上來比劃比劃!”說完,許昌碩還伸出兩隻手做了一個比劃的動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