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64 Views

「這……不可能!」

Written by
banner

雙魂武神 ,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盯著面前笑得十分燦爛的黑衣少年,第一次失態的怒吼起來。

「我記得一位姓李的師傅曾經說過,一切皆有可能,所以……」

葉凡笑得很燦爛,嘴角也非常的得意,如果從一開始他便將兩道撼山印融合在一起,或許對方能夠很從容的抵擋下來,但是經過這一番波折消磨后,對方無論是從心理上還是從身體上,都已經到了疲憊的邊緣,要麼是用勝利來提神,要麼就是平手撤離,但是葉凡就是反其道而行,利用對方在這個時候的疲軟,出其不意,用最驚人的手段,徹底轟碎對方的防線。

兩道青山虛影徹底合二為一,葉凡手掌附在上面,向對面那隻散發著冷漠氣息的青鷹虛影狠狠壓迫過去,頓時便聽咔嚓一聲響,那青鷹虛影,竟然從內部生生蔓延出一條裂痕。

見此,葉凡燦爛一笑,手掌再度發力,嘭的一聲,那維持了許久的青鷹,便徹底破碎,化為星星點點的靈力光點,徹底消散在空氣之中。

而葉凡並未停止,他沖那驚慌的古漠咧嘴一笑,旋即眼神寒芒閃動,手中的青山虛影,毫無意外的向著對方的胸口,轟然拍落下去,那一刻,周遭靈力竟然全部逃竄,形成一道真空地帶,而那古漠就處在真空地帶的末端!

一切,看似發展十分緩慢,但實際上就是幾個呼吸的事情,此刻,縱觀全場,拚鬥仍舊激烈,而與古漠同來的兩名武者,在這短暫的時間裡,徹底被對方給壓制住,敗下陣來。

凌霄等人無一例外都是在盯著那靈氣最為瀰漫處那兩道相互僵持在一起的身影,而此時,穩定了許久的靈力霧氣,終於出現了強烈的波動,眾人眼神緊凝,便是見到兩道身影向同一方向飛來,其中一道在暴退,而另一道則是緊壓,雙方的姿態,瞬間便將戰局的輸贏,徹底顯露出來。

「那暴退的人影是……古漠!」

「不是吧,怎麼可能是隊長!」被控制住的兩名武者,在看清那倒退身影的模樣后,臉色頓時一陣錯愕,忍不住出聲驚呼道。

他們本以為,古漠能夠戰勝對手,這樣即便他們兩人已經敗下陣來,雙方仍舊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可眼下的一幕,卻讓他們心中的希望瞬間破裂,不過此時他們想的倒不是最後的結果,而是為什麼!為什麼靈輪四重境的古漠,會敗在一個靈輪二重境的小子手裡,這太不正常了!

玉腳踩在這兩名武者身上的趙敏兒,身下衣裙隨風飄,露的那曲線極好的細腿,此刻她眼睛里綻放著明亮的眸光,盯著那道以絕對姿態壓倒對方的黑衣少年,玉手壓在胸口,起伏不斷。

「葉凡哥哥勝了!」旁邊的凌柔,水靈的臉蛋上,喜意瀰漫,驚訝道。

凌霄與趙亮,此刻都在盯著那兩道身影,臉上神情也是非常的驚訝,他們以為自己將葉凡看的足夠高了,但是當見到眼前一幕後,他們才意識到,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年輕少年,壓倒超越自己兩重境實力的武者,這份能力,足夠驚艷!

嘭!

就在眾人望著前方,神色各異的時候,那一進一退的兩道身影,已經衝到了他們身前,雙方交戰時的氣勢,也隨著二人的身影,漂移而來,令的眾人神情一陣大駭!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兩道身影,一退一進,相互壓迫,沖襲而來,落地之際倒擦出一條深深的溝痕,連的地上的塵土都是漫天飛揚,一時間場面好不壯觀!

噗!

倒退的古漠,終於穩住了身形,但那壓迫來的青山虛影,卻避無可避重重的落在胸口上,讓的他胸中熱流一涌,口中就溢出了一道鮮血。

「古漠表哥!」

那受傷的林莽,望著眼前這被創擊到的身形,臉上神色詫異到了極點!身為古家第二梯隊的領軍人物,古漠實力那是毋庸置疑的,可就是這樣一人,此刻卻被被那個小子給傷到了,真是太難以令人接受了。

周圍的凌霄等人,同樣是驚訝的盯著穩住身形的兩人,臉上流露著大喜之色,本來還擔心古漠這個麻煩,但葉凡的驚人表現,無疑是幫助他們抹除掉了一個強大的阻力。

「隊長……你怎麼敗了!」那被控制的兩人,盯著停在不遠處的冷漠身影,不由的錯愕失語。

而就在他們說話間,穩住身形的古漠,竟然沒有束手就擒,那冷漠的眸子向旁邊的赤龍焰河掃了一眼,凝了凝眸,腳下立即起步,轉身便猛然沖了過去。

「小子,今日是我大意,這份恥辱,改日我會討回來的!」身形向赤龍焰河衝去的古漠,頭也不回,冷冷的飄出了這麼一句話。


「不用改日了,今天你就留在這裡吧。」葉凡深知養虎為患的道理,所以見到古漠轉身逃竄,眼神頓時泛起一陣冷芒,腳下快步邁出,身形向那古漠就沖了過去,躥行間,他沖後方人喊道:「收起黑木令,我們渡河!」

後方的凌霄等人,聞言后立即動作,利索的將那二人的黑木令搜集到,然後便迅速跟上葉凡,衝進了前方那火光瀰漫的赤龍焰河。

被留在後方的兩名三重境武者,望見消失在視線內的幾人,神情頓時一陣變幻,他們目光轉向旁邊的林莽,憤怒道:「林莽,你就是個掃把星,如果你不招惹這幫人,我們這會兒恐怕已經過河了,這倒好,連第一輪都過不去了。」

林莽站在不遠處,氣息萎靡,目光直愣愣的盯著前方那猶如火龍躥動般的赤龍焰河,臉色十分低沉,而聽到這兩人的話語,他手掌緊緊的攥著,臉色難看之極。他知道,這一次,他栽了!栽在了一個靈輪二重境小子的手裡!

……

在那前方位置,橫亘著一條看不到終點的火海,那寬闊河道中,滾滾流淌的都是液態的火焰,就算是石頭落入其中,也會瞬間融化,宛如火山中的岩漿,相當的恐怖。

而此刻,數道身形便前行在這條赤龍焰河中,他們手中各持著數塊黑木令,臉色十分謹慎,每行一步,他們都要將那黑木令扔向其中那些浮動的木樁上,而後腳掌方才踏上其中,不過就算這樣,他們也是如履薄冰。

行在最前方的,是一名神色冷漠的男子,他手掌中的黑木令,每次拋出都會準確無誤的打中木樁,身形前行在其中,倒也算的上遊刃有餘,很快便與後方人拉開了距離。

這一冷漠男子便是之前逃竄的古漠,在他身後葉凡等人奮力追趕,但面對這有些恐怖的赤龍焰河,他們只得放慢步伐,生怕一不小心便命喪於此。

「這古漠怎麼對赤龍焰河如此熟悉?」最先追上來的葉凡,距離與古漠最近,但即使這般他的速度仍舊趕不上對方,如果這樣下去,對方指定要逃竄掉,而這樣一個對手如果不將他留在第一輪,那麼接下來的第二輪,肯定會麻煩不斷!


此刻,葉凡眼神緊盯著腳下那些浮動的黑色木樁,手中黑木令一塊塊拋出,腳下一步步跨越,身形倒也算的上是平穩前行,而這種結果,還有賴於葉凡靈符師的身份,有著敏銳感知力的他,能夠用魂力來準確預判出黑色木樁的位置,在其從赤龍焰河底部浮現的那一刻,他便迅速將黑木令擊中,腳步輕鬆跨越上去。

當然,這種輕鬆並非沒人都有,那處在身後的幾人,速度就要慢上許多,而且臉色也是凝重幾分,每行一步間,他們都要猶豫忌憚一會兒,那般姿態相當的糾結。

倒是兩名少女,身形較為靈活,尤其是凌柔,靠著靈符師的身份,腳步並不比葉凡慢太多。

腳下的那流動的火焰,溫度並不算低,躥行在其上的兩名少女,腳上有著靈力的保護,並沒有什麼事情,不過下身的長裙,卻沒有那麼幸運,在瀰漫的火焰下,迅速化為了虛無,頓時將兩名少女那修長纖細的長腿,徹底暴露在了空氣之中,在火光的映襯下,是顯的白皙動人,尤其是那大腿之上的嬌臀,性感無比。

不過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原本該無限美好的一幕,卻少了他本該有的觀眾。

「小妹,你小心點,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與趙亮相伴而行的凌霄,望著腳步靈活的凌柔,語氣擔憂的喊道。

而那趙亮同樣是向前方的趙敏兒叮囑了一句,顯然也是很不放心,不過趙敏兒似乎並不是特別在意,經過了之前幾次的試探后,她就發現這所謂的赤龍焰河並沒什麼神奇,只要手中握有足夠數量的黑木令,找尋到木樁起伏間的規律,身形靈活膽子稍大,便能輕鬆過關。

也正是因為發現了這一點,趙敏兒前行的步伐才越來越輕鬆,但在前行了四步之後,她驚慌的發現,自己只顧著找准木樁的位置,卻沒有去理會這些木樁其中有一些流動的速度竟然非常快,轉眼間就將她帶到了一處極其偏僻的位置,而原本六次大跨步后便能到達的河道,寬度竟然發生了改變,橫亘在眼前的木樁足有數十根之多,而且這種數量還在隨著她位置的移動繼續加劇。

「敏兒,快回來!」後方,趙亮率先發現了問題的不對,著急的沖趙敏兒喊道。但是無奈他速度根本無法加快,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隨著河水向那極為水流極為湍急,河道更為寬廣的位置流去。

「哥,哥,快救我!」聽到趙亮的喊聲,趙敏兒急的要哭了,現在就算是回頭路她也無法踏上,按照這種流動軌跡下去,她恐怕就要葬身在這片火海之中了,一想到那種後果,她臉色就忍不住一陣慘白,後悔之前對這赤龍焰河太多輕視。

這邊的動靜,自然是傳到了前方人的耳朵里,正在緊張追趕古漠步伐的葉凡,聽到那陣少女焦急的呼救,臉色不由的一變,瞬間止住身形向後方望去,在望見趙敏兒身形向下迅速漂流后,他臉色沉了下來。

「別慌,向著正前方再跨出兩步,等我去救你!」皺眉在涌動的河水上掃了一眼后,葉凡出聲對那趙敏兒喊了一聲,旋即便毫不猶豫的轉身,握著手中還算得上充盈的黑木令,毅然踏上了迴路。

眼下,如果要去救援,凌柔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看對方那副戰戰兢兢的模樣,去做這種事情有著很大的風險,而葉凡位置雖然稍稍靠前,但是距離趙敏兒偏出去的位置,倒算不上特別遠,趕去救援也並不是在逞英雄。

當然,這麼做風險是非常大的,那就是在救完人之後他們手中的黑木令恐怕會所剩無幾,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原路返回,放棄掉通過會戰第一輪的機會。

如果丟失掉晉級的機會,對於葉凡來說固然十分可惜,但如果放任自己的隊友命喪於此,自己本能救出卻沒有行動,葉凡恐怕這一輩子都過不去這個坎兒。所以,眼下葉凡並沒有猶豫。

「葉凡,你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到時就算你讓我當牛做馬,我趙亮也絕無二話!」

趙亮顯然也是一個重情之人,見到妹妹陷入危機,他徹底急紅了眼,此刻見到葉凡上前搭救,頓時沖葉凡感激的喊了起來。

「放心,敏兒姑娘不會有事的。」謹慎向著趙敏兒靠近過去的葉凡,隨口答了一句。

而此刻,距離趙敏兒位置不遠的凌柔,也發現了前者的危機,當下臉蛋上神情焦急,沖趙敏兒喊道:「敏兒姐,不要驚慌,我和葉凡哥哥會過去救你的!」

說話間,身形就要向趙敏兒方向踏去,但是望見這一幕的葉凡,臉色卻是大急,沖對方便喝止道:「凌柔,你別動,敏兒姑娘交給我!」

聞言,凌柔本要丟出去的黑木令,瞬間收了回來,望見葉凡那堅決的神態,她重重點點頭又,沒有再輕舉妄動。

趙敏兒情況危急,葉凡動作非常迅疾,轉眼間便向前他出了兩步,與趙敏兒的距離在迅速靠近,而後者在見到葉凡趕來后,臉上的驚慌之色稍稍減弱了幾分,著急的她,將自己手中的黑木令向距離葉凡位置最近的木樁扔去,想要前進一步來拉進雙方的距離。

但似乎是過於驚慌,這一道黑木令竟然徹底落了空,掉入液態火焰中化為了虛無,而趙敏兒卻沒想過自己會落空,一隻腳已經在黑木令出去的那一刻,迅速抬起向那木樁落了過去。

察覺到問題,她才著急的想要收腳,可此時的身子已經傾倒,手忙腳亂之際,竟然一個不穩,向著液態火焰中重重的摔落過去。

「啊!救命啊!」 我又把忠犬坑死了 ,臉色慘白,萬分驚恐的喊叫起來,那破嗓之音,令的所有人心頭驟然一緊。

「不要!!」後方的趙亮,見趙敏兒向液態火焰中摔落進去,頓時瘋狂的大吼起來,虧得身旁的凌霄拉住身形,不然定會不計後果的衝出去。

趙敏兒的意外變故,令的場上眾人神情大變,而趕來救援的葉凡,臉色同樣猛然大變,望著那摔向液態火焰中的少女,眉頭緊皺的他,目光向兩人之間距離掃了一眼,便咬咬牙,腳下用力一蹬,直接脫離木樁的束縛,向那身形急掠而去!

「葉凡!」

這宛如自殺的一幕,令的本就神情大變的眾人,臉色再一次驟變,齊聲喝道!

ps:各位兄弟,情人節快樂。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踏行在赤龍焰河中的眾人,此刻神情皆是一片大急,他們望著那沒有依靠任何支撐點便沖入火海的葉凡,失聲急呼。

沒有木樁做支撐,沒有黑木令作為基點,這麼衝出去無疑就是自殺式的行動。

但葉凡心裡哪去考慮這麼多,見到趙敏兒向火海摔落下去,他根本沒有時間思考,下意識的便沖了出去,此刻他腦海中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能讓眼前人出事。

赤龍焰河,瀰漫著藍紫色的火光,其中都有不少身影,而此時此刻這些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黑衣少年的身上,其中有來自凌霄等人的急切擔憂,也有來自周圍一些人的冷眼旁觀。

緊急時刻,葉凡的潛力幾乎是全部發揮出來,在那一次奮力躍起下,身形就如同展翅翱翔的雄鷹,劃過一道優美弧線,凌空直奔那摔向火海中的驚恐少女。

「啊……」

一腳踩空,向著火海中摔去的趙敏兒,此刻已經不知道喊救命,只知道撕扯著嗓子尖叫著,原本那紅潤的俏臉,這時也是一片慘白,毫無血色可言。

死亡的陰影已經向她籠罩而來,她清晰的望見下方那藍紫色的火焰,正在對她瘋狂的吼叫,那詭異到極點的火苗,就仿似是燃燒在人的心中,讓人心中生出一陣陣劇烈的痛苦。

感受到那越來越近的藍色火焰,她絕望了,她知道這一次自己的生命就要徹底交代在這裡了,但是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自己就這麼死了,十六七歲的芳華,正是體驗人生一切美好的時候,可這些她再沒有機會去享受了。

她不甘,但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就算再不甘心,也已經於事無補。

「想不到這就是我最終的歸宿。」這一刻,趙敏兒唇角自嘲的翹了起來,其中流露著濃郁的凄涼,她心頭絕望的想到了這句話,一雙恐懼的眼眸,緩緩的閉了起來。

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那便微笑著擁抱死亡吧。

一行絕望的清淚,從那張算不上絕美,卻勝在青春秀麗的臉龐上,緩緩滑落,在周圍火焰的照耀下,竟然顯得無比的輝煌。

唰!

也就在少女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不遠處突然躥來一道身影,眼眸緊凝,神色決絕,黑衣少年以極快的速度衝來,將摔落向火海的少女,一把攬在了懷中,身形向著迴路奮力衝去,但此刻的葉凡,沒有御空之能,失去了力量的支撐,他的身體向著不遠處的火海直接沖了進去。


「唔。」原本絕望的趙敏兒,腦袋被摟在了寬厚的胸膛里,瓊鼻緊壓紅唇緊貼,頓時呼吸不暢,悶哼出聲。

那一條遒勁有力的手臂,緊緊繞住了她的嬌軀,原本就有些傲嬌的雙峰,被擠壓在那寬厚的胸膛上,令的趙敏兒胸中一陣氣悶,突然間的異樣讓的原本絕望的她,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而出現在眼前的就是一個散發著渾厚氣息的男子。

「葉……」她猛的抬頭,額頭碰到了少年的下巴,而那雙錯愕到極點的眸子,就凝望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龐,思想一時間徹底的停滯了。

當葉凡之前說要救她的時候,她就像是找到了一個精神的支柱,原本驚慌的心情也平息下來,直到後來摔向火海,她才徹底的斷了心思,但是她根本就沒想到,此時此刻,對方竟然會衝上來救她,那可不是冒著死亡的危險,而是要承擔必死的危險。

秀麗的眸子,此刻徹底的濕潤了,這個前後認識只有幾個時辰的少年,竟然會願意犧牲生命來救她,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希望,下輩子他們能夠早點相遇,那個時候她再去報答對方,即便是付出一輩子的代價,她也無怨無悔!只是眼下,他們……

趙敏兒雙眸溫柔的盯著葉凡,一雙被壓住的玉臂,緩緩的繞過了對方的身體,緊緊的抱住了對方,就算死,她也不再是孤單一人……

場上眾人,此刻目光都落在那對緊緊摟在一起的少年少女身上,口中焦急的喊著,尤其是那趙亮,望著兩道摔落向火海的身影,神情激動到了極點!

嘭!

一道重重的轟擊聲突然響起,神情驚慌的眾人望見,葉凡一腳踩在了漂浮火海中的木樁上,借著瞬間的著力,手臂猛然伸展,拼盡全身力氣將懷中的少女,奮力拋向了對岸,而自己,身形卻快速向火海中湮沒而下。

「葉凡!」被拋出去的趙敏兒,沖葉凡嘶喊道。

周圍空氣在迅速流竄,火焰仍舊在沒有停息的燃燒,但是趙敏兒的眼中,卻只有那一道向火海中逐漸沉沒的身影,她望著那張越來越遠的平靜臉龐,眼睛中的淚水,奪眶而出,染濕了整個面頰。

此刻,周圍眾人也都呆住了,任誰也沒想到,葉凡竟會拼了全力將少女拋出去,但卻任憑自己身影跌落進火海之中。

「葉凡哥哥!」望著那快速向火海中沉默的葉凡,凌柔臉蛋上的焦急之色濃郁到了極點。

而趙亮更是無比的心急,自己的妹妹已經安全,但這份安全卻是用葉凡的性命換來的,他又如何能夠不急,如何能夠心安,如果有可能,他真恨不得自己去代替葉凡,落入那火海中,這樣他最起碼不會因為葉凡死掉而愧疚一輩子。

「葉凡,你不能出事!」凌霄瘋狂的拍擊著自己的胸膛,沖葉凡喊道!這一刻,他痛恨自己的無能,竟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隊友,死在這赤龍焰河。

一行人,都在沖葉凡急喊,但是望著對方逐漸沉默的身形,他們臉上流露出了無力的神情,這個一路上都在為整個團隊著想,都在用自己行動來領導團隊去的一次次勝利的少年,竟然要死在這裡了,但是作為隊友的他們,卻無能為力,這種感覺,讓他們覺得憋屈!

就在眾人瘋狂急呼的時候,葉凡的大半身已經沒入了火海中,他臉色蒼白,嘴巴張著,眼睛瞪著,那副模樣與之前那些死在赤龍焰河中的武者,完全一樣。

但是,葉凡卻並沒有死掉,此刻在他的識海內,充斥著無比濃郁的藍紫色火焰,那火焰的模樣竟然與外界赤龍焰河中的一模一樣,在這些詭異火焰的充斥下,葉凡識海內的魂力竟如同木材般,徹底的燃燒起來,看那趨勢,似乎是想要將識海內的魂力全部燒盡。

隨著那藍色火焰的燃燒,葉凡臉色越來越白,整個人像是被定住了,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應,但他的思想,卻仍舊很活躍,眼前的狀況,雖然比想象中的還要危險,但是與他猜測的並沒有兩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