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6 Views

紫然擡頭,剛好看見這兩根青色的箭被切成灰燼。

Written by
banner

一個絕妙的主意涌上心頭!

紫然放出神識去感知那兩個青色箭的來源。

咦,還是認識的人嘛。

二話不說,紫然一把飛到馬七身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後就被馬七一個反手擒拿抓住了。

“喂,我說,能放手了嘛。”

紫然並不知道馬七的名字,只能稱呼爲“喂”。

“是你,你怎麼在這裏?”

馬七鬆開擒拿,疑惑道。

“你是爲了那個驚風紙對吧。”

紫然不答反問,然後發覺自己說漏嘴了。

驚風紙?那張報紙?這個紫然一定和這次的龍捲風事件有關!

馬七眯起眼睛輕聲道:

“什麼驚風紙,和你有關?解釋一下。”

“這個嘛……祕密,把你的弓箭借我用一下。”


馬七牢牢的抓着弓箭,眼睛瞪着紫然,大有你不說我就不借的情形。

“好吧,我說,驚風紙是來自外星的一張紙,我喜歡收藏來自外星的東西,上次的潘多拉魔盒也是如此,至於這些東西怎麼來的,你再問可就不對了。”

紫然還是撒了一個謊言。

不過驚風紙的確是異界的東西,說是外國的也不爲過。

馬七想了想,也想不出更好的答案,只好一副不情願的把弓箭借給紫然。

紫然接過弓箭,引箭上鉉,凝聚風元素進入箭中。

咻。

這一支箭紮在龍捲風上,沒有被風帶動,就在那個位置沒有任何移動,好像這個龍捲風是靶子而箭是飛鏢而已。

引箭上弦,一次性,紫然準備射七支箭!

ps:知音待的地方是一個小地方,高中即將消失,所以,知音從第一棟樓直接蹦噠到了第二棟樓,環境特好,知音特喜歡,就是歷史老師換了,換了一個喜歡跟我們講一些歷史上的一些小細節的老師,他的方言說的很好,所以一堂課下來,其他同學都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只有知音在強顏歡笑,沒辦法,誰叫知音聽不懂呢,說普通話的人傷不起,小時候知音生病去買藥(yào),正好遇見散步的外公,外公問知音去幹嘛?知音用普通話說:我去買藥(yào)。他一臉奇怪,問道:啥仔?買尿(“尿”的讀音方言也念(yào),和藥的讀音只差一點),買尿搞啥子哦,那裏有賣尿的嘛?暈死,知音花了好久才解釋清楚。 咻咻咻咻咻咻咻!

七支箭有五支射歪了,只有兩隻箭穩穩的插在上方。

有了這三支箭的緩衝,龍捲風倒也少了點破壞力。

“你怎麼做到的!”

馬七再次驚訝的看着紫然,雖然這射箭技術不怎麼滴,但是這種把箭插在龍捲風上還阻止了龍捲風的勢頭的確可怕!

“呵呵,祕密。”

自己的能力很強不錯,但是也不能公佈,不能告訴除了小戀雨和倆小孩之外的人,不然天知道會惹來什麼麻煩。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紫然是知道的,他的責任就是修煉元素,要是被這個馬七知道了自己的能力平白無故的給自己加“兼職”可就不好了,時間就是生命!生命豈容浪費!

而且,這還是別人的生命。

三隻箭定住了一點勢頭,但也讓驚風紙這個沒有靈智的紙發了怒。

很快,賀蘭市出現了第二個龍捲風,四個,八個!

每一個都是十八級強風!

強風沒有對其他人造成影響,但是對紫然和一些物品造成了影響。

比如說馬七的弓箭。

“次奧,你怎麼搞的,勞資的箭要飛了。”

馬七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死死抓着自己的幾把箭。

可惜雖然他不是人,但還是輸給了自然。

幾把箭在空中散開,凌亂的像馬七的心。

紫然不知何時緊緊抱着一顆大樹,雙腳朝空,大聲道:

“我怎麼知道,這驚風紙一定是受驚了!”

咔嚓。

大樹連根拔起!

紫然被強風颳上了天空!


留下一聲慘叫在空中迴旋!

太尼瑪刺激了!

紫然肯定,這比什麼遊樂園凌宵飛車刺激多了。

聽說飛行員要進行抗壓旋轉訓練(專業名詞不懂),進去的人無一不是暈得歪歪斜斜的走出來甚至被別人擡出來的。

紫然敢肯定,那玩意比這玩意落伍多了!

起碼……自己已經不知道哪裏是天哪裏是地了。

好暈啊!暈的紫然五臟六腑都要潰爛了。

紫然覺得自己全身血液不斷逆流而上再順流而下如此反覆!

有一種打太極的感覺!

次奧!勞資在的時間怎麼能讓你猖獗!

紫然也駕起強風,被其他的東西碰碰撞撞好多次,勉強在空中停留下來。

腳下山那個山,地那個地,只要一個控制不好就要麼摔下去,要麼繼續轉圈!紫然覺得自己已經無法承受那種轉力了。

託這場龍捲風的福,這次賀蘭市必有大改造。

新生的含義就是先死一次嘛。

紫然纔不管這玩意呢,只要沒人傷亡就好。

回頭捐錢十億再建賀蘭市就是了。

當然,最好不建。

畢竟末日第一天就是全球海嘯,賀蘭市這個海平低的城市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會被掩埋,紫然還沒有那麼自大到可以一天打敗末世。

話題跳回來,八個龍捲風,有驚風紙的是最中間的那一個,其餘七個龍捲風包圍着驚風紙,想要突破簡直艱難。

閃電沒作用,雨水也沒作用,紫然能做的只能是以風對風。

龍捲風只有一個破綻,那就是風眼!紫然駕駛風艱難的飛上高空,期間很多次都差點被颳走。

但紫然不能放棄,一天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讓驚風紙做出很多破壞。

哈,飛上來了。

紫然雙手緩緩合上,伸出兩隻食指,指向中間的龍捲風,一道道無形的風刃在紫然身邊凝形,再紛紛衝向驚風紙。

幾道青色有形的風刃從紫然身下的龍捲風掠出來,斬斷了所有紫然的風刃。

有形與無形,完全不在一個檔次!紫然在實力上不是對手。

雷元素大成本應該比風元素厲害,可惜紫然攻擊不到驚風紙。

“小子你又惹麻煩了。”

孫悟空打了哈切,懶羊羊道:

“你又進了誰的領域呀?”

“領域?我沒進領域呀。”

紫然有點詫異。孫悟空撇嘴道:

“你周圍的氣場可不就是領域嘛。”

難道自己進了驚風紙的領域?

難怪雷電劈不中驚風紙!

難怪自己處處受制!

“孫悟空,你有解除領域的方法嗎?”

“有啊,破解領域方法無非三種,一種以力破解,一種以道破解,一種就是以領域破解。

以力破解就是用蠻力,以道破解就是用法則漏洞破解,以領域破解就是靠自己的領域破解。”

紫然細細思索一會,以力和以領域自己都不行,有形與無形不在一種檔次,自己也沒有領域,根本無法破解,只能試試以道破解了。

“孫悟空,這領域裏面的法則是什麼?”


“制衡!把你的所有能力削弱一大半給他,遇強他更強,戰無不勝。”

什麼!難怪!難怪自己的雷電和三隻箭用了之後它就成了十二級風!還分割出來了八部分,大成能量那麼龐大,估計拖到現在它也纔剛剛消化完所有能量化爲己有。


這種領域放到玄幻小說裏威力簡直爆表,無視等級差距,小魚能一口吞掉大魚也不會撐死。

遇強它更強,那麼遇弱呢。

說到遇強和遇弱,紫然想起華國功夫——太極。

初一的時候紫然遇見過一個很會太極的中年,他給全校上了一集太極課,背景大的嚇人。

太極一道,以柔克剛,四兩拔千斤,可陰柔可陽剛,一牽一絆,皆有大道之理。

紫然今天假想着太極的學識和姿勢,猛然靈光一閃!

他強任他強!清風扶山崗!

驚風紙是山崗,自己就是清風!

風可一閃而過,亦能排山倒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