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6 Views

許陽理解秦莞莞的心態,她是關心則亂,太過於擔憂洛白水所致,便不再勉強。

Written by
banner

隨著一件件寶葯被投放到鼎中,逸散出來的生命能量,也越發濃郁。御玄雨等三女頭頂,漸漸有白色的氣霧蒸騰,渾身骨骼都響起了輕微的噼啪爆響之聲。

很快,補衣第一個醒過來,她渾身的生命力量充盈,幾乎要破體而出,和之前判若兩人。

「好強的生命精氣,我雖然修為沒有提升,不過肉身的凝實度,卻大幅提高!原本在修鍊的時候,肉身之中的一些裂痕暗傷,因為生命能量不足,無法修復。現在通過這次生命能量的攝入,我搬運氣血,已經將那些細微暗傷全部修復,就跟換了一副肉身一般,太神奇了。」

不多時,采籬也蘇醒過來。她的修為在三女之中屬於最高一人,但是天狐王族血脈本身就資質奇高,而且采籬自從踏入修玄界,修鍊寶物從不缺乏。所以。她的肉身本來就很完善,這次吸攝生命氣息,不過是錦上添花。

「奇怪,怎麼玄雨姐姐還沒有醒?」采籬看向依然盤坐,氣息沉浮不定,頭頂依舊有氣霧蒸騰。

許陽手中不停。熬煉藥材,沒有說話。不過他卻是猜出了一二,心中不由暗嘆。

御玄雨的天資雖然超乎尋常,但和補衣的真水之體,采籬的王族血脈比起來,就差了許多。可是,御玄雨如今的境界,卻是無敵玄王,比補衣還要高!

這說明御玄雨付出的努力。比補衣、采籬都要多出許多倍!這個心志堅毅的少女,在撐起勇者工會大梁的這些年來,不知吃了多少苦。她能在三十歲之前,攀升入無敵玄王境界,固然有著識海中那個神祗虛影的促進,但她自身的努力,卻必不可缺。

所以說,御玄雨的身軀之中。細微的暗傷要比補衣、采籬都多很多。她現在就像是一塊乾燥的海綿,在如饑似渴地攝取著周圍的生命氣息。用來搬運氣血,補全自身。

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工夫,御玄雨身上沉浮的氣息才漸漸趨於穩定。她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周圍眾人都在看著她,不由微微一愣:「怎麼了?」

「玄雨,感應一下。你現在的肉身如何?」許陽問道。

御玄雨依言站起身,輕輕握了握拳,頓時一陣嗶嗶啵啵的爆響聲傳出,一種沉雄的力量感,從御玄雨修長的嬌軀之中涌動。

「咦。感覺能比擬飛魚族的普通族人了,好強的肉身。」采籬感嘆道。

飛魚族的普通族人,論戰鬥力,和人族的玄王強者近似。但是他們只修肉身,肉身的破壞力,能比肩初階玄皇!也就是說,御玄雨如今的肉身之力,也近乎玄皇強者了。

「恭喜玄雨,肉身強橫,施展霸戟招數會更加厲害。」補衣笑道。

御玄雨也是欣喜異常,她對於實力的渴望,比任何人都要更加迫切,這也是她不斷變強的根源之一。

在三女全部吸攝生命能量完畢之後,許陽煅燒藥材,也進入了尾聲。隨著最後一株寶葯被煅燒成藥力精華,落入鼎中,荒文鼎內的重水,也是沸騰到了最高點,蒸發出一陣陣水汽。

「好了!」許陽以玄力操控,將洛白水昏迷不醒的身軀,挪移到了荒文鼎的上方,然後緩緩落下。

鼎中的重水受到外力的壓迫,同樣收縮,沒有一點藥液外溢出來。這就是重水的好處。

很快,洛白水整個人都沉浸在荒文鼎的藥液之中,只剩下腦袋露出水面。許陽按照青銅板的指示,掐動印訣,連番打入洛白水的身軀之內,助他打開體內毛孔,吸攝生命能量。

轟隆隆……


鼎中的藥液,圍繞著洛白水的身軀,自發運轉,竟是形成了一個小小的螺旋渦流。閃爍著各種顏色的藥力精華,也隨著渦流,緩緩融入洛白水的體內。

許陽繞著荒文鼎緩步走動,不時拍出一掌,落在荒文鼎外壁。他的掌力似乎帶著一種特殊的波動,引發鼎中藥液的共振,催動那些藥性精華,以更加柔和的方式,湧入洛白水的身軀之中。

洛白水本來蒼白的病態膚色,隨著一股股生命能量的湧入,變得漸漸紅潤起來。他的生命氣息,也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增強著。

「很好,一切順利!」采籬興奮地對秦莞莞說道,「邪皇師父就要活過來啦。」


秦莞莞秀眉依舊未曾舒展,她有些擔憂地說道:「雖然肉身恢復得很快,但白水的靈魂氣息,卻依舊沒有起色……我很擔心。」

補衣說道:「我相信公子,他一定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方才為邪皇師父解封。」

這次療傷,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到了最後,荒文鼎中蘊含強烈生命氣息的藥液,已經變得淡不可察,如同清水一般。而洛白水的生命氣息,卻從一開始的萎靡虛弱,變得極其強盛,簡直就是一個睡著了的無敵玄皇!

「可以了,現在師父的肉身已經完全恢復,可以承受神蟲腦髓的衝擊!」許陽按照青銅板的提示,進行下一步驟。他取出一隻玉瓶,打開瓶塞。這玉瓶之中,盛放著一滴神蟲腦髓,這滴腦髓放眼整個宇宙星空,也算是珍品寶物。

「嘰嘰!」一聲尖銳的蟲鳴響起。(未完待續。。) 隨著許陽打開瓶塞,一頭虛幻的神蟲影像,從瓶口陡然冒出,張開猙獰可怖的幽深口器,對天長鳴!

這是神蟲腦髓之中蘊含的精華力量,似有靈性,想要望空逃逸。

許陽早有準備,他屈指一彈,那神蟲幻影就支離破碎,隨之煙消雲散。緊接著,許陽玄力包裹住這一滴神蟲腦髓,輕輕喝道:「爆!」

神蟲腦髓頓時爆散成一團銀白色的汽霧,在許陽的玄力操控之下,緩緩融入了荒文鼎之內。

剛剛的過程雖然短暫,但是秦莞莞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好厲害……我從沒有見過,這般有靈性的寶物。」御玄雨感嘆道。

「是啊,僅僅是一滴,卻蘊含著不可測度的可怕力量。」感知敏銳的補衣,低聲說道。

「真不知道許陽是從哪裡尋到了這種天材地寶,白水能有他這個弟子,實在是一生之幸。」秦莞莞嘆息說道。

真正讓秦莞莞感嘆的不是許陽的實力,而是對於這種一看就極為珍稀的寶物,他絲毫都不皺眉頭,就給洛白水使用。這從側面證明了,許陽對於洛白水的情義深重,絕非什麼寶物所能比擬。

如果秦莞莞知道,這一滴神蟲腦髓,放眼整個天玄世界,都未必有人能夠擁有的話,她肯定會更加震撼。

隨著這一滴神蟲腦髓爆散而成的汽霧融入鼎內,洛白水的靈魂氣息,似乎受到了某種增益,逐漸變強。這一過程就要緩慢了許多,畢竟是涉及靈魂、心神方面的操控,許陽進行得非常小心。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眼看著洛白水的靈魂氣息,從一絲餘燼,變成燒焦的木柴,然後變成搖曳的燭火,最後則是燃燒的火堆,周圍圍觀的諸女。心中都是緊張萬分。

整整六個時辰過去,外面的天色也變得昏黑一片。洛白水的靈魂氣息,終於恢復到了一種接近滿溢的地步,而一旁的許陽,也是臉色微微有些發白,消耗不小。

「呵呵……差不多了。師父的肉身和靈魂之力,都已經恢復完全,甚至更勝從前。他只現在之所以還沒有醒來,只是因為剛剛復甦的肉身和靈魂沒有契合好。等師父一覺睡醒。他就能徹底康復。」

許陽緩緩收回了心神力量與玄力操控,吐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地說道。

荒文鼎中,融合了神蟲腦髓的重水,此刻還有著淡淡的銀白色在流轉。果真如青銅板所言,洛白水的境界,根本就不足以吸納整整一滴神蟲腦髓的能量。

秦莞莞感激不盡,她剛要說話。忽然一旁的采籬驚聲說道:「不對,你們看!」

眾人向荒文鼎看去。只見神蟲腦髓那絲絲縷縷的銀色能量,竟然同時向洛白水的體內涌動!洛白水的靈魂氣息,也越來越強,彷彿一隻即將破繭而出的蝴蝶。

「許陽,這是……」秦莞莞驚訝問道。

許陽如今見識廣博,早就判斷出洛白水的真實情況。他搖了搖頭。笑道:「不用緊張……師父恐怕又要突破了,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在昏迷之中突破?」御玄雨和補衣等人對視,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雖然很罕見,但也並非不可能,」許陽解釋道。「只要法則感悟足夠,不管什麼狀態下,都可能迎來突破的時機。師父經歷過這次寂滅、金剛法則所融合的灰晶石棺封印,對於寂滅法則的感悟必定更上一層樓,很可能會達到『進階』的層次!他的突破,也就不足為奇了。只不過……」

「不過什麼?」秦莞莞有些緊張。

「師父現在已經是無敵玄皇層次,再向後突破,就是換皮境、換血境和換骨境,合稱三換境界,是為半步世尊!這三個過程,都有不小的兇險。他如今處於昏迷狀態,自主更換皮膜的話……更增危險啊。」

「這……」秦莞莞本來想說拜託許陽幫助,但看著許陽那有些萎靡的氣息,和明顯蒼白的臉色,這句話卻實在說不出口。

許陽說道:「玄雨,帶著補衣和采籬到外面去。」

「嗯?」御玄雨等人一怔。

「接下來師父要踏入換皮境,渾身皮膜都要重新換過。你們難道想留下來觀瞻不成?」許陽微笑說道,「恐怕師母不會同意啊。」

三女這才明白,頓時面色羞紅,急忙逃出了密室。頃刻間,密室中只剩下了許陽、秦莞莞,以及浸泡在鼎中的洛白水。

「師母,請你在一旁為我護法,」許陽面色有些凝重,「我要以心神力量,引導師父,強行完成這次換皮過程!」

「好……可是,你和白水會不會遇到危險?」秦莞莞問道。

「風險當然有,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了別的辦法!」許陽說道,隨即眉心之中,一道藍光射出,直接籠罩住鼎中的洛白水,向他的四肢百骸之間延伸。

內視自己的狀態,許陽已經做過無數次了。但是像這樣,以心神力量精確地探視他人的肉身,許陽還是第一次經歷。

洛白水的肉身中,骨骼散發微光,血肉凝實,玄脈暢通,顯然是剛剛的寶葯熬煉,已經幫助他恢復成功。而且,還有星星點點不同顏色的藥力精華,沉積在洛白水的身軀之中,尚未被吸收。

那一絲絲來自神蟲腦髓的力量,不斷湧入洛白水的體內,融入他的肉身。

許陽心神探查之下,發現了洛白水肉身的奇異變化。他本來的皮膜層之下,似乎有著大量的生命能量積蓄,在神蟲腦髓的刺激之下,緩緩凝聚。


「這就是換皮境,所要換成的新皮膜,只不過尚未成型而已。師父現今處於昏迷狀態,無法自主掌控,這樣形成的新皮膜,很可能會厚薄不一,參差不齊!我要做的,就是以心神力量,強行控制他全身新皮膜的成長,使其完全一致!」

許陽的心神力量所化的藍光,完全包裹住了洛白水的身軀。一股股游魚一般的生命能量,被許陽掌控。(未完待續。。) 換皮境,是從凡俗踏入仙聖的開端,非常重要。

許陽的心神力量引導洛白水體內的生命之力,在原本的皮層之下凝聚出新的皮膜。洛白水昏迷,他就代替洛白水來主導新生皮膜的構建。

這一過程雖然辛苦,但是許陽也是獲益良多。他現在也已經是無敵玄皇境界,接下來同樣要經歷換皮境界,超凡入聖。現在幫洛白水換皮,就等若給許陽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洛白水周身的皮膜,漸漸變得褶皺起來,隨即依次脫落。其中手臂、腿部的皮膜最先脫落下來,露出裡面白裡透紅的新生皮膜。這新生皮膜看上去比嬰兒還要柔嫩,但是它擁有的強度,連一般的寶器都未必比得上。這種皮膜,已經非常接近世尊寶體了。

秦莞莞在一旁看得面色微微有些羞紅,不過她已經和洛白水有了夫妻之實,倒也不是太過尷尬。

換皮的過程,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

最後脫落的是臉部皮膜,許陽在構築新皮膜完畢之後,直接從洛白水的臉上,將外層褶皺的舊皮輕輕揭下。頓時,一張皮膚白嫩,猶如新生嬰兒的臉蛋,出現在了許陽和秦莞莞面前。

「大功告成……糟糕!」許陽此時疲憊非常,但看到洛白水的臉之後,卻忽然慘叫一聲。

「怎麼了?」秦莞莞也被嚇了一跳。

「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唉,師父醒來之後,肯定要找我的麻煩。」許陽苦兮兮地說道。

秦莞莞的臉色有些變了:「怎麼……難道說,你在幫他渡過換皮境的時候,漏掉了某些……零件?」她迅速向某個不健康的方向想去,顯然某個**部位。一定是最容易疏漏的。

許陽明白了秦莞莞的意思,趕緊搖頭:「怎麼會,師父身上的……呃,零部件,一個不少。」

「那你為何突然驚呼?」秦莞莞好奇問道。

「我忘記了一點……師父的年齡!」許陽搖頭說道,「他老人家已經是七十多歲了。氣血強大,肉身不老,但一直都是以中年大叔的形象示人,和師母也頗為般配。可我在給他構築臉部新皮膜的時候,下意識以我自己的年齡構築,結果弄出了一個少年人的面孔!唉,慘了!」

秦莞莞連忙端詳著洛白水的臉,不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洛白水此時的臉蛋,絕對是俊美異常。透著一股年輕活力。

秦莞莞雖然修玄有成,駐顏有術,但此時的形象,也是一個成熟的美婦。這一形象和原本的洛白水的大叔形象比較般配,但現在配上年輕版的少年洛白水,說好聽一些是姐弟,說難聽一些,簡直就是母子。太不配了。

「師父最得意的八字鬍須,也被我弄沒了。他肯定要抱怨的。」許陽嘀咕道。

「嘻嘻。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許陽你做得很好!」秦莞莞嗤笑道,「我原本就看那八字鬍不順眼。而且,現在你的師父也變得好看了許多,比原本的不修邊幅,要好太多了。」

許陽有些意外。沒想到秦莞莞還特別滿意,這算不算歪打正著?

這真的不怪許陽。在修玄者踏入半步世尊的三換境界時,其實就是對肉身的一次重塑。相由心生,一般的半步世尊,都會將自己的形象塑造得略顯老態。符合他們各自的心態。

許陽還不到三十歲,他下意識塑造出的形象,當然是非常年輕的樣子,與洛白水的實際年齡反差很大。

「唉,算了,反正在踏入聖人境界之前,修玄者改變容貌的機會,只有這一次……師父就算不滿意,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許陽縮頭說道:「師母,我暫且去修鍊一番,等到師父醒來,再行叫我。」

看著許陽一溜煙逃走的樣子,秦莞莞不由一笑。她心中有著無數感激的話,但被許陽最後插科打諢一下,卻是不方便說了。

這次幫助洛白水療傷,然後助他通過換皮境,耗時極長。等到許陽從密室之中出來,已經過了整整一天一夜。

許陽睏倦之極,本來想倒頭就睡,但此時無疑是修鍊心神力量的最好時機。他只能無奈地盤膝坐好,隨即運轉養神功法,恢復心神。

這就是修玄者,要時時刻刻克服自己的惰性。修玄之路,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那些屈從於惰性,安於享樂的修玄者,絕對成不了大器。

這次修鍊,許陽沉浸在物我兩忘的境界之中,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等到他睜開眼睛,已經是雄雞高唱天下白,又是一天的清晨了。

「呼……」許陽緩緩坐起,活動了一下發酸的腰腿。他感覺神清氣爽,彷彿剛剛從清晨的樹林之中醒來一般,心神力量又有了一絲精進。

「不知道師父醒了沒有……」許陽這般自言自語道,「該去看看了。」

「不用了!」一個清脆的少年聲音,沒好氣地說道。

「誰?誰在說話?」許陽微微一怔,隨即心神力量一掃,頓時在靜室之外,發覺了一個熟悉的氣息。

「師父……」許陽一張臉迅速垮下來,洛白水連聲線都變成了稚嫩少年,這下子真的慘了。

嘻嘻哈哈的笑聲,從外瘋狂傳出,隨即靜室的門被推開,洛白水、秦莞莞、補衣、御玄雨和采籬等人,衝進了室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