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0 Views

一隻紅色的盾牌擋在了觸鬚前。

Written by
banner

觸鬚沒有和盾牌接觸,直接消失在水中。

隨後又有一隻觸鬚出現在昆羽腦袋前,昆羽正向前遊動的身體就像是自己向着觸鬚撞過去一般。

紅甲調動已經來不及了,昆羽身體一擺,強行扭轉了一個角度,擦着觸鬚遊過。

還沒等調整身體,身體周圍就出現了一片觸鬚,如同飛針般無差別的飛向昆羽。

紅甲變形覆蓋全身,噼啪聲傳來,無數道觸鬚雨點般落在紅甲上。

直到此時,昆羽都沒有發現攻擊自己的生物長什麼樣。

觸手無休止的落下,魚珠能量飛速的消耗。

眼中光芒一閃,周身的紅甲猛然分解飛出,化爲一片片鋒利的甲片,沿着觸鬚飛速的切割。

從攻擊中解脫出來的昆羽纔有機會看向攻擊的生物。

生物很不起眼,除了衆多長長的觸鬚外,只有一個很小的腦袋和更小的身體。

不仔細看都發現不了觸鬚覆蓋中身體。

沒有其他多餘器官的長鬚怪飛速的舞動着觸鬚和紅甲片搏殺着,眼中平靜一片毫無波動。

趁着對方分神對付紅甲的功夫,昆羽尾巴一甩,飛速衝向隱藏在觸鬚中的身體。

又是兩條觸鬚伸出,豎起來擋在昆羽身前,硬頂了一記昆羽的頭槌。

兩條觸鬚直接折斷,但是昆羽突進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又有更多的觸鬚纏了上來。

失去了時機,昆羽後退一段距離,紅甲從遠方極速向這邊飛來,在半空中就組成了無柄刀。

只是兩下,向這邊纏繞過來的觸鬚就斷成兩截,落下河底。

跟着紅甲而來的觸鬚此時也快臨身。

一道光芒劃過,身後的觸鬚紛紛斷成兩截。

長鬚怪的眼睛依然毫無波動,周身的觸鬚繼續飛快的舞動,從西面八方向着昆羽包圍過去。

小小的身體閃爍着墨綠色的光芒,所有觸鬚一瞬間變了顏色,速度直接快了一大截。

刀芒再次閃過,觸鬚依然被斬成兩段,只是這次昆羽有些氣喘。

包圍圈慢慢形成,位於包圍圈中心的昆羽眼神凝重,大口的喘息,身前的無柄刀不停地閃爍,觸鬚如同下雨般落下。


即使如此,剩下的觸鬚也將昆羽結結實實的包裹了起來。

碰撞聲漸漸小了,長鬚怪看着緊實的如卵般的包裹,眼中終於有了些許變化。

只是這份輕鬆沒有持續多少,一道金色的光芒從觸鬚的縫隙中放出,隨後光芒越來越多,整個包裹都亮了起來。

一聲沉悶的爆炸聲傳出,一道泛着金光的身影從滿是下落的觸鬚中游了出來。

紅色的無柄刀在金色的身影邊環繞,一道殘影閃過,長鬚怪小小的身子上出現一道痕跡。

萬年不變的眼神第一次有了驚愕,隨着痕跡的不斷擴大,又變成了欣慰和解脫。

長鬚怪飄散的觸鬚一軟,整個身軀倒下,激起一片塵土。

昆羽金燦燦的身子黯淡了下來,魚嘴大口大口的張合着,眼中卻沒有一絲擊殺敵人的輕鬆。

這次爲了儘快脫困,昆羽將最後剩餘一點的能量全部調動起來,無柄刀幾乎舞出殘影。

但是代價卻是,現在身體中空空如也,一滴能量都沒有,再得不到能量的補充,昆羽別說戰鬥了,能不能遊動都是個事。

說來也奇怪,這裏的生物死亡後的肉體不能補充能量,剛進肚子中就化爲泡影,一滴能量都沒有。

而且在死後一段時間就會慢慢化爲灰燼消失,就像是設計這裏的生物故意讓別的生物得不到能量供應一般。

昆羽不急着向前趕了,就靠在長鬚怪身旁,開始休息起來。

很快長鬚怪也化爲灰燼消失了,峽谷中又恢復一片空當。

只有幾株奇怪的水草在山壁上晃盪。

無意中瞥見水草的昆羽一愣,這個水草很眼熟啊,好像在哪見過。

疲憊的身體拖累了大腦的反應,思索半天才想起來,這個水草和當時在分界線水域中遇見的水草是一模一樣的。

昆羽的眼睛一亮,如果這個水草是一樣的,那是不是意味着效果也是一樣的?

遊動身子靠近水草,嘴含住一片葉子感受一番。

果然是一樣的效果。

這下昆羽興奮起來。

這水草別的效果沒有,最大的功效就是持續的恢復魚珠能量,只不過沒有別的生物魚珠恢復快,但是好處是恢復量大。

別的不管,有總比沒有好,他現在魚珠能量匱乏到都快召喚不出紅甲了。


將所有的水草咀嚼一番用力的嚥進肚子中。


持續的清涼感傳來,沿着身體直達腦門,整個身體爲之一振,腦袋也清醒了很多。

剛坐下來的昆羽想到,這個地方有這種回覆魚珠能量的水草,那是不是意味着其他地方有能恢復身體能量的東西?

沒有急着往前探索,昆羽直接掉頭向後去,剛纔只顧這趕路了,根本沒有探索旁邊的山壁。

現在看來,創建這個峽谷的生物雖然沒有給他靠食物恢復的機會,但是還是留下一些其他的恢復物。

只要能持續恢復,昆羽就有信心走到底。 又回到峽谷入口,仔細的在山壁上找尋一番,一個卡在石縫中的橙黃晶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晶片成正菱形,不像是自然形成,叼在嘴裏感受一番,一股熟悉的火熱順着食道擴散到全身,枯竭能量的肉體爲之一震。

果然,有恢復身體能量的東西。

昆羽眼中一亮,用力向下一咽,晶片進了肚子裏。

磅礴的能量從晶片中緩緩散發出來,融合在整個肉體中,軟趴趴的肌肉緊實了起來。

渾身散發的溫暖感激的昆羽舒爽的抖了抖,疲憊一掃而空。

晶片不是很多,但是很好找,基本上就在石縫中,離了老遠就能看見。

將山壁上的晶片都找尋完後,昆羽全都吞到肚子裏。

晶片散發能量的速度和水草一樣,很慢,但是持續不斷,這反而更適合現在的昆羽。

接下來必然會經歷更多的戰鬥,有一個持續恢復也不怕在關鍵時刻脫力。

搜刮完戰利品,昆羽擺動着身子繼續向前。

這片峽谷不知道有多長,在下來的時候已經失去了方向感,昆羽現在也不知道是向哪個方向遊。

遊動不久,前方的景色驟然一變,本來荒涼一片的景色開始鬱鬱蔥蔥起來,一些奇奇怪怪的植物出現在一旁的山壁上,一些小的貝殼,小魚小蝦在植物中來回遊動。

這突變的畫風讓昆羽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一條身體透明的小魚從昆羽身旁遊動而過,看着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小魚,昆羽心中一動,莫不是也是一個補品?

嘴巴大張,一口將小魚吞下,透明的小魚消失在腹中,一點感覺都沒有。

昆羽自己都笑了,哪來那麼多好東西啊。

擺了擺尾巴繼續向前。

昆羽離去沒多久,剛剛停留的位置一陣波動,一條透明的小魚在水中出現,同樣擺了擺尾巴消失在原地,連動作幅度都絲毫不差。

不知道會突然出現什麼,昆羽也不敢放鬆警惕,不緊不慢的晃盪了許久,周圍的景色一成不變。

正在不停環顧四周的的眼睛突然一愣,又是一條透明的小魚在身邊遊過。

這個小魚有些眼熟啊,似乎在哪見過。

記憶彷彿缺了一塊,不過這不妨礙昆羽對這條小魚感興趣。

莫不是也是個補品?

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嘴不自覺的張開,將透明小魚吞了下去。

一點感覺都沒有,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昆羽咧了咧嘴,繼續向前游去。

又是遊動了許久,周圍的場景依然一成不變,昆羽還是在不停的環顧四周,心中警惕着即將到來的突然襲擊。

一條透明的小魚在身邊晃盪而過,眼神不受控制的被小魚吸引過去,接着嘴自己張了開來,似乎這個動作作了無數遍,已經成爲了一個本能。

小魚再次被吞入,還是毫無感覺,昆羽的嘴一咧,心中響起一段自嘲。

當第四次遇到這條透明小魚,昆羽的眼神還是被吸引了過去,接下來熟悉的動作再次操作了一番。

只不過,這次,在將透明小魚吞入肚中時,昆羽感覺到一陣強烈的違和感,總感覺似乎有些東西被自己忘了。

警惕的他立刻停在原地,但是驚恐的事情發生了,昆羽的身體自己擺動起來,眼神繼續掃視着周圍,腦中剛剛升起的疑惑慢慢模糊消失。

第五次吞下小魚,昆羽再次發現了不對勁,不過還沒等他開始思考,腦中的記憶又慢慢消失了。

第六次,違和感越來越強烈,腦袋裏像是被塞滿了東西一般鼓鼓囊囊脹的難受,正在吞小魚的昆羽感覺有股噁心感,似乎身體在排斥這個動作。

爲什麼呢?身體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剛升起的疑惑,下一刻就消失了,停下的身體繼續自己擺動,循環繼續。


不對,不對,絕對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忽略了!

不知道第多少次吞小魚,昆羽強迫自己開始思考,記憶不斷丟失,昆羽利用最後一點思維給魚珠中的紅魚發了個消息。

循環繼續。

這次有點不一樣了,昆羽強忍着噁心吞小魚的時候,魚珠中的紅魚自動浮現,有力的尾巴猛然抽在了昆羽的臉上。

尾巴接觸到昆羽,如同光點般消散,正在迷茫中的昆羽接收到一條信息。

是剛剛自己讓紅魚出來抽自己一尾巴的。

這條消息瞬間讓昆羽鱗片乍起,剛剛?我不是才進入這個地方麼?怎麼會讓紅魚抽自己一尾巴?

不對,紅魚不會騙自己的,那一定是自己和他說的。

此時,腦海中的記憶又開始消失,昆羽凝重的看向四周,心變得冰涼。


麻煩了!

記憶消失,循環繼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