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4 Views

一瞬間,這裡就好似炸開了鍋,徹底亂了,各族天才齊動,想要離開這裡,各族異種,非常罕見,散發恐怖氣息,化為一道道光芒,極速迸射其中。

Written by
banner

通道雖然很大,但在各族天才擁擠的情況下,便並非如此,他們都很擁擠,誰都不讓,隨後便全都堵在外面,誰都無法沒入,甚至要沒入其中的,都會被一隻只大爪子給拉回來。

「居然敢阻我的路,殺!」

很快,這裡便因此爆發激烈慘戰,數位天才都是因此隕落。


「讓開了,讓開了,我老大要回聖院了,但凡敢攔路的,統統搬上餐桌了。」大紅行動迅速,走在最前面,為童毅開路,他非常囂張,實力精進,一些天級凶獸都沒放在眼中,都敢點指。

聞言,各族天才都是紛紛後退,對於那個變態的人族,他們是打心底害怕,生怕招惹,惹來殺身之禍,很快,一條寬敞大路便騰了出來。

「沒看出來,你們很識趣,我很欣慰,這次給我讓路的,若是日後碰見我了,你們可以說出來,我可放過你們一次,但若是主動招惹,那就不好意思,我只能燉了吃掉!」童毅掃視他們,想要記入腦海,擔心日後有冒充的。

被童毅這麼看著,各族天才都是感覺心驚肉跳,這人族不會是要餓了,想吃他們了吧。

「別怕,我是好人,只要你們不主動招惹我,我是不會吃你們的,我做事很有原則。」童毅說道,聽得各族天才心中都是腹誹。

他們心中苦澀,這麼變態的人族,誰敢招惹啊,若是可以,他們一輩子都不想碰到。

再者說,分明就是他主動招惹,先是挑事,然後引起大戰,隨後就……吃

很快,童毅他們便沒入其中,成為第一匹回到聖院的存在。

「他終於離開了,以後打死我都不想看到他!」

看到童毅走了,不少生靈都是歡呼,他們都是各族的絕頂天才,受萬眾矚目,心高氣傲,但是碰見童毅,他們是真的沒辦法,根本打不過,他實在太強,神獸不出,在這東荒年輕一代,憑藉那恐怖肉身,真的是無敵。

「他日後的成就,恐怕我等只能仰望了。」

人族天才是打心底里服氣,他們知道,縱然苦練一生,也不見得能威震東荒,而童毅不同,修行時間比他們要短上一半,但卻比他們要強大很多,此時便已經拉開巨大差距,日後更是不用多說。

「終於可以回聖院了,我要潛修,縱然不能威震東荒,但也要成就一方王侯,佑我部族長久不衰!」一位人族天才大吼,不做耽誤,蜂擁向前,眨眼衝出。

「冒著生命危險進入這裡,不僅空手而歸,還九死一生,道爺虧死了!」一個身處青色道袍的小胖子擠在人群中,唉聲嘆氣,道:「希望我擁有都不要再碰見那個傢伙了。」

原本,他進入小世界后,得到了很多東西,可惜,自從碰見童毅后,他的霉運也就隨之而來,原本身上具有很多寶物,可是到了如今,除了道符什麼都沒有了。

此時,在童毅剛離開的一剎那,各族天才全都出動了,雖然死了近乎九成天才,但是如今的數量仍舊還是很龐大的,密密麻麻的肉軀,向前滾動,都要率先離開。

至於被稱為少皇的,都具有異寶,早已回歸聖院,去各族的地盤開始修鍊,等待聖戰,他們不是為了參賽所獲得的獎勵,而是為了族群的榮譽,在他們眼中,榮譽高於一切,甚至生命。

毫無疑問,這次試練,童毅是萬眾矚望的,他遮蓋了其他天才一切光輝,沒誰可以比肩,人族也算是徹底揚眉吐氣了一次。

「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做到了……」

聖夕陽西下,晚霞如血,一陣驚呼傳出,聖院內瞬間沸騰,縱然是導師都被震撼到了,無數道目光,全都仰望天空,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半空中,一道龐大獸影如同烏雲壓落,透發窒息之感,這是一頭龐大無比的巨獸,至少已經沒有生命波動,至少因為它的喉嚨部,已經被一桿烏金色的神槍穿透。

在他的身軀下方,有一位俊朗的青年,是他手持神槍,將其擎起,正在踏空而行,大片血雨飛落,灑在聖院內,這一幕無比震撼。

沒錯,這巨獸便是被這位看起來不過二十齣頭的青年所擊殺,他身軀修長,強壯有力,黑髮披肩,目光炯炯,神色淡漠,不怒而威。

他的名號,更是早已威震東荒,力壓當代各族天才,號稱聖院萬年以來第一天才,而他在人族天才更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他便是夏清涵口中的三皇兄,夏天辰,甚至已經被各族天才認為是下一代人皇的人選,放眼東荒年輕一代都是真正的至強者,哪怕是外族天才也都對他是心服口服!

「這居然是那個禍害,他如今居然強大到了這個地步!」就在這時,有生靈驚呼,他看出了這巨獸的身份,神色充滿了震撼。

無數生靈都是一陣發獃,這頭巨獸是一頭行蹤隱秘的凶靈,近些年來,殘害了不少外出的學員,可是如今,居然被人給誅殺了,他們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這等事情真的太過逆天,力壓同代各族天才也就罷了,如今居然又誅殺了一頭修道足有幾百年的凶靈,這實在匪夷所思。

要知道,他不過二十齣頭,相當年輕,不僅傲世東荒同代各族天才,如今又有如此震撼的輝煌戰績,他崛起的步伐,沒誰可以阻攔,因為誰都擋不住。

在其身軀上,可以隱隱看見幾道黑色的神異紋痕,這看起來越發神秘而強大,此時的他,好似神王在世,俯視山河,睥睨天地。

烏金神槍擎的是一頭渾身到處都是血洞,甚至露出白骨的黑蛟獸,在他出現的一剎那,聖院內人族天才齊動,全都迎了上去,一臉敬佩,一些少女更是雙眼發光,面帶羞紅的偷偷望著他,暗許芳心。

然而,他的目光卻很淡漠,彷彿這一切都無法令他動容,他龍行虎步,吸引了無數目光,聖院的老輩人物,都是讚賞的點頭。

他被人族天才眾星捧月的圍在中間,紛紛在其周身,有黑色漣漪在蕩漾,正因此,黑蛟獸的血液方才沒有浸泡在他的身上。

不僅人族天才在熱議,哪怕外族天才都是如此,要知道他所斬殺的凶靈的戰力可是半步獸王的存在,各族學員在其面前甚至都沒有逃跑的機會,可是如今就這麼被斬殺了。

如此引人注目的事件,剛剛回歸聖院的童毅也是有所洞察,看著那個傢伙,他是一臉不爽,畢竟他才是應該萬眾矚目的,可是如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屬於他的光輝,全都被那個傢伙遮蓋了,這讓他有一種過去暴打對方一頓的衝動。 不過他還是很理性的,並沒有出手攻擊,儘管看對方不爽,但卻知道,對方真的很強大,至少如今的他無法匹敵,從對方散發的那種勢便可知道,對方的實力,至少都是煉天境,而他不過

雖然他天賦異稟,具有大氣運,但是雙方戰力的差距就如同天與地,縱使底牌盡出,也不可能匹敵。

「這個猖狂的傢伙是誰啊,貌似很厲害,但也欠揍。」童毅小聲咕噥。

童毅仰望天空,盯著那個傢伙,看著對方那股子氣勢,他打心底里反感,對方實在是太狂,把誰都沒放在眼中。

「他就是我的三皇兄,夏天辰,也是蘇櫻姐姐的未婚夫,更是東荒年輕一代最強者!」夏清涵逐漸回過神,顯然也是被驚到了,隨後眼波流轉,望向童毅,道:「怎麼樣,是不是在我三皇兄面前感覺非常渺小,只能仰視?」

雖然他們同屬皇族,但皇家子女畢竟關係都是比較淡漠的,甚至他日都是勁敵,會兵戎相見。

不過夏清涵與夏天辰的生母都是一人,關係自然沒的說,東荒誰人都知道,招惹夏清涵便是招惹了夏天辰,也正如此,各族天才就算不看身份,也要給夏天辰幾分面子。

畢竟東荒年輕一代第一人,不是隨便叫出來的,而是他以絕對的戰力橫掃一切敵手,無論是誰,但凡與其為敵,全都震殺,這是一個真正的傳奇!

他所向披靡,戰鬥從沒有任何懸念,一個足以令各族天才都聞言敬畏的人族,無論是誰,都無法與之比肩。

而他也是人族歷史以來少有的絕世天才,別的人族天才崛起都是經歷過數場生死血戰方才揚名,可他不同,一路橫掃,但凡為敵,毫無懸念,輕易鎮壓,他強的簡直令人顫抖。

他生平戰績從無惡戰,都是摧枯拉朽,無論敵手處於何族,都是強勢碾壓,到了如今,他便是神與無敵的代名詞,被各族老輩存在人為是神王轉世,今世註定名震五域!

從前,或許有誰膽敢挑戰,但是如今,已經沒有,他甚至已經可以比擬老一輩人族,他的一位追隨者曾經說過,夏天辰的對手已經不是同輩,但是上一代!


對於這麼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童毅並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對方,眉頭微蹙,這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個人真的很強大,現在的他根本沒有絲毫可能與之匹敵!

對方給他的壓迫就如同趙靈兒所帶給他的那種,有些窒息,非常壓抑,甚至為敵的心都無法產生。

「三皇兄,我在這,你快看看,我把誰給你帶來了!」夏清涵抬著頭,向著上方大聲喊叫,興奮的不斷蹦跳。

這是久違的重逢,雖然都是同母但彼此一年都不見得能見上一面,如今相遇,怎能不興奮?

聽見熟悉的呼喊聲,夏天辰也是有所動容,身形不斷降落,最終垂直地面,拖著龐大的黑蛟獸便面帶淡笑的向著這裡走來,一路而行,無數目光紛紛跟隨,地面顫動,隆隆作響。

在其身後,人族天才都是緊跟其後,幫忙託運,對於此,他們沒有感覺羞恥,而是一種榮譽,為此自豪。

夏天辰無論到哪裡,都是絕對的萬眾矚目,會有大批跟隨者,這自然也是吸引了無數目光,對於這個如同神一般的人族,各族天才都是不由暗嘆,根本無法匹敵。

「蘇櫻,看到了未婚夫,若是不打招呼,這有些不符合禮儀吧?」他將長槍收起,巨獸由身後的那些人託運,徑直走來,對著蘇櫻說道。

這一刻,童毅雙拳是緊緊的攥握,聽見這話,他非常不爽,恨不得立刻衝上前,狠狠的掄動一拳,將其打翻在地!

他的聲音很和煦,也很平靜,不過話音中卻包裹著靈力,傳入了每個生靈的耳中,絲毫在宣告自己的所有物一般。

「你應該明白,我進入聖院是何意!」蘇櫻冷視著他,美眸中不富有往常的靈動,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冰冷,渾身都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寒氣,此時的蘇櫻,就宛若一座冰山。

聞言,夏天辰也是有些不悅,道:「你應該知道,這只是徒做掙扎,各大聖院參賽的煉天境存在也不在少數,都是各域的天驕,憑藉你紫海境的修為,還是不要妄想的好。」

「原來如此。」童毅恍然大悟,因為冠軍隊伍便可獲得一張由四大聖院共同頒發的神令,而神令的用處,便是可提出一次要求,各族都要無條件答應,當然也是有一定限制,比如滅了某族,令某位大人物自隕,等過分要求是不可的。

「不就是第一嘛,我們自然會得到,而你這個令人討厭的傢伙,請馬上離開我們的視線!」童毅望著夏天辰語氣不善,敵意很濃。

對於此,夏天辰只是輕輕一笑,眼神帶著玩味,低頭望著童毅,聲音冷漠,提醒道:「小友,不要自誤,某些人,可不是你能染指,雖然你的天賦有我幼時那般,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這是一種警告,他修有一種神通,已經知曉童毅所想,因此,他的話語,非常淡漠,帶著絲絲殺機。

事實上,這是一個狠辣的主,順者昌,逆者亡,只尊自己的意識,誰若敢忤逆他,只有死!

不過,他對於自己這個妹妹是非常寵愛的,在其面前從不表現出狠辣的一面,總是和煦,當然,大多數時候,都是如此,只有很少的情況下,才會令他露出狠辣的一面。

如今,他已是站立東荒年輕一代巔峰的存在,被各族敬仰,人族近乎奉為神靈,如此崇高地位,他也不至於如此,不過此時他卻有些動怒。

雖然對方是只是個孩子,但卻妄想染指自己的未婚妻,還對自己具有敵意,若非夏清涵在此,他絕對會出手斃殺。

甚至日後有可能威脅到他地位的人族,也都可能被扼殺,至少在聖院內,近幾年,他出手便隱秘斃殺了足足兩位天縱奇才,都是名震東荒的。

他的聲音不是很大,但音波早已傳盪開來,進入了在場每一位存在的耳中。

在場各族天才也是瞬間開始低聲議論,畢竟一個可以令夏天辰開口威脅的生靈,真的很少,此外他們可以聞到其中的殺意,而這麼一個存在,他們怎能不注意?

最終,無數道目光全都注視到了童毅,隨後便是一陣驚愕,這是一個人族,看起來不過十歲,但他的實力卻是紫海境中期,這真的很令人震驚。

雖然實力比起他們要弱上一些,有些差距,但年齡放在這裡,顯然這是一位天縱之才,至少日後的成就,絕對不低,雖然無法比肩夏天辰,但仍舊無法小覷,將來可能就是他們的大敵。

童毅在聖院內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名氣的,這是因為他踩踏入聖院便被空老接走,還未來得及打響名氣,但是踏入小世界的生靈卻對於這位煞星充滿了畏懼,在這些存在的眼中,他便是第二個夏天辰!

「是他,那個被大長老接入秘境的那個人族天才!」這是一位知曉此事的天才,對於這等大事,他還是很有印象的,畢竟這是空前絕後,前所未有的。

想不令人忘記都很難,畢竟當年夏天辰入院也沒有得到如此待遇,不過他卻被聖院三長老收為了親傳弟子。

聞言,夏天辰的瞳孔也是略微一縮,望向童毅玩味意更重,詫異道:「呦,沒想到你就是那個傢伙啊,這下有點意思了。」

童毅可以清楚感受的到對方的戲謔,對於這種人,他向來沒有好臉色,小臉當即黑了下來,一口小銀牙也是緊咬在一起。

「三年後,你我必有一場死戰!」童毅怒視對方,眼中的殺意不加掩飾,聲音更是異常冷冽。

童毅冷冽的話語,在整片天地宛若炸開,隨後翻起驚濤駭浪,無數生靈此時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為,一個看起來不過十歲的孩童,居然膽敢向早已威震東荒被稱為神一般的夏天辰宣戰,人族天才都是開始懷疑,這個孩子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他是誰,怎麼如此畢竟,居然妄想挑戰三皇子殿下,他配嗎?」一位人族天才對於此都很不屑,帶著嘲諷,不過很快,他便安靜下來,不敢言語,面色無比驚恐。

「再敢多言,我不敢保證,下一擊,你的命是否還有!」童毅話語森冷,祭出封天塔,向著那個人族天才劈出一道電芒,當即將他劈的橫飛出去,大口咳血,渾身焦黑,遭受重創。

事實上,這一次童毅已將留手,只是用來警告,畢竟這是聖院內,他不可能明目張胆的殺人,此外,聖院的規則也不是擺設,他還是很清楚的,因為在秘境內,空老便是多次告誡。

「好猖狂的小子,真以為擁有強大法器就可胡亂欺辱他人嗎?」 聞言,童毅凝望聲源處,眼神冷淡,掌心湧出一團森白色火焰,冷笑道:「不怕欺負人,就怕被欺負,能欺負別人,方為人上人!」

「這話說的對!」童毅這話瞬間引起共鳴。

「這裡是聖院,不是你可撒野的地方!」那人怒喝,非常不忿,認為童毅只是仗著法器強大而為所欲為。

「我沒有殺戮便沒有觸犯院規,誰能責罰於我?」

童毅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對方,道:「我真懷疑你是怎樣混入聖院的了,修行之道本就是一條唯有殘酷沒有仁慈的不歸路,縱使落後他人一步,都有可能會血染某處,而若想登臨絕巔,那就只能腳踏諸敵的屍骨而行!」

「嗯?」各族天才眼神中都是帶著驚異之色望著童毅,一個孩童能說出這番話語,怎能不令他們震驚?

事實上,在秘境兩年,空老並沒有傳授童毅什麼強大道法,只是跟童毅談論修行之道,至於上面的話,完全就是他從空老那裡稍作修改,拿來用的。

「轟……」


聽聞此話,夏天辰眼神冰冷,一聲低哮,爆發出一股無可匹敵的氣息,令童毅額頭大冒冷汗,四肢發軟。

他居高臨下的俯視童毅,帶著蔑視的笑容,道:「我接受你的挑戰,我也想知道如今以你紫海境中期的實力,三年後會成長道什麼程度,正如你所說,修行之路,從無憐憫,到時候我會以最強姿態迎擊,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不自量力!」

「我知道你的名號,但是無論你有怎樣的輝煌戰績,三年後,都會被我徹底粉碎!」

兩人目光相對,殺機畢露,不加掩飾,瀰漫四周,令人感覺心神壓抑。

劉嘉鳴他們對於此都是有些無奈,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嘆氣,他們都了解童毅,說出的話是不可能收回,再者說,這等情況,就算道歉能有用?

「你們這是氣死我了!」夏清涵忿忿,她實在是想不到,這倆人剛見面就咬弄個三年戰約,還是死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