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9 Views

女子嬌呼一聲,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便是緊緊的反摟着男子,一臉的**。

Written by
banner

男子感覺到周圍的目光都是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心中也是有些自豪,雙目隨便的打量了一番林越,驅動着一絲靈力對着林越探測。

從這一點便是可以看出,男子還是比較細心的。但是林越哪裏能夠讓他如願,感覺到男子有意探測自己,林越便是將自身靈力收斂,壓縮,壓制着實力在初級師者左右。

果然,男子在信息反饋後,眼中的一絲警惕的神色便是消失不見,嘴角一撇,傲然道,

“小子,你得罪了我妹妹,怎麼辦?”

對於男子這近乎無賴般的話語,周圍的羣衆都是瞭解,這分明就是找麻煩嗎。找麻煩的見過,但是這麼光明正大的找麻煩的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見林越沒有說話,男子身旁的一名長相粗狂的男子突然踏前一步,渾身氣勢在此刻都是爆涌而出,對着林越衝擊過去。

“小子,我大哥問你話了,你是啞巴啊。”粗狂男子突然的吼道。

看着三人,林越腦海裏正浮現着一段信息,“百寶閣內不得鬥毆,”

但是眼前的情況卻是逼迫林越不得不動手。眼中殺意被林越極力的剋制着,但是他卻並沒有放過三人的打算。

腳下青光閃爍,就在粗狂男子準備上前動手時,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掌突然的掐在了他的脖子處。


而粗狂男子的腳步也是突兀的停了下來。

衆人都是有些不解,男子剛欲準備問時,卻是驚駭的發現,在男子的面前,竟然詭異的出現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正是那遠處的林越。

見到這般情景,衆人都是下了一跳,舉目望去,卻是發現那原本林越所在之地哪裏還有半點人影。

當下看着林越的捏着粗狂男子脖子的身形,都是不禁發出一聲聲驚歎聲。

而粗狂男子此刻心裏則是苦不堪言,後悔至極啊,原本他也想到過林越會動手,但是卻沒有想到林越東起手來是如此的雷利風行。不過眨眼間,自己連對方怎麼動手的都沒看見,便是被對方一隻手捏着脖子。

感覺着脖子處那有些冰冷的接觸點,粗狂男子是動都不敢動。因爲他從林越的眼中看見了一絲殺意。真正的殺意。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此時有一絲異動,那麼自己脖子上的腦袋還在不在就不太好說了。

“你…別動手,有…話好…好說。”粗狂男子緊張的竟是連說話都是有些結巴。

林越鄙視的看了一眼他,旋即想也沒想,手臂肌肉微微收縮,一股靈力便是從其手掌中噴涌而出,將粗狂男子震暈了過去。而後,手臂對着邊上一甩,那少說也有二百斤的身軀便是被拋向了半空。最後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帶起一陣灰塵。

拍了拍手,林越目光隨意的落在了男子與女子身上。在兩人不斷退後的動作下,腳下青光又是連閃。男子只是見到林越的身體漸漸的變得虛幻,然後便是發現自己的脖子處竟是傳出一絲冰涼的感覺。

一隻修長白皙的手臂也是在其眼中放大。

男子壓下心中的驚駭,體內靈力瘋狂的涌動,催動這丹田之中的靈力快速的匯聚,但是就在那剛剛匯聚成型的靈力出現時,便是被一道突然襲來的靈力給擊破,潰散與無形。

感受到了這一幕,男子心中終於是有些害怕了。

右手將懷中的女子往前推去,顫聲道,“都是這個賤人,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啊。”男子極力的解釋道“都是這個賤人,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而那女子聽見男子竟是這般快的將自己出賣時,瞪着雙眼不可思議的看着男子。

嘴巴微張着,但是卻是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林越沒有問太多,對於這個男子的態度變化,他感到非常的厭惡。一股強大的靈力從林越手掌中噴涌而出。然後便是看見男子身體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弧線,帶起一道血色綢帶落在了地上。其雙眼也是在此刻閉了起來,生死不知。

“我不打女人,不過若是下一次我再見到你,我便不會將你當成女人了。”林越在女子驚恐的注視下轉身對着樓下走去。

而周圍的羣衆見熱鬧已經結束也是紛紛的將目光收回,繼續着自己的事情。

回想着剛剛的打鬥,林越心中感到好象是少了些什麼東西。但卻又一時半會的想不起來。走至門前,林越看見門前立着的簡介之類的公告。腦海微微一閃,便是想到了。

對了,這上面不是說百寶閣之內是不得鬥毆的嗎?怎麼我在動手的時候卻沒有人出來了。難道說是因爲對方先行挑釁的?

帶着疑惑,林越回到了客棧。

林越並沒有馬上開始修煉,而是先恢復了一會自身的靈力,在感覺到自身的靈力已經達到了飽和時,才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看來明日便是可以繼續參加那武鬥了。”手中捏着一枚通體暈着黃色光暈的龍眼大小的丹藥。林越輕聲的說道。

這枚丹藥便是林越自那百寶閣第三層中花了三萬金幣所買下的升速丹。升速丹,在修煉之時可以加速對周圍靈力的吸收。以達到早日突破的效果。

服下丹藥後,林越快速的坐在牀榻之上,雙手結着修煉手印。一股強猛的洗禮頓時從林越體內爆涌而出,周圍空間中也是有着一股股強大的靈力的不斷的從中被抽取而出,如同溪流入海一般的對着林越的身體之中灌入而進。 林越感知何等的明銳,在修煉的那一剎便是將自身的精神力放出一縷,觀察着周圍的變化,而這羣人剛剛出現便是被林越發現了。

但是誰想到,這纔剛剛升空便是被人發現,這精神力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啊、

看清下方的人影,右手一揮,便是將長劍收了起來,而那佈滿了半個天空的劍影也是迅速的消散了。“雷動,”林越輕喝一聲,然後身體便是在那羣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消失不見了。

心中驚疑不定的將精神力釋放而出,慢慢的飄向遠處那方人的地點。而就在林越的精神力籠罩在兩人身上之時,那羣人卻是感覺到身體之上好象被一陣微風拂過一般。有些怪異,但是卻又說不出來哪裏怪異。

一張張陌生的臉龐經過林越的精神力反饋至他的腦海裏。而就在他眉頭微皺,心中猜測着這些人的身份時,眼睛卻是突然的一亮,在那人羣之中有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浮現在心頭。

讓林越熟悉的人正是那名呆在門口的侍從,林越不過是微微一蔽,但是心中卻是有着一絲印象。

“這武鬥場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原本並不小的雙眼也是被拉長了幾分。

一行五人都是貓着腰雙手趴在面前的大石上,這種比人還要高達的石頭在山上幾乎是十米便是一塊。

“你確定,剛剛飛起來的那個小子便是武鬥場中的那個嶽林?”一名身材瘦高,簡直就是皮包骨頭的男子一臉疑問的對着那名侍從問道。

侍從感覺到皮包男語氣中的疑惑,當下連忙的點頭,道,“我敢肯定,一定就是他。他就算是化作了灰我也照樣認得他。”

經過一番又是發誓般的保證下,皮包男臉上流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看向另外三人,發現三人在聽過侍從的話後,也都是一臉的陰沉。時而的會將目光撇向一邊的半空中。

對於四人的表情,其實都是因爲之前林越所展露出來的御空飛行。在他們心中,認爲除了實力達到皇者強後才能夠飛翔的思維,根本沒有想到林越是倚靠着自身對靈力的精妙控制飛起的。

這也使得幾人心中十分的擔憂,若對方真的是一名皇者強的話,那此行也就根本沒有什麼用了,己方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才九階師者,面對皇者強如何的能夠不怕了。

當斷則斷,幾人都是經常在刀刃上滾肉之人,立馬便是做了決定,撤退。

面對實力比自己強上太多的對手,在沒有絲毫勝算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會冒昧的行動的,這就算是上面知道了,也是有辦法交差的。畢竟,這完成任務也得看人物的難度啊。讓一個四肢健全的人前去送死,除非是傻子,不然肯定不會有人願意的。

但是他們是如此想法,卻不代表林越也是這樣想的。

五人只感覺眼前閃過一道青光,然後林越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皮包男眼瞳劇烈的收縮了一下。然後心中快速的做了攻擊的決定,但是就在他右手準備取出武器時,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好象有些不聽使喚似的,那擡起的手臂也是失去了力氣的向着下方垂去。在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困,好象睡覺。

不過眨眼間,皮包男雙眼便是閉上了那對沒有神采的雙眸。身上的生機也是快速地消散而去。



身邊的四人都是驚駭的瞪着一雙大眼看着林越點在皮包男額頭出的手指。在那裏,皮包男的眉心處有着一個手指大小的血洞對穿而過,但是令人驚異的是,這血洞之中並沒有一滴鮮血流出。

“砰!”皮包男的身體重重的倒在地上,掀起一道灰塵。

而身邊被林越的閃電出手愣神的幾人也是被這一聲悶響所驚醒。靈力瘋狂的涌動間,身體都是對着後方飄然落去。


而林越也並沒有追擊,看着自己眼前這個雙腿打着顫唯一一個沒有逃跑的人。也正是看見了這個人,才使得林越知道了究竟是誰派的人。

“呵呵,地上太涼了。”林越溫和的一笑,伸手抓向這名侍從。

溫和的笑容在侍從眼中卻是看着像是魔鬼的笑容。在見到林越對着自己伸出手掌時,他的腦海裏瞬間便是聯想到了剛剛那名被林越一指點穿額頭的皮包男。有些慌亂的到處閃躲着,象要躲開林越抓向自己的手掌。但是林越的實力畢竟比之這名侍從強上太多了,根本沒有然他有一絲逃跑的可能,便是一把的將之提領了起來。

一股騷味也是隨着微風傳進了林越的鼻中。

順着騷味看去,林越有些愕然的發現,自己手中的這個侍從竟是被嚇得尿褲子了。微微楞了一下,手掌翻動間,便是有着一道靈力射向了侍從的後腦勺,將之擊暈了過去。

做完這些,林越將目光擡起,看向那一臉警惕神色的三人,臉上露出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

但是手中卻是沒有絲毫遲鈍的結着天神印。三人見到林越手中的動作時,心頭都是猛跳,剛剛林越詭異的出現在自己等人的面前,以及那閃電般的擊殺皮包男的場面可都是歷歷在目,要知道,皮包男雖然不是幾人中最強的,但是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六階師者啊。可是在林越的面前卻是如同紙糊的一般經不起風吹。

如今見到林越那明顯的是在釋放武技的準備,當下都是有些慌亂。

其中一名長相一般的中年男子,對着林越微微抱拳,說道,“這位小兄弟,不知道在下等人如何得罪你了,小兄弟只管說,在下等人定然是不會推脫。”說完這句話,這中年男子面頰卻是絲毫的不見紅,想來這等謊話在他心中還算不上什麼謊話吧。

林越自然是聽見了,眼中閃過一絲譏諷,手中卻是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一股股龐大的靈力不斷的從其手指間絲絲的抽取而出,那身邊的虛幻手掌也是漸漸的凝成型,不斷的變得凝實起來。

見到林越竟像是沒有聽見自己說話,心中也是涌起股怒火,想當初,有誰敢這般對待自己,早就一個八掌賞過去了,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自己就必須忍,否則結局就如同那皮包男一般。

但是他們今日碰見的是林越,所以也就註定他們的轉盤打錯了方向了。

“老大,動手吧,這小子明顯的想要搞死我們。”

另一名皮膚黝黑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咬牙說道。

“是啊,老大,老三死了,就算是今天他放過我們,來日也必定是要碰見的。這個仇是結定了。”最後一名男子說道。

那被稱之爲老大的男子面色平靜的聽着兩人的說話,心中卻是在快速的思考着。

不過轉瞬間,老大便是做出了決定,

“動手。”老大也是做慣了這些事情的,但是今日明顯的是踢到了鐵板上了,尋常時若是打不過最多也就是狼狽逃走,可是今日,還沒看清楚對手的樣子,己方便是失去一人。這等結果老大可是想都沒有想過的。心中不禁生起一絲驚訝。

而在見到林越如此年輕時,那心中的驚訝更加的濃郁了幾分。同時心中也是有些擔憂,擔憂自己等人今日能否逃出生天。

聽到老大下令可以出手,兩人都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取出武器,身上氣勢也是在此時爆發而出,對着林越的方向席捲而去。

黝黑男子所使武器乃是一把寒鐵長槍,槍頭與槍身交接有着一束紅纓搖擺。槍身之上靈力流轉,黝黑男子長槍一指天際,一束寒光便是順着槍頭射出,在半空之中爆炸開來。

而另一名男子的武器則是一把三環大刀。大刀異常寬闊,刀鋒處閃着令人心驚的寒意,在大刀出現時,周圍的溫度都是下降幾分。

兩人氣勢頓時提升至頂峯,槍刀不斷的舞動間,一道道凌厲的攻擊也是朝着林越的身上招呼而去。那道道靈力匹練在烈日的照耀下顯得異樣的美麗。

林越也是不斷的四處閃動身形,將那一道道看似強橫,破壞力驚人的攻擊一一的躲避而去。而在躲避時,也是不忙的對着兩人屈指輕彈,一道接一道的之法便是轟向了兩人。

“寂滅指。”

兩道寂滅指不分前後的射向兩人,兩人都是慌忙的擡起手中刀槍,將那指風擋住。可就算是如此,兩人的身體還是被那寂滅指所餘下的衝擊力給衝的向後退去。

驚駭的對視一眼,兩人都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撤退的意思。眼角餘光快速的看了一眼老大,但是卻是發現,這片空地上哪裏還有老大的蹤影。除了自己兩人,那名被擊昏的侍從和那第一個被擊殺的皮包男,就沒有別人了,哦,還有一個實力最爲強悍的林越。

兩人心頭突然的涌起一股怒火,目光看着林越,突然之間,兩人的身形都是快速的飄然後退,手中的刀槍也是被收了起來,腳下不斷的有着靈力波動,顯然,兩人都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似乎是早已料到兩人會逃跑,所以林越並沒有什麼錯愕,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腳下的那名侍從,身上靈力運轉間,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兩人時不時的會回頭看上一眼林越的身影,剛開始在見到林越並沒有追上來時,心中也是有些鬆了一口氣,但是當他們又是回頭看時,卻是發現那林越的身影卻是突兀的消失不見了,與此同時,一種不好的感覺也是悄然的爬上了兩人的心頭。

兩人記得,就在林越出現的時候,便是以一種詭異的方式登臺的。而如今林越的身影又是如此突兀的消失不見,那……

心頭微微跳動,黝黑男子又是回頭看了一眼,極力的壓制着心中的那絲恐懼,丹田之中的靈力也是再次瘋狂的涌出,速度也是又有所增加了幾分。

然而,就在黝黑男子以爲林越放棄了對自己兩人的攻擊時,一張雖含着微笑,但是眼中卻盡是冷漠神色的清秀臉龐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當下便是立馬的停住了身形,準備改變方向繼續逃跑。可是就在黝黑男子身形停下之時,林越便是一個大腳對着自己的肚子踹了上來。

林越這一腳極其的用力,黝黑男子的身子被踹的在半空中轉了幾個圈才落在地上。

看了一眼那仍在逃跑的另一人,當下也是不在浪費時間,長劍窩在手中,殘劍頓時佈滿天際,而後在林越的操控下,如同射靶子一般的全部的落在了黝黑男子的身上。黝黑男子眼含驚恐神色的望着那從天而降,破風聲震天的無數殘劍。但卻是沒有一絲反抗能力。

“啊….”黝黑男子最後發出一聲慘叫,那射向他的殘劍也是瞬間的化爲了無形。林越的身影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在了這裏。

另一名男子根本不敢向後看去,全神貫注的看着前方,快速的奔跑着。

突然之間,“砰。”一聲悶響,只見到男子告訴跑動的身形好象是突然的撞到了什麼東西一般的軟了下來,而其腦袋上,則是佈滿了鮮血。看上去分外的恐怖。

聳拉着腦袋,男子有氣無力的趴在地上。而林越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男子的面前。

沒有一絲的猶豫,手中長劍便是刺進了男子的後頸處,一股鮮血隨之噴出。卻是沒有一滴滴在林越的身上。

微風拂過,一切都還是那麼的平靜。但是林越的內心卻是一點都不平靜。還好今日來偷襲之人實力都不是很高,所以很容易的便是對付了,當然那名九階的師者被逃走了。倒也不是林越不想將之全部殺掉,那名九階師者的強者,比之林越可是整整的高上了兩個階位,雖說能夠有一定的把握擊殺,但是對方若是想逃的話,自己還真是沒有辦法。畢竟,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卻是有些大了。

看着腳下的屍體,林越心中微微一動,在山上可還有着一個大活人了。 安靜的空地上,卻是充斥這一股股強大的靈力波動,這些肉眼可見的靈力氣柱以一種極爲震撼人眼球的方式盡數的衝進了林越的身體。

而林越則是盤腿而坐於地上,其臉色都是異常的嚴肅,雙手並沒有任何的動作,而是任由那靈力氣柱對着自己灌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