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2 Views

“安吉麗雅的手機關機了!”溫蒂喪氣的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

“我們先去吧!或許吃飯時間她會開機的!”斯多爾建議道。

“好吧!我們走吧!”溫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也只能聽從斯多爾的建議。

午夜,溫蒂公寓,客廳。


“喂!我是溫蒂!斯多爾,很抱歉這麼晚給你打電話!恩!安吉麗雅還沒有回來!”溫蒂拿着電話一面打一面在客廳中不停的走來走去。

“她的電話還沒有開機嗎?”

“是的!我沒隔10分鐘就撥打一次電話,從我回家到現在,一直都沒有開機!”

“她可能去什麼地方玩了吧?你別擔心,她不會受到傷害的,她有能力保護自己!”


“可是••••••可是她還是一個孩子!”

“••••••你給萊特打個電話吧!看看他有什麼辦法!你先別急,再等等看,現在還不算太晚!”

“好的!我這就給萊特打電話,謝謝!”

“保持聯絡!”

“好的!”

“萊特嗎?很抱歉這麼晚給你打電話!安吉麗雅還沒有回來,她的電話也沒有開機,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你能幫我嗎?”

“她還沒有回來?那可就糟糕了!”

“什麼糟糕了?”

“沒什麼,那些敢於對她心懷不軌的人要倒黴了!哈哈!”

“••••••”

“我先試試看,恩,還好我有準備,噢也!恩!她中午離開基地後,開始閒逛,恩?直線?好象是漫無目的的閒逛!嗯!最後信號在六九大街消失了,她就是在那裏關閉手機的!嘿嘿!”

“閒逛?她今天肯定有問題,早上訓練還好好的,洗完澡後就有點不對勁了!”

“報警吧!電話是911!”

“••••••”

“開個玩笑,你別生氣!現在惟一的辦法就是利用街頭攝像頭來尋找了,不過那可就慢了!”

“現在就開始吧!”

“••••••好吧!我找到她就給你電話!”

“謝謝!”

“不客氣!”

“哎!安吉麗雅!你到底怎麼了?你爲什麼不回家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溫蒂掛掉電話後,失落的躺倒在了沙發上。 夜以深了,辛苦勞累一天的人們也大多躺在了牀上,就連流浪漢們也都縮進了漆黑的角落中。

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獨自一人在深夜的街頭漫步着,她的身影吸引了不少開車路過的死機和行人,也吸引了某些心懷叵測的小流氓。

“嗨,小女孩,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幾個跟在安吉麗雅身後的小流氓調笑道。

“你?還是我送吧!我會很溫柔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嗨!你想吃棒棒糖嗎?來哥哥這裏!哈哈哈”

“••••••”安吉麗雅根本就無視身後流氓的調戲,依然保持着步幅,慢慢走着。

“嗨!我知道一個很棒的地方,有興趣跟我們去玩玩嗎?”流氓們並不死心,他們開始加快步伐,想要趕上安吉麗雅。

“你別走啊!嗯?人呢?”一個朋克打扮,帶着鼻環的流氓伸手拉向安吉麗雅,可就在這個時候,安吉麗雅突然消失了。

“不•••不•••不見了!她消失了!”其中一個流氓驚訝的回答道

“她在那!”一個流氓指着街對面說道。

“嗯?追上去!”

不可思議的事情再次發生了,小流氓們剛跑到安吉麗雅身後,正準備抓住她時,安吉麗雅再次詭異的消失在他們面前,隨後又再在街對面出現。

“鬼••••••鬼啊!”一個膽小的流氓轉身便跑,他被嚇壞了。

“真他媽的孬種!我纔不相信什麼鬼怪,這肯定是我們眼花了!JC我們抓住她,然後去樂一樂吧?”一個滿嘴酒氣的流氓對着鼻環流氓說道。

“JC,我們還是回去吧!或許她是••••••你知道的,這裏常有奇怪的傢伙出現!我看我們還是走吧!”一個流氓對着鼻環流氓說道。

“我贊成白仔的建議,她還未成年,強姦未成年可是重罪,很不划算的!”站在JC旁邊的小流氓說道。

“••••••真他媽的掃興!算了!我們走,去魔窟喝酒去!”JC想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放棄了襲擊安吉麗雅,他叫罵着帶着衆人轉身離開了。

安吉麗雅並沒有回頭去追逐轉身離開的流氓,依然慢慢向前走去。其實她也不是沒有想過和溫蒂聯繫,只是她還沒有想到如何應對瑞恩,她不想看到溫蒂因此而受到連累,一個安吉拉已經夠了。

安吉麗雅再次木然的向前走着,她的大腦一片空白,以她十多年的閱歷,她根本想不出什麼好的對策,再加上她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傾訴的對象,所以,這個問題必須她自己想辦法去解決,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安吉麗雅絞盡腦汁胡思亂想時,轟隆的迪吧引起了她的注意!原來,她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個裝修奇特的迪吧門口。現在已經很晚了,可是迪吧門口卻停滿了各式各樣的汽車,而裏面的音樂也開得極其大聲,似乎纔剛剛開始進入**。

安吉麗雅擡頭看着迪吧門口的奇怪標誌愣住了,那是一個籃球大小的白色球體,它的兩邊有一對蝙蝠造型的翅膀,球體的底部還有一個細長的尾巴,尾巴的末端是一個倒三角,而標誌的下面是迪吧的名字——黑暗天堂。

“這翅膀好像和鑰匙很相似!”安吉麗雅用手隔着衣服摸了摸掛在胸前的鑰匙掛飾,喃喃的說道,隨即,安吉麗雅滿懷疑惑地走進了這家迪吧。

迎面撲來的巨大聲浪並沒有能阻止安吉麗雅前進的腳步,反而讓她更加好奇。安吉麗雅一面打量着迪巴內部奇特的裝潢,一面順着聲音的來源向前走去。在黑色狹長的過道上,用紅色油漆畫滿了各式各樣的圖案,有蝙蝠、狼、貓、還有一些類似惡魔的奇怪造型。隨着越走越近,安吉麗雅突然發現這裏的黑暗能量波動特別多,而且大大小小非常密集。

“黑暗天堂?怪不得!這裏是黑暗生物的聚集地!”安吉麗雅按耐着激動的心情加快了腳步,這可是第一次感知到如此數量衆多的黑暗生物。

很快,一個巨大的地下舞池出現在安吉麗雅眼前,安吉麗雅驚訝的低頭看着舞池中瘋狂扭動的人羣,激動的說不出話來,是的,這裏的生物,不管外貌如何,不管性別如何,不管膚色如何,他們都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他們都毫無顧忌的向外散發着黑暗能量波動,就如同一場盛會一般,所有人都忘情的瘋狂舞動着。

“貓••••貓••••貓女!”安吉麗雅驚訝的看着領舞臺上正在瘋狂扭動的生物,失聲說道。

那是一個頭上長有毛絨耳朵的性感女孩,她身上穿着極其暴露的火紅色緊身皮裝,火辣的身材幾乎就快要撐暴那少得可憐的遮羞物。但是,最惹眼的還是她臀部上的那條正不斷來回搖擺的白色毛絨尾巴,讓人禁不住想要揪揪看!沒錯,她就黑暗生物中的貓人,黑暗天堂的首席領舞,卡麗•麥凱勒。

“嗨!你是第一次來嗎?我想請你喝一杯,可以嗎?”正當安吉麗雅看着舞池中各種奇怪生物發呆時,一個非常有禮貌的聲音對着安吉麗雅說道。

“對不起,你說什麼?”在迪吧巨大的聲浪下,交流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安吉麗雅不得不對着來人大聲喊道。

“我說,我想請你喝一杯!”這是一個個穿着T恤,長相英俊的年輕小夥子,他低下頭,湊到安吉麗雅耳邊說道。

“不用了!謝謝!”安吉麗雅拒絕了他的邀請,轉身順着樓梯走下了舞池,她想近距離觀察一下這些奇特的生物,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去幫我查一查她的身份!”小夥子擡手打了一個響指,對着突然出現在身後的西裝男說道。

安吉麗雅不停的在擁擠的人羣中穿梭着,由於舞池裏的人太多,而她長得又不是很高,這讓她很不舒服,於是,她只好向吧檯擠去,希望能在吧檯邊找一個好位置,以便繼續觀察。 “請給我一杯喝的,謝謝!”經過千辛萬苦,安吉麗雅終於擠到了吧檯邊,她學着別人敲了敲桌子,對着正在忙碌的調酒師說道。

“你想喝點什麼?美麗的小姐!”調酒師有點驚訝的看着安吉麗雅,因爲她看起來實在是太小了。


“隨便!”安吉麗雅並沒有在這種地方消費的經驗,只好敷衍道。

“你是什麼種族?貓?狼?蝙蝠?暗精靈?還是其他什麼?”隨便?這可不好辦,調酒師只好詢問一下安吉麗雅的種族,以便爲她準備一個她比較容易接受的飲品。

“••••••蝙蝠!”安吉麗雅繼續應付道。

“噢!我明白了!”調酒師微笑着點了點頭,便轉身去準備了。

安吉麗雅找了個高腳凳坐了上去,轉過身看着舞池中瘋狂扭動的黑暗生物,心裏的激動依然久久不能平復。舞池很大,一次能夠容納近2000人同時娛樂,燈光和音響都極其奢侈,可以看得出,這裏收入必定不少,至於這裏的老闆,他肯定不是一個普通人,或許是某個黑暗家族的高層吧!

“這是你的飲品,請慢用!”就在安吉麗雅看着舞池失神是,調酒師把一杯紅色飲品放在了她的面前。

“噢,謝謝!多少錢?”安吉麗雅把手摸向口袋,準備爲眼前這杯不知名的飲品買單。

“你可以盡情暢飲,有人已經幫你買單了!”調酒師微笑着說完便離開了。

安吉麗雅端起杯子轉過身來,繼續用好奇的眼光四處打量着周圍,並隨意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可是她剛喝入口,立即又吐了出來,並驚訝的看着手中的杯子。

“鮮血?”是的,安吉麗雅手中的飲品真是吸血鬼們的最愛,新鮮處子之血。

“你幹什麼?”一個被穿着白色時尚休閒西裝的男子突然對着安吉麗雅喊道,原因是他的西裝褲角被安吉麗雅吐出的紅色液體弄污了一點。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安吉麗雅連忙抱歉的說道。

“你知道我的西服要多少錢嗎?你••••••算我倒黴!”白西服男大聲地對着安吉麗雅嚷到,可是隨即又改變了語氣,並拉着女伴離開了。

“••••••”安吉麗雅奇怪的看着西服男離開。

“嗨!我們又見面了!你不喜歡這味道嗎?試試這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安吉麗雅耳邊說到。

“••••••”安吉麗雅轉頭看着來人,是那個剛纔在門口遇到的那個傳着T恤衫,想要情自己喝一杯的小夥子,安吉麗雅把手中裝有鮮血的杯子放到了吧檯上,接過了小帥哥地給自己的飲料。

“放心吧!不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小帥哥微笑着說道。

“牛奶?”安吉麗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便怪異的看着小帥哥說道。她這才注意到,這是一個有着火紅色短髮,長相俊朗,悠閒懶散,大概二十歲不到的小帥哥



“是的!喝完我送你回家吧!已經很晚了!”小帥哥非常友善的對着安吉麗雅說道。

“謝謝你的好意!我還不想回去!”安吉麗雅把牛奶放到吧檯上,向調酒師搖了搖手。

“好吧!你想做什麼?這裏似乎並不適合你!”小帥哥拉過一個高腳凳,坐到了安吉麗雅身邊。

“給我來點紅酒,謝謝!”安吉麗雅並沒有回答小帥哥的問題,而是向調酒師要了新的飲品。

“喂!你還沒有到喝酒的年紀,這是犯法的!”小帥哥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法律?法律允許這裏銷售鮮血了嗎?”安吉麗雅轉頭反擊道。

“好吧!你這個可愛的機靈鬼!給我也來一杯吧!”小帥哥對着調酒師說道。

“好的!兩杯紅酒,馬上就來!”調酒師說完便忙碌去了,很快,他又再次端着兩個裝有紅酒的杯子走了過來,並把它們放到了吧檯上,然後又拿來一些冰塊和零食。

安吉麗雅端起紅酒,輕輕嚐了一點,隨即皺了皺眉,又轉過身來看着舞池中拼命扭動的人們。

“我叫埃尼斯,你呢?”小夥子也學着安吉麗雅的樣子,轉過身來看着舞池。

“••••••”安吉麗雅並不想把名字告訴埃尼斯,她裝作沒有聽見,依然愣愣的看着舞池。

“你在找人嗎?”埃尼斯並不生氣,繼續嘗試着和安吉麗雅說話。

“不!”

“你在等人?”

“不!”

“你第一次來嗎?”

“嗯!”

“你會跳舞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