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62 Views

“恩,是啊,真是可笑,兩年前當他知道我不是唐門宗族的孩子的時候,他就開始瘋狂的虐待我,傷害我,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也是一個野孩子,報應啊,唐蕭然這是報應。。。。。”唐曼柔一臉病態的狂笑道。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唐門如此人目衆多,應該發現唐蕭然殺了唐三才對啊,又怎麼會反過來追殺你呢。”沐青羽疑惑道。

“哎,我們都是中了唐蕭然那個小人的局了,誰都沒有想到他居然是這麼一個無恥的小人,兩年前在你師父的幫助下,我和唐蕭然也是在宗族的地位與日俱增,但是爺爺卻是很不開心,大概他也是看出了唐蕭然是一個心思藏的很親的人,前一陣我和爺爺的在後花園的談話的時候,爺爺也是坦然的將唐蕭然的真實身份告訴給了我,但是誰又能想到呢,原來唐蕭然就一直藏在後花園當中一直偷聽着我們的對話,當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便起了殺心,突然出現偷襲了我和爺爺,爺爺當場斃命。。。。。。。而我則是被唐蕭然誣陷成了唐門的叛徒。”

說到這裏唐曼柔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姬舞旋聽到這些也是不禁潸然淚下,上前安慰的抱住了她的身軀。

“我是不是一個沒有價值的人,我還不如死了呢,沒有人在乎我,沒有人需要我。”

唐曼柔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姬舞旋的胸前一臉的悲痛道。

沐青羽惆悵的輕嘆一聲, 自己曾與唐蕭然有過一面之緣,甚至此人城府極深,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居然可以爲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毅然狠下心來殺死對自己有過養育之恩的爺爺。


“你剛剛受傷,還是安靜的休息下來,不要想這些事情,以後的事情,今後在做打算,小舞,你留在這裏陪她,我就在隔壁的房間裏。”

沐青羽吩咐了幾句才轉身離開了房間。

沐青羽前腳走後,姬舞旋也是輕輕的拍了拍唐曼柔的肩膀道:

“唐姐姐,你現在的病還沒好,放心吧,唐蕭然那個王八蛋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等到你傷好了之後,我就和青羽陪着你找唐門算賬去。”

唐曼柔欣慰的點了點頭,再一次在姬舞旋的攙扶下躺在了牀上,安靜的閉上了眼睛。

夜晚時分,房門輕輕的被推開,屋內同時傳來姬舞旋沉沉的夢囈的聲音,一個步行踉蹌的身影卻是從屋內探出了半個身子。

“你就想這麼不聲不響的去送死嗎。”

一道淡漠的少年聲音從走廊的另一邊傳了過來,也嚇了那個身影一大跳。

唐曼柔一臉慌張道:“我。。。。。只不過是想要找茅房。”

沐青羽藉助着皎潔的月色也露出了自己的身影,月光打在他頗爲清秀的臉上,也是不由的引的唐曼柔一陣心悸,其實在第一次相遇之後,唐曼柔便是對沐青羽一見傾心,只是這兩人相距時間甚少,她沒有時間表達自己的心意而已。

沐青羽聳了聳自己的肩膀輕聲道:“晚上這麼有精神,我們去外面走走吧。”

唐曼柔幾乎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跟隨着沐青羽出了客棧,兩人也是第一次來到流星城,所以也是不敢走的太遠,來到房頂之上。

沐青羽長出一口悠閒的長舒了個懶腰躺在了房頂上,仰望着遍天蒼穹道:

“今天的星星好漂亮啊,嘿嘿,我發現每一次和你相遇的時候,我都可以看見這麼美麗的星空。”

唐曼柔淡淡點了點頭,側身坐在了沐青羽的身邊道:

“是啊,有的時候我也是很希望就這樣,晚上一直平靜的看着星星,什麼都不去想,什麼修行,什麼宗門之爭,都和我無關,即便是讓我過一輩子這樣看星星的生活,我也願意。” “唐曼柔今天晚上你實際上是去想獨自去唐門去找唐蕭然報仇的吧。”

沐青羽的道。

唐曼柔微微一愣,的卻沐青羽說出了她心中所想。

“你真的想要報仇嗎?”沐青羽一臉平靜的看着她道。

“你是想要可憐我嗎,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爺爺的仇我自己早晚都會報的。”

唐曼柔倔強道。

“我並沒有說要幫助你,只不過是暫時合作,我需要你的力量,你同時也需要我的力量,怎樣要加入我嗎? 強勢攻婚,閃婚老公100分 。”

沐青羽淡淡道。

“奪回唐門?那裏有那麼容易,而你究竟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什麼?”唐曼柔道。

“其實我們是一樣的,我和你同樣揹負着血海深仇。”沐青羽道。

“什麼,你的親人也被殺害了嘛?”

邪王專寵:毒妃,別亂來!

“確切的說不只是我的親人,而是和我有關的所有人都殺掉了,沐王府的事情你應該聽過吧。。。。。。”


沐青羽道。

“你是沐王府的人?”

唐曼柔震驚的看着沐青羽,三年前沐王府被滅族的事情,轟動了整個天元界,她自然是知道沐王府的。

沐青羽點了點頭。

“但是你又能爲我提供給我怎樣的幫助呢,唐門可不是沒有那麼容易對付的。”

唐曼柔不禁也開始對沐青羽心中的計劃有一些感興趣了。

“的卻,唐門不好對付,但是我卻能創造出另一個唐門與其抗衡”沐青羽微笑道。

“創造出另一個唐門?”唐曼柔驚訝的看着沐青羽道。

“不錯,之前我曾與那羣追殺你的人,交過手,他的武功平平無常,只不過是依仗了唐門的獨門暗器,你擁有製造暗器的知識,而我則擁有你需要的勢力,我們如果能很好的把這兩種力量融合在一起便可以創造出一個全新的唐門。”沐青羽道。

“你有多少人馬?”唐曼柔激動道。

“三萬。。。。。。”沐青羽輕聲道。

聽到這個數字唐曼柔微微一愣,隨後一臉喜色道:

“那好,我幫你,唐門一半以上的暗器我都能製造出來,足夠可以用來武裝這隻人馬了。”

“這麼說你是同意和我合作了。”沐青羽突然正色道。

唐曼柔沉思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道:“的卻我可以幫你製造出唐門暗器,只是唐門的暗器對於材料以及鑄造的工藝極爲的苛刻,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沐青羽點了點頭:“我知道你的憂慮餓,放心鑄造的事情以及材料的方面,我會全力滿足你的要求。”

聽到沐青羽這麼說, 電影風華

“暗器的鑄造工藝,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能幫我找來那麼多的精通鑄造大師嗎?”

沐青羽自信滿滿的擺了擺手指樂道:


“我叫來的人可不只是單單的普通鑄造大師,而是整個天元界最爲頂級的鑄造精英。”

唐曼柔又怎麼會知道沐青羽有那麼一羣精通鑄造的喵喵怪朋友呢,喵喵怪的鑄造工藝要比人類早上兩百年,鑄造工藝可是遠超越現在所有人類所使用的鑄造技術,有他們的幫助,製造出的唐門暗器必定是極品中的極品。

“怎麼樣心動了嘛,是不是要和我合作,你自己決定吧。”沐青羽一臉正色道。

“好吧,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了,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就讓我陪你瘋狂一次,但願我今天的選擇是正確的。”

唐曼柔點了點頭,隨後兩人分別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掌,相互拍擊在一起,示意從現在開始這兩人便是擊掌爲盟了。

“既然我們已經暫時結成同盟了,那我便我的祕密告訴給吧。”沐青羽突然道。

“你的祕密?”唐曼柔疑惑道。

沐青羽點了點頭,隨後伸出自己的一隻手,緩緩的放出了自己的天元力,一個冒着黑炎的圓球也浮現在了他的中。。。。。。。

“黑炎!”唐曼柔一臉震驚的失聲道。

沐青羽點了點頭,隨後趕忙將自己的天元力再一次收回了自己的體內微笑道:

“沒錯,正是黑炎,怎麼樣害怕了嘛,還要繼續和我結成同盟了嘛?”

而唐曼柔則是平靜的搖了搖頭:

“看見你這麼做我反而是安心了許多,你能夠把這麼重要的祕密告訴給我,足夠可以看出你對於我的信任。”

沐青羽欣慰的點了點頭:“你這麼想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你剛纔反悔與我結盟的話,我反而會立刻反撲殺了你,本來你都已經是唐門追殺的對象了,即便是殺了你,他們也不會有所察覺的。”

“那接下來我要做什麼事情,暫時隱藏起來幫你籌備製造暗器的事情嗎?”唐曼柔道。

“時間還沒有那麼快,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現在你現在暫時陪在我的身邊,等到這一陣唐門的風頭壓下去之後,就是你大展宏圖的時候了,一切還是不要操之過急,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你應該是明白的吧。”

沐青羽道。

唐曼柔點了點頭,現在自己所能相信的人也就只剩下沐青羽了,所以她也就沒有可以疑惑的了。

沐青羽沉思了一下隨後道:

“我接下來會進入尚賢學院一段時間,你是一名土系武者,暫時先用自己的易容術隱藏自己的身份吧。”

“但是我沒有進入尚賢學院的介紹信,恐怕入學沒有那麼容易吧。”唐曼柔道。

沐青羽點了點頭,的卻她說的沒錯,自己現在手中只有兩封進去尚賢學院的介紹信,唐曼柔又怎麼辦呢?

突然這個時候一個悅耳的女子聲音從一邊傳了過來:“這有什麼難的,交給我就可以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姬舞旋一直躲在了這兩人的背後偷聽了他們的對話,這一刻也是突然現出了身影。

“小舞,你居然偷聽我們的對話。”沐青羽眉毛一皺道。

“嘿嘿,不偷聽的話,又怎麼會知道你們的苦惱呢。”姬舞旋一臉微笑着坐在了唐曼柔的身邊,用自己的小腦袋蹭了蹭她的肩膀。 “你啊,真是的。。。。。。。”唐曼柔輕輕的摸了摸姬舞旋的頭髮,眼中也透出一絲少有的柔情。

“怎麼,你莫非有什麼妙招幫我們矇混過關。”沐青羽打趣道。

姬舞旋點了點頭:

“乾爹的字,寫法豪放粗狂,我可以把模仿的有個七八成,除了和他特別熟的人之外能夠發現,其他的人也是很難發現,我只要從新在寫上一封,改一下名字,就能幫唐姐姐矇混過去。”

沐青羽點了點頭,這三人在外面看了一會星星便又各自回房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早,沐青羽便帶着姬舞旋以及唐曼柔去往尚賢學院報名,望着唐曼柔利用易容術所改變出的一張全新面孔,另外兩人看了也是不禁稱之爲神乎其技。

這種利用銀針改變自己的臉上的五官的易容方法,果真神奇,易容過後即便是碰到再爲熟悉的人,也不可能被察覺出來。

而此時唐曼柔也是暫時用起了盈月這個名字



三人在大街上打聽了一下尚賢學院的地址,便順着路人指出的方向一路敢去,流星城只是一所類似於風林城的小城市,比起了九隴郡的繁華可是要差上很多,不過地方小也是有一個有點,那便是找地方好找。

步行了不到一個鐘頭,三人來到一處裝飾樸素的大門門口,門口處此時正坐着一個念過半百的老翁,正一個人守着一張小棋桌上下着圍棋。

看見三人走了過來,老翁微微的擡起了頭視線淡淡的掃在這幾人,隨後聲音稍微有一些不耐煩道:

“你們幾個是來辦入學申請的吧。”

沐青羽點了點頭,不知爲何居然隱隱的感覺這個老翁身上散發出一陣強者獨有的氣息,因此也是對他以禮相待道:

“老人家果然是好眼力。”

老翁點了點頭隨後道:“要進學院,是要先付買路錢的。。。。。。”


三人聞言不由的一愣,互相對視一眼卻是沒有想到進入學院還要花什麼買路錢的。

“老頭,你少在這騙我們,本姑娘可不是好欺負的,哼。”姬舞旋一臉不滿道。


“住口,小舞,不得對這位前輩無禮。”沐青羽輕聲道。

“哼,那個小丫頭居然還敢罵我,不行加錢,每個人一萬金刀幣,要不然休想從這裏過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