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0 Views

「紅鸞精晶火是被你吞噬,不過裡面的恐怖能量你恐怕才掌握十之一二。紅鸞是什麼,火鳳的支脈,火鳳又是什麼,上古四大神獸之一的存在,所以紅鸞留下的精血誕生出精石,那精石中溫養出來的火就是紅鸞精晶火,天生就是地火,你現在還沒有完全掌握紅鸞精晶火,若用它來煅造全身,你那脆弱的經脈能經得起這種火焰的焚燒嗎?」火晶鳥咂了咂嘴,道。

Written by
banner

「再說了,你一個不小心操控失誤,那火焰的威力突然增大,你那經脈直接被燒化,一個武者經脈被燒沒有了,還能修習武技嗎?立馬變成廢人一個。」火晶鳥一臉嚴肅,表情甚至有些嚇人,令葯魂都是有些緊張起來。

見火晶鳥一點不像嚇他,葯魂面色一振,傳音道:「那我現在該做些什麼,你總不能放著至寶在體而不用吧,地火煅身,對我的幫助很大,你也見過石鱷和棕毛妖猴還有那些不要命的魔兵了,如果我的肉身增強一點,對於以後修鍊武技也是有很大的幫助的,所以不管你怎麼說,這紅鸞精晶火我是一要拿來煅燒身子的,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

「誰要你放棄了?」被人誤解,火晶鳥一臉古怪的抽了抽,道。

「首先地火的威力太大,你在這裡修鍊動靜太大,肯定會被人發現的,至少你那導師能發現,所以如果你還想有點秘密就等他們睡著后離開這裡找個隱密點的地方然後再用地火煅身,用地火來煅身對你肉身提升很大,所以我也是支持的。」火晶鳥道。

葯魂點點頭,手一揮直接扔了五萬下品元氣石給火晶鳥,「拿去先用吧。」

「五萬下品元氣石,你是在打發乞丐啊……」火晶鳥直接吞下五萬元氣石,「看到了嗎,打牙祭都不夠,先來一萬中品元氣石讓我升到先天境再說,你以為你在巨船第四層找了那麼多元氣石我會不知道?怎麼這麼小氣……先來一千塊中品元氣石吧……」

葯魂無語,五萬下品元氣石直接吞了,連個嗝都沒有打一個,「算你狠。」

「呵呵,這算什麼,告訴你以後別跟我小打小鬧的,知道為什麼我還沒有升上先天嗎,那是因為你給的資源完全不夠!你要我怎麼活?再這樣搞下去十年我都升不了先天境,我是妖獸,不比你們人類武者,想要提升實力只有吸收超級多的元氣才行,所以小子,藥王峰我真是不介意你呆了,下山修鍊吧,不然我跟著你簡直是在蹉跎光陰。」火晶鳥鄙視的看了葯魂心神一眼,道。

「哼,死鳥,一千中品元氣石都堵不住你的嘴?!」葯魂憤慨的罵了一句。

「一千中品元氣石就想打發我?聽著,以後每天準時獻上一百中品元氣石給火爺我,不然以後有事別來求我!」火晶鳥獅子大開口。

「一百中品元氣石?你的胃口還真不小,我哪裡有那麼多?!」葯魂反駁道。

「船艙里搞了幾十萬元氣石你說你沒有?」

葯魂一臉無奈,「那些大多都是下品元氣石,一百中品元氣石都有十萬下品元氣石了!你不懂價值轉換嗎臭鳥。」

「那隻貝殼獸和萬魂玉是怎麼回事,別以為你把它們弄進武魂黑洞里我就不知道!」相持不下,火晶鳥直接爆了葯魂的底細,雖說它有時也會休息睡覺,可是葯魂在外的一舉一動它都關注著,兩人共存於一個身體,葯魂有什麼事它也好不了。

「貝殼獸?你是說我契約的千年老蚌吧……萬魂玉,你是說那塊玉?」葯魂猜測火晶鳥嘴裡說的萬魂玉是他找到的那塊可以吸收天地魂力和元氣的碎玉。 火晶鳥怪笑了兩聲,「怎麼了,小魂子,還想不承認?你在巨般第四層找到的那塊玉有吸收天地魂力和元氣的作用,如同聚元陣一般,真的以為我一直在休息所以想要騙我嗎?是,我平時瞌睡是多了一點,但那是因為你不給我修鍊資源啊……話說回來,你還真是撞了大運,有了那玩意你以後還會缺少元氣石嗎?不過我建議你不要只是讓老蚌生產元氣石,還可以讓老蚌產生魂晶嗎,這樣產出來的魂晶不僅魂力精純而且還沒有魂晶妖物,當真是省了大多的勁兒啊……這樣吧,以後除了每天給我送一百塊中品元氣石再給我一百塊下品魂晶如何?」

葯魂哼了一聲,「你倒是想得美,你也不要嫌我小氣,能給你多少那要看老蚌的生產速度,如果有多的,我自然會給你的,畢竟你的實力強大起來我也能沾點光,說不定以後還有要靠你的時候。」

「那我們就說定了……哈哈……」火晶鳥萎縮的笑了兩聲,聽得葯魂脖頸發麻。

「對了,你說的那萬魂玉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有吸收魂力和元氣的能力?」葯魂好奇的問道。

火晶鳥咂了咂嘴,「在今天之前我也沒有親眼見過萬魂玉,只是聽別人說過那萬魂玉不需要聚元陣在其內,是天然就能吸收魂力和元氣的靈物,是至寶,沒有想到會被你找到,雖然只是一塊碎片……不過一塊碎片一天也可以產出不少的元氣石和魂晶,小魂子,以後我們可有福了……哈哈。只要資源夠多,我升上先天境那是分分鐘的事啊……」

「原來是這樣,你知道得也未必比我多,也僅僅是聽說過它呀……」葯魂嘆了一聲,他以為火晶鳥知道很多。

「別太憂傷,以後會知道得越來越多的,萬魂玉原本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即便以我以前的實力也接觸不到。對了,現在你的那些族人都已經睡著了,如果你還想利用地火煅燒身子的話可以出動去找一個僻靜點的地方了。」火晶鳥咂咂嘴,建議道。

葯魂嗯了一聲朝吞天血蟒看了一眼,示意它留守此處,他要離開一陣。

吞天血蟒豎瞳微縮,似乎是向葯魂保證絕對不會出差錯,葯魂方才放心的向遠處走去,當然沒有弄出一點聲響。

三十裡外的一個地洞中,葯魂脫光了全身衣物,裝備開始煅身了。


「火晶,這裡應該不會被發現了吧。」葯魂有心擔心的問道。

「這倒未必,」火晶鳥現身在空中,拍了拍它那火紅的翅膀,道,「你那地火的動靜太大,雖然不至於吵醒三十裡外的族人不過地火強悍的火屬性威力說不定會引來一些火屬性妖獸,以那些五行屬火的妖獸對火的熱情恐怕對你的興趣不會太低。」

「同性相吸?」葯魂面容有些愕然,想到族學理論書籍裡面提到字眼,同屬性的妖獸和武者之間由於屬性波動相同更容易感受到同屬性的存在,如果修鍊動靜太大,完全可以把這些「同類」吸引過來,到時就好看了。

「沒錯,就是同性相吸……」火晶鳥目光貪婪的掃視葯魂雄健有力的身體,誇張的舔了舔嘴,「不妨老實告訴你小魂子,如果我還有肉身我的實力還在,你在我面前的價值不亞於一顆九品血鳳丹,血鳳丹固然難求,不過你身懷地火又有龍的血脈對我的吸引力更大,吃了你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絕對有成長為神獸的可能。」

葯魂鄙夷的望著火晶鳥那因為貪婪而變得有些抽搐的臉,「你都混到妖靈體這副田地了,還想著吃,若不是遇到我,恐怕你早就魂飛魄散了吧。」

火晶鳥尷尬的笑了兩聲,「廢話少說,你把血蟒留在營地給你那些族人看門,現在沒有戰獸可以給你護法了,我能做的就是用魂力將地穴頂封起來,但我不能保證能把所有的阻礙都給你隔絕在外面,你自己小心些吧。其實憑藉地火的威力就算有些阿貓阿狗看上你了,來了撞到地火上面也只是飛蛾撲火,我只是擔心有外物影響容易導致你走火入魔,如果妖獸理智它們就不是妖獸了,發了瘋都想要吞下你和地火的時候你小子連哭的時機都沒有。」

葯魂覺得火晶鳥說的也是一個問題,地火煅身比修鍊沖關危險百倍,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燒成灰,如果再分心對付那些五性屬火的妖獸危險就更大了。

葯魂抬頭向上看了看,月光透過地穴頂射進這個有些陰冷潮濕的地洞之中,這個地洞大約只有五六丈長寬,不大,卻也隱秘,山壁上長有些許綠色藤蔓,青翠欲滴,幾根大的藤蔓下還有積水,顯然這裡算是一個濕氣較重的地方。

地洞上方是一片小密林,一般人很難發現這裡,附近也鮮有妖獸在活動。

微微沉吟,面容浮現一抹肅然,葯魂下了決定:「火晶,不要太擔心我,我體內有龍血和冰蛟寒煞,你布下魂力結界然後回去吧,外面不是你呆的地方,你現在才淬體境六重,來個先天境直接就可以把你滅了。」

火晶鳥吸了一口氣,氣氛有些凝滯,火晶鳥不擔心是不可能,一把地火把葯魂燒成灰,在葯魂體內的火晶鳥也會飛灰煙滅,「你也知道我短時間只能出來這麼一次,回去后就算有妖獸來襲我也幫不了你,你自已小心吧。」

布下隱藏氣息的結界后火晶鳥嘴裡叫了一聲「我的元氣石,我來了」后旋即化作一道紅色流光直接飛入了葯魂識海。

葯魂搖搖頭,火晶鳥真是老樣子,萬年都不會改變它那副貪婪的德行,不過一千塊中品元氣石至少能管兩天吧,現在有了萬魂玉碎片,以後應該會消停一點,不會天天再叫囔資源不夠它修鍊了。

長年累月照不到陽光,地穴里的水很陰冷,股股寒氣從積水裡滲透出來讓一來就脫了全身衣物的葯魂身子有些微微發冷了,葯魂牙齒打顫,輕輕喃喃道:「那就開始吧,讓我看看地火焚體是有多麼酷熱。」 葯魂閉目,按照火晶鳥告訴他的方法,他雙手結印催動隱藏在身體各個隱秘角落裡的龍血,讓那龍血形成一道血膜,覆蓋全身肌肉骨骼和那最重要的經脈。

火晶鳥說過那龍血是神獸血,乃天地至寶,覆蓋在身體各處可以保護身子不被地火燒毀,葯魂能得到龍血簡直是天大在的機緣,火晶鳥言談之間表現出對葯魂身體巨大的興趣,讓葯魂都懷疑火晶鳥有了肉身之後會不會如同農夫和蛇裡面講的那般直接反咬一口把他抽血剝皮了。

那小子的眼神和那饕餮冰蛟無異,充滿著無限貪婪,火晶鳥就是因為貪婪不將人命看在眼中方才肉身隕落的,葯魂心中低低的罵道:「臭小子,如果你當真是獸面獸心的話,日後我定不給世間留一個隱患。」

火焰在體內運行無可避免的要從經脈里行走,如果經脈沒有任何保護就曝露給能量恐怖的地火那便如同沒有絲毫抵抗力的羊被扔進了狼群裡面,不被那地火燒成灰才怪。

龍血已經和葯魂身子完美融合,葯魂心神一動就輕而易舉的讓龍血化成血膜將全身里裡外外包圍起來,連他的皮膚也隱隱透出淡淡的血色,彷彿那龍血溢出了身子一般。


為了護住心脈不被地火燒傷,寒氣從識海而下將葯魂身體里的經脈完全冰封起來,形成拇指大小的寒冰層,在煅體的過程中這種寒冰會一直存在,幫助葯魂抵抗紅鸞精晶火的威力和防止突然加大的火焰在他體內肆虐。

葯魂全身泛出寒氣,地穴中的積水變成寒冰,連山壁也蒙了一層淡淡的白色。

「有龍血和冰蛟寒煞相助,應該能防止可能會受到的傷害了吧。」葯魂喃喃兩聲,雙手結印,心神直接沉入那火晶之中,猩紅色的火焰被那心神牽引而出,從丹田燒出,向身體四周攀爬而去。

血色元氣包裹住一部分紅鸞精晶火直接衝進了和條主幹經脈,而其他的紅鸞精晶火則是向葯魂體腔內的內臟掠去,似乎想要嘗一嘗那些還在跳動的血肉滋味。

經脈內紅鸞精晶火在元氣的包裹下如魚得水的向前猛衝,葯魂想要控制住那紅鸞精晶火將它的前行速度降下來,但那紅鸞精晶火完全不聽他使喚,彷彿一直在等此刻似的。

葯魂輕哼一聲,喃喃道:「我可不會放一顆可以隨時爆炸的東西在我體內,今日既要用你煅燒肉身同時也要征服你,讓你完全臣服。」

威力越強的火焰越是有靈之物,如不能在火焰里留下自身印記讓其完全臣服和身體相融,不受控制的火焰輕易爆發一點火威就能將身子燒成虛無,畢竟剛吞噬火焰的身子還不完全承受火焰的燃燒。

經脈外包裹的寒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葯魂也算準了地火肯定能燒化那些寒冰,但他沒有想到速度竟是如此之快。

沒有繼續散出寒氣包裹經脈,只要火焰還沒有威脅到經脈就要讓那經脈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煉化。

紅鸞精晶火在經脈里瘋狂前掠,見到一條經脈分支就分出一點掠了進去。見狀葯魂緩緩吐出一口氣,「還好,如此我承受的風險要小上許多,不過卻是不能讓那火焰在經脈里亂闖要想辦法控制才行。」

那些奔向內臟骨髓的紅鸞精晶火二話不話直接燒灼而上,葯魂只覺得那些平時沒有任何感覺的傳來的器官此時全有熱烘烘的灼燙感傳來,讓他有一種極為舒適的感覺,忍不住想要輕哼出聲。

舒適總是很短,很快火焰威力變強,舒適感覺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的灼痛感。紅鸞精晶火竟化出尖長的喙直接刺入臟膜,鑽了進去。

「啊!」葯魂痛快的叫一聲,他沒能想到紅鸞精晶火化形的能力在這時捅了他一刀,不不是一刀,第一個內臟都被火焰化形出來的尖喙啄了那麼一下,痛那一下,卻也是痛快。

就算有龍血化成血膜保護,葯魂還是能感覺那精晶火帶來的刺痛感,隨即而來的便是火燒內臟。

紅鸞精晶火化成萬千火芒散射至內臟各處,一瞬間萬千噬肉的痛麻感傳來,葯魂心神瞬間差點被燒崩潰,額頭上開始往下留下細密的汗珠。

「怎麼會這樣痛,我靠。感覺有千萬隻螞蟻在爬。」葯魂罵了一句。還好他有聽火晶鳥的建議用冰和龍血保護經脈,否則若是經脈直接被火這樣燒,不得燒成扭曲的麻花才怪。


眉頭微皺,葯魂低低的抽了兩口氣,火威向外散發而出,讓原本還有些冷的身子竟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皮膚緩緩變皺如同橘子皮一般,葯魂心念一動,寒氣從身體內部散逸而出,瞬間便是將整個地穴凍成冰窖,這樣做有兩個好外,第一葯魂不想地火煅身之後全身皮膚被燒成焦炭,二來地穴內的氣溫必須得到控制,否則吸引那些同為火屬性的妖獸前來就有些不好辦了,畢竟葯魂現在可沒有一點心思去對付他們。

「舒服。」葯魂吐出一口寒氣,有冰蛟寒煞護體,果然不用太痛苦,至少目前來說還沒有太痛苦。

地空內的溫度只是讓葯魂皮膚略微好受一些而已,在他身體內部,器臟內化成萬千火芒的紅鸞精晶火重聚為一體,直接在器臟腔道內懸停,如同不會動的蠟燭燭火一般持續提供火力燃燒。

「要不要這樣狠。」葯魂內視胃中的紅鸞精晶火,那火焰彷彿在向內臟空間提供火溫,似乎下一步還會大有動作。

「靠。」葯魂再罵一聲,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紅鸞精晶火這副蓄勢待發的模樣和那圍著白嫩嫩的綿羊不下手的才狼有什麼區別,葯魂只好將心神分成數百股監視這些蠢蠢欲動的火焰。

這時葯魂方才明白那刺破內臟然後化成火焰附著於內臟器壁上輕輕焚*燒是什麼意思,那是在給內臟逐步加溫,似乎是想讓這副肉身儘快適應火焰的溫度。

「看來紅鸞精晶火果然是有靈之物,武魂助我將它騙入身體后紅鸞精晶火就把我當成一塊巨大的精晶,如此看來它也是不想燒化我而是想逐漸將我的身子煉得更加強悍,好讓它能更好的寄居?」葯魂雙唇微啟,吐出一口熱汽,他額頭上的寒霜開始融化,地面出現積水,葯魂能感覺他坐在一灘水裡,一點也不舒服。

想到寄居這一詞,葯魂心裡突然道:「這火焰是瞧不起我這個肉身形成的『精晶』,想要提升這個『精晶』讓它自己更加逍遙自在?」

如不是這樣,葯魂實在想不通紅鸞精晶火為何會如此溫柔化成萬千火芒給身子逐漸加溫,免得身子直接被火焰燒成虛無。

苦笑兩聲,葯魂嘆道:「倒是辛苦你的良苦用心了。雖然你比人火高一級稱為地火,不過地火之上不是還有天火神火嗎,憑你也能阻我?何不加大一點火勢讓我瞧瞧你的能耐?」

似乎是自尊心受創,葯魂莫名其妙的吐了幾句槽,結果——體內如同蠟燭燭火般懸停的火焰頃刻間直接暴長一倍,有一些火苗的外焰直接燒在了器官內壁之上。

「怕你嗎?」葯魂狠狠的吐出句,旋即痛苦嘶嚎聲破口而出,火苗外焰再漲,有些已經燒出氣器壁了。

火舌如同毒蛇直接貫穿了葯魂全身內臟,那突突跳起的火舌就如那毒蛇嘴裡吐出的信子,讓人看上一眼都是膽寒。

內臟溫度直線飆高,地穴中的寒氣被火焰燒成高溫熱氣,膨脹的壓力開始擠壓四周的岩壁,有一些直接找岩壁上的小石孔鑽了進去。

地穴再次變成一個天然丹爐,而這個丹爐內的氣溫還在直線飆高,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葯魂那一句略帶挑釁的吐槽之後。

紅鸞精晶火現在只是想讓葯魂長點記性,不是每一種火焰都叫地火,地火確確實實比不過天火神火,可是也不是你這區區淬體境七重的小娃娃可以質疑的!

不是嫌棄火焰太溫柔了嗎?不是嫌不給力嗎?你一定要拿天火神火來壓我?給你來點勁爆的你能扛得住嗎?

痛苦如同身子被撕般的聲音從地穴底傳出,只不過外界聽不見任何的聲音,若非地穴頂那若有似無的透明屏障偶爾波盪一下,沒有人還會發現這裡還有一處地穴,從地穴外看來,地穴頂是一處最為普通的土地,看不出一點地洞之嫌。

地穴岩壁上開始掉落微小的粉塵,其中夾雜著一些細小碎石,蒸汽繼續尋找破開山洞的出路,有一些耐不住高溫已經開始從內部崩解,逐漸被燒化成虛無的存在。

葯魂的皮膚上的寒冰已經完全化去,一些皮膚處竟騰的升出一股細小火苗,那火苗只是跳動那麼一下然後便炸裂而開,等那破裂肌膚處的黑氣散去時,能見到一點殷紅出現,殷紅慢慢變成紅色血枷貼在了皮膚表面。

一刻鐘后葯魂全身多處出現跳動的火功但都很快熄滅,漸漸的葯魂全身覆蓋的血枷已經佔據身子的絕大部份,有些地方還有鮮血流出,葯魂現在看上去如同地獄走出的血修羅一般,模樣猙獰恐怖還帶有隱隱的凶煞之氣,讓人看上一眼就會膽寒不已。 山洞已經變成了炙熱的火爐,而在那悶熱的環境中有血腥味瀰漫其間。

細小的碎石不停的從山壁上滑落,滴滴嗒嗒的落入積水之中。

葯魂眉關微皺,皮膚上的那一點痛楚還只是小事,頂多只是破一點皮相,體內火勢徒然加大的紅鸞精晶火才是大事,這畢竟是地火,憑他淬體境七重的能耐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被地火燒成灰飛。

而這一切都是葯魂一句挑釁之語造成的。

幾百道微型紅鸞精晶火不停的炙烤葯魂內臟,有些已經刺穿內臟將火溫傳遞到他的體腔之中。葯魂感覺再持續下去他的內臟就快要滴下血珠來。

「還好有龍血護住整個肉身,否則還真容易出事。」葯魂心裡喃喃兩聲,心神緊緊鎖住那些在內臟里停留的紅鸞精晶火火苗。

幾十息后葯魂忍受住火焰的炙烤,微微吐出一口氣,分出一部分心神進入經脈,這裡才是最容易出岔子的地方,地火遊走經脈,說出去都是夠瘋狂的。

也許煉藥師為了獲得並掌握更高級的火焰都會在生死和痛苦的邊緣徘徊吧。

經脈外層的冰蛟寒煞被紅鸞精晶火化去了一半,紅鸞精晶火在葯魂沒有關注的時間裡已經自行闖進葯魂體內的經脈里遊走了一次,有些細小經脈連葯魂內視都未曾發現過。

「這是在幫我尋找開發經脈?」葯魂結出手印,開始引導火焰匯入主幹經脈之中,經脈在一定程度上已經特意了火溫,現在要引導它們沿著瞑息血元功經脈遊走,直到徹底控制紅鸞精晶火為止。


所有火苗從細小經脈內逸出匯成一道火鳳狀火焰開始沿著一條主幹經脈遊走,葯魂心神附著而上,想要控制火焰走向,可那火焰對心神意念極其排斥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前行,根本不受心神控制。

葯魂無奈,幾十息后冰蛟寒煞幾乎完全被地火火能化去,附著在經脈上的龍血陡然發出一陣紅光,開始極力護持經脈不被燒傷。

「當真是在刀尖上添血啊。」葯魂喉頭動了動想說話卻是說不出來,但心中的念想卻是讓他體內火焰皆是微微一顫。

「這火焰有靈,不能胡思亂想,它現在把我當成一大塊『精晶』,這火鳳精晶沒有思考能力,若是我想得太多,讓這火焰發現異常,會馬上把我燒成廢渣,這年頭,想想事情都有風險……」葯魂止住念頭,全神貫注的內視全身火焰。

經脈內的紅鸞精晶火在血元氣包裹下沿著主幹經脈奔流,這一次它似乎不想再度分成細小火焰進入分支經脈里遊走,而是打定主意要沿著主幹經脈前行。

灼燒內髒的紅鸞精晶火陡然一漲,一部分火焰躥出內臟后開始沿著臟壁漫延而出,像流水一般緊緊覆蓋開始灼燒內臟。

葯魂只覺那些平常外力接觸不到之處被某種東西突然覆蓋之後壓力倍增,而這種壓力感之中還有巨大的灼痛感傳來,就如同將手指探入火焰熊熊燃燒的火爐一般,而且探入后的手指還不能瞬間收回畢竟一直與火焰接觸。

現在體內所有內臟如同被人強制按在火爐中一般。

「這紅鸞精晶火的威力還真不下吹噓的,比那火淵中的岩漿威力高出太多了,在那漿晶中只是感覺暖洋洋的,現在感覺完全和小時候不小心被火燙傷時一樣……」

心思微微顫動,經脈內的紅鸞精晶火加速遊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