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66 Views

可是她覺得屁股上火辣辣的,就好像……有一雙手放在上面!

Written by
banner

維爾斯看得過癮,可是眉頭卻漸漸的皺了起來!

蒂蒙娜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長袍,潔白得耀眼,只是現在上面怎麼染上了淡淡的綠色!

難道是精靈森林的綠色很多?

維爾斯霍地抬起頭,然後他的動作就突然僵住了。

自己的臉色也被映得發綠!

綠色的天空!

本來蔚藍色的天空變得一片綠色,天空下面的東西也都被映成了相同的顏色,只是淡了許多。

他扭頭看了看其他人……

絲卡維拉的胸是綠色的……

費羅拉的屁股上綠色的……

卡洛琳嬌艷的小臉也是綠色的……

克爾洛芙的瞳孔中反射著自己發綠的臉——

維爾斯心中隱隱生起不妥的感覺……有些地方好像不太對!

他陡然回頭看著卡洛琳……

絲卡維拉嘴角浮著淡淡的嫵媚微笑,克爾洛芙依然是沉靜如水,多米尼克的臉上則是不屑的微笑,費羅拉的則是沖著自己擠著眼睛,她顯得有些緊張!

大家或者是期待,或者是興奮,或者是憤怒,但是他們的表情都是正常的。

卡洛琳不正常——

她也仰著臉看著天空,但是她的眼睛平靜,其中卻蘊含著如同見到熟人一樣的感覺。

其實竟然是審視著味道!

難道……她在審視神靈么?

那可是精靈之神,精靈一族的守護者!

維爾斯悄悄走到卡洛琳的身邊,卡洛琳並沒有理會他的親近,她的嘴唇輕輕開合,儘管聲音小到了極致,但是維爾斯卻聽到了她說話的內容!

她說的是:你終於來了啊!等你好久了啊!

在卡洛琳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卻把卡洛琳嚇得哆嗦了一下,她又恢復了那種平時柔弱得惹人憐愛的味道:「維爾斯……你幹什麼在?」

「沒什麼~」維爾斯搖了搖頭,微笑著走開了。

他的眼中滿是疑惑之色,實在不願意相信這個單純如白紙一張的女孩會有深厚的實力!

但是念頭卻一個接著一個的從腦中閃過——

卡洛琳為什麼對魔法有著瘋子一樣執著?

她為什麼上次會一個人對著牆角喃喃自語?

她為什麼不懼怕神靈?

她為什麼……

這個像謎一樣的女孩就站在自己的身邊,她的笑容純凈,她的眼神清澈,維爾斯欺負她的時候她從來不會反抗!可是維爾斯總覺得她的背後有另一個卡洛琳,一個強大的卡洛琳!

收攝了心神,維爾斯回頭去看神壇……

這是精靈之神的空間!

聖壇的後面是霧茫茫的一片,是一片更加神秘的空間,自己無法進去。也無法接近,也許那幹才是真正屬於神靈的世界!

再過一段時間,精靈之神將會來到這裡,這裡就是它的神殿。

然後自己這些人圍攻他,也許會殺掉他,也許這些人會全軍覆滅!

一想到這裡,維爾斯的心突然就寂靜了下來。


靜得可怕!

他的精神力突然從身體的毛孔中透了出來,然後向那一片迷霧延伸了過去。

就好像是章魚的觸角一樣。

有一種感覺,那一片迷霧自己無法看透——

突然維爾斯覺得自己的身體一重,一股巨大至極的力量從頭頂壓下,這力量不僅是巨大,帶來的還有恐懼。

他的腰突然就塌了一塊,回頭去看的時候,絲卡維拉,克爾洛芙,費羅拉等人的情況也是一樣!

於是他下意識的看了看卡洛琳……

她沒有變化,一點變化也沒有,仍然是仰著小臉看著天空,獃獃的看著天空。


然後在神壇背後的煙霧中,突然就突然了一道黑色的影子。

維爾斯覺得就好像是千萬根尖針刺入了自己的背部,冷汗一滴一滴的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他卻不能去擦。

那來自神靈的威壓突然就消失了,雖然身體上好過多了,但是維爾斯的心中卻陡然閃過一個念頭。

那道黑影……他是不可戰勝的!

就好像魚兒靠近了水面,那道黑影的身體漸漸的清晰,現出了一位高大得如同獸人一般的影子。那一片灰塵色的迷霧突然就爭先恐後的向著那道黑影流了進去。


克爾洛芙擎著一把巨大得和她的身體等高的弓,然後拉動著弓箭,那張弓是如此的巨大,以至於她要用全身的力量與肌肉。

她平靜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的情緒波動,秀氣的眉毛皺了皺:「快攻擊他……」

那片神壇後面的迷霧有一小部分被她吸了過來,那張弓終於被她拉成了滿月的形態——

紫色的箭矢漸漸的聚焦了起來!

維爾斯只覺得整個天地都被克爾洛芙和那道黑影吸引了過去,當然克爾洛芙的只是一小部分!

「轟——」

克爾洛芙的箭似乎帶著整個天地間的威勢沖向了黑影。

然後維爾斯的耳中就響起了精靈之神米契爾嘲弄的笑聲:「克爾洛芙,我的子民,你就是這麼歡迎我的么?」

然後米契爾的聲音響徹了這片孤獨的空間:「我就是這天,我就是這地,所有拂逆我的存在,都不會存在——」

然後克爾洛芙射出的那一箭,突然……就那麼的憑空消失了!

這就是神靈的存在,任何的不符合天地間法則的東西,都會被無痕迹的抹殺!

可是維爾斯的臉上卻突然升起了一絲古怪的笑意……

天地間的法則么?

似乎是在他的身體里,有一層薄薄的紙被輕輕的戳了一下——

哧—— 第462章傲慢與偏見!

身為納米亞王國的皇帝,維爾斯參加過制定帝國法律,對法律有很深入的了解。

什麼是法律?

反正以他的理解,就是統治者為了保持國家安定,或者是鞏固自己的地位而弄出來管理大多數人的規則。

面對著法律,人也分為幾種:

順從的良民去遵守它,不敢稍有觸及。大膽的刁民去違反它得到懲罰,聰明的中上層者利用它獲得利益,而最上層的存在者則是制定它,它是為帝國少數的統治者存在的。


世界的法則也是這樣,平凡的修鍊者只能順從,聖階強者可以違背,原來所謂的神級就是利用。

那麼……也就是說有神靈可以制定世界的規則——創世神迪亞瓦拉!

面對著帝國的法律維爾斯是制定者,可是在世界的規則面前,他只是一個違反者。

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神的真實面目。

精靈們的身體大多瘦弱纖細,而精靈之神米契爾則是一個強壯的精靈。至少把他放在人類中,他也是強壯的。蒼白的臉孔,加上瘦削的身材,除了那一雙尖尖的耳朵,維爾斯幾乎就以為他是一個人類了。

米契爾的目光冷冷巡視著全場,維爾斯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的目光稍微的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那麼一下。

雖然維爾斯想通了一些東西,不過現在,精靈之神的實力仍然遠遠凌駕於他之上。

他現在就好像是一些軍事理論家在侃侃而談:「對方的一萬步兵士氣低落,只要給我二千輕騎兵,我就可以利用速度與衝擊力打亂對方的陣營,然後殲滅他們。」

可是……現在沒有二千騎兵,也就是說維爾斯還是一個聖階。精靈之神米契爾對他來說,仍然是一座不可攀登的高山。

不過,至少他已經可以看到高山的峰頂了。

面對著一位真正的神靈,此時就連心如止水的克爾洛芙和絲卡維拉,心思也有了一瞬間的縫隙。她們錯過了搶先出手的機會!

「你們真的以為就憑你們幾個聖階,就可以讓我死在這裡么?」

精靈神搖了搖頭,他覺得這些人類真的是太可笑了。一萬隻螞蟻就可以咬死大象么?

不過既然有螞蟻有勇氣挑戰自己,偶爾陪他們聊聊,也可以消磨一下自己漫長的寂寞時間。精靈之神米契爾臉上的諷刺之色更加濃了:「哦,抱歉,我忘記了,在人類之中你們已經是最強者了,啊?哈哈!」

維爾斯的心中突然升起了反感,本來他雖然不喜歡神靈,卻也只是對他們玩弄自己子民的行為反感而已,與他們更沒有什麼仇怨。

可是現在看著米契爾的高高在上,他突然覺得……原來神靈就是這樣!他們就像是貴族一樣,面對著平民時的那不屑一顧,那高高在上。

嗯……貴族面對著平民時的更加高傲,而這位精靈之神則是更加的變本加厲,是蔑視!

該死的!維爾斯討厭所有高高在上的東西。

「米契爾?」克爾洛芙緊咬著牙齒,淡然如水的她在面對著強大存在的時候,也有了一點情緒的波動。

如果說米契爾對著這些人是無視,她現在則是不屑了:「你真的覺得你就比我們高等么?」

米契爾根本就沒有去看克爾洛芙,人類會理睬螞蟻們的憤怒么?

那隻會浪費時間!

克爾洛芙緊握雙拳道:「你可別忘了,在曾經你也只不過是一名精靈而已。」

「精靈!這就是你在面對著護佑你們數萬年的精靈之神的態度么?不過這也難怪,你們畢竟是無法了解我們的偉大!」

精靈之神米契爾伸出一根食指,輕蔑的搖了一搖手指:「神靈不屬於任何種族,我們只是神靈,不是精靈,不是人類。我們是單獨的一個特殊群體!」

他一身精靈族華麗而單薄的鎧甲,從聖壇上緩緩的走了下來:「當你們死去的時候,會更加了解我們之間的差距究竟是在哪裡!」

高傲,自負,強大。

這是在場的聖階強者們對精靈之神的印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