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0 Views

「對了娘。」林風倏地想了起來,不禁好奇道,「娘你費盡心力想要進入兩極尊皇陣另一極,到底在那一極中有什麼樣的尊貴存在?」自己很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能讓娘冒如此大的險都要進入其中!

Written by
banner

賈雅竹雙瞳輕輕閃爍,頓了頓,冉冉道:「不瞞風兒你,在那一極很可能藏著……」

「能令你父親復活的寶藏!」

…(未完待續。。) 凌晨三點,夜風呼嘯。

「哥哥,你說,為什麼這些壞人做起事來肆無忌憚呢?他們就不怕報應嗎?」

慶安南路盧家大屋的樓頂,郝仁攬著宣萱的纖腰,輕輕地說道:「那是他們不相信世上有報應。而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讓他們相信!」

剛才,秦廣從魚頭口中一逼出孩子的下落,郝仁就立即聯繫了劉少澤。很快,劉少澤就請求了上級,並帶著一幹警員向盧家大屋摸來。

盧家大屋是本地一戶姓盧的人家為了拆遷補償而蓋起的六層高的樓房,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樓房蓋好不久,盧家人就把這棟樓給賣了。買主買了房子之後,卻從不露面,而是把房子又租給別人,七倒八倒之後,現在在裡面「定居」的竟然是上百名乞丐。這就是七姑所說的「丐幫」。

劉少澤的任務就是到盧家大屋裡,把丐幫的幫主和骨幹給抓起來。如果幫主和骨幹不住在這裡,就要從這些乞丐口中問出來,然後仍然是抓捕。

魚頭只是丐幫的一個外圍,他雖然把小秦晉的買主和住處報了出來,但是別的更重要的東西他就不知道了。郝仁擔心丐幫的骨幹中有能夠飛檐走壁的高手,就偷偷地帶著宣萱專門跑到這家的房頂來盯著。

別人要是知道郝仁的想法,一定以為他是武俠小說看多了,世界上哪有什麼飛檐走壁的功夫。但是郝仁卻不這麼認為,因為他和宣萱兩個都是高來高去的「俠少俠女」。這一段時間他們也見識了幾個先天境界的武者,比如唐龍、杜千劫、瘋丐,甚至包括未達到先天境界的吳雙和阿酒,這些人哪一個都有飛檐走壁的本事。

郝仁既然相信自己的猜測,就認真對待。他和宣萱都是從遠處別人家的樓房上躡手躡腳地走過來,應該不至於驚動樓下的丐幫中人。

此時警察還沒有到位,郝仁先偵察偵察。他俯下身子,將真氣侵入屋頂的混凝土層,並漫延至整個盧家,他要仔細觀察一下這棟樓里到底住著什麼人。

郝仁的目光緩緩延伸到六樓。這一層共有三個卧室,一個大客廳。三間卧室都住著人。因為郝仁是用真氣探察,所以雖然在黑暗中他仍然可以看清這些人的面容。東邊這間卧室里是一男一女,都很陌生。中間的卧室中也是一對陌生的男女。倒是西邊那間卧室里只有一個人,而郝仁一眼就認出了他。

此人竟然是那天他和宣萱在卧龍山峽谷遇到的瘋丐!

怪不得這傢伙叫瘋丐,原來是丐幫的人,看他的身手,做個幫主綽綽有餘啊!這傢伙在丐幫中肯定是個舉足輕重的角色,想必也做了不少的壞事,今天一定不能再放他跑了!

郝仁又把目光向五樓延伸。五樓也是三間卧室,而且這三間卧室各住一對成年男女。

再看四樓,大客廳被隔成了三間卧室,這一層的卧室就變成了六間,每間里都住著人。有五間住的是成年男女,只有一間住了一個女人和一看似只有幾個月大的嬰兒。那個嬰兒正是郝仁的乾兒子秦晉。看到了小秦晉,郝仁的心頓時放下來了。秦廣如今就混在警察中間,一會兒就要衝上來,郝仁不也急於救他了!

三樓也是六間卧室,每一間住著兩個男人,一共是十二個人。二樓的六間卧室中各住著四個人,也就是說,這一層共有二十四個男人。

而一樓就亂套了。這一層沒有床,乞丐們只在地上鋪一層稻草加毛氈,大家都擠得緊緊的,他們的個頭又都很小,一間卧室里起碼睡了二十多個。全部算起來,這一棟樓起碼有二百多個乞丐。

這時,兩隊警察從遠處摸了過來,並迅速包圍盧家大屋。有人輕輕說了一聲:「行動開始!」立即有警員翻越大屋的圍牆跳進院里,然後又將大門打開。所有第一分隊的警員立即沖了進去。而第二分隊的警員則在外圍布好口袋,就等著抓捕一些漏網之魚。

幾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佔領樓梯,將他們所經過的每一層樓進行控制,並分出人手立即衝到上一層。就在他們衝到四樓的時候,遇到了幾個丐幫骨幹成員的抵抗。這幾個傢伙身手不錯,竟然打倒了幾個警察。可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得意,立即招來幾顆子彈,全打在他們的下肢。

從警察一包圍盧家大屋,六樓上的瘋丐和另外兩個男人都驚醒了。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翻身坐起,並迅速穿好衣服。住在中間卧室的那個男人最年輕,他跑到瘋丐的房間里問道:「師父,是警察來了,我們怎麼辦?」

瘋丐罵道:「你小子什麼時候才能出息!記得你現在是幫主了,凡事要鎮靜。去把四樓五樓那幾個小子叫上來,我們大家從樓上走。他們是你的臂助,保住了他們,一定可以東山再起!還有,把今天買來的那個孩子給我抱上來,我有用處!」

「是,師父!」那個幫主答應一聲,出了瘋丐的卧室就往樓下跑,他剛剛把五樓的三個護法給叫醒,外面的警察就衝進來了,樓下一陣雞飛狗跳。

幫主來到四樓的時候,先沒有叫人,而是跑到小秦晉睡覺的那個卧室,抱起孩子就跑。他知道這個孩子對於師父的重要性,有了這個孩子,師父的傷就有希望,師父傷好了,自己的幫主才能做得穩當。

幫主跑出來時,看到自己的幾個屬下全吃了槍子,他不敢迎著警察的槍硬闖,而是嘴裡叼著小秦晉的衣領,從卧室後面的窗戶爬到了六樓。

此時,剛才被幫主叫醒的三個護法也都到了。瘋丐看到幫主把小孩帶來了,大喜:「別人不等了,就我們六個人跑吧!」說著他推開窗戶,一翻身,上了樓頂。

師父都上去了,幫主和護法們自然也要緊隨其後。他們正要翻窗戶,忽聽上面傳過來了瘋丐的聲音:「怎麼又是你們?」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說道:「瘋丐,我已經找你很久了!」

樓上有埋伏! 郝仁剛才已經將整個盧家大屋的情形看了個遍,幾乎所有的窗戶都裝了防盜窗,只有北面的一個沒有,想必就是為了逃跑用的。此時,下面是荷槍實彈的警察,瘋丐他們只要不想束手就擒,一定會走這裡。

「妹子,做好準備,那瘋子要上來了!」郝仁對站在他身邊的宣萱說道。

「瘋子?」宣萱一愣,「你說是那個髒兮兮的……」

宣萱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人影已經翻了上來。那人影看到郝仁他們,不由一驚:「怎麼又是你們?」

郝仁笑道:「瘋丐,我已經找你很久了!」

此時,郝仁與宣萱一東一西,把瘋丐向東西的路給封死,逼得他只有前南或向北。向南,院子里都是警察;向北,估計也會進入警察的口袋陣。

瘋丐心一橫,腳下猛一蹬地,身子就向宣萱這一面飄來。上次在卧龍山峽谷,他先後與兩人交手,宣萱的功力明顯比他遜了一籌,他這次就是要避強就弱,從宣萱的身上殺出一條血路。

瘋丐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一向是遇強更強、逢險走險的,今天竟然對一個女流之輩下手,他自己都覺得窩囊。

宣萱見瘋丐一爪抓來,立即凝神對敵。上次,她就吃了瘋丐的虧,這次她絕不會再重蹈覆轍。她氣貫右臂,一拳迎上。

「轟」的一聲,兩人各退一步。瘋丐大驚,這小女子上次與他交手,被他一掌震傷,這才不到兩個月的功夫,竟然進步如斯。長此以往,還讓不讓我們這幫老頭子活了。他這才知道,沒有最窩囊,只有更窩囊。

宣萱也沒想到這樣的結果。上次她吃了大虧,今天竟然戰平,這都是情郎為她度入真氣的結果。此時,郝仁正在旁邊看著,一臉的關切,這讓宣萱更加感動。

硬拼沒有便宜占,瘋丐只好施展如蛇一樣的身法想從宣萱的身邊游過去。可是,宣萱的身法竟然也不輸於他。只見宣萱雙臂一展,如一隻輕捷的靈鵲,借著風勢,每次都擋在他的前面。

瘋丐驚呼:「御風術!」

宣萱冷笑道:「還算有點見識!」

面對這兩個高手,瘋丐知道,今天不留下幾個弟子,自己是脫不了身了。想到這裡,他大叫一聲:「你們幾個都上來,我送你們離開!」這老傢伙太陰險了。

六樓的客廳里,三個護法信以為真,都以為逃生有望。那個也住在這一層平日與他師父稱兄道弟的男人則一如既往地平靜。只有幫主暗暗叫苦:「師父,我還帶個孩子,你讓我怎麼跑?」

那個表情平靜的男子突然說道:「幫主,你帶著孩子不方便,把孩子給我,你先上!」

幫主剛才從四樓爬上來,就覺得很費勁,如果要再帶著這個孩子逃命,那麼逃出去的可能性就不大了。他本來想把孩子給師父,可是師父卻先上去了。此時有人要把孩子接過去,他是巴不得呢。

幫主立即把孩子交給那個人:「那就拜託千葉先生了,我替我師父謝謝你!」

說著,幫主一抓窗框,一個「珍珠倒捲簾」,就翻了上去。幫主一上去,三個護法也沉不住氣了,立即跟上。

在樓頂,宣萱已經完全敵住了瘋丐,無論是氣勢、實力還是戰術都不弱於對方。郝仁也就放心了。

突然,眼前人影一閃,又有一個人上來。郝仁認得,此人是與瘋丐在同在樓層睡覺的,想必也是丐幫中的高層,只是想不到他就是幫主。郝仁本想擒住他,可是轉眼前,樓下又上來三人,一看便知都是練家子。


蓋世神偷 ,先打下去幾個再說。想到這裡,郝仁一拳轟出。

黑夜之中,除了先天高手,一般的人視力都大受影響。郝仁這一拳似慢實快,等幫主聽到風聲,拳頭已經打到臉上了。他慘叫一聲摔了下去。

「幫主!」後上來的三個護法嚇得心驚膽戰,立即分頭逃生。郝仁點倒一個向西的,轟翻一個向東的。最後一個從房頂跳下。郝仁知道下面有警察在埋伏,也就不管他了。

這時,一直沒有從宣萱手下討到便宜的瘋丐看到身後沒人,立即一個倒翻,想從反方向逃走。

郝仁正好打翻一個護法,看到瘋丐要逃,立即攔在他的面前。二人一交手,瘋丐便被郝仁一拳震傷了左臂。因為上次兩人在卧龍山峽谷交手時,郝仁震傷了他右臂,直到今天還沒有恢復,如此一來,瘋丐兩條胳膊都不能用了。

郝仁佔了先機,跟上去又是一拳,正打在瘋丐的胸口。瘋丐慘叫一聲,連吐了幾口鮮血。從現在開始,他和廢人無異了。


就在這時,樓頂又上來一人。宣萱正閑著,看那人不是警察,就上前攔住。

那人的手中還抱著一個孩子。此時孩子已經從睡夢中驚醒,一個勁地啼哭,郝仁一下就認了出來:「秦晉!」

那人正是千葉先生。他見瘋丐已廢,這個孩子再無用處,眼見著宣萱一掌擊來,他一下子將孩子迎了上去。

宣萱唯恐傷了孩子,急忙收手。千葉卻直接將孩子往別處一扔,轉身欲走。

千葉扔孩子的方位選得很巧妙,是在郝仁和宣萱之間。孩子一出手,郝仁和宣萱都搶上來接。宣萱的身法快,一把將孩子接住。郝仁則撲了個空。

趁此機會,千葉突然一掌拍來,生生地打在宣萱的後背上。宣萱「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郝仁急忙搶上前去,將受傷的宣萱和孩子都抱在懷裡。

千葉一招得手,還想故技重施。他繞到郝仁身後,向著郝仁的背心也是一掌。

郝仁聽到背後風響,連身子也不轉,氣貫右臂,反手就是一掌。

「轟!」這回輪到千葉慘叫了,「八嘎,好強悍的真氣!」

郝仁眼一亮,原來這傢伙是東瀛人。他迅速轉過身來,盯住對方。

「閣下功力精湛,是我平生所遇的第一號強敵!」千葉抹去嘴角的鮮血,「你敢報上自己的名字嗎?」

「我姓郝名仁……」

郝仁正待說出慣常說的下一句「赤耳郝、仁義的仁」,可是千葉卻把他的話打斷了:「你叫好人?果然是個膽小鬼,連個名字都不敢報!」

看到對方理解錯了,郝仁也不再解釋。報上名字,萬一他來報復自己的親人怎麼辦?

「我是東瀛伊賀派中忍伊藤千葉,謝謝你的指教,假以時日,我還會來找你!」原來這傢伙也是忍者,不知道他與丐幫弄到一起有什麼勾當。

至尊狂妻:全能馴獸師 。如果在他與伊藤千葉打鬥時,丐幫的人上來把他們當作人質,那就麻煩了。

「你別來找我了,告訴我,你的老巢在哪裡,我去會會你們的上忍!」一時間,吊絲郝仁突然覺得自己豪氣干雲。 震驚!

林風雙瞳霎時變化,驚然的望著母親。

之前心中雖然一直有這個猜測,但真正從母親口中道出依然震懾人心!在這妖皇島第六層禁制『兩極尊皇陣』中,竟藏有能令父親復活的寶藏?真的么?!

這信息量太大!

「是什麼寶藏?」林風震驚了一會,才是開口。

賈雅竹修長的睫毛微挑,眼中露出一分彩光,「是星源石,大量的星源石。」轉過頭望向林風,賈雅竹徐徐道:「自從風兒你當日提及后,我便走遍整個內陸地域,可惜內陸地域面積太小,就算有寶藏也早被挖掘,零零散散收穫並不大。」


林風點了點頭。

這一點,自己後來也想到。

內陸地域雖說蠻荒世界大無邊,可到處都有巫族,人族存在;和妖族的魔獸不同,巫族和人類都是擁有『智慧』的種族,倘若內陸地域真有什麼寶藏,在這無盡歲月里恐怕也早被挖掘。

但海域~頂~點~小~說~不同!

不僅因為海域的面積遠超出內陸地域,更因為海域絕大部分的地域都處於無主狀態,妖族強者大多集中在一片區域,加上未修鍊成化形的魔獸智慧低下,根本不懂得探尋寶物,故而在海域中找尋收穫的幾率要大許多!

「後來……」賈雅竹眼中流出分淡淡光芒,似是在回憶著,「我便進入古族神殿的資料庫,翻閱各種古籍文獻,甚至深入巫族境內查探,終於讓我發現一個秘密。」

「秘密?」林風驚訝的望著母親。

能讓娘稱之為『秘密』的,定是不同凡響!

「對,巫幣的秘密。」賈雅竹輕輕點頭。望向林風,「風兒你在巫族境亦停留過好一陣子,對巫幣應該了解。」

「我知道。」林風點點頭。

自己怎會不了解!

甚至,如今的自己早已是家財萬貫,稱得上巫族境第一富翁。

只可惜要重啟幽冥號,復活父親。所需的『星源力』太過龐大,足足五十億巫幣,僅僅只是十分之一數額。這等巨大反差讓自己難以接受,而後便暫停了巫幣的賺取,因為在自己看來,就算再怎麼賺,短時間內都無法掙得足夠量巫幣,復活父親。

妙手醫妃來種田

但如今娘所言,卻似乎有另外一面?

「巫幣的起源。在很早便已實行,要追溯到第一次巫妖大戰之前。」賈雅竹美眸閃動,輕道,「那時候巫幣發行量極大,巫族相當富裕,可謂是取之不盡,但…..待到第一次巫妖大戰結束后,不僅整個巫族萎靡。人口驟降八成,便連巫族境都被天靈所佔據。」

林風眼眸輕閃。

這段歷史。從腦海中的訊息自己便已得知。

確實,第一次巫妖大戰,可以說是盤古與三千魔神戰後最激烈的一次大戰,也是斗靈世界真正『起源』后的一場實力比拼。最終,無論巫族還是妖族都沒佔得上風,反便宜了一直坐山觀虎鬥的天靈。使的中立種族大行其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