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9 Views

王維勇意興闌珊,現在他心心念唸的就是那螃蟹,其它的是啥都沒興趣。

Written by
banner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之前的螃蟹效力不夠……

這一夜,王維勇一晚又起了七八次夜,睡的也極差,早上起來,頭暈目眩……

“剛剛紅海的人打電話來了,可能是爲合同的事!”


司機道:“要不咱們現在就去紅海?”

“去個屁,甭搭理他們!”


王維勇白眼,然後拿起手機直接撥通了宋玉樹的電話。

此刻,宋玉樹正在辦公室裏唉聲嘆氣,埋怨般的看着趙青雨道:“昨兒我就不該聽你的,還說什麼要讓人來求咱們,現在如何?我看現在人家紅海怕是都已經在開始準備生產了!”

照着鏡子的趙青雨看着鏡子裏一天沒吃海鮮,就稍微粗糙了一點的皮膚,嘴角泛笑道:“你急什麼啊,再等等!”

“再等,再等就真得等着關門了!”

宋玉樹沒好氣的嘟囔,然後便聽到了手機鈴聲,拿起一看頓時兩眼瞪的牛大!

因爲這電話,居然是王維勇打來的!

“你還真是料事如神了!”

宋玉樹一邊準備接電話一邊興奮不已道:“這大半個月了,從來都是我找他,各種花費都花了十幾萬了,但這還是在和王八蛋第一次主動打電話過來!”

“我來接吧!”

趙青雨笑笑,接通電話道:“我們家老宋不在,王總你找他有事?”

“也沒啥事,就想着約他出來吃個飯!”

王維勇呵呵笑道:“那宋總他什麼時候回來啊?”

“那可說不準啊!”

趙青雨道:“我們廠裏現在沒什麼訂單,他這不到處跑單去了麼,王總你是不知道啊,咱們這些小廠爲了接幾張訂單,那真是求爺爺告奶奶啊……”


尷尬不已的王維勇道:“宋夫人,你不要這麼說嘛,不是我不願意和你們合作,實在是你們廠條件有限……”

“王總你別誤會,我可沒埋怨你的意思,你的顧慮我也完全理解!”

趙青雨不緊不慢的道:“換做我是你,我也一定優先選擇跟紅海合作……沒別的事了吧?沒別的事我掛了啊……”

“宋夫人,別啊!”

王維勇忙道:“要不你跟宋總說說,咱們再談談?地方就訂在老地方,到時候咱們還吃螃蟹?”

“那螃蟹可是我們家一老朋友特意培植的優良品種,不好訂的很啊,再加上我們家老宋現在是真沒空……”

趙青雨一臉爲難的道:“要不改天?改天有空,我一定想辦法安排!”

“宋夫人,咱就別改天了成不?”

王維勇討饒道:“咱們見面談,這訂單的事,都好說,好說……”

是夜,私房菜館。

再次吃到熟悉滋味的王維勇是滿臉陶醉……

再聽到宋玉樹趙青雨的暗示,雖然如此美味的螃蟹數量極少,但因爲培育出此品種的人跟他們頗有淵源。

所以即便在市面上蹤跡難覓,但他們想要,那還是隨時能拿到的!

“我決定了,這批訂單就交給你們了,只要合作的好,以後咱們集團的訂單,都由你們廠負責!”

王維勇當場拍板道:“那以後,可就拜託了!”

宋玉樹趙青雨聞言眉開眼笑,畢竟他們豈會聽不出王維勇所說的拜託,不僅僅是訂單,還有日常的海鮮供應? 早起,靈孕山水。

洗漱完畢之後,魏明照例來到了碼頭。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靈霧的持續滋養,老黃不但返老還童智商提升不說,就連身體的控制,老黃現在相較之前幾天,都有了極大的提升!

雖然是用嘴從海水裏幫忙挑各種海鮮,但那速度比之熟練的漁民,都是絲毫不差。

也是因此,魏明乾脆將挑選各種海鮮的任務全都交給了老黃,而他自己則專門找趙青雨訂的海蔘。

這些海蔘,雖然也會接受操控,但終究是在水底,挑揀起來不方便不說,而且數量極少。

也是因此,等到老黃將所需的海鮮全都分揀完畢,一臉勞苦功高的表情蹲在碼頭上抖毛吐舌頭的時候,魏明都還沒將趙青雨所需的兩斤海蔘挑選完畢。

“連在水底撿個海蔘都這麼麻煩,那些固定的鮑魚之類,不是更麻煩?”

一邊挑揀,魏明一邊鬱悶,心說看來自己的手段還是太少啊……

說着這些,他就情不自禁的想起山海圖一角中正在孕育的光點,心說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如果能多給自己一些手段的話,那就美了!

眼見魏明依舊讓自己看家,老黃虎踞低吠,一臉你天天出去逍遙快活,把我一個人留在島上,你到底還有沒有人性的表情……

魏明壓根都沒搭理,直接出海。

路過熟悉的海域,注意到偏僻的水道方向那艘大飛還在晃悠,再想到江琪若,魏明是忍不住的咧嘴一陣陰笑,心說你們這幫走私的海耗子……

將來如果我將那美女督查泡到了手,你們可別怪我不講海上漁民走私兩不相干的江湖規矩出賣你們!

沒法子,規矩誠可貴,美女價更高!

因爲發騷故,規矩算個毛!

要他知道,此刻那大飛裏貓着的不是別人,正是讓他發騷不已的江琪若的話……

遠遠的,魏明便看到了碼頭上人山人海,人數起碼比昨天的多了一倍!

一個個推着搡着,伸長了脖子張望着,光看着魏明都擔心有人一個不小心被擠落到海里……

“幸好我早有準備,不然真出事那可就完犢子了!”

咧嘴一樂中,魏明舵盤微轉,便去了另外一個方向,胖胡早已騎着三輪車等在路邊了。

“你把海鮮什麼的先送回店裏,然後來這裏等着跟我去送貨,我帶你熟悉一天!”

跟胖胡打了聲招呼,魏明便起身準備去碼頭和那些等了一早上的人說一聲,以免大家根本找不到地頭。

“沒問題!”

胖胡點頭的同時,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的道:“對了,昨天孫鬆那混蛋,是不是在你這裏下單訂海鮮了?”

“是啊!”

[綜漫]審神者每天都想死 :“怎麼啦?”

“這傢伙昨天到處跟人說你敢不給他面子,他也不會讓你好過!”

胖胡道:“所以我猜,他**咱們的海鮮,恐怕不只是也想嚐嚐鮮那麼簡單啊……”

聽到這話,魏明覺得的確有這種可能。

畢竟這麼些年,他對孫鬆的性格早已極其瞭解,完全就是那種什麼便宜都想佔盡,還見不得別人好的類型。

現在看自己生意這麼好,而且又不買他的賬……

要不想着報復的話,那就不是孫鬆了。

現在國家管控的嚴,官方面根本不敢亂來,黑更是幾近絕跡……

魏明覺得,孫鬆如果想坑自己,也就只有想法子抹黑自己的海鮮這一條路了。

“我也這麼想!”

胖胡道:“要不咱們乾脆將錢退給他,讓他想抹黑都找不到依據!”

“人家真想抹黑的話,不賣給他他就沒法抹黑啦?”

魏明白了一眼,然後才哈哈大笑道:“俗話說的好,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我不但要賣給他,而且還要親自拿給他——倒要看看他能搞出什麼花樣來!”

說罷,魏明專程取了一袋海鮮,提溜着便去了碼頭。

“小夥子,你的海鮮呢?我們可等了一早上了啊!”

“我們昨天可是下了單的,錢都給過了啊……”

一看到魏明晃晃悠悠的過來,就手裏提着輕飄飄的一袋海鮮,碼頭上的人頓時急了……

“大家別急啊,海鮮有的是!”

魏明笑道:“這不考慮着大家老這麼等着也不是個事,所以我搞了個門面,以後定點售賣,到時候大家只要訂了貨就不用等,隨時去取都可以……”

“還以爲沒海鮮了呢,嚇我一跳!”

“小夥子做事想的倒還挺周到的,這感情好!”

聽到這話的衆人鬆了口氣,確定地址之後便紛紛去胖胡店面那邊。

“鬆哥,你別去了!”

魏明叫住了孫鬆笑眯眯的道:“你要的海鮮,我可專程給你帶來了,誰讓咱們是一個村出來的,還這麼熟呢!”

“你倒是有心!”

孫鬆皮笑肉不笑的看了魏明一眼這才道:“這海鮮啊,它就是海鮮,無論如何都成不了仙丹,要這海鮮都能美容啊治病啥的,那一準有問題——你說呢?”

“鬆哥你這話的意思,我怎麼有點聽不懂呢?”魏明裝傻道。

“聽不懂沒關係,到時候你就懂了!”

孫鬆得意洋洋的道:“我聯繫了一個化驗室,任何東西只要有問題,一化驗那就一目瞭然,待會兒我就把這些海鮮帶過去化驗化驗,要是查出什麼超標之類的,那罰款可不得了啊……”

魏明臉色一白道:“這種化驗單項不貴,但項目多了的話,那可不是個小數目,我這海鮮一點問題都沒有,鬆哥你花這冤枉錢幹啥?”

“有沒有問題你說了可不算,化驗出來纔算!”

注意到魏明表情的孫鬆是哈哈大笑道:“雖說這化驗一下幾萬塊的確不便宜,但這錢我樂意花,就像你昨天說的一樣——誰讓我看你不順眼呢,哈哈哈……”

傻逼!

看着孫鬆得意而去的背影,魏明忍不住的樂了一陣,這纔去放三輪車的地方找胖胡,將孫鬆的盤算當笑話般說給了胖胡聽。

“你確定這些海鮮沒餵食過什麼不該喂的東西?”

確定這點之後,胖胡也是眉開眼笑的道:“害你不成,還白花幾萬塊的化驗費,就孫鬆那小氣勁,到時候怕非得給氣吐血不可!”

“所以說做人要講究!”

魏明笑道:“他這就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討苦吃自作自受,害人終害己!” 廠裏,百多號工人少有的在集中開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