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2 Views

沒有絲毫的吃力感覺,這一次,在凝聚出了三十六道神紋后,季成甚至都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疲憊的感覺,看來,火性體質提升到了完美,對於凝聚火印,的確有很大的幫助。

Written by
banner

體質的強弱,就是一般掌印師口中的「資質」,是判定日後潛力的一個最基本的因素,當然,決定掌印師能夠走到多遠,機緣、悟性、資質缺一不可。

有些人資質很一般,但卻有著高絕的悟性,還能有一些機緣,那他最終的前途,也無可限量,更何況,有些人若是有大機緣,像刀十三那樣,還有了不起的大能,為他脫胎換骨,改善體質。

不過,季成的「異能」能夠讓他後天擁有掌印師的體質,還能提升體質甚至達到完美級體質,這也非常可怕了,在凝聚主印時,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

六十二道、六十三道、六十四道……

終於,凝聚出了六十四道神紋之後,季成感覺到了疲憊。

「高級火印,也算達到目標了。」

季成即便是完美級體質,要想凝聚出圓滿級火印,也非常不容易,他已經太疲憊,彷彿沒有了一絲力氣,準備放棄時,他的潛意識中,卻又湧出了一絲不甘。

「不,還有機會,只差一點點。」

在各種念頭碰撞時,季成再次集中精神,在他周圍的火焰,彷彿一下子變的更加可怕,熊熊燃燒的火焰,彷彿煉獄一般。

「轟」。

第六十五道神紋轟然出現,季成全身微微一顫,他知道,最困難的一關已經過了,凝聚出了第六十五道神紋,接下來就變的很容易了。

七十九道、八十道、八十一道!

當凝聚出第八十一道神紋后,周圍的火焰瞬間消失,季成的意識回到了體內,這才發現,他全身已經被汗水打濕。

「呼……」

季成長長的鬆了口氣,凝聚出圓滿級火印真是很不容易,若不是他最後的堅持,恐怕也是功虧一簣,只能凝聚出高級火印。


不過,經過了這次的探索,季成也發現,體質對於凝聚主印,真的非常重要,至少是優秀以上的體質,才有可能凝聚出圓滿級主印。

而且,哪怕是完美級體質,也不一定百分百的凝聚出圓滿級主印,還得靠自己的意志力以及領悟力。

凝聚出了完美級火印,季成又遇到一個問題,那便是元氣石的問題,一百枚金屬性元氣石,如果用來凝聚金印神紋,那麼六七枚便可以凝聚出一條神紋了。

不過,如果是火性神紋,這些金屬性的元氣石,就只能相當於普通的元氣石,至少需要多一倍的元氣石數量,才能凝聚出一道神紋。

因此,一百枚金屬性元氣石的數量,就太少了,這中間必須有一個取捨。

「種火大.法威力不凡,不能放棄,而我催動原印施展出哀虹式,也需要強大的神紋之力,更何況,金印乃是我的根本,因為,我走的是刀道!」

季成心中其實很清楚,他的根本是金印,因為他走的是刀道,他已經以情入道,刀法第一!而火印才剛剛凝聚,修鍊種火大.法,也只是純粹想提升一些實力罷了。

這其中一定要有一個取捨。

「先凝聚出一道火印神紋!能夠施展種火大.法便可以了,日後再尋找更多的元氣石,用金屬性的元氣石來凝聚火印神紋,實在太浪費了。」

季成即便現在有一百枚金屬性元氣石,也不敢這麼浪費,他深深的知道元氣石有多麼的難得,尤其是屬性元氣石,想要得到,更是難上加難,不能因為現在有一百枚金屬性元氣石,而隨意的浪費。

想到這裡,季成便拿出了一些元氣石,開始凝聚出火印第一道神紋。

吸收金屬性元氣石,凝聚火印神紋,也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額頭上一直都有種微微的灼熱感,一直吸收了十二枚元氣石后,才堪堪凝聚出了第一道火印神紋。

而季成也沒有繼續凝聚神紋,有了一道火印神紋,也能勉強施展出種火大.法了,因此,現在是開始修鍊種火大.法的時候了,至少,也要將第一層修鍊成功。

再次拿出了那片金箔,季成調動了火印神紋之力,立刻包裹住了金箔,從金箔上的傳承之印內,猛的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火焰,將季成拉入到了第一層種火大.法的意境中。

「嗡嗡嗡」。

第一層種火大.法,是領悟火的基本意境,漫天都是火雨,每一絲火雨,都是一個火種,並且還要建立一絲聯繫,這樣才能在火雨進入敵人的體內時,能夠瞬間引爆。

如果是一般的掌印師,可能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夠略微掌握到一些技巧,這個時候,季成高達普通人十六倍的悟性開始發揮作用了。

悟性高,不論領悟什麼,都能事半功倍。就算是非常難的種火大.法第一層,季成也僅僅只花了幾個時辰,便掌握住了一些要點。

「火種!」

種火大.法的關鍵,便是首先凝聚出火種,並且與火種建立聯繫。

季成花費了幾個時辰,便凝聚出了一顆火種,而後,便是火種分裂,化為火雨,一個火種分裂為兩個,兩個又分裂為四個,四個又分裂為八個……

直到分裂出數百上千個,這就得看對於火種的掌控力了,如果掌控力強,那麼可以繼續分裂,如果掌控力弱了,那就少分裂一些。

用了接近一整天的時間,季成才算是將第一層種火大.法完全修鍊成功,若是金輝上人看到季成的速度,一定會驚的目瞪口呆,他當初花費了很長的時間,才凝聚第一縷火種,而後甚至又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分裂成為火雨,悟性實在是太差了。

修成了第一層的種火大.法,季成當然想趁熱打鐵,繼續修鍊第二層,只是,第二層要求能夠隨心所欲的操縱火雨,這需要對每一絲火種都非常的熟悉,這不是短時間能夠辦到的,即便季成的悟性強的有些匪夷所思,也無法在短時間內修成第二層。

因此,季成只得暫時放棄,從傳承之印中退了出來,隨後,他的額頭上,便出現了一枚火紅的印記,若隱若現,這是他接受了種火大.法的傳承之印。

季成當然也想凝聚出原始火印,不過,能夠凝聚出原始刀印,季成都感覺非常僥倖。

一來是他的悟性,幾乎達到了媲美普通人十六倍的恐怖地步,二來他對快刀十三式也非常的熟悉,甚至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畢竟,哀虹式,也是脫胎於快刀十三式,也有一些快刀十三式的特點。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季成是因為程虹的死,而一下子觸動了情緒,以情入道,這是一個契機,但契機卻非常重要,就像當初的刀十三,他也是在氏族被滅,族運加持,又是在生死關頭,最終才跨入了刀道。

都是一個契機,若沒有契機,刀十三也不可能成為傳奇,季成也不可能殺得了金輝上人,無法凝聚原印。

因此,季成從來就沒奢求過凝聚原始火印,因此,毫無顧忌的選擇了種火大.法的傳承之印,更何況,這種火大.法也非常恐怖,留下種火大.法傳承之印的人,非常強大,僅僅只是殘留的三層意境,就如此的恐怖,更別說,完整的種火大.法了。

若是有朝一日,能夠得到完整的種火大.法,在火之一道上,季成也未必會弱勢。

「種火大.法。」

季成一揮手,神紋之力立刻催動,頓時,一大片火雨爆發出來,宛如星星點點的螢火蟲一般,頗為美麗。

「嗤嗤嗤」。

這些美麗的火雨,紛紛的沒入到了牆壁內,季成知道,只需要他心念一動,就能夠引爆,這堵牆也會被燒為灰燼。

「還是有些弱了,目前的威力,比不上哀虹式,倒是可以作為奇招來使用。除非,能夠有足夠的元氣石,凝聚足夠多的火印神紋。」


連二十九道神紋的金輝上人,施展出種火大.法,都比不上季成的哀虹式,更何況是只有區區一道火印神紋的季成了。

因此,關鍵還是在於神紋,凝聚更多的神紋,才能夠有更強的爆發力,對於種火大.法來說,越多的神紋之力爆發,種火大.法的威力也會呈幾何式的暴增。

只是,這卻需要更多的元氣石。

元氣石,對任何掌印師來說,都是制約實力的最關鍵因素!

ps:祝天下間有**終成眷屬,看在老月單身狗孤獨碼字的可憐份上,投出你手中的推薦票吧,拜謝! 季成查看了一下空間袋內,還剩下了八十八枚金屬性的元氣石,他想了想,決定還是先提升一下金印神紋,畢竟,他現在的神紋數量,實在是太少了,只有區區的七道。

於是,季成直接拿出了數十枚元氣石,根本就不用一枚一枚的吸收,他乃是圓滿級金印,吸收能力強大,再多的元氣,也能吸收。

「咔嚓」。

數十枚元氣石,被季成一下捏碎,化為了最為精純的元氣,隨後,季成一指額頭上的神紋,頓時,這些神紋閃爍著一絲絲的金色光輝,猶如無數只觸手一般,將這些精純的元氣,瘋狂的攝入到了額頭內。

一道道的神紋也開始閃亮了起來。

八道、九道、十道……


一道道的神紋被季成凝聚出來,而他身上所散發出的威壓也越來越重,實際上,掌印師的神紋,也有很明顯的層次。

比如,三十六道神紋之內,基本上都差不多,有區別,但區別不會太大,不過,一旦超過了三十六道神紋,那神紋之力就會突然變的強大起來,有了很大的變化。

而超越過了六十四道神紋,就會更加的強大,因此,在三十六道神紋之內,即便有增長,也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十七道、十八道、十九道、二十道!

當第二十道神紋,完全凝聚出來后,終於,季成額頭上的神紋光芒開始略微閃爍了一下,隨後便漸漸的黯淡了下去。

「呼……」

二十道神紋終於凝聚成功,季成也沒有再打算繼續凝聚,因為,這一次凝聚了足足十三道的神紋,每一道神紋,大概需要消耗六七枚金屬性的元氣石,這一次就足足消耗了八十三枚元氣石,空間袋裡也只剩下了五枚元氣石,連一道神紋都無法凝聚出來,便只能停了下來。


「二十道神紋,當初的貝旦老祖,僅僅只凝聚了十一道神紋,而貝鋒老祖雖然稍微多些,但也只凝聚了二十道神紋,貝震最強,凝聚了二十五道神紋。不過,每三年一度的授印大典,有許多氏族或者村寨,都會貢獻出許多元氣石。就算其中一些與三位老祖的屬性不相符,但也足夠讓他們的神紋都凝聚出三十六道了,卻不知為什麼,他們都沒有凝聚出三十六道神紋。」

季成皺了皺眉頭,他感覺到凝聚神紋,似乎很輕鬆,只需要足夠的元氣石,那麼便能夠凝聚出神紋。

甚至於,他若有數之不盡的元氣石,一路凝聚出八十一道神紋,都不會有任何困難。對於姬長空來說,作為宗派弟子,只能得到宗派內分配的一些元氣石,或許不夠用,金輝上人作為散修,得不到足夠的元氣石也就罷了,為什麼貝城三大掌印師老祖,統治方圓萬里,不可能元氣石不會足夠。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季成心中靈光一動,想到了某種可能。

「一定是貝城三大掌印師老祖,用元氣石來餵養神印之兵了!」

神印之兵,對許多掌印師來說,那是夢寐以求的,但同樣的,神印之兵也是非常昂貴和奢侈,因為一旦有所損傷,神印之兵是可以恢復的,但恢復的代價,卻是海量的元氣石,必須用海量的元氣石,大量的餵養神印之兵,才能使之慢慢的恢復。

赤光梭作為有了魔性的神印之兵,也非同一般,三大掌印師老祖能夠得到,也肯定是非常偶然的機會,可能赤光梭受到了損傷,而且還是很大的損傷,否則之前一直都沒有聽說過三大掌印師老祖動用過神印之兵。

直到姬長空的出現,三大掌印師老祖才動用了赤光梭,很可能便是因為之前赤光梭處於損毀狀態,三大掌印師用多年的積蓄,才逐漸的修復了赤光梭。

「二十道神紋之力,爆發出山嶽印,甚至都差不多能和姬師兄媲美了,當然,姬師兄的寒光九劍,比山嶽印要強!不過,如今我有哀虹式,而且還凝聚了原印,恐怕要比姬師兄要強了!」

季成想到了姬長空,也不知道現在姬長空到底回到金劍宗了沒有?能夠成為掌印師,季成還是非常感謝姬長空的,若沒有姬長空,季成恐怕就沒有機會成為掌印師了。

而且,與姬長空六十年的修行比起來,季成修鍊的時間雖然短,但掌印師更加註重的是悟性,季成有悟性,跨入了刀道,是以情入刀,而且還凝聚了原印,這已經是許多掌印師做夢都難以想像的成就。

一般的掌印師,別說區區數十年,就算一百年,數百年,都難以入道。姬長空修鍊的寒光九劍雖然厲害,劍鋒所指,凌厲無雙,但他卻沒有入道,也沒有凝聚原印,相比起來,已經是比現在的季成要弱了一籌。

機緣、資質、悟性,三者加在一起,才造就了今天的季成!

「差不多,出去看看季家寨發展的怎麼樣了,說起來,我把寨子里的俗務都丟給了父親,對寨子關心的卻少了。」

季成笑了笑,畢竟他心裡也是牽挂著季家寨,牽挂著親人,否則的話,他早就跟隨著姬長空,一起回到金劍宗了。

於是,他站起身來,徑直離開了屋子。

*****

貝城,三大掌印師老祖,如今都罕見的現身,只因為族長帶來了一個震撼性的消息。

「族長,有什麼事就說吧。」

貝震的臉色還有些蒼白,似乎當初與姬長空的一戰的損傷,還沒有恢復。

「老祖,之前按照老祖們的吩咐,派出了探子去打探昊家寨的秘密,卻沒想到,發現了更加震撼的秘密。季家寨的季成,居然是掌印師,而且還一刀殺了金輝上人!」

貝族的族長並不是掌印師,但身為貝族族長,對於掌印師那是再了解不過了,金輝上人雖然臭名昭著,但也的確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掌印師。

卻沒想到,居然被一個明不見經傳的少年給殺了,即便直到現在,他心中都還是感到非常的震撼。

「什麼?金輝上人被人一刀殺了?」

貝震的眼神忽然變的凌厲了起來,死死的盯著族長,就連族長都感覺到心驚膽戰,在三位老祖的面前,他可沒有任何族長的威嚴。

「老祖,我又仔細調查過了,此人叫做季成,當初那姬長空被我們的人堵住時,恰巧季家寨的人就經過了那裡,會不會……」

貝族的族長對季成與姬長空之間的關係有了一絲懷疑。

「不會,姬長空被赤光梭所傷,就算能恢復,也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教導出一名比他還強的掌印師,絕對不可能!這個季成,或許早就成為掌印師了,隱藏的倒挺深,我們授印時都沒有發現……難怪,年紀輕輕,沒有神印卻能斬殺戰奴,他一個掌印師,稍微動用一下神紋之力,普通人也看不出來,哪裡是區區戰奴所能比擬的?不過,他竟然連我們都騙過了,不簡單,他的圖謀恐怕會很大!」

貝震老祖看了一眼貝鋒,沉聲問道:「貝鋒,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貝鋒面無表情,冷冷的說道:「這個季成,能一刀殺了金輝上人,實力已經不容小覷,在不動用赤光梭的情況下,我們三人即便能殺了他,也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當初姬族怎麼滅的,我們就怎麼做,但前提是,能確保萬無一失的殺了季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