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38 Views

作爲天海市排的上號的房地產公司,鴻運地產的老闆江雲成自然不肯放過這大好的機會。

Written by
banner

只不過這一次的舊城區改造非同小可,事關政績,市裏的那位下令必須要做的完善,做的漂亮。

正因如此,在工程的競標上,相比於以往也作出了很多的改變,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拆遷!

江雲成爲了能夠得到舊城區改造這塊大肥肉,找了許多關係,才終於見到了天涯會的掌權人:蘇逸!

聽完了江雲成的介紹,蘇逸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開口道:“項目的確是個好項目,如果最後江老闆競標成功,我要百分之三十的最終利潤作爲佣金。”

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

蘇逸一張嘴,便直接索要百分之三十的純利潤,即便是在商場沉浮了許久的江雲成,此刻聽到這樣的報價也是心頭一驚,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看。

死死盯着蘇逸,江雲成沉聲道:“蘇老弟,雖然說我鴻運集團作爲上市公司還算有些資產,但僅僅是處理一個拆遷就要我百分之三十的純利潤,是不是有些太貪心了?”

聽到江雲成的話,蘇逸微微一笑,緩緩開口:“話可不是這麼說的,生意,也不是這麼做的!要不是看在你是熟人介紹來的,我的報價可就不止這個數了。”

天涯會如今統一了整個天海市的地下勢力,作爲掌權人的蘇逸自然要爲手下人謀福利。

這次的舊城區改造可以說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既能夠獲得利潤,又可以幫助天涯會的衆人洗白。

按照道理,這本該是一個雙贏的合作,但蘇逸之所以給出這高的離譜的報價,心裏也是有着另外的打算。

洗白後的天涯會將不再從事那些見不得光的工作,這樣一來,前期的收入自然會想必以前要低了不少。

正所謂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如果洗白前後的的收入差距過大,也不利於天涯會人心的穩固。

到時候若是再有人從中作梗,那麼天海市的地下世界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平衡就會被打破,免不了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江雲成自然不清楚蘇逸心中的打算,單純從這報價來看,也的確是令人難以接受。此時也是面色不善地看向蘇逸道:“那麼在你看來,這生意應該怎麼做?”

等的就是這句話,蘇逸神祕一笑後,開口道:“這百分之三十的純利潤我也不是白要,我們不僅會讓你以最低的代價完成拆遷,同時也會向你提供低於市場價百分之三十的建材。

江老哥你是個明白人,這低於市場價百分之三十的優質建材,將會給你省下多少錢,我想你應該能算的清楚。”

天涯會在此前涉及的範圍及廣,其中就有好幾家生產建材的廠家在天涯會的名下。

起初只是用來給手下一個正當的社會身份,但是這些建材廠的機器設備等等都準備的非常齊全,只需要招收一部分工人完全可以開工製造。

相比於採購原料,成品建材的價格往往會翻上好幾番,即便現在比市場價低了百分之三十,蘇逸依舊有錢可賺。

聽到蘇逸的話,江雲成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一抹驚駭。

如果事實果真像蘇逸所說,可以按照低於市場價百分之三十的價格提供建材的話,那麼這次的工程至少會爲鴻運集團剩下將近一個億。

成本低了,那麼賺的也就多了,僅僅只是心裏的粗略估算,這樣下來的百分之七十純利潤,甚至比從別處採購建材而獲得的利潤要多上好幾千萬。

念及於此,江雲成彷彿看到了大把的鈔票如潮水一般向着自己涌來。

建設整個舊城區所需要的建材數量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天文數字。

如果全部由天涯會承包,就算以蘇逸現在給出的價格來算,刨除工人工資、原料採購以及建材運輸等所有的成本,保守估計也能賺個兩千萬左右。

在加上鴻運集團這次的項目純利潤的百分之三十,至少可以賺到九千多萬,甚至一個億也不是不可能。

這樣一來,才真正算的上是雙贏!

知道了其中利潤的可觀程度,江雲成原本陰沉的臉再度變得晴朗起來,滿臉堆笑地看向蘇逸問道:“哈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能夠認識蘇老弟這樣的人才,我江雲成算是燒了八輩子高香了!哈哈……”

蘇逸微微一笑,絲毫沒有將江雲成這番話聽在心裏。能夠在商場沉浮這麼多年,還擁有如此雄厚的資產,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這種人一個個全都跟人精似得,說出的話,十個字有八個都無法相信,更不用說這些沒什麼營養的恭維話語了。

和江雲成談完,蘇逸才離開了這處度假山莊,驅車趕回天涯會,準備和李鴻天等人商討這次與鴻運集團合作的具體事宜。 “叮鈴鈴……”

車輛行駛在繞城高速上,蘇逸的手機鈴聲忽然響動起來,看到來電者的名字,蘇逸眉頭微微一皺,猶豫片刻後按下了接聽鍵。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正是先前蘇逸工作的聽古軒的老闆——霍老。

接通之後,霍老笑着說道:“蘇逸啊,雖然知道這麼說很冒昧,但我的確有件事想拜託你去辦……”

蘇逸點了點頭:“說吧。”

霍老立即如此這般交代了一番。

次日,江海市,崇山拍賣場。

霍老拜託蘇逸的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事,無非就是霍家現在有些事情要處理,但卻不想錯過這次的古董拍賣會,請蘇逸幫忙參加一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拍下的物件罷了。

不過霍老在電話裏着重提到了最後的壓軸拍品。

崇山拍賣場在業界算得上是有口皆碑,每次的壓軸拍品都在後來被炒到了天價,雖然不知道這次將會是什麼,但依舊值得人們所期待。

正好這段時間除了與鴻運集團的舊城區改造合作之外,蘇逸也沒什麼事,在加上有李鴻天在幕後操作,根本不需要蘇逸親自勞神。

反正閒着也是閒着,索性就答應了霍老,趕來了這次的拍賣會。

無數的名車整齊停在拍賣場的門口,可見有不少權貴之士都來參加了這次的古董拍賣會,蘇逸進入拍賣場,迎面走來一位穿着有些暴露的女子,臉上帶着職業化的笑容看着他。

“請問這位先生,可有預定?”

擡手摸了下鼻子,蘇逸向後退了一步,扭過頭。

“32號包間,帶我去。”

靠的近了,他甚至能夠聞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還有濃烈的化妝品味道,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服務員胸前溝壑若隱若現,倒是讓蘇逸有些尷尬。


跟着拍賣場服務員,來到32號包間,坐在柔軟的真皮沙發上,這裏的包間,每一個都有人,下方衆人差不多已經落位。

“看來這次來參加拍賣會的人倒是挺多。”

低聲自語着,靠在身後,雙手抱在胸前。

能讓霍家如此重視,不惜欠下蘇逸人情也要參加的拍賣會,可想而知其中會出現多少珍寶。

尤其是最後一件壓軸拍品,在前方的拍賣品也不乏有珍稀之物,甚至還有着秦代的一位王公所用花瓶。

但仍然不能成爲壓軸物品。

隨着衆人紛紛落座,一位男性拍賣師面無表情地走到臺上。

“各位先生女士們,歡迎各位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我們所舉行的拍賣會,本拍賣會秉承公平公正誠信實用的原則,希望大家能夠踊躍拍買並在此祝大家好運。”

說話的同時,男拍賣師臉上扯出一抹十分僵硬的笑容,或許是因爲太久沒笑的緣故,這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蘇逸咧了咧嘴,這位拍賣師還真是有夠奇葩的。

“接下來開始我們第一件拍品,唐伯虎真跡,起拍價,一億,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萬。”

前面這些珍奇古玩,蘇逸聽着這些人如同瘋了一般,懶洋洋地靠在後面,自己這次過來所謂的,主要就是最後一件拍品。

至於現在拍賣師和下方這些權貴們的聲音,聽的他甚至有些發睏。

幾個小時的拍賣過後,一個雕刻十分精美的木盒被放在拍賣臺上,在這木盒上來的瞬間,蘇逸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眼中爆射出一抹厲芒。

“奇怪……”這木盒沒什麼不同之處,但出於直覺,蘇逸總感覺哪些地方有點古怪。

拍賣師把木盒打開,其中是一顆破石頭,這石頭和路上隨便撿的一顆差不多,看上去沒什麼特殊。

不過拍賣師臉上還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瞥了眼這顆石頭。

“這是一件神祕物品,雖說看上去只是一塊不起眼石頭,但我們通過激光等各種方法也無法將它擊碎,堅硬程度比鑽石還要強,目前無法得知石頭的材質。”

說到這裏頓了頓,他們是看着周圍人羣所露出的不屑神色。

再怎麼神祕,也只是一顆石頭而已,不少人這次過來都爲了這件壓軸物品,畢竟前面有那麼多珍稀物做鋪墊。

而最後一件,一直不肯透露消息,十分神祕。

看到石頭的瞬間,不少人眼中都閃過黯淡之色。

“起拍價一千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對在場這些嘉賓的反應,拍賣師暗中搖頭,看來這次這顆神祕物品是要流拍了。

有些人甚至已經暗中搖頭,他們的目光根本就不在臺上的拍賣品上。

蘇逸看着那顆石頭,靠在後方,眉頭死死皺起。

明明只是個普普通通的石頭,從外表上確實看不出什麼,可潛意識裏有個聲音在告訴他,讓他買下來。

正在拍賣師搖頭,準備要把這件拍品宣佈流拍之時,蘇逸舉了下手中的牌子:“一千零十萬。”

“譁!”一陣亂響,在場不少人都朝他這個包間看來,不過這些眼神除了驚訝之外還有諷刺:“這傢伙還真是個傻B,花一千多萬買一塊不起眼的石頭,還真是有錢沒地方花了。”

“眼光已經差到這個地步了嗎,說什麼信什麼,還真以爲這是比鑽石更珍貴的東西啊。”

一陣竊竊私語聲,聲音雖然很小,但對於已經達到先天境界的蘇逸而言,這些聲音自然都被蘇逸收入耳中。


不過,蘇逸對於這些人的嘲諷,根本不放在心上,自己做事還不需要依靠別人的評判來決定。

拍賣師眼中一亮:“這位先生出價一千零一十萬,請問各位還有要加價的嗎?”

這句話只是規則,原本已經快要流拍的拍品在他手中被賣了出去,他這個等級說不定還能再往上升。

不過按照其他人鄙夷的目光來看,這個石頭是不可能再有人加價了。

“一千零一十萬,一次!”拍賣師說着,手中拍賣錘落下,聲音還是那般毫無波瀾:“一千零一十萬,兩次!”

蘇逸眼眸微眯,心情倒是不至於太緊張,畢竟這塊石頭他也只是一時興起,想要拍下來看看,能夠讓他產生那種感覺,這玩意兒說不定對他大有用處。

吐了口氣,蘇逸懶洋洋地靠在背後,心情淡然。 拍賣師手中拍賣槌第三次落下:“一千零一十萬三次!”

蘇逸臉上出現一抹笑容,結束之後從包間中出去,前往櫃檯前,去拿自己所拍下的物品。

付了錢把那塊石頭拿走,至於外面那個盒子,只是普通的上好檀木而已,雖說經過大師雕刻,但在他看來也不過是一件俗物。

蘇逸從櫃檯旁轉身剛欲離去,突然有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我說是誰呢,想不到竟然是一個小毛孩子拿到了這塊石頭,也只有你這種敗家子,纔會拿一千多萬,買一塊毫不起眼的石頭。”

對於這種話,蘇逸只是挑了挑眉頭並不做解釋,但蘇逸這般無視的態度,卻讓身後說話的人怒火中燒:“喂,那個誰,我和你說話,你聽不見嗎?難道耳朵聾了!”

這般語氣使蘇逸眉頭似皺了起來,轉過身,冷冰冰地盯着剛剛說話那位,這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膘肥體壯,穿金戴銀,對他呲牙咧嘴的時候,還露出一顆大門牙,金色的。

見蘇逸終於轉過身來,中年人露出得意的笑容。

但這笑容並沒持續多久,蘇逸接下來的話讓對方臉上的表情頓時凝滯:“我買什麼輪不到你來管,你這管的也未免太寬了吧?”

說着微微歪了歪腦袋,蘇逸似笑非笑。

總有些人,認爲自己特別牛逼,非要站出來,招搖過市。

這般想着緩緩搖頭,也不管這位中年人臉上鐵青的臉色,轉身便欲離去。

“臭小子,你剛剛說什麼!真以爲自己有點臭錢就了不起了!”中年人挺着一個啤酒肚到蘇逸面前,滿臉都寫着:我不怕死,快來揍我。

“我奉勸你最好讓開,別在面前擋着我的路。”蘇逸好心提醒。

可惜這般好心在中年人看來,卻是對於他的諷刺,當下一股熱血直衝腦中,怒氣衝衝的盯着蘇逸。

“你算個什麼東西,還敢奉勸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