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0 Views

之前他們捕殺魚人,最多的時候,也不過直面十多頭。

Written by
banner

這一次,海面以下,至少有四五百的數量,而且遠處逐漸聚攏的霧氣里,嘩啦嘩啦的聲音越來越響,不知道又有多少魚人正在快速湧來。

「吼!」一頭魚人狂吼一聲,從水中高高躍起,手中鐵錨,砸向秦逸,傾盆大口,足以吞下一頭水牛。

「找死!」秦逸眼中寒芒爆閃,凌空一拳,「九龍裂谷!」

凝練出真氣后,秦逸每一招的力量,御氣而動,蛟龍力量,越發隨心所欲,威力比起單純使用肉體,要強上四五倍!

一拳擊出,真氣如大網,瞬間將魚人和鐵錨包裹住,用力收縮,魚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連同鐵錨,硬生生被攪成肉沫,血水噴涌,如下血雨。

「吳鵬,帶著大家退回船里!」秦逸大喝一聲,連續三拳轟出。

空氣翻湧、滾盪,蛟龍之力,翻江倒海,半空三個空氣形成的拳頭,加起來有房屋大小,獵獵作響,轟入巨大水坑之中。

嗡——

轟鳴持續了一個呼吸的時間,澎湃力量散入海水,海面像是咆哮的猛獸一樣,驟然起伏,水坑中探出頭來幾十魚人,腦袋同時爆炸!

砰砰砰砰砰!

血柱衝上兩丈多高,碎肉混滿海水,湛藍海水,一時間竟變成黑色。

怒滾的海水,如大手,推得逼近的大片魚人,口吐鮮血,往後連退十丈!

趁著這個機會,秦逸踏波水面,快速趕回到了破船的船艙,和吳鵬等人匯合。

「怎麼回事?難道這裡真的是魚人的老巢?」吳鵬朝著遠處望去,四周海面嘩嘩聲音不絕於耳,不知幾百幾千魚人,正在遊動過來,將眾人圍困在沉船上。

「這裡不是魚人的老巢。」秦逸搖搖頭,很確定自己的判斷。

秦逸現在的感知範圍達到了四百步,就算是蜉蝣漂過水麵,他都可以感覺得到。

如果這裡是魚人的老巢,妖氣衝天,沒有可能一直到現在,才會發現。

「這些魚人是沖著我們來的,我們中埋伏了!」秦逸說道。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向外望去,發現沉船已經被圍城了一座孤島。

數百魚人,手持武器,面露猙獰,將四周圍得水泄不通。

擠在最前面的魚人,揮起手中巨錨,雷霆之力,砸向船身! 陳東的話,郝仁也聽得明明白白,他沒想到看起來那麼慈祥的鐘離夫人竟然是殺了主母,誘惑主人之後才上位的。

郝仁腳下踩著岳春,那傢伙氣得身子亂扭,卻怎麼也擺脫不了郝仁的踐踏。

岳春拼著殺光同門和自殘,也要保住陰陽宗門設在鍾離家的卧底,卻被陳東象竹筒倒豆子一樣全部說了出來,氣得他恨不能用目光瞪死這個可惡的叛徒。

郝仁十分高興,他從岳春的激動和憤怒中,已經知道陳東說的全是真的了。

雷藏問郝仁:「兄弟,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郝仁笑道:「沒了,知道這些就夠了,殺了他們,我們連夜離開這裡!」說著,他腳下用力,先將岳春的脖子踩斷。

雷藏見郝仁終於殺了個人,笑道:「不錯嘛,難得你的手上也沾了血!」然後他一掌擊碎了陳東的天靈蓋。

在茫茫的夜色中,兩人飛出山谷,向著山那邊縱橫宗門的勢力範圍飛去。兩人飛行的速度比汽車都快,不知不覺間,就掠過了幾十個村鎮。直到天快亮時,兩人才從空中落下,象正常人一樣走路。

「大哥,我們現在是在縱橫宗門,前面還有幾個宗門?」郝仁問道。

雷藏說道:「哪還有幾個宗門了!過了雜家宗門,現在是在縱橫宗門,前面還有一個名家宗門!」

開掛大巨星 ?」郝仁問道,「據說當初進了這個空間的,除了你們五大家,還有農家和小說家兩個小宗門呢!」

雷藏解釋道:「法家宗門和雜家宗門都在北方,兩家中間隔著農家宗門。我們正處在的縱橫宗門往東有小說家宗門和陰陽家宗門,正南方才是名家宗門。我們現在的目標是正南方,除了名家宗門之外,你所說的那幾個宗門,我們都不可能經過的!」

「哦,原來如此!」郝仁又沒有這個空間的地圖,不知道這些實屬正常。


「兄弟,前面二百里處,就是縱橫家宗門的總部所在地張儀城,你不是想女人了嗎?進城之後,我們歇一宿,哥給你找一個標緻的女人,讓你好好的發泄一晚!」雷藏猥瑣地笑道。

「你可拉倒吧!我就算再上火,也不找這些賣笑的女人泄火,不幹凈!再說了,你弟妹還在天獄城盼著我回去呢,我卻在外面與女人鬼混,良心上也過意不去啊!」郝仁慍怒道。

二人從早走到晚,終於在天黑之前來到張儀城的城門前。

雷藏又想起了早晨的話題:「兄弟,你要是想泄火,我們就進城住下。你要是沒有這個打算,那我們就繞城而過,趁著夜色再飛一段!」

郝仁連連搖頭,苦笑道:「我不想泄火,但是我想進城看看,領略一下你們雜家空間的風土人情!」張儀是縱橫家的代表人物,此城以他的名字命名,應該也有些特色。

雷藏笑道:「那好吧,我們就進去看看!」說著,兩人一齊進了張儀城。

其實郝仁想錯了。這個空間雖然與地球不一樣,但是特質都差不多,就如景點,一般都是名聲在外,遊客真要到了那個地方,都會大失所望。也只有郝仁這種雖然富了卻仍不脫吊絲氣質的人才會想到旅遊。


此時,張儀城中已經是萬家燈火。兩人先在大街上走了一圈,發現這城市的繁華程度還不如天獄城呢。然後兩人吃了晚飯,找了家客棧,要在這裡住一晚。

客棧的掌柜深深地看了兩人一眼,這才給他們開了一間樓上的客房,又讓夥計領他們進了房間。

夥計一走,郝仁就說:「我剛才見掌柜看我們的神色很古怪,是不是認識你?」

雷藏搖頭說道:「我又不是什麼名人。說起來,如果單論修為,我的確可以排進前五,但是我又不是經常拋頭露面,這裡的人根本不認識我!」

郝仁沉思一下,說道:「那我們今天晚上睡覺要警惕一點!」

雷藏笑道:「沒事的,以我們兩人的實力,在這個空間里,除了雷公之外,我們都能橫著走!」

郝仁也笑了:「大哥,你看你又吹上了!你剛才還說,論修為,你可以排前五。也就是說,除了雷公之外,起碼還有兩三個人的修為不弱於你,我們憑什麼橫著走!」

雷藏說道:「在這個空間,除了雷公是大乘境修為,大概還有三四個天階武者。比如陰陽宗門的門主葉千尋、縱橫宗門的門主孫超和名家宗門的門主公孫豹,還有一個就是我了。至於雜家宗門的門主鍾離夏,也就是我那老岳父,他的修為只在煉虛境。

我之所以要說我們可以橫著走,是因為雖然葉千尋的修為與我不想上下,但是他們宗門的功夫都是與『困龍樁』相輔相成的,現在『困龍樁』在我們的手上,沒有了寶貝,他怎麼勝得過我們?

還有孫超和公孫豹,他們現在都是渡劫境。你要知道,每一次渡劫,那都是一場與天地作戰的過程。而每一次渡劫過後,他們的戰鬥力都極大的消弱,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可以說,他們連跟我戰鬥的膽子都沒有!」

郝仁一聽,也有點恐慌:「大哥,咱們也別說他們了!要不了多久,我們也要進入渡劫境,到時候,有可能比他們還慘呢!」

雷藏說道:「所以嘛,我們現在就得以多種方式來磨鍊自己。這次,我們一定要找到龍淵,與那些龍族好好的斗一斗!只要能把龍族給制服,我們的戰鬥力和修為將有很大的提升!」

郝仁搖頭苦笑:「你們這個空間,能找到龍淵的人幾乎沒有。你就這麼樂觀,以為我們兄弟一定能找到?」

雷藏笑道:「不是我樂觀,而是我們比他們都更有條件,也更有毅力。說起來,法家空間並不大,尋找龍淵的難度並不是太大。」

「那別人為什麼找不到?」

雷藏說道:「我想了,可能是這個原因。第一,有人找到了,但是修為不夠,成了龍族的點心;第二,有的人修為差不多夠了,但是他們又覺得沒有必要冒那個險,比如我前面說的雷公、葉千尋、孫超和公孫豹,他們身為一門的門主,有的是修鍊資源,何必去跟龍搶食吃呢!只有我們倆,既有了對抗龍族的修為,又百折不撓的毅力,所以我們一定能成!」 轟!

巨大轟鳴傳了出去,整艘沉船搖晃一下,內部天搖地動,彷彿隨時都會崩塌。


四面魚人還在快速匯聚,要不了多久,密密麻麻堵在海面上,站立在礁石上,粗劣一望,幾近上千。

這些魚人里,甚至還可以看到達到了祭血、祭髓境界的超級精英魚人!

這些魚人的身體,已經不是墨綠的顏色,而是泛出詭異的紫色,身上皮肉,大部分都骨質化,全身動起來,快若閃電,嚓嚓作響,如同全身插滿尖刀的殺人利器。

這些超級精英魚人,使用的武器,也不再是低等的鐵錨和珊瑚,而是一人多高的重劍,還有車輪一般的巨斧,掄起來呼呼作響,旋風陣陣。

數千魚人,虎視眈眈,殺氣騰騰,凝結成片,駭人膽魄。

吳鵬、趙景勝等人,臉色蒼白,握著武器的手臂,隱約都在顫抖。

他們都是煉骨境界,使用手裡的地器、天器級別的武器,勉強可以和祭血層次不高的對手糾纏,但是如此眾多的魚人,活下去的希望,渺茫到了極點。

秦逸此刻相對的,就要鎮定一些,腦子飛快旋轉:「我們這支團隊,半個月時間,殺掉了七百上下的魚人,照理說也應該引起其他魚人的注意了,但是沒有道理這麼多魚人,一起來圍剿我們啊,難道還有其他原因?」

秦逸正思考著事情的原委,突然一陣排山倒海的吼叫傳來,沉船四周,所有魚人齊齊張開嘴巴,瘋狂吼叫,每一張嘴巴里,尖牙直立,巨口足以塞進一匹烈馬,吼叫聲穿透雲霄,氣浪翻滾,形成氣浪,震得沉船顫抖不止,搖搖欲墜。

吼叫聲中,又是數十魚人衝上前去,發了瘋用手裡的武器,砸向船身。

沉船泡在水裡,時日良久,早就腐朽不堪,此刻遭到重擊,碎木橫飛,木屑亂撒,左右搖擺,發出嘎嘎的聲音,眼看就要墜倒在海水裡。

吳鵬等人臉色越發難看,他們知道,今天陷入重圍,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四人對視一眼,臉上都露出毅然決然的神色,由吳鵬走到秦逸面前,道:「兄弟,你已經煉出真氣,可以御空飛行,我們四人為你爭取時間,你儘快逃離這裡,回去後向學院稟明此事,由學校派出厲害的弟子,蕩平迷霧海灣,為我們報仇!」

趙景勝、許強衛、曾玄三人齊齊點頭,握緊了手中武器:「秦逸兄弟,你有逃生的機會,不要管我們,這些妖核你都拿去,刻苦修鍊,早一天親手為我們報仇!」

「能在死前和你結為兄弟,我們此生無憾。」吳鵬拍了拍秦逸的肩膀,「過會兒我們一起用力,推翻沉船,趁著船身砸進海面,引起魚人混亂的時候,你就立即走,千萬不要回頭。

四人的眼中,都透著視死如歸的神色,這些話,他們發自肺腑。

望著眼前四人,秦逸感覺,眼眶有些發酸,熱熱的,好像有液體要湧出來一樣。

有逃生的機會,留給自己的兄弟,自己為他斷後,這才是義氣!這才是值得託付生命的兄弟!

「我不會丟下你們不管的。」秦逸深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從四人身上一一掠過,「你們把我秦逸當親兄弟,逃生的機會留給我,我秦逸,必然也把你們當做親兄弟。親兄弟,怎麼可能拋下你們獨自一人逃生。你們難道忘掉結拜那天,我們的誓言了嗎?」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秦逸喝道:「如果我今天拋下你們,獨自逃走了,你們讓我以後怎麼活在這個世上,今天我秦逸就算是背,也要把你們都活著背回天聖學院!」

聽到秦逸這番推心置腹的話,吳鵬四人熱淚盈眶。

「可是兄弟,我們……」

秦逸搖搖頭,打斷趙景勝的話,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秦逸的手足。誰敢斷我手足,要就要他全家性命!」

「兄弟們,下面你們看好了,我真正的實力!」秦逸一聲大喝,蛟龍之力,破體而出,周身煞氣涌動,力量在他體內節節攀升。

秦逸的身體,就像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氣浪一層一層湧出,堆疊。

腳下木板,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壓力,轟隆隆地都粉碎,塌陷下去。

「好強悍的真氣!」四人對視一眼,他們今天才真正的,第一次見到秦逸使出全力。

雖然他們實力不如秦逸,但是都出生大家族,又在天聖學院學習多年,眼界開闊,見多識廣,此刻一眼就看出來,秦逸釋放出來的神魔之力,深不可測,如怒海江濤,足以匹敵祭體境界五層,甚至六層的對手!

「這是什麼功法……好厲害!」趙景勝眼中閃出濃濃精光,原本已經絕望的心靈,再次剖開一線生機。

砰砰砰砰砰!

秦逸體內真氣狂暴,形成颶風,將四周船艙全部炸裂,頭頂船身,也被碾碎,轟然炸開,在半空形成一團濃雲。

真氣凝聚,如精鐵,如烈鋼,咻咻作響,在秦逸的背上,竟然凝聚成了六條肉眼可見的手臂!

如果再仔細望去,就會發現,秦逸周身,真氣流動,更是形成真氣鎧甲,保護全身!

「這種本領,就算是陳昊楓都做不到!」吳鵬高舉手中仙劍,「有秦逸兄弟在,我們今天一定可以衝出去!」

「兄弟們!跟我來!」秦逸一跺腳,脆弱不堪的船身,徹底粉碎,墜落,轟然砸進海面,掀起幾十丈高的波濤。

魚人一陣騷亂,被海水掀翻上來。

秦逸怒喝一聲,一躍而下,如隕石一樣,狠狠砸入魚人之中,蛟龍之力注入筋脈,瘋狂遊走,秦逸就像是一台活體絞肉機,八條手臂快若閃電,力如雷霆,所到之處,血肉橫飛。

這些魚人,根本承受不住秦逸哪怕一擊!

並不是因為這些魚人太弱,而是因為秦逸相對於他們,太強了!

十頭蛟龍之力,形成密不透風的大網,將面前魚人籠罩其中,大網之中,魚人身體四分五裂,炸成肉醬。

狂風猛烈呼嘯,秦逸的身體,漸漸被真氣凝聚而成的龍捲風包裹,更加無堅不摧。

面前五頭魚人張嘴撲來,秦逸拳頭轟出,獵獵作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