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61 Views

更為詭異的是,它的體積並沒有多大變化,真不知道那些水都被它吸到了哪裡去,難道說在種子的內部,還有著一個巨大的存儲空間不成?

Written by
banner

「它是要把這裡的水都吸幹麼?」

東方修哲眉頭一皺,對於這顆詭異的黑色種子,他也只是從「智慧之樹」那裡聽到過一些介紹而已。

據「智慧之樹」的說法,如果讓這顆種子發芽成長,那麼將會威脅到整個大陸。

一顆小小的種子,竟然可以威脅到整個斗戰大陸,說出去誰會相信?

對於這種說法,東方修哲自始至終就沒有相信過,反而為了讓這顆種子發芽他還做了很多努力,結果都未能成功。

「等等,那……那是什麼,難道它開始發芽了!」

就在這時,東方修哲又有了新發現,他的陰陽眼清楚地看到,在種子的表皮上,翻出來暗灰色的奇特嫩芽來。

「它真的發芽了,竟然在這種時候!」

東方修哲心中一驚,腦中不禁再一次迴響起「智慧之樹」那時用驚恐的語氣所說過的話。

「什麼,它這是什麼樣的成長速度?」

就是這麼一小會兒的工夫,原本只是一個小嫩芽的種子,竟然迅速壯大,不但**出了繁榮的枝幹,更是向下延伸出了根系來。

從它此時的形態來看,這應該是一種「樹」的種子!

但是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種樹會擁有如此恐怖的生長速度,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由水面向上已經冒出十多米的樹榦來。

然而這還不是最讓東方修哲震驚的地方,真正讓他震驚的是接下來的發現。

「他竟然連水中的天劫力量都能吸收,它到底是一顆什麼種子?」

天劫的力量多麼霸道,東方修哲可是深有體會,好幾次他都差點喪命於天劫之下。

可是這小小的種子,竟然可以輕鬆地吸收到天劫的力量,並且還順利地將之**為它自己的能量。

「嗖!」

東方修哲準備躍上這棵詭異的生長之樹,他的速度絕對夠快,可是,這棵才剛剛生長出來的樹,竟然能夠跟上他的速度。

「噗噗噗!」

樹枝一陣搖晃,就像是巨人在用力地甩著頭,無數片樹葉,化作鋒利的刀刃,向著東方修哲攻來。

已經完成第二次凝力的東方修哲,自然不會被這種樹葉傷害到,不過他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了一跳。


低頭望著手中接過的樹葉,東方修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種樹葉的外表,竟然包裹著一種能量,使得極其傷害力,而這種能量竟然與天劫之力極其相似。

「這種植物,難道可以將吸收的能量直接用出來!」

此時的東方修哲,開始有些相信「智慧之樹」當初所說的話來。

要知道,這棵樹才不過剛剛開始生長而已,便已經擁有了如此強悍的防禦力,如果任其生長下去,真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子?

就是這麼一耽誤,樹榦已經生長到了三十多米,在枝葉之間,多了一種猶如龍鬚的藤蔓,藤蔓之上長著鋒利的尖刺。

隨著東方修哲的靠近,這些藤蔓竟然舞動著快如閃電,直接向東方修哲抽來。

光是聽那破空之聲,便可知道其威力絕對可以開山裂石。

「有意思,就讓我來試試你!」

東方修哲再次加速,躲過種種攻擊,已經到了樹榦的近前。


攥緊拳頭,猛然揮出。

「轟!」

一聲巨響,整個樹榦竟然迸碎,好像從內部炸開,變成無數碎塊散落四周。

然而,讓東方修哲沒有想到的是,被轟成無數碎塊的植物,竟然沒有死去,就像是被斬斷的蚯蚓,每一片碎塊開始發芽,開始長出新的植物來。

就在東方修哲吃驚不已的時候,湖水已經被它們完全吸收乾淨。

不過,碎塊衍生出來的植物,生長速度並沒有那麼驚人,真正的威脅還是那顆種子。

雖然被東方修哲剛剛的一拳轟碎了主幹,但它竟然沒有受到影響,生長的速度愈發驚人。

「它在渴求著能量,是吸引的能量讓它如此強悍!」

東方修哲心中一動,終於看出了端倪。

這顆種子,在發現無法再吸收水與能量后,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本命之器」上。

這也難怪,「本命之器」的身上,正不斷散發著能量。

「嗖!」

種子就像是打出的炮彈,竟然一下子竄到了「本命之器」的近前。

「噗噗噗~」

隨著幾聲輕響,從種子的身上,竟然冒出十多根細細的鬚根來,一下子便將「本命之器」給包裹住了。

東方修哲身體一震,他能夠感覺的出,那種鬚根正在吸收著「本命之器」的能量,如果不做點什麼的話,「本命之器」一定會受損。

「可惡,天劫還沒有解決,現在又冒出這麼一顆種子搗亂,還真是給我出難題!」

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東方修哲的眼中陡然寒光大放,他決定與這顆搗亂的種子放手一搏。

「既然你那麼渴望能量,就跟我一起下地獄好了!」

意念一動,「本命之器」接受到東方修哲的命令,頓時由防禦狀態改為了**。

「嗡!」

發出一聲嗡鳴,本命之器的丹爐蓋驟然打開,一股強大的能量驟然發出,產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來。

黑色種子原本就在渴求著能量,感受到「本命之器」放出的能量后,根本就不抗拒這股吸力,竟然「嗖」的一下鑽進了「本命之器」內。

東方修哲揮手使出數道氣勁,將丹爐外那些須要斬斷,然後控制著「本命之器」將蓋子蓋上。

進入內部的黑色種子,簡直就像是如魚得水,展開著瘋狂的吸收。

丹爐內的天劫能量、天能石能量,幾乎都成為了促進它生長的元素。

「這顆種子難道是個無底洞不成?」」

東方修哲眉頭一皺,他能夠感受到,丹爐內那些沒有煉化的能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減少著。

更為不可思議的是,還沒有來得及煉化的異元素——「大地演武」,竟然在給這顆種子提供著肥沃的土壤。

不過是眨眼的工夫,這顆種子成長出來的枝葉、根莖,已經遍布整個丹爐內部。

要知道,在「本命之器」內部,可是有著非常大的空間,竟然被這顆種子給佔滿,怎能不讓東方修哲吃驚。

「一顆種子而已,我就不信你還能逆天不成?」

東方修哲並沒有去控制種子吸收能量,而是驅動著「本命之器」,全力將這顆種子煉化。

他這個決定是正確的,這顆種子只是本能地想成長,對於「本命之器」的煉化,只是剛開始有所抗拒,但當它感受到「本命之器」可以給它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后,竟然妥協了下來。

種子的妥協,使得「本命之器」很快便與它合二為一。

「本命之器」的外表,在第一時間發生了改變,多了一種綠色的藤蔓圖騰來,使得丹爐看起來更加神秘和擁有靈姓。

而同一時刻,東方修哲的身體也發生了改變。

由於此時的東方修哲身體沒有一絲衣物遮擋,可以清楚地看到,由他的體內,竟然若隱若現地出現了植物的圖騰來,而且這種圖騰遍布全身。

「啊!」

感覺到身體的變化,東方修哲突然大吼一聲。

剎那間,由他的身體里,竟然鑽出無數根藤蔓來。

如果此刻有精靈族在場,一定會驚得說不出話來,因為東方修哲的這種改變,用精靈族的說法是:物靈之長!

漸漸的,東方修哲開始懂得如何控制這種突然擁有的植物能力。

意念一動,細細的藤蔓交織成一張大網,開始瘋狂地吸收天地間的各種元素之力。

與此同時,「本命之器」驟然降落到地面之上,從丹爐支柱向下,竟然延伸出樹根來。

這種樹根,極其**,竟然無視地面岩石的硬度,瘋狂地鑽入地下。

緊接著就見,四周的植物開始逐漸枯萎,稍近一些的河水開始枯竭,大地開始鬆軟沙化……

這種猶如死亡來襲的場面,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向四周擴散著。


這種時刻,無論是東方修哲,還是「本命之器」,竟然都擁有了吸收自然之力的能力。(未完待續。) 在東方修哲開始熟悉這意外得到的新能力時,天空之上的劫雲,已經快要將第七道天劫醞釀成功了。.

抬起頭,凝視著那若隱若現的閃電,東方修哲原本興奮的表情再一次變得凝重起來。

「就讓我用這新能力,來接下這最後三道天劫,是生是死,只能放手一搏了!」

意念一動,「本命之器」驟然飛起,懸浮於東方修哲的面前。

與此同時,東方修哲與「本命之器」各自施展植物的吸食能力,在頭頂上空編織了兩層大網。

剛剛可是見識到了這種植物對天劫的吸收能力,如果這一次能夠成功的話,一定可以化險為夷。

「來吧!」

東方修哲仰天一聲大吼,強大的氣勢驟然放出。

「轟隆隆~」

天劫好似聽到了他的聲音,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鳴,就好像是巨龍的咆哮。

時間不大,一道螺旋式的天劫,從天而降。

這道天劫,相比較前幾道天劫,有著明顯的不同,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數道天劫相互纏繞在一起,猶如一個巨大的鑽頭,直衝下來。

在關鍵的那一刻,東方修哲突然意識到,自己和「本命之器」無法硬接下這第七道天劫,就算是有那種強悍的吸食自然之力的能力,也不行!

這種新得到的植物之力,雖然強悍,但是防禦力卻是非常弱,不然的話,剛剛東方修哲也不可能只憑几道氣勁便可斬斷那種子的根須。

除非將天劫之力分散,不然的話,植物的吸收能力,根本來不及發揮作用,便會化成飛灰。

「嗖!」

東方修哲瞬間改變策略,「本命之器」被他收入體內,與此同時,他施展二十倍段位加速,一下子落到了地面之上。

「轟!」

天劫降了下來,直接轟碎了東方修哲頭頂上的植物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