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4 Views

“喂喂喂…”雙手不斷的在吳浩炎的眼前晃了晃,畢曉楓招魂般的在吳浩炎面前揮道:“回來吧,吳浩炎,回來吧。帥哥畢曉楓站在這裏召喚你,快回來吧…”

Written by
banner

“去你的..”猛的回過神,吳浩炎故作不耐煩揮開畢曉楓的手,拋了個大大的衛生球過去,“你小子出門忘吃藥了你?快走吧。”說着邊縱身一躍飛躍了前面的嶄新鐵絲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失在了舊教學樓前。

“嘿嘿..”臉上浮現傻瓜般的表情,畢曉楓也高高的縱身一躍飛落了舊教學樓中。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向吳浩炎追去。消失在大白天還黑壓壓一片的舊教學樓中。

“喂喂喂…”一臉錯愕誇張表情的拍了拍身邊的幾人,那人結結巴巴的指着舊教學樓,“你…你們…剛剛有沒有..看..看到有人進去?”

伸手摸了摸那人的額頭,其中一人用一臉疑惑的神情,上下掃描着說話的那人,“我說,你是不是發燒了啊?那可是新裝上去的鐵絲網,而且加高加固了,誰能進去啊。我看世界頂級跳高手,在沒有任何東西的情況下也跳不進去吧。”

“啪…”猛的一拍手,另一旁觀者佯裝驚醒道:“我知道了,這小子肯定見鬼了。你們說,學校幹嘛無緣無故加上鐵絲網?我告訴你們,這舊教學樓可是出過鬼的,你小子完了。”

“你…你..別嚇我…”背上冷汗直冒,那人的臉色已經變的鐵青了。

一臉不屑的瞥了瞥嚇的就差尿褲子的那人,其中一人一臉期待的好奇神情,“別理他..你快和我說說,這教學樓發生過什麼事?”

“傳說啊,在這舊教學樓中…”靜靜的趴在一起,衆人開始談論起舊教學樓中的事。

緩緩在舊教學樓的走廊中漫步,吳浩炎一臉優哉遊哉的表情,好像並不是來驅鬼的,而是來散步的,“你說,如果不是這裏陰氣重。當讀書的地方,還真的很不錯。環境還是蠻好的嘛。”

“是啊…”贊同的點了點頭,畢曉楓也是一臉優雅的神情。

眉頭微皺,吳浩炎內心出現了一絲竊喜,因爲剛剛自己周身明顯感覺到了靈力的波動。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也已經被他感覺到了,“是啊,我們先進這個教室去休息休息吧…”

“好啊..”兩人互相交換了眼神後,揭開了警察的封條,進入了教室中。

要知道,他們來之前可是通知過林程遠的,來調查這裏的情況。而林程遠當然是巴不得的了,有人幫自己解決難題。而在吳浩炎多次拒絕林程遠的幫助後,無奈之下,林程遠也只能允許兩人獨自來調查。當然要保證兩人隨時對其聯繫。

“吱…”

伴隨着一聲刺耳的開門聲響起,屋內的一切景物全部映入了吳浩炎的眼簾。很明顯,警察來了,並沒有打掃現場,只是勘察了一下。那地上桌上依舊有着厚厚的灰塵,地上的腳印有些凌亂不堪。那破舊的講臺已經接近腐化了。

緩緩走入其中,吳浩炎還是表現成一幅傻瓜般的樣子,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這裏還真髒,連個休息的地方都沒。”


一臉警惕的望了望寂靜的四周,畢曉楓用極爲低沉的聲音,對着吳浩炎道:“我告訴你,傳言在這裏死過人呢。”

“切..”不屑的撇了撇嘴,吳浩炎懶散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吳浩炎一臉的抱怨,“我說,那個殺人的肯定是個白癡。沒事殺什麼人啊,還在這裏。又沒錢拿。不是瘋子就是神經病發作了。”說完,吳浩炎還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哎呦,腳痠死了…”

突地,陰風大作,那些半開的窗戶,不斷的搖擺着,發出‘枝丫枝丫…’的吵鬧聲。聽的人心裏異常的不舒服,緩緩的一道黑影慢慢的集成在教室後面的牆上。

“彭…”隨着牆上黑影顯現的同時,原本開着的教室門。也不知是在風的吹動下,還是其他什麼因素,自己關上了。 就像水波一樣,在牆上波動。那影子緩緩化成了一道人影,發出絲絲恐怖的氣息,“你們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嘴角滑過一絲狡黠的笑容,吳浩炎緩緩站起身,感受着從影子裏散發出來的絲絲怨氣,“我當是什麼呢,原來是個普普通通的影子鬼。”

“哈哈哈哈…”突地大笑,畢曉楓拍了拍吳浩炎的肩膀,一臉淫媚的神情,“我說,你這招還真好用啊。故意隱藏自己的實力,把自己裝成是白癡。然後激話,把他激出來。不錯啊…小子腦袋很好嘛..”

似乎聽到畢曉楓的話,那影子有些顫抖,但隨即又鎮定了下來,“哈哈…你們當你們是什麼人?區區一個普通人,還敢口出狂言,我勸你們,快想想你們怎麼死吧。哈哈…”

無奈的搖了搖頭,吳浩炎緩緩向那影子走了幾步,淡淡道:“你在這裏呆呆的好好的,進行自己的修行,爲何要害人呢?”

“哼…”發出一絲鄙夷的冷哼,影子完全沒有將吳浩炎放在眼裏,“我要殺就殺關你什麼事。今天就讓我先取了你們的性命吧..哈哈哈…”隨着笑聲的不斷的迴盪,那影子猛的一抖動,整個教室內,牆角,窗戶,天花板等等,全部出現了道道各不相同的黑影,那樣子猶如妖魅般鬼魅,令人內心發寒,顫抖。

看着這猶如鬼魅般,散發出恐怖氣息的道道黑影。吳浩炎還真有點不以爲然了,也許是自己的實力真的超過那人的,也許是他根本就沒有看的起眼前的靈體過。微微高傲的揚起頭, 我的美女姐妹花 ,“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你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

似乎完全沒有聽進吳浩炎的勸告,那些鬼魅,突然脫離了牆體。一個個張牙舞爪的向吳浩炎和畢曉楓飛去,給人一種撕心裂肺的詭祕感覺。

周身緩緩泛起陣陣黃光,那些鬼魅般的影子。一個個全部被畢曉楓周身看似淡薄,卻又無法突破的黃光給擋了回去,就像小鳥撞到防彈玻璃一樣。

而反觀吳浩炎則更是輕鬆,那些靠近吳浩炎的一道道黑影。在臨近吳浩炎身邊時,就感受到了一道很強的吸引力,就像黑洞一般,將這些黑影毫無保留的紛紛吸入了身體之中。

詫異的看着眼前這一幕,那影子猛的發出一聲怒吼,“合…”

話音一落,所有的影子全部集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一道巨大的黑色骷髏頭,發出絲絲黑色氣體,帶着絲絲寒氣,張着恐怖的大嘴向兩人飛去。似乎誓要將兩人吞沒了。

冷冷的看着向自己飛來的巨大黑色骷髏頭,吳浩炎嘴角閃現出一絲不屑。緩緩左腳一踏前,吳浩炎縱身猛的一躍,飛到了半空中。恰好與黑色骷髏頭形成了一道直線。似乎從這角度看,黑色骷髏頭正好可以完完全全的擊到吳浩炎。

猛的縱身飛衝入黑色的霧氣之中,吳浩炎就那麼直接從黑色骷髏頭的嘴中衝了進去。雖然外面看上去整個骷髏頭好像空洞不斷,但是吳浩炎衝嘴中衝入後。竟然無法看到他的身影,外表依舊是個鏤空的發冒着絲絲黑霧的黑色骷髏頭。

靜靜的觀賞着黑色骷髏頭詭異的靜止在半空,影子雖然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不難感覺出他散發出絲絲緊張,似乎害怕自己的骷髏被破。

而畢曉楓則是一臉優哉遊哉的表情雙手環抱胸前,表情自然的觀看着天空中那詭祕靜止的黑色骷髏,好像完全不在乎吳浩炎的生死。亦似乎,他對吳浩炎非常有信心。完全有把握吳浩炎能夠輕易的解決了眼前的靈體。

就這樣呆愣的僵持片刻,黑色骷髏依舊保持着原先的狀態禁止在半空。

看着保持在半空中不動的黑色骷髏頭,那影子發出了陣陣冷笑,“哈哈…他一定是被我的黑骷髏給吸收了。哈哈…”。猛的話鋒一轉,從影子中發出一道犀利的寒光,直逼畢曉楓,“下一個就該輪到你了。”

“蒼天啊,大地啊…”故作傷心的半跪下身子,畢曉楓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哭天喊地道:“浩炎啊,你怎麼死的那麼早啊,你怎麼能丟下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啊。”

“哈哈..”突地狂笑起來,那黑色的影子伸出一隻手,對着畢曉楓一指道:“我的黑髏,去吧,繼續吞噬了這個人,來增強你的力量吧。”

似乎完全沒有理會那影子的話,黑色骷髏頭依舊沒有一點響動。

見此,畢曉楓眼咕嚕一轉,突地話鋒一轉後猛的站起身,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邪笑,“算了,你去吧,你安心的去吧。我會爲你燒紙的,至於你的愛人啊,財產啊,我也會幫你繼承下來的。我還會幫你燒紙的,你不用感謝哥,哥們嘛,講義氣。”

“呼呼…”話音剛落,黑色的骷髏頭突然發生異變。整個黑色骷髏頭忽然化成氣體,以中心爲旋轉點,開始像個漩渦一般速度的向內旋轉收縮,漸漸減少,被吸收。

呆愣的看着空中不斷旋轉的漩渦,直到漸漸從黑色氣體中顯現出來,在不斷旋轉的吳浩炎。畢曉楓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壞笑,“好了好了,別轉了,轉的我頭都暈了。真是的…”

猛的優雅一躍,吳浩炎姿勢唯美的平穩落地。剛落地,吳浩炎就一改那自信的開心表情,罵罵咧咧的走到畢曉楓身邊道:“我靠,你丫的,我說,你打我錢財的主意也算了。竟然還敢打你嫂子的,我看你丫是不想活了,看哥殺了你。”

“喂喂喂…”看着張牙舞爪的向自己衝來的吳浩炎,畢曉楓急急退了幾步,憨笑道:“嘿嘿…別介,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不這樣說,你就不會出來嘛。我可想早點解決,還能去喝杯小茶吃口點心的。”

“哼哼..”從鼻息中發出幾絲冷哼,吳浩炎的臉上出現幾絲**的笑意,雙手不斷的揉捏着,“你還想喝口小茶?吃口點心?真郎情,真愜意啊。在去放鬆前,先讓我給你鬆鬆筋骨吧。”

“啊…”猛的傳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影子緩緩走出了牆壁,變成一灘水泥狀的人形,“你以爲破了我的黑髏就能夠活着離開這裏嗎?我會讓你們後悔遇到我的…”話音一落,水泥狀的人形,以光速一般的速度,夾雜着殘影,向吳浩炎和畢曉楓兩人攻去。

“操..你找死。”猛的踏步上前,畢曉楓一臉憤憤然的樣子,想要解決掉這吵鬧的蒼蠅。

不緊不慢的恰好伸手擋住了要上前去的畢曉楓,吳浩炎放手環抱到胸前,滿是賊笑的看着衝來的鬼魂,臉上看不出有一星半點兒的擔憂之色。

“啊…”猛的傳出一聲慘叫,那水泥狀的鬼魂,在離吳浩炎幾步之遙的地方突然停了下來。一股寒氣也由那靈體停頓的地方冒了起來,在一瞬間將這靈體給凍結住了。乍一看去還真的有點像水晶雕塑。

一臉疑惑的走上前,畢曉楓輕輕的敲打了那被凝結成冰的靈體,兩眼突然光芒大放的看着吳浩炎,“丫那,你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被鬼魂給冰封了?快教哥,哥也要學,帥呆了酷斃了。”

嘴角露出一絲邪笑,吳浩炎眉毛微抖,斜眼瞄着畢曉楓笑道:“我是按照冥術改編的,因爲他本身是靈體,這原來是給靈體設下的陷阱滅靈體的,而現在他利用水泥讓自己實體化,我就試着改改咯,沒想到真的成功了,還凍住了他。怎麼?想學?有什麼好處不?”


“是啊是啊…教我唄?”兩眼光芒大放,畢曉楓一臉淫邪的看着吳浩炎,撒嬌道:“丫那教我吧,大不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嘛,死鬼。”

“去你丫的…”一臉鄙夷的瞧着推開身前的畢曉楓,吳浩炎雙手插到口袋中,上下打量了冰塊中的靈體,淡淡開口道:“如果你不想自己的修爲,永遠白費。那隻要你答應暫時做我的役使靈,我就可以放了你,還可以給你提供資源豐富,很好的修行空間。要是你答應的話,就恢復你的影子形態。如果不答應就別怪我了…”

話音剛落,冰塊中的水泥狀人形,立馬發出絲絲蒸汽,漸漸從水泥狀的形體,轉化爲了一道黑色影子。雖然變薄變小了,但是那些水晶以更加快的速度蔓延,補充了空洞的部分封住了那靈體的行動範圍。

“哇塞…”詫異的看着眼前這一幕,畢曉楓不禁大發感嘆,“真帥氣啊,這不就是新版的五指山嗎?怎麼變都變不跑啊?帥呆了,酷斃了…耶耶..”

滿意的點了點頭,吳浩炎伸手一揮道:“化…”。看着漸漸退去的冰晶,吳浩炎的臉上出現了幾分得意的神色。

“呲呲…”隨着氣化聲的響起,原本凍結住靈體的冰晶,已經消失不見。緩緩展了展身軀,放鬆了一下,黑色影子看見朝自己看着一臉笑意的吳浩炎,迅速畢恭畢敬的跪在吳浩炎身前道:“我願終身守護在大人身邊,保護追隨大人。” 臉上浮出一絲欣慰的笑意,吳浩炎從容的對着影子點了點頭,“好,那以後我就叫你阿影吧。”淺淺一笑,吳浩炎伸出手,對着依舊跪着的阿影道:“你就先到我的戒指裏修煉吧,我的姐姐也在裏面呢,你可要好好照顧她。別欺負人家啊。”

猛的一點頭,阿影非常莊重的站起身對着吳浩炎躬身道:“阿影謹遵大人之命。”說着便化爲一縷青煙,緩緩飄入了吳浩炎的戒指中。

看着一臉快意的收回手的吳浩炎,畢曉楓撫摸着下巴,一股正經的看着吳浩炎道:我說,你就不怕他是忽悠你的?萬一他暗地裏捅你一刀呢?”

故作不屑的瞥了瞥畢曉楓,吳浩炎拋過了一個大大的衛生球,“你當人家是你啊,況且人家是靈體。成爲役使靈會終身效忠於我的。除非我不要他了,我看你是該補補常識了。連這都不知道,說你是修行人,別人都不信。”

“去你的…”猛的話鋒一轉, 豪門驚婚,總裁追妻請排隊! ,對着吳浩炎蹭了蹭,“炎哥,你就教我那招嘛,教教我嘛。嗯…”

“去你丫的..”噁心的推開了畢曉楓,吳浩炎閃電般的跳開一段路,以和畢曉楓保持距離,“我靠,你丫就是個標準的GAY,害的哥雞皮疙瘩掉滿地了,不教…”

“操..不教拉倒。”眼咕嚕一轉,畢曉楓有一改常態道:“那你的那些知識是那學來的,是不是有資料啊?給我份撒…”

鄙夷的看了畢曉楓一眼,吳浩炎佯裝漠視的轉過頭道:“去…那我是平日沒事和鍾萍探討學來的…”似乎說到了心裏的痛楚,吳浩炎猛的停下了話語,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好拉,不說了,事情解決了,我也該去幫浩文請假了,走咯。”

看着自顧自徑直向外走去的吳浩炎,畢曉楓猛的回過神,邊跑邊扯着嗓子喊,完全不怕外面有人聽到,“喂喂,那你告訴我,你那招叫什麼名堂,這樣總行吧?”

頭也沒回的說了句,“寒冥陷阱…”吳浩炎就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寒冥陷阱?”撓着頭在心裏默唸,畢曉楓內心閃過一絲賊笑,我下次一定要偷學來,嘿嘿…

軒成大學操場上。

“怎麼了?一個人跑到這裏來發呆?最後一場考試可就要開始了。”緩緩坐在草坪上坐了下來,李浩文帶着幾分擔憂之色的望着吳浩炎。考試已經開始幾天了,但是鍾萍卻一直沒有出現,就連平日的張心雨都不見了。也難怪吳浩炎會那麼的不順心了。

嘴角露出幾分假笑,吳浩炎伸手拔了根青草,表情淡然的搖了搖頭,“沒事,我就是到這裏坐坐。”轉頭看向李浩文,吳浩炎苦笑道:“你呢?聽說餘麗萱的父親在醫院散步的時候,突然心臟病發,救治無效死亡了?是真的嗎?”

“唉…”無奈的嘆了口氣,李浩文臉上眼中皆是悲冷的氣息,“真的,麗萱還因爲沒有好好陪在自己父親身邊,才造成這個結果,而自責的哭了很久,臉色憔悴了很多。 無敵兵王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

“那你準備怎麼做呢?她的親人是個怎麼樣的看法?”靜靜的看着李浩文一臉悲涼的表情,吳浩炎內心有些不是滋味,便關切的問道。

苦笑着搖了搖頭,李浩文伸了伸懶腰,癡笑道:“因爲死的突然,我們趕到的時候,她爸已經死了。也沒遺言,他們那些親人原來要照顧麗萱的,但是麗萱沒答應,想要自立。而僅剩的家裏那房子,麗萱也給那些親人了,她說因爲醫藥費都是他們出的,所以給他們補償。”

“唉…”同樣的嘆了口冷氣,吳浩炎內心泛起了陣陣漣漪,“真是個不錯的女孩啊,你小子要好好照顧人家啊。你和她說,以後那別墅就是她的家了,反正我也喜歡大家一起熱熱鬧鬧的住在一起。”

“哈哈…”縱聲大笑起來,李浩文拍了拍吳浩炎的肩膀,“不用你說,我也會那麼做的…反正你那屋子那麼大,那麼多房子不住白不住。”

嘴角弧度微微上揚,吳浩炎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問道:“對了,那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辦喪禮?”

瞬間沉默了下來,李浩文假笑着道:“我和麗萱商量過了,讓他們親人準備,我們等下考完就去參加喪禮。”微笑的轉過頭,李浩文看着吳浩炎那略顯滄桑的臉龐,淡淡道:“你也一樣,暫時別想那麼多了。一切把考試考完在說吧。我想鍾萍不會無緣無故消失的,況且就算消失了,兄弟我也會陪你把她找出來問清楚的..”

嘴角滑過一道欣慰的笑意,吳浩炎輕微的點了點頭,“嗯…”

看着吳浩炎那稍微恢復點生氣的臉龐,李浩文爽朗的笑着拍了拍吳浩炎,“好了好了,走吧,去考試去,考完…我們在好好的聚聚…”

“嗯…”安然的點了點頭,吳浩炎笑着和李浩文想教學樓走去,但卻在不知不覺中內心溜過一絲苦澀。


“鈴鈴鈴…”伴隨着幾聲打鈴聲響起,經過相當於一天一夜的日熬夜熬,衆人終於刑滿釋放,所有的人全部像餓死鬼一樣,羣涌出了教室。

拖着疲憊的身軀走入教室,吳浩炎心不在焉的將抽屜裏的東西收拾在揹包裏。轉身看着桌邊空蕩蕩的桌子,吳浩炎內心不由付出一絲苦澀。那麼久了,你到底去了哪裏?你知道嗎?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一直想着,我好累,真的好累。你到底在哪?

“哥…”正當吳浩炎想的入神時,一聲清脆甜美的聲音突然傳入了吳浩炎的耳畔。


轉頭望向班門外,只見吳曉清身着一件淡白色T恤將胸前的突出物掩蓋住,搭配着黑色素面V領抓皺鑽石扣外套。粉嫩的臉蛋上兩對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望着吳浩炎。而下身那青白刺目的白嫩雙腿,和那鼓鼓的大腿上處,也在一條720度超奢華圓點高腰中裙下,若隱若現,迷煞旁人。

笑着轉過頭,看着臉上滿是春光燦爛的吳曉清向自己走來。吳浩炎拎起揹包,就走到吳曉清,一刮吳曉清的小蔥鼻子,“怎麼,我們的曉清大小姐,還能想起我這個哥哥啊。那麼難得還來接哥哥啊。”

“哼..”突地一扁小嘴,吳曉清小頭一昂,轉過身嬌氣的道:“好心來接你,還這樣說。下次,不來接你了,哼…”說着,便故意邁開大步,準備往外走去。

一把拉住了正欲往外走的吳曉清,吳浩炎賠笑的看着吳曉清道:“好了好了,哥錯了,哥向你道歉,行了吧?真是的…還耍上你家裏的公主脾氣了..”

猛的轉過身,吳曉清吐了吐舌頭,一臉的調皮笑容,“這纔是我的好哥哥嘛。”微笑着挽住吳浩炎的手,“好拉,那我們走吧…”

“浩炎…”正欲與妹妹曉清回家,一聲輕喝就傳入吳浩炎的耳畔,李浩文和餘麗萱還有畢曉楓等人也出現在了吳浩炎的眼簾。

一臉笑意的迎上幾人,李浩文牽着餘麗萱的手走到吳浩炎身前道:“浩炎,走吧,參加喪禮去吧。”

“額…”猛的一拍自己的腦袋,吳浩炎猛然驚醒,“我差點都忘記了,還好你提醒我,那好走吧。”笑着轉過頭看向挽住自己手,一臉白癡表情的吳曉清,吳浩炎笑道:“別問了,路上我在告訴你吧,現在你這小煞星就老老實實跟着我走吧。”

“哼..”故作生氣的從鼻息中發出一絲冷哼,吳曉清不服氣的昂着頭,“你現在有事,我先不和你計較,等你和我解釋清楚了。我在和你說,我是小煞星這筆賬。哼…”、

“哈哈哈哈…”似乎被吳曉清的樣子給逗笑了,衆人全部哈哈的笑了起來。

故作無奈的搖了搖頭,吳浩炎對着衆人揮了揮手,“唉…這…唉..算了算了,走吧走吧。我們早點出發吧,別遲到了,對亡人不敬。”

紛紛點了點頭,衆人停止了嬉笑聲,一起緩緩向學校外走去。

“茲…”猛的幾聲剎車聲響起,幾輛色彩不同的巨獸,紛紛停在了一個殯儀館前。

‘彭彭…’同樣的幾聲關車門聲,衆人紛紛下了車。今天不止是幾個兄弟,就連許豪也來了。因爲李浩文總感覺最近的軒義**靜了,安靜的讓人可怕。所以多教了個人來,畢竟這人是妖,也不是善擦。

跟着衆人來到了大廳處,只見已經有許多人早已在這裏等候了。看見了餘麗萱和李浩文的到來,紛紛給其讓出位置,還遞上了香。似乎李浩文對他們的家人,一個個都很熟了,都紛紛向其打招呼。好像很滿意這未來的親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