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8 Views

那圓潤的香肩上,有七彩的水珠,絢爛而美麗,滾落而下,露出纖細性感的鎖骨,盡是媚態。

Written by
banner

錢壕看着這一幕,瞬間癡了,他喃喃着,吐出了一句詩:“鏡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新妝蕩新波,光景兩奇絕。”

“哼!”可回答他的,只有林璐那冷厲的哼聲,還有那銳利若刀的目光。

那目光冰冷,看的錢壕,很是尷尬。

最終,他無奈的摸了摸鼻子,轉身了,這一次,他再次不敢看了,好不容易微微緩和了一點,若因爲再次當色狼,激起了林璐的反彈,那就虧大發了。

他背對着林璐,呲牙咧嘴,擦着身子,儘量用水,來平復自己滾燙的身體。

“不能胡思亂想,要穩重。”錢壕這樣想着,在壓制着心中的火氣。

眼前的這位,可是實打實的毒刺,絕不能,和她再次糾結了。

想着,錢壕慢慢鬆弛下來,他一邊擦着身體,一邊擡頭,往瀑布上方看去,這不,有一條魚,不時的,通體晶白,鱗片整齊,如同精靈一般,順着瀑布,掉進溝裏。然後似乎要順着河流,向着前方流去。

“喲,這裏竟然有魚!”那條魚,正好朝錢壕游來,錢壕伸手,就要抓住它。

而就在這時,那條很普通的魚,突然間,張開大嘴,朝着錢壕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它的牙齒雖然小,但卻極爲鋒利,像食人魚一般,直接刺破了錢壕的手心,有着猩紅的鮮血,涌了出來。

而那白魚則盡力的吸着,錢壕能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流淌而出,被那條魚吸進了肚子裏。

“噗嗤!”

錢壕忍着痛,擡起右手,左手閃爍,戰戈凝結而出,嘩啦一拉,就斬斷了那條白魚,將其擊殺。

然後,他收起戰戈,左手很小心的,將白魚的頭,從自己的右手上取了下來。

此刻,他的右手上,已多了兩個傷痕,太深了,都隱約可以看得到骨頭。

這條魚的咬合力,太強了。

“這是什麼魚啊,不會也變異了吧。”錢壕這樣想着。

這時,他已經準備上岸,將傷口包紮一下了,那頭顱不經意的往上一擡,不由的臉色大變。

因爲,有數十條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魚,從上面遊了下來。

“林璐,快走,這裏危險!”錢壕大吼一聲,急速轉身,朝着岸邊遊了過去。

林璐,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看出了不對勁,她揮舞着手臂,扭動腰肢,如同一條漂亮的美人魚,朝着岸邊游去。

“咻咻咻!”

這些白魚,速度很快,在水中毫無阻力,反而還藉助水的力量,進行加速,像箭矢一般。沒一會,就有一條,到了錢壕的身後,張開嘴,朝着錢壕的屁股,咬了過去。

“哼!”錢壕感覺到了危機,戰戈一揮,在身後,捲起一股波浪,暫時擋住了攻擊。而他本人,則是乘機,跑到了地面上。

“噗!”

看到錢壕出了水,一條白魚很不甘心,也躍出了水,跟在錢壕的屁股後面,林璐眼疾手快,手中一把匕首扔出,正好刺中了白魚,將其刺穿,掉在了地面上。

而其他的白魚,則是在小溝中游蕩着,張開嘴巴,吸收着錢壕留下來的已經擴散的血液。

與此同時,不喜歡的水的靈兒動了,它急速從來,跑到那條死亡的白羽身上,張口一吸,便吸收了一股白色氣流。

很明顯,這些白魚也是半妖獸。

“我擦,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的,怎麼這裏的動物,都成了半妖獸,這還要不要人活了。”看着右手上的傷痕,錢壕呲牙咧嘴,疼的額頭冒汗。

“你沒事吧!”見狀,林璐黛眉一蹙,從揹包中拿出繃帶,跑過去,給錢壕包紮了一下。


“有大事了了。”錢壕苦澀一笑,舉着被滿是白帶的右手,無奈道:“看這傷勢,我的右手,是要報廢很久了。”

沒辦法,那魚太狠了,只要咬出了骨頭,短時間內,根本好不了。

“那我們暫時,就在這裏,休整一下吧。”林璐玉手輕擡,將一縷溼漉漉的秀髮,攬回耳後,說道。

今天,爲了斬殺老狼,兩人一獸,都負了傷,而且不輕,如今錢壕右手又廢了,戰力大減,若以這個狀況,兩人一獸走進去,那更加危險啊。可不進去的話,得不到紫色牡丹,就救不了月姬。所以,他們還必須進去。

“那我們吃的夠嗎?”錢壕皺起眉頭。

林璐搖了搖頭,丹鳳眼一挑,望着小溝裏那不斷游來游去的白羽,冷笑道:“打獵唄!”

“嗯。”錢壕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望着小溝,眸子中也有着冷冽涌出,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總要收一點利息吧。

慢慢的,天色暗淡下去,兩人在這裏安營紮寨,準備度過第二個夜晚。

而知道這時,天空上,那錢不夠才顯露出人影,之前的兒媳婦洗澡,他一個公公總不能看吧,所以,他也只是掃視在外面,不讓其他的動物,衝進去而已。

“蛇、狼、還有魚,這些很常見的動物,都是變異了,都是半妖獸,夠你們兩個磨練一會的。”他浮在虛空中,這樣說着。

Ps:雖然遲了,但我還是說一聲,祝大家昨天,中秋節快樂,忘記給家人打電話的,今天補上。 “轟隆隆!”

瀑布流淌,雖只有一縷,但高度很大,若銀河落幾天,摩擦着崖壁,還是能發出淡淡的轟擊聲的。

有着白魚,在這裏住了下來,不時地躍起,在空中勾畫出一個完美的弧度。

這不,天還沒亮,還在朦朧之中,有着薄霧。

“啊~~~!”

瀑布旁邊,一個不大的帳篷中,陡然的,響起了一道慘叫聲,淒厲而悲慘,打破了山林的安靜。

“快…快鬆口…那個…要…咬斷了!”帳篷內,傳來錢壕痛苦的聲音。

“斷了纔好,咬斷了就不會做壞事了!”林璐的那有些模糊不清的聲音,緊跟着而來。


“要是…它…它斷了…,你就沒‘性福’可言了。”

“我的性福,我自己來創造!”林璐曖昧的回答着。

“快…快鬆口!不然,我踹你了。”錢壕哀嚎着。

“你敢!”林璐的聲音很是冷冽:“你要是敢踹,我敢保證它會成爲兩截。”

聽到這,諸位肯定都已經想到了那一點了,但其實,諸位想偏了。

其實,現實是這樣的,錢壕臉色蒼白,額頭上盡是汗液,慘叫着,掙扎着,要擺脫右臂上的那張嘴。

可林璐,卻死死的扣住他,銀牙若鉗子,一動不動。

直到,她咬的牙齒都趕緊痠麻的事情,才停了下來。而此時,錢壕的手臂很正常的,被咬破了。

“林璐,你屬狗的啊,這麼狠,我的手還沒好,手臂又破了。”錢壕怒罵道。

“我就是屬狗的,你能咋地!”林璐也上火了,一把抓過錢壕的手臂,又是張口咬了上去。

“啊~~~!”錢壕慘叫着,想要教訓林璐一頓,可右手纏着繃帶,用不上力,左手被控制着,兩條腿被死死的頂住了,他似乎只有忍耐。

“林璐,我錯了,下不爲例!”實在是受不了了,錢壕只能服軟。

“這句話,你至少已經說過三遍了。”林璐牙齒咬着錢壕,只能嘟囔着。

“我哪知道,爲什麼每天早上起來,手會跑到衣服裏面,這我哪知道啊!我睡覺的時候,又沒抱着你。”錢壕都要哭了。

“那是我的原因了?”林璐咬的更狠了。

“啊~~~!”

“我的錯,我的錯,好不好,這是本能,異性相吸的本能,好不好。”

錢壕真的是沒辦法了,一男一女,共處一室,還躺在一張不大的牀上,蓋着同一張被子,這稍不注意,就抱在一起了,錢壕想不黏也不行啊。至於手,爲什麼會伸進去,錢壕只能說,這純屬男人的本能。

“什麼本能,這就是藉口,你上一次強姦我沒有成功,這一次,還想再來一次是不是?一句話,就是你的人品有問題!”林璐也怒了。

她本來就是黃花大閨女,潔身自好,純潔無比,這不,因爲好心,也沒辦法,和錢壕共處一室,可每天醒來,那隻狼爪就在自己的衣服裏面,還握着自己的禁地,天天被錢壕這樣佔便宜,這讓她怎麼受得了。

聽到林璐舊事重提,錢壕也怒了,他幾乎實在咆哮着,道:“若我真有這心思,在前幾天晚上,就霸王硬上弓,把生米煮成熟飯了,豈會等到現在。”


“看吧,你的真實想法,表現出來了吧,你個色狼,你個淫棍。”林璐大聲吼道。

“別叫了!”

自己越解釋,林璐越生氣,越憤怒,讓錢壕心煩意亂,這不,他一時火起,忍不住擡起綁着繃帶的右手,在林璐那渾圓的翹臀上用力的摑了一掌,在‘啪’的一聲脆響中,林璐驚住了。

那雙緊咬着錢壕的嘴脣,脫離了錢壕的左手。

帳篷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林璐的眸子中,有着霧氣升騰而起,氤氳繚繞着,銀牙輕露,咬着紅脣,一聲不吭,身體卻是鬆弛了下來,直接放開了錢壕。

見狀,錢壕可沒有絲毫的欣喜,也沒有覺得自己這一巴掌把林璐打醒了,他急忙的,躥出帳篷,朝着外面跑去。

“錢壕!”

這不,沒一會,一聲驚天動地的女高音,傳遍了此地,那聲音之高,幾乎能炸破人的耳膜。

隨即,一道嬌軀,從帳篷內鑽出,朝着錢壕,追了上去。

靈兒對此不管不顧,已經習慣了,它趴在小溝邊,一雙大眼睛,緊緊地盯着裏面,貪婪的看着裏面的魚兒,嚥了咽口水,就像在看着食物一般。

這些魚也是半妖獸,吞了它們的靈氣,自己就能更強,不斷變強,直到徹底進化成妖獸。

但可惜,它再變異,也是兔子,是兔子就怕水,遊不了泳,所以,它只能幹看着。

而天空上,錢不夠看着一前一後追逐的兩人,淡淡的笑着:“打是情,罵是愛,不打不罵纔是怪。”


…………

“放手,林璐,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可不客氣了啊。”被追殺了一段時候,錢壕還是被抓住了,林璐牽着他的耳朵,像拉着一頭驢,朝着帳篷走去。

林璐不理不顧,只冷冷的颳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錢壕也知道自己理虧,可也不能這樣啊,所以,他在極力的反抗着,可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

當天,回到了原地,兩人收拾了一下,便由錢壕揹着包裹,再往裏面前進了。

休整了三天,已經足夠了。至於那小溝裏的魚,他們也未能全部斬殺,只消滅了一部分,讓靈兒大飽了口福。

當天的路上,遇到的危險不多,只碰到了好幾條毒蛇,不過,因爲兩人之前在這上面吃了虧,所以很謹慎,在沒有中毒之前,就斬殺了毒蛇,繼續前進。

這不,到了晚上,安營紮寨之後,在帳篷裏,林璐撕拉兩聲,將被子和褥子均是平分成了兩半,一份緊貼着帳篷,另一份遠離它。

“我們各睡各的,你要是再過來,小心我的刀不認識人。”林璐玉手一晃,轉了一下手中那薄如蟬翼的匕首,瞥了一眼錢壕,冷冷道。

見狀,錢壕身體一縮,下身一緊。

因爲帳篷太小了,再分也分不到那裏去,所以早上的時候,兩人又是不可避免的貼在了一起,幸好錢壕醒得早,趕緊溜走了,沒被現場抓到。

就這樣,兩人又是走了兩天,這兩天,也沒再遇到像老狼那樣的強大半妖獸,一路相安無事,可是在第二天晚上,看着那熟悉的樹木,兩人均是皺起了眉頭,又走回原地了。

他們迷路了。


ps:忘記說了,今天的目標,達到205500,還有一千點擊,同胞們,加油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