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2 Views

“師傅,他又瞪我,他用眼睛瞪我,師傅,他分明是在笑話我,你不是說我的眼睛是全世界最美的眼睛嗎?他爲什麼笑我!”小胖子突然手指着凌風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唉,這位公子,你長的玉樹凌風,風流倜儻,俺只是仰慕公子纔多看了幾眼,您可真的想多了。”凌風一拱手說道。

“師傅,他騙人,他笑了!”小胖子突然手指凌風苦着臉說道。

“好好,我不看!不看!”凌風回過頭來,轉身就走。

“師傅,你看他,他居然看都不看我,太瞧不起我了!”小胖子居然哭了,真的哭了。

“你這小子,因何把我徒弟給惹哭了。”大胖子一臉的怒色。

凌風心道,這可真是遇到神經病了,怎麼也說不通啊!看起來好好的孩子怎麼就是腦子有問題呢?真可惜!

“小子,老夫跟你說話你沒有聽到嗎?”大胖子看到凌風沒有回自己的話,再次問道。

“好吧!我不逗你們了,說吧,想怎樣?”凌風把錢搭子扔給葉千寒,然後拍拍手說道,眼中再沒有了散漫,而是多了一絲利茫。

大胖子吃驚了一下,身體本能的後退兩步。


“閣下是何人?”大胖子問道!

“師傅,管他是誰打他丫的就是了。你不是常說咱們金錢門多麼多麼了不起嗎?今天就讓他們長長記性。”小胖子找了一個高點的地方,坐了下來,就像是看戲一般。

“只是過路人,本不想多事,奈何閣下一再苦苦相逼!”凌風冷冷的說道。

“誤會,這絕對是誤會!沒有的事,我師徒二人一向是低調做人,低調做事,絕對不會惹事生非的。”大胖子換了一副微笑的嘴臉,臉上的肥肉都展開了,就像是一個開口的大包子。黃金色的肉,根本就看不到五官。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此離去!”凌風說完一抱拳就打算離開。

“哼,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想起。

隨後一陣陣的破空之聲傳來,十來個黑衣人出現在凌風等人的面前,凌風很無語,怎麼又是幽冥教。

這時候小胖子也沒有了剛纔的神情,快步走到大胖子身邊,小眼睛看着周圍的黑衣人。

“錢多、錢眼兒,你們師徒二人,拿了東西就想走嗎?”領頭的黑衣人說道。

領頭的黑衣人身高過丈,長的就跟麻桿兒似的,十分的精瘦,手裏一把長劍,臉上沒有佩戴面具,臉很小,五官都不夠擺的,十分擁擠的堆在臉上,讓人看起來很不舒服。

“陰護法也真是陰魂不散啊?不知道我們師徒二人因何得罪了貴教啊?”大胖子反問到!

“哼,前些時日,你徒兒搶了一個人的包裹可對?你可知道那人是我的弟子?”陰護法說道。

“開什麼玩笑,那分明是一個富家公子,更何況那日晚間我已經把錢給送回去了,再者說你什麼時候有了一個這樣的弟子?”大胖子錢多反問道。

“哼,那可是我一個弟子的遠方親戚的表弟。”陰護法說道。

“隨你怎麼說了?我從你的眼裏看到了虛假,你的目的是我的少年至尊令。”小胖子錢眼兒伸着胖胖的小手說道。

“哼!是又怎樣?你如果選擇自己了斷了自己,我倒可以讓你少受點罪,如若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陰護法說完手中長劍一指錢多。

“師傅別信他的,我看出來了,他根本就不打算放過我們這裏的任何一個人,包括那邊的小哥跟那兩個姑娘。”錢眼兒說道,一臉的天真。

“原來傳說的錢眼兒是真的,你真的可以看透人的內心,也就是你從別人的眼睛裏就可以讀懂對方的心思,果然玄妙,如果不是因爲你身懷至尊令,我都不忍心殺你了。”陰護法戲謔的說道。

“你以爲就吃定我們了嗎?”錢多深吸一口氣,凌風就看到原本氣球一樣身體,瞬間就如同撒了氣一樣的塌陷了進去,很快錢多就變成一箇中年男子。

男子身材勻稱,體格健壯,只是還有個圓圓的臉蛋,五官長的也算周正,兩隻眼睛炯炯有神,身上的衣服也縮小了。

“師傅,您這是?”錢眼兒驚奇的看着錢多說道。

“師傅不是跟你說了嗎?爲師一向是低調做人低調做事!”

“你們師徒說夠了沒?我可沒有太多的耐心!”陰護法鷹眼翻起說道。

“對面的公子,一會兒老夫會攔住他們,麻煩三位帶着我這徒兒一起走,錢多在這裏多謝了!錢眼兒就是被我慣壞了,跟個孩子一樣。”錢多朝着凌風倒頭就拜。

“別拜了,你們誰也走不了,給我殺!”陰護法瘦若雞爪的手一揮,身邊的黑衣人就開始動了。

錢多根本就沒有擡眼看他們,只是一直盯着凌風三人,等着凌風答覆,眼神中充滿了誠懇。

凌風有些於心不忍,朝着錢多點了點頭。

“多謝!錢眼兒你以後要好好的跟隨那位公子,知道嗎?”錢多一邊說着,一邊把一個金黃色的包裹塞到錢眼兒懷裏。

“師傅,你要死了嗎?”錢眼兒問道。

“不是,你在這裏會影響到師傅!” 暖婚24小時:前夫愛作戰

“騙人,我看了你的眼睛,你想用死來拖住他們,讓我逃走。”錢眼兒眼中噙滿淚水,哽咽的說道。

“唉!錢眼兒你的錢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開眼,現在你只能從人的眼睛看出來他心中所想,可是卻不能對敵!”錢多還想說話。

可是兩個黑衣人一左一右,一人刀一人劍,十分默契的攻到了他面前,凌風沒有看清楚錢多的動作,只看到兩個黑衣人橫着飛了出去,在他們的咽喉處,分別鑲嵌着一枚方孔金錢。

“金錢買命?你們果真的金錢門餘孽!”陰護法說道。

“讓我來回回你!”陰護法手中長劍一抖,刺了過去。

錢多雙手一伸,一手一個金元寶跟陰護法戰在一起,凌風等人只能看到場中金光繚繞,鏗鏘之聲不絕於耳。兩人戰了一會兒,各自分開。

陰護法手捧長劍,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層層的黑霧,整個長劍都被黑氣籠罩,劍身也變成了濃墨般的黑色。

“幽冥鬼神驚!”大團的黑氣化成了一隻只口生獠牙的厲鬼、惡魔衝向了錢多。

錢多不敢怠慢,雙手中的金元寶,相互一碰,兩個金元寶合二爲一,一個巨大的金元寶浮現在錢多的面前。

錢多口中唸咒,雙手掐決。“金錢鎮鬼!”錢多身前的金元寶化作了一枚枚中間帶有方孔的金錢,對上了一隻只獠牙叢生的惡鬼。

一道道黃色的光芒刺透厲鬼的身軀,厲鬼的哀嚎聲此起彼伏,當然也有的厲鬼張開大嘴咀嚼着金錢,“咯嘣咯嘣!”的聲響刺激着衆人的耳膜。

陰護法把劍背在背上,雙手掐決。“幽冥夜叉!”隨着他大喝一聲,一隻只厲鬼不斷地融合、吞噬,很快一隻頭頂蒼穹,腳踏大地的巨大幽冥夜叉,手拿一根十幾丈長的狼牙棒,出現在錢多面前。

幽冥夜叉張開小山一般的大嘴,巨大的吸扯力,把錢多所有的金錢都給吸進嘴裏,就連錢多也差點被吸進去。

錢多牙一咬,伸手從脖子上拿下自己拇指粗的金鍊子,雙手合十。隨即手一揚,“金錢鎖鬼!”金鍊子化作了一條手腕粗細的,巨大的繩索,將幽冥夜叉緊緊地捆縛住,幽冥夜叉朝天咆哮着。


身體不斷的膨脹,但是金色的鎖鏈卻猶如附骨之蛆,緊緊的勒進幽冥夜叉的身體裏面,幽冥夜叉痛苦的長大了嘴巴。

一旁的陰護法則不緊不慢的,張嘴噴出一口精血,化作一個小小的符咒,符咒飛向幽冥夜叉。

幽冥夜叉銅鈴般的眼睛瞬間化作了血色,巨大的嘶吼聲震耳欲聾,身上的金色鎖鏈,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音,隨即寸寸斷裂。 幽冥夜叉巨大的身軀,眼看就要把捆縛住它的金鎖鏈震斷。錢多也是噴出一口精血,他的精血都是金黃色的,化作一個個小金元寶,小金元寶飛向金鎖鏈將要斷裂處,原本就要崩斷的鎖鏈,重新相連、加固。

“以爲這樣就可以嗎?”陰護法張開嘴巴,嘴中噴出一口黑霧。

黑霧在空中歡快的跳躍着,隨即化作了一隻只只有牙齒的小鬼,之所以說只有牙齒,是因爲他有着小小的腦袋,一張臉上沒有其他的器官,只有一張嘴巴,還有兩排尖尖的小碎牙,一邊飛着,一邊歡快磨着牙。

小鬼飛向金色的鎖鏈,張開牙齒就咬。

“噬金鬼?”錢多大驚失色。

“哼!好眼力,爲了對付你,我可是做足了文章,你死了也可以安息了。”陰護法陰陰的說着話。

“爲何要如此對我,不僅僅是因爲我弟子的少年至尊令吧?”錢多一邊說着,一邊雙手掐決,努力維持着自己與金色鎖鏈的聯繫。

但是噬金鬼不愧是噬金著稱,很快巨大的黃金鎖鏈就被噬金鬼給吞噬乾淨。


錢多嘴角流出了鮮血,看來心神受到了損傷。沒有了黃金,噬金鬼猙獰的磨着牙,朝着錢多而去。

錢多此時臉色陰沉的特別難看。“劃地圍困,點石成金!”錢多的手指在身前的土地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圈,一面巨大的土牆從圈中升起。

在大家的目瞪口呆中,土牆化作金黃色的黃金牆,噬金鬼一窩蜂一般的衝向土牆。

很快土牆上爬滿了黑色的噬金鬼,猶如一隻只螞蟻般,黑乎乎一大片。

“金錢如糞土!困!”錢多伸手一指黃金色的牆,牆順價垮塌,化作了糞土,深入到地底,就跟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錢多也開始氣喘,大口的喘着氣。

“師傅小心!”突然錢眼兒大聲的喊道。

錢多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勁風撲面而來,來不及躲閃了。“金錢防禦!”錢多大喝一聲,衣服上的金錢鈕釦,一個個落下,化作一個巨大的金錢,擋在了錢多面前。

幽冥夜叉的狼牙棒跟金錢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震耳的轟鳴,產生了巨大的衝擊波,錢多的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被砸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錢多在地上一躍而起,雙手不斷的結印。“財神散財!”錢多嘴裏一邊說着,雙手不停地揮舞,就看到無數的金元寶,每一個都有一米來長,帶着耀眼的光芒,還有凜冽的勁風衝向幽冥夜叉。

夜叉手中狼牙棒揮舞,帶着呼呼的風聲,但是這些金元寶就如同磁鐵一樣,都粘在幽冥夜叉的狼牙棒上,漸漸地狼牙棒已經看不出來了,只是越來越多的黃金堆積,幽冥夜叉舞動的越來越慢。

這時候金元寶就跟沒有盡頭一樣,還是不停的砸向幽冥夜叉,很快幽冥夜叉就被金元寶給埋葬了。在衆人眼前出現了一座金元寶棺槨,卻再也找不到幽冥夜叉的身影。

“金錢陪葬!”錢多的聲音低沉的響起,金元寶棺槨慢慢的下潛到地裏去了。

錢多的臉色十分的嚇人,臉上冷汗直流。

“沒想到,一個金錢門餘孽居然還真有兩下子!”陰護法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到底是誰?”錢多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次問道。

“會讓你知道的?”陰護法說道。

陰護法伸手一招,手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個聚寶盆,聚寶盆裏堆滿了金銀珠寶,璀璨的奪人耳目。

“你怎麼會有我門的鎮門之寶——聚寶盆?你到底是誰?”錢多的聲音都變了,身體開始哆嗦了起來。

“你也認得啊!”陰護法笑了起來,帶動着整個的身體都跳動。

“難道?難道十年前我們金錢門的那場浩劫,跟你有關,或者說跟你們幽冥教有關?”錢多臉上浮現出驚恐的面容,顯然是不想去回憶那份痛苦。

“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讓你死在自己宗門的鎮門之寶之下,也算是你的造化了,從今天開始金錢門就徹底除名了。”陰護法陰陰的笑着,口中唸唸有詞,手中聚寶盆慢慢的升騰在空中,奪目的金銀珠寶佈滿了整片蒼穹,天空中就好像出現了一個金銀珠寶組成的天河,從九天之上傾倒而下,漫天的金銀珠寶砸向錢多。

錢多目露驚懼之色。沒想到自己金錢門門主一生愛錢,居然最終落了個被錢砸死活埋的下場。索性眼睛一閉,等死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聚寶盆就如同固定了錢多一樣,讓他動彈不得。

就在數不盡的金銀珠寶就要砸到錢多頭上的時候,突然兩道光線閃爍,出現了兩個黑洞,金銀珠寶彷彿找到了親人一樣,歡快的帶着節奏的飛向黑洞。

衆人仔細一看,這哪是黑洞啊,居然事兩個超大的帶有方孔的金錢,所有的金銀珠寶都掉了進去,真正的掉到錢眼裏了。

而這兩個黑洞也不是別的,正是錢眼兒的兩支細線一樣的眼睛,如今可不是細線,而是烏黑溜圓,最奇特的就是,眼珠不是通體黑亮,而是一枚方孔的金錢。

“見錢眼開!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錢多大聲的笑了起來,由於太激動了,不停的咳嗽了起來,甚都有血沫子出現。

這時候空中的聚寶盆發生了變化,彷彿要掙脫開陰護法的控制,在空中跳動不已。陰護法咬緊牙關,臉上冒出了絲絲冷汗。身體開始顫抖不已。

陰護法趕緊的加快雙手結印的速度,嘴裏噴出了一口口的精血,想要穩住空中的聚寶盆,可是聚寶盆彷彿受到了某種召喚一樣,跳動的越來越頻繁。

漫天的金銀珠寶天河,流淌進錢眼兒的雙眼。過了有一刻鐘的時間,聚寶盆終於掙脫開陰護法的控制,翻滾着到了錢眼兒的面前。

像是一個見到了父母的孩子一般,錢眼兒伸手接過聚寶盆,聚寶盆發出了更加璀璨的光芒。空中的金銀珠寶天河消失不見,唯有睜開雙眼的錢眼兒,手舉聚寶盆,踏空而行。

錢眼兒原本一臉幼稚的表情早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笑面童子的模樣。

“瘦子,看你面黃肌瘦,家裏肯定很窮了,是不是缺錢啊?缺錢你就跟我說,你不跟我說我是不會知道你缺錢的。要多少,這些夠不夠?”錢眼兒一邊說着,兩隻眼睛閃動,聚寶盆種金銀珠寶晃動,一條蜿蜒的珠寶小溪形成。

給人的感覺就好似夜晚空中的星河,珠寶奔向陰護法,陰護法身體彷彿入定一般,只能夠看到臉上恐懼的表情,很快就被金銀珠寶埋葬了。

錢眼兒伸手一指其餘的黑衣人,其餘的人也都被一一埋葬。

“金錢如糞土!”錢眼兒手舉聚寶盆說道,原本的金山銀山化作了塵埃。

就連剛纔打鬥的痕跡也消失無蹤。錢眼兒回頭看了錢多一眼,從空中直直的摔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