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8 Views

蕭揚說道:“上次已經說過了。老大你是練武也沒有可能修煉出內力來了,而你在計算機方面還算能有建樹,所以,你只要能夠侵入熊貓科技的服務器就算你過關。二哥則是我說的那幾本書,能正背倒背如流,那也可以過關。三哥則是能接得下我十招。”

Written by
banner

馬俊聞言,眼裏的執着更加深沉了,看了看蕭揚,淡淡地說道:“好。我們這次就不進你的公司,不過你也別想甩開我們,相信我們聚在一起的時間,不會太遠!”

胡自強:“就是老幺,不要跑得太快了!”

劉星星:“老幺,你可不要食言纔好,我已經在努力背書了。”

蕭揚點了點頭,想了想,“也許時間對你們來說的確是一個問題。這樣,你們就成爲一個整體吧,只要有一個人達到了我的條件,你們就都可以加入我的世界。”

馬俊:“一言爲定!”

胡自強:“君子一言?”

蕭揚:“駟馬難追!” 轉眼到了該放假的時候了,考試科目也已經全部完成了考試。蕭揚考試完就知道自己基本上處於哪個成績了。在葉風鈴的督促下,蕭揚不得不放棄掛科的想法,所有科目基本上是比較優秀的。


站在葉風鈴她們樓下,蕭揚感覺到一陣陣涼風吹來,首都的夜晚還真的是有點點冷,如果衣服穿少了還真的是不敢隨意出門!

今天是公孫姊妹的生日,所以,蕭揚和葉風鈴即將去參加她們的生日晚宴,現在,蕭揚正在這裏等着葉風鈴的出現。

原本蕭揚自己一個人在那裏傻站着是有點心態不夠平衡的,不過一看到東方輝煌也來了,到是透露出一股笑容,迎了上去,對東方輝煌喊道:“輝煌,來得挺早的嘛。”

東方輝煌笑呵呵地看着蕭揚,走了過來,“你不也這麼早。”

蕭揚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女人就是這點麻煩,總是不怎麼守時!”

東方輝煌也是深有同感,說道:“嗯,這個的確是一件麻煩的事情。不過,我想也快了,我都來了她們應該也差不多了。”

蕭揚看了看她們的宿舍門口,到是沒看到人影,遂笑道:“看來至少也是十來分鐘纔有可能見到她們的人影!”

東方輝煌笑了:“幾十分鐘都等了,還怕這點時間。走,到亭子裏去坐着等。”東方輝煌的話到是讓蕭揚覺得一陣溫暖,說道:“嗯,看來她們也下來不了這麼快。那我們先去坐一下先。”

於是,兩個人到了宿舍旁邊的笑花園裏,在亭子裏的長椅上坐下。

東方輝煌說道:“蕭揚,最近怎麼樣?呵呵,上次給劉星雨辦的演唱會挺不錯嘛,好像光是賣版權你們協會都發了。”

蕭揚:“這個賺得多花得也多呀。這個協會太大了搞的活動也多,而且現在大家都是越來越有品味了,太俗套的節目已經無法滿足大家的口味了!”

東方輝煌笑道:“這就叫做自作自受呀!”

蕭揚無奈地點了點頭:“恩,這句話說得好!”

東方輝煌想了想,有些嚴肅地說道:“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我們也算是朋友吧,如果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儘管說,我會在能力範圍內幫助你的。”

蕭揚聽了,有些詫異,“你聽說什麼了?”

東方輝煌見蕭揚裝傻,也不好再繼續,笑道:“當然是說你成爲了熊貓科技的董事長的事情呀,要是你公司有什麼麻煩,可以找我幫忙。”

蕭揚笑罵:“我公司現在蒸蒸日上呢,能有什麼麻煩,你可別咒我!”

東方輝煌笑道:“我可是送上門來,你不領情,那我可就收回了?”

蕭揚微笑着,帶有深意地看了看東方輝煌,說道:“謝謝你。現在我並不需要,如果有需要的時候,我想,我會找你的。”

東方輝煌微笑着,看着蕭揚,“好,沒問題。”

蕭揚點了點頭,轉移話題道:“怎麼她們還不出來,你看看時間,幾點了?”


東方輝煌看看自己的手錶,已經是晚上七點半了,也不禁覺得她們的速度太慢了一點,說道:“要不要打個電話催一下?”

蕭揚說道:“好,你就打個電話催催那些大小姐們。”

東方輝煌拿出手機,準備給她們打電話的時候,蕭揚笑了笑,制止道:“不用打了,她們已經下來了。”

東方輝煌聞言,看着那宿舍門口,到真的發現了她們的身影,遂道:“那我們過去吧。”

蕭揚點了點頭,兩個人一齊走了過去。

葉風鈴穿的是一條白色的長裙,臉上似乎是略施了點脂粉,看起來白裏透紅,淡淡的眼影,長長的睫毛,整個人還真的是配合着“月神”的打扮,在今晚的星光下猶如月亮般璀璨奪目。

李月婷相對葉風鈴來說要顯得小巧靈動,穿了一身紫色的長裙,特別是那張美麗的面孔,嬌小剔透,的確是比較符合“玉面嬌娃”的形象。

比較特別的是兩個人都因爲有愛情的滋潤,除了散發着青春的美麗,還散發着一種嫵媚,一種面對自己心愛的人時的女人魅力!

蕭揚看到兩人,到是吃了一驚,說道:“你們打扮得這麼漂亮,該不是準備去搶今晚主角的風頭吧?”

葉風鈴走向蕭揚,挽着他的手臂,嗔道:“就你有那麼多想法!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快走吧……”

此時,李月婷也是挽上了東方輝煌的手,對蕭揚說道:“蕭揚,我說你也是的,你看看輝煌再怎麼還是穿了一身西裝去,你到好,一身休閒服就準備過去了。”

蕭揚聞言,笑了笑:“好了,知道你老公長得帥,那自然是穿什麼服裝都好看了。但是我這個人就是不習慣拘束,上次穿燕尾服已經是不得已了,現在叫我再穿什麼西裝,那可真的是讓我戴着領帶跟戴一把鎖似的,一點都不舒服!所以,我還是算了得好!”

李月婷有些無奈,對葉風鈴說道:“風鈴,你這個老公你可得多多管教呀!”

葉風鈴看了看蕭揚,又看看李月婷,笑道:“我怎麼管?我纔是被**的對象呢!對了,輝煌開了車過來的沒有?我們就坐你們的車去好了。”

東方輝煌說道:“我開了車過來的,畢竟你們這樣要是坐公交車活是出租也怕是不方便吧,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吧。”說着,攬着李月婷向外走去。

蕭揚也是微笑着,和葉風鈴一齊跟着他們出去。

葉風鈴其實也是覺得蕭揚這樣穿着有點不合適,因爲那裏是上流社會的聚集地,那裏充滿着用服裝判斷一個人的人……

不過蕭揚卻用一句話阻止了她的言語:是不是一件衣服比我這個人還重要?

雖然蕭揚知道自己的穿着的確是不符合規定的,但是,對於他來說,自己是去參加別人的生日宴會,不是去參加時裝展示,更不是去搞什麼交流的,所以,蕭揚完全不需要。

也許,去參加宴會的人很多都報着一種結識上流人物的心思,但是對於蕭揚來說,他真的不想去結識什麼上流人物,也不想捲入他們的利益漩渦,蕭揚要做的僅僅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蕭揚看着窗外的天空,夜晚的首都,古老與現代並存的首都,看起來美麗異常。繁華的都市,林立的高樓大廈,讓蕭揚覺得有一些疲倦……也許,自己並不適合在這種充斥着燈紅酒綠和表面繁華的世界裏……

葉風鈴坐在蕭揚的右邊,依偎着他,也許,只有他在身邊的時候,自己才能夠擁有安寧的心。

蕭揚看了看葉風鈴,說道:“風鈴,你給她們準備了些什麼禮物?”

葉風鈴笑了笑:“你準備了什麼禮物?”

蕭揚聞言,有些無奈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她們想要什麼禮物,我也不知道她們愛好什麼,所以,我那一份就你幫忙一起給了吧。”

葉風鈴真的是對他無語了,“你還真的是,哪有去別人生日宴會連禮物都不帶的呀?”

蕭揚笑道:“我們是一家人嘛,你給了還不就是我給了。”

葉風鈴找不到話來反駁,有些遲疑地說道:“說不定她們更期待你的禮物呢?”

蕭揚聞言,有些驚訝地說道:“不是吧?難道你說了我要給她們準備禮物嗎?”

“這個到是沒有。”

“那不就結了!”

“你真的沒準備禮物?”

“不是你準備了嗎,我還準備幹什麼。”

“不要開玩笑了,到底有沒有?沒有的話我們必須去給她們買一份。”

“你不是已經準備了嗎?而且,我實在是沒什麼經驗,哪知道送什麼禮物!”

“那你就隨便想想你覺得她們會喜歡什麼好了。然後買一個給她們不就可以了!”

“爲什麼非要給她們禮物呢?你給了不是一樣嗎?”


“不一樣!反正你得送一份禮物才行!”

“我們是不是一家人?”

“不是還沒結婚嘛。”

“……”

“好了,老公,親愛的老公,別固執了!你必須給她們一份禮物,你要知道這個可是她們倆20歲的生日,不要太失禮了!對了,如果可以,我覺得你還是將就去換一身衣服比較很好!”

“20歲生日?你怎麼不早說!”

“是呀!當然是20歲了!”

“哦,這樣,那好吧,我就聽你的建議!”

…… 由於蕭揚必須得給她們找一份禮物,所以,東方輝煌將兩人放在了一個繁華的商業區,便和李月婷先行告辭了。而此刻已經是晚上八點了。離宴會開始的時間還有一個鐘頭。由於此次是她們的生日宴會,所以宴會的時間是在九點鐘開始。

蕭揚和葉風鈴走在繁華的什麼珠寶首飾店這些地方,蕭揚覺得有一些無奈,腿都快跑酸了,就是找不到符合要求的禮物。

蕭揚:“我說,我們還要找多久呀?還沒找到合適的嗎?”

葉風鈴拉着蕭揚走走停停,說道:“根本就沒有合適的呀!那些珠寶什麼的她們肯定不怎麼喜歡!對了,我們去服裝店看一看……”

蕭揚一聽,頭都有些大了,不再跟隨葉風鈴的腳步,說道:“好了,不要再找了,待會兒時間都到了!遲到也不是件好事!那邊有家古董店,我們去那裏看看吧。”說着,便反拉着葉風鈴向那家古董店走過去。

站在古董店外,蕭揚和葉風鈴都看到了一位非常年老的老人家站在門口。老人家看到他們,有些遲疑地說道:“你們要買東西?”

蕭揚禮貌地說道:“是的,老爺爺,我們想給朋友買一份生日禮物,你這裏有沒有合適的東西呢?”

老人家耳力還算比較好,聽到了他的話,看了看他和葉風鈴,臉上的皺紋擠成了一堆,帶着微笑說道:“當然有,不過你們有那麼多錢嗎?”

蕭揚想了想,看了看自己這身服裝,到還真的是看起來不怎麼像有錢的樣子,遂笑道:“老爺爺你放心吧,只要東西合適,我們能買得起自然就會買。 都市之我的神級寵物系統 。我想說的是我要的禮物是送給兩個女性好朋友的,她們的家境比較寬裕。也許並不需要那種很貴重的物品,但是一定要比較有意義的!”

老人家笑道:“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你要的禮物我這裏還真的有一份,你們跟我來……”說着,他朝店裏面走去。

蕭揚和葉風鈴也是緊隨其後,進入了店裏面,老人家讓他們在一張長椅上坐一會兒,然後自己走進了一個房間裏面。

過了一會兒,老人家走了出來,手中捧着一個紫色的盒子,盒子上面雕刻着許多花紋,似乎還散發着一種清香,讓人不禁神清氣爽。蕭揚看着那盒子,有些奇怪地問道:“老爺爺,這個盒子是檀香木雕刻的?”


老人家看了看蕭揚,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你也算是比較識貨。”

蕭揚尷尬地說道:“這都是在書上看到的。到還是第一次見到。”

老人家笑了笑,那臉上皺紋又擠到了一堆,說起來,還真的是有一點點恐怖……他帶着蕭揚和葉風鈴走到了一個黑漆漆的房間裏,還將門關掉,整個屋子裏就一點點窗戶外射進拉力的光線,而窗戶也有窗簾擋住的,很昏暗。他說道:“這盒子裏面裝的是一對夜明珠,你們要好好地看清楚,如果確認的話,那我就要出價錢了!”說着,他緩緩地將盒子打開。

就在盒子露一點點縫隙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可以看到裏面射出了一陣美麗的光芒,隨着盒子的完全打開,光芒越來越強……直到似乎整個室內都被這裏面的光芒所覆蓋……

葉風鈴的眼睛裏充滿了渴望,禁不住拉着蕭揚的手也緊了緊,蕭揚其實也被盒子裏散發着光芒的兩顆珠子所吸引,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蕭揚看着那珠子,對老人家說道:“老爺爺,這就是你所說的禮物?”

老人家笑了:“如果拿這個做禮物,你們捨得嗎?”

葉風鈴深呼吸道:“這是夜明珠嗎?”

蕭揚則深思一陣,有些疑惑:“這是什麼珠子?我覺得兩顆珠子並不像是夜明珠。”

老人家聽了蕭揚的話,有些詫異,對於蕭揚的見識到是有了一絲疑惑:“你怎麼看出來這並不像夜明珠?”

蕭揚說道:“我看書上說的,夜明珠是熒光石,發出的是那種熒光,有點像商場裏賣的那種熒光棒發出的光芒。但是這兩顆珠子發出的光芒和書上所描述的夜明珠的光芒並不一樣,跟那些彩圖也不一樣。我想,應該不是夜明珠。”

老人家有些欣慰,說道:“如你所說,這並不是夜明珠。小夥子,聽說過‘隨和’沒有?”

蕭揚:“隨和是指隨侯珠跟和氏璧吧?”

老人家點了點頭:“這兩顆珠子有一顆是隨侯珠,有一顆是用類似於夜明珠的物質仿造的隨侯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