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6 Views

「哦?你對那女的有意思?」

Written by
banner

聽聞此言,紅髮男子三人,皆都是一臉詫異。

「我之所以想抓住她,不是因為對這個女的有意思,而是因為她跟一個叫姜辰的男人有關係的緣故。」

曾賀寧繼續解釋著,不過卻讓三人臉上的疑惑更甚。

「哎,不說了不說了,還是等抓到她以後再說吧,遲則生變。」

本來曾賀寧還想繼續解釋,但是他的心裡突然升起了一陣不好的預感,這讓他不由得心裡一凝。

「再去找,一定要把那女的找到!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是因為自己的私事。」

曾賀寧沉著臉說道,三人見曾賀寧的樣子,不由得對視一眼,然後便點點頭答應了。

四人便又分散而去,仔細的尋找起來。

此時的蘇有德心裡萬分著急,他沒想到曾賀寧居然是沖著自己的女兒來的。

「嵐兒,希望你已經離開蘇家了,千萬不要回來。」

蘇有德被緊緊的捆著,嘴也被塞緊,於是他只得暗暗的祈禱。

此時,姜家大院的房頂上,正站著兩個人。兩人看著下面被綁著的曾明耀三人,以及完好無損的姜鶴,便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姜家和蘇家剛被人打上門的時候,便被很多有心人察覺了,不過他們並沒有插手。

哪怕是姜家明顯處於下風,但是這些人依舊沒有落井下石。好笑的是,這些人當中,便有姜天策兄弟倆。

「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姜天豪看著下面的情景,不由得一臉的錯愕。

他們兩人來的有些晚,並沒有看到姜辰大發神威的樣子,所以此時兩人都是一臉的懵逼。

「可能,老頭子他動用隱藏的那股力量了吧。」

姜天策皺著眉頭,不確定的說道。他也想不透是怎麼回事,不過他倒是也知道姜家有隱藏力量的事,所以他便作此推測。

「不會吧!那個隱藏力量,不是要姜恪他們兩個老傢伙一起,才能動用的嘛!」

姜天豪一臉的不信,而且他不信姜家那隱藏的實力那麼厲害,居然輕鬆把袁磊五人干趴下。

「哎,我們回去吧。」姜天策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這次老傢伙算是逃過一劫了。」

姜天策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覺得袁磊等人,以及曾明耀都是廢物。連一個幾乎被他們兄弟倆搞垮的姜家,都搞定不了。

「哼,這老傢伙運氣真好!」

姜天豪冷哼一聲,顯然他也無比的不甘心,甚至有心想突然出手偷襲。

但是考慮著那可能存在的隱藏實力,他便不得不收了手。

「我們去看看蘇家那邊怎麼樣了,沒想到曾明耀的胃口居然這麼大,居然想同時吞掉兩家。」

姜天策此時也已經知道了曾明耀同時進攻兩家的事情,既然這邊失敗了,他突然想去看看蘇家那邊的狀況。

說完姜天策便從房頂一躍而下,直接越過院牆,落在了停著的車子旁。

姜天豪此時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沒有動手的心思,直接跟著姜天策離開。

「這小子怎麼還不來!這都過了多久了!」

趴在灌木叢後面,尚還安全的二青,此刻卻是十分的著急與慌亂。

儘管實際上並沒有過了多久,但是由於二青現在心情急切的緣故,所以頗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覺。

「他應該快了吧。」

蘇安嵐此時也在期待著姜辰的到來,雖然她還是對姜辰沒什麼信心,但是此刻她卻是迫切的希望能見姜辰一面,希望姜辰能救她脫離危險。

「噓!趴下!快趴下!」

蘇安嵐的話音剛落下,二青突然低聲喊起來,語氣中透著一絲急切之意。

蘇安嵐聞言不敢怠慢,連忙趴下身子,同時往灌木叢外面望去。

此時他們躲藏的前方不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正是那個艷麗女子。

「方才這裡是大塊頭搜過的,也不知道他搜仔細沒有。」

艷麗女子暗暗嘀咕,慢慢的往蘇安嵐兩人躲著的灌木叢走過去。

「完了,她過來了!」

蘇安嵐看到艷麗女子往這邊走過來,心裡頓時一慌。

「噓,別出聲。」

二青把聲音壓到最低,出聲囑咐著蘇安嵐。

雖然他此刻也是無比的緊張,但是他還是比蘇安嵐要冷靜的多。

愛上病嬌秦先生 眼見著女子不停的在庭院的灌木從搜索著,慢慢的離他們所藏的位置越來越近。

二青兩人此時趴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女子聽到。

慢慢的,女子離兩人躲藏的位置不過一米多遠了。如果此時她朝這邊看過來的話,說不定就能看到二青兩人沒有完全藏起來的腳。

去他的公主人設 「曾賀寧!給我滾出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蘇家別墅大鐵門的方向突然傳來一聲大喝。 聽到這一聲大喝,二青兩人頓時一喜,因為他們聽出了這是姜辰的聲音。

「來人了?」

艷麗女子聽到姜辰的大喝聲以後,也轉過了身子,一臉疑惑的看向大門的方向。

沒有猶豫,艷麗女子立馬放棄了繼續尋找,打算往大鐵門的方向趕去。

只見艷麗女子身形猛的一閃,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卧槽,這他媽是瞬間移動?還是隱身?」

看到女子突然消失后,二青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愕。

蘇安嵐此時也是一臉震驚,兩人就這樣趴著,一時間不敢動彈。

因為他們倆不確定這女子到底是什麼能力,如果是隱身沒走的話,他倆要是動了就完蛋了。

「這聲音,是姜辰?」

曾賀寧聽到這聲大喝以後,頓時一愣。他對姜辰的記憶深刻,所以他還是聽出了姜辰的聲音。

沒有猶豫,曾賀寧立馬朝著出聲的地方趕去。

紅髮男和魁梧男也聽到了這一聲大喝,也是連忙往聲音傳來的地方趕去。

「曾賀寧,快點滾出來送死了,你姜爺爺來收你小命來了!」

姜辰踏進蘇家的別墅大門,氣沉丹田繼續喝道。

「沒想到你居然過來了。」

曾賀寧很快趕到,出現在姜辰的面前。

「果然是你!」姜辰眼睛一眯,「你老爸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假的。」

當時姜辰來之前,還是審問了一下曾明耀,確定了這邊是他的兒子親自出手。

「我也沒有想到,你居然敢出現。我本來還想抓住蘇安嵐,來逼你出現的,現在看來倒是沒這個必要了。」

曾賀寧的臉上浮現一抹笑意,同時他的身邊突然冒出了艷麗女子的身影。

而紅髮男子和魁梧男子此時也在兩人身後不遠處,馬上就能趕上來。

姜辰陰沉著臉沒有說話,因為剛才曾賀寧的話,讓他分外的惱怒。

「這小子是誰啊?」

紅髮男子趕到后,看著姜辰的模樣,然後便皺起了眉頭,沉聲問道。

「這人,就是我要抓蘇安嵐來引出來的人。」

明末之虎 曾賀寧輕聲回道,眼睛則依舊是緊緊的盯著姜辰。

「這小子看起來也沒什麼厲害之處啊,他也是進化者?」

紅髮男子不停的打量著姜辰,但是並沒有覺得姜辰有什麼威脅。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武者罷了,不過他的手上有主上感興趣的東西。」

曾賀寧並不知道姜辰已經成了進化者,他還以為姜辰還是幾天前的實力。

「哦?」

紅髮男三人聽到這話以後,俱都一愣。

「我說,你們有完沒完?當著我的面說我,把我當空氣了?」

姜辰扣了下耳朵,一臉不耐。

「既然你動了對蘇安嵐動手的心思,那麼你就要付出代價!」

姜辰突然咧嘴一笑,眼裡則充滿森然的寒意。

「嘿,那就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紅髮男聞言一笑,面帶不屑。顯然,他並沒有把姜辰的話放在心上。

武者?不入先天,皆是螻蟻!

「那你可以試試。」姜辰冷然一笑,「不過動手之前我想問問,是誰打傷了我的小弟?」

「阿嚏!阿嚏!」

與此同時,尚還趴著的二青,猛然打了兩個噴嚏。

「額……」

二青有些慌亂,因為他擔心那個女子可能還隱身在這附近。

蘇安嵐也是一臉驚慌之色,不停的四處打量。

還好,艷麗女子並沒有出現,這讓他們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看來那女的應該是去找姜辰了。」

二青站起身來,打量了四周一眼,輕聲說道。

「那我們還是趕快去看看吧,萬一他出了事怎麼辦,曾賀寧這邊可是一共四個人啊!」

蘇安嵐聞言一慌,連忙爬起來,迅速往大鐵門跑去。

「你慢點,別跑!那小子指定沒事,你別慌啊。」

姜辰由於受著傷的緣故,一用力說話便胸腹痛的厲害,更別說跑路了。

於是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蘇安嵐跑開,片刻間便沒了身影。

「得!姜辰那小子還得分心保護你。」

二青有些無語,哪怕是他覺著姜辰如今挺厲害,但是也並不覺得姜辰能在保護好蘇安嵐的同時,還能把曾賀寧三人干翻。

「算了,我還是先把蘇家的那一幫子人給救了吧,他們身邊現在應該沒人了。」

二青邊說邊慢悠悠的往議會廳走去,多個人多份力量,把蘇家的人都救出來,他們或多或少都還是能幫一些忙的。

「話說我剛剛怎麼打噴嚏了,誰在念叨我?」

姜辰有些疑惑,剛剛那兩聲噴嚏,可是讓他差點沒疼暈過去。

在二青方才打噴嚏的時候,紅髮男子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那個大塊頭說話了。

「你是說那個跟在姓蘇的,那個女的旁邊的那個男的嗎?」

姜辰聞言眼睛一抬,看向這個身高差不多兩米的魁梧大漢。

「怎麼?就是你動手打傷我小弟的?」

姜辰的語氣凜然,顯然此時他是動了真怒的。

「沒錯,就是我。」魁梧男子十分乾脆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他還是有那麼一點本事。如果我不是近身強的話,說不定就被他給打敗了。」

「既然知道了是誰,那就好辦了。」

姜辰冷然一笑,眼裡閃過一絲寒芒。

「怎麼?小帥哥還打算主動出手,反抗嗎?」

艷麗女子的臉上帶著一絲玩味,調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哈……」

聽到女子的話后,紅髮男和魁梧男盡皆狂笑,曾賀寧也是不屑的輕笑著。

「不入你跟著姐姐我吧,我保證你的安全,我可比那個黃毛丫頭有味道。」

艷麗女子舔了舔紅唇,一臉挑逗的看著姜辰。

姜辰見此卻沒有絲毫的表情。

「你說錯了,我這並不打算反抗。」

姜辰突然沉聲回答道。

「哦?那你是打算投降?」

曾賀寧一臉玩味的盯著姜辰,在他看來姜辰現在已經是瓮中之鱉,不過是任他們拿捏的玩具。

姜辰此時卻突然輕聲笑了起來,笑容中充滿了邪意。

「我這是。」姜辰抬起眼眸看著四人,「打算殺人!」 隨著話音落下,姜辰立馬有了動作,只見他手一揮,空中頓時燃燒一片大火,向著四人席捲而去。

「什麼!」

這猝不及防的出手,讓四人頓時一驚,連忙手忙腳亂的躲閃。

「該死的,你不是說他不是進化者嘛!」

紅髮男子朝著曾賀寧怒喝,顯然他對這個提供假消息的曾賀寧,分外的惱怒。

「我也是才知道。」

曾賀寧的臉色有些難看,他被這猝不及防的攻擊給弄的有些狼狽,眉毛和頭髮都被燒掉了不少。

「不過,這小子的火焰異能,比起你的可差遠了,你還不快點把他拿下!」

曾賀寧摸著自己禿了一截的腦袋,臉色一陣陰沉,沉聲喝到。

「哼,還用你說!」紅髮男子頓時冷哼。

「你們居然還有心思聊天,看來你們還遊刃有餘啊。」

姜辰聽到火焰中的談話聲,頓時眉頭一挑。

「再接我一招!」姜辰大喝。

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