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5 Views

海月島上平靜無波,泉泉抱怨著,「嗚~~小姐姐什麼時候才能來啊……」

Written by
banner

雖然它不能口吐人言,可是它的抱怨聲幾隻小海獸卻能夠聽得懂。

小灰笨笨的拖著憨重的聲音,哼哼唔唔的叫了幾聲。泉泉聽得出,它是在問,『老大的小姐姐就是那個小姐姐嗎?』小獸們的腦袋想事情簡單,交流起來也是異常可愛。泉泉點頭,『是啊。』它又說,『小灰、小金、小銀、小紅、小藍、小綠,你們可要快點長大啊,這樣我就能和小姐姐離開了。』………………………………………………………… 『老大走了,我們怎麼辦?』小藍使勁抬著頭,想要看到小灰頭頂上的泉泉,可是身高不足的它卻一直無法做到。

『六六們就待在這裡啊,你們要好好長大,千萬不要被島上其他海獸們欺負了。』泉泉換了個姿勢,盤起來的身子伸直了,雙爪撐著小蛇腦袋,無聊的低頭看看下面的小藍。

『不會的!我們可是很厲害的!』小紅不服氣,它雖然沒有見過海月島上的其他海獸,可是卻覺得它們自身的高貴絕對不會被別的獸所欺負的。要欺負也是欺負別獸的事情。


『放心吧,有我們在,沒人敢欺負這幾個小傢伙的。』坐在小灰背上的小金看了看身邊的小銀,哼哼的說道,它似乎忘了它和小銀本身也是小傢伙……

『我就知道你們要這樣說!』泉泉翻了翻白眼,扭頭轉身向下看著小金,『小姐姐那麼厲害,可是還有人能夠欺負她,你們要是遇到厲害的人,就完蛋嘍~~』『不怕不怕!我們打不過可以逃~啊!』小綠怯怯的伸伸腦袋說道。

『真沒出息!』小紅鄙視的看了小綠一眼。

『我們會變強大的,到時候保護小姐姐,就沒人敢欺負小姐姐了!!』小藍信誓旦旦的說著,卻被泉泉再次白眼掃去。

『小姐姐被我保護就可以了。』它說的沒錯,它的實力可是極其強悍的。

小海獸小巨龍們的交流完畢,又開始繞著死亡大海獸的屍體一圈一圈的走啊走。


在這幾天的觀察中,泉泉發現這六隻小巨龍的體質各不相同。小紅和火屬性的靈氣親近,小藍和水屬性的靈氣親近。小綠也木屬性的靈氣親近,小灰和土屬性的靈氣親近。而小金和小銀卻不同於其他四隻小巨龍,它們兩隻身上的屬性卻很奇怪。

小金似乎和陽光很合拍,特別喜歡在太陽照射下睡懶覺,每次照射陽光之時,身上就會散發出一層柔柔的金光,那是陽光被它的身體所吸收的緣故。

而小銀和小金相同,又似乎不同,小銀所吸收的是海月島上的一種特殊元素,和六大元素有關,可又不同,每次吸收元素的時候,身上會出現一層淡淡的銀光,那種元素連泉泉都說不出是什麼,可是卻能夠感覺到那種力量的柔和,和給它帶來的舒適感。

海月島靈氣密集,特別是小島的正中間地域,泉泉發現這座小島上有靈脈存在,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條天地靈脈,可是卻比修真界十大門派的靈脈要純凈許多。

這個消息它早在發現之時便告訴了清靈,而清靈給它的交代是好好守住靈脈。靈脈對於她來說有大用,她家的門派清嶼山還沒有靈脈存在,這裡竟然就有了。

不過也不排除清嶼山靈脈被高人隱匿起來的可能性。因為在清嶼山後山,她發現了泉泉和那池寒潭。

寒潭的存在不是偶然,一定是有什麼特殊機緣。或許就是類似靈脈的存在所造化。

『小姐姐到底什麼時候才來啊~~』泉泉越來越覺得不在清靈身邊的日子太難熬。

……

清靈解決了玄山島的事情之後便回了金石島的謝家。收服七座島嶼的事情已經全部解決,接下來的就是安心休息幾天,十天之後便是動身回去仙道學院的時間了。

之所以要等待十天時間,是因為清靈希望臨走之前,海月島上的六隻小巨龍們可以長大一些,再大一些,不要等她和泉泉離開之後,被島上其他的海獸們吃掉才好。十天時間也是清靈待在這裡的極限,因為剩餘八天時間是趕路回去的時間。

一日之後,清靈沒有見到風玄,去看看四個悲慘的孩子一眼,見他們的身體狀況又好了一些,他們服用了清靈的丹藥,身體就會一天比一天的好,等身上的藥酒毒物被驅逐乾淨之後,藥力才發揮完畢。

第二日,清靈又去看了看幾個孩子們,依舊沒有見到風玄,本來她以為她在躲風玄,可是卻覺得似乎風玄也在躲她。

第三日,清靈忍不住問了問謝雲,風玄身在何處,可是得到的答案是風玄早在三天前就忽然離開了,只留話下來說離開的日子他會準時回來。

他這樣不聲不響的動作還是清靈認識風玄一來的頭一次,風玄去了哪裡?清靈在擔心。

不過念頭一出現,她便愣住了,他要去哪裡用得著自己擔心嗎?

想到風玄的那句話,『小清靈你愛上我了是吧?』清靈就覺得心臟砰動。

五日之後,四個遭難的孩子們身體中殘留的藥酒毒素已經盡數清除,在謝家專門派出奴僕的看護下,生命也穩穩的保住了。

………………………………………………………… 還有五天的時間就到了清靈離去的時間,也是風玄歸來的期限,清靈閑來無事打算去珊瑚島走一走,可這時卻被謝雲找上門來說是四個被拯救的孩子想要見一見救命恩人。

清靈救人就不是為了討謝,可還是去見一見那幾個孩子,關心一下幾人的身體狀況。

經過救治,四個孩子從原來的房間被安排到稍微好一些的房間,雖然手腳不能動,可現在看起來精神比以前好的多了,不再似從前神情獃滯的模樣。清靈出現,他們立刻就認出清靈是救了他們的恩人,一個個目光閃動,帶著絲絲感激。

清靈來到四人的床邊,緩緩坐下,「你們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今後謝雲會好好照顧你們的。」她說著,看向謝雲,向這幾個孩子示意。

四個孩子似乎有很多的想法要和清靈說,可是他們的舌頭被割掉,所以沒有辦法說話,清靈也看出了四人的心思,看著那一雙雙漆黑的大眼睛懷著期待的目光她心軟了,想要知道他們的想法也不難,只要精神力溝通到他們的識海中就可以,只不過這樣做的話首先要他們完全的信任自己,對自己放開心扉才可以,不然精神力貿然的沖入他們的識海,如果受到精神反抗,這幾個孩子將會在下一刻變成白痴。

「如果你們想要告訴我心中的想法,就對我敞開心扉吧,我有辦法聽到你們的心聲。」清靈聲音緩緩淡淡的說著,音色中帶了些迷惑的問道,來對這些孩子們進行催眠,讓他們心中反抗的心思減弱。

可是清靈發現她的催眠竟然對這四個孩子無用!一點用處都沒有,可是伸展出的精神力卻被凝成四股順利的鏈接到了四個孩子的識海之中,他們對自己沒有任何反抗,順從的讓自己的精神力和他們溝通。還是在沒有催眠的情況下。

一個普通人的識海只有巴掌大小,是一種識海的雛形,識海之中的空間卻是近乎無限的,讓人們虛無縹緲的幻想可以面無邊際的飛翔。

而清靈的精神力在溝通了這四個孩子的識海中之後,發現他們的識海要比普通**上一倍,而且識海中的空間卻如同災難過後的荒蕪凄慘,到處都是冰雪風霜,風可成刀,雷可成電,激烈異常。

著哪裡還是普通人的識海?

清靈的精神力要比這四個孩子的精神力強大了上百倍,所以僅僅是一縷精神就可以看透他們,四股精神力在四人的識海中運轉一圈之後,她發現每個人的識海正中心都出現了一顆灰暗但是卻時時有亮光閃現的珠子。

這是識珠,清靈這種修鍊過精神力的人自然知道,任何的修真者也都知道識珠是何物,可以擁有了識珠就擁有了修鍊的前提,這四個孩子竟然在幾乎瀕死的磨難中靠著堅強的意志撐了過來,並且因禍得福的進化了識海,在清靈的丹藥作用下又凝結成了識珠,這樣的造化就是一般凡間的修鍊者都得不到的!


「怪不得你們不受我催眠的影響。」清靈對視著四人的眼睛淡淡的說道。

但隨後扭頭看了一眼謝雲,「你先出去吧,吩咐謝家的所有人,暫時不要接近這間房子。」

這個時候,她有事情要做,關於這四個孩子的大事情。

「是。」謝雲神色凝重,他對清靈的做法有些猜測,輕手輕腳的後退離開。

……

空洞的房間里,擺設簡單,一張大床上並排半躺著四個八九歲的孩子,他們面前站著以為二十五六歲的少女,正是清靈。

清靈認真的看著四人,精神力還徘徊在四人的識海之中。

她皺著眉頭,「你們幾個想要報仇?可是兇手已經死掉了。」

四個孩子無聲的看著清靈,神情複雜。

「不,我不是神仙,只是修真者,不過修真者對凡間的人類來說確實可以當做神仙。」前一刻四個孩子幾乎同時問起了清靈的身份,希望神仙能夠大發慈悲的治好他們,他們似乎執著的要做什麼事情。

修真者?可以治好我們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價,你們的手腳已經完全斷掉,在凡間沒有人能夠治好你們。」

四個孩子期待的看著清靈。

「我可以治好你們的手腳,讓你們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可是那種治療期間的痛處是無人能夠撐得過去的,你們的手腳骨骼已經嚴重變形,如果要治療,就要將手腳全部打斷,骨頭打得粉碎,然後再用藥物使骨頭重新長好。」

……………………………………………………………… 陳紫馨並沒有察覺到有人跟在身後,她去東海大學之前給葉寒打了個電話,說要見他一面。

對於陳紫馨的舉動,葉寒雖然覺得好奇,但並未拒絕,並告訴她自己在東海大學看迎新晚會,同時還告訴她自己所在的位置。

進入學校後,陳紫馨不慌不忙的來到了位於校園東北角的足球場,此時演出早已開始,五顏六色的燈光閃爍着,同時學生們的歡呼聲也一浪高過一浪。

掃視了一眼滿是人頭的球場看臺,陳紫馨略微皺了皺眉,眼珠轉動了兩圈,直接朝球場的西邊走去。

相比校門口而言,足球場的能見度要低的多,只有燈光照到的地方,才能看得見,其他的則一片漆黑。

所以陳紫馨的到來,並未引起多大的注意。

行走在人聲鼎沸的走廊裏,陳紫馨藉助探照燈照到的地方,尋找着葉寒的位置,同時也默默的計算着到達的時間。

五分鐘,她僅僅用了五分鐘就找到了葉寒的位置。

但葉寒的座位上空無一人。

“請問。”陳紫馨看着坐在一旁的許東來:“這是葉寒的位置嗎?”

“是啊。”許東來擡起頭,頓時也被陳紫馨的美貌給驚呆了,但他不是蕭宇這種好色之徒,很快就調整過來,微微笑道:“請問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我是他的朋友,請問他去哪了?”陳紫馨繼續問道。

“哦,他剛纔接了個電話,出去了。”許東來習慣性的撓了撓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先坐着他的位置吧,他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陳紫馨點了點頭,坐到了葉寒的位置上。

坐在後面的不少人都看到了陳紫馨的出現,也是驚訝了一會,不敢相信在東海這個地方還能出現如此美麗的女孩。

“東來哥。”一個男生拍了拍許東來的肩膀:“她是你妹妹麼?有沒有男朋友啊。”

妹妹?

許東來愣了愣,然後一拍那男生的頭,裝作生氣道:“妹你個頭,她是找葉寒的。”

“我靠,葉寒一腳搭兩條船啊。”那個被許東來拍了下的男生並沒有生氣,而是壞笑道。

“嘖嘖嘖,葉寒先是泡了校花,現在又有這麼一個女神。”

“羨慕死爾等禽獸啊。”

“葉寒是上帝的寵兒啊,太讓人嫉妒了。”

聽到後面議論紛紛,許東來回過頭,露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冷哼道:“都給我安靜的看錶演,別在這唧唧歪歪的。”

許東來一發話,所有人頓時閉嘴了。

許東來身材本來就高大威猛,讓人一看有一種被嚇到的感覺,加上上次籃球賽他的出色成績,更是讓他的威望上升到了一個很高的高度。

所以他一發話,所有人頓時安靜了下來,只不過目光偶爾的投向陳紫馨,畢竟她太吸引人了。

而在不遠處的左毅一隻注視着陳紫馨,雖然搞不懂她來東海大學的目的,但也不能丟下她不管,畢竟陳紫馨實在太耀眼,很容易就會被別人盯上。如果陳紫馨出了事,第一個遭殃的肯定是他。

“喂,同學,你沒座位嗎?”一個學生會的成員走到左毅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左毅雖然只有十六歲,但發育很快,長的高大威猛,所以被誤認爲是東海大學的學生。

“如果你沒座位的話麻煩不要站在這,你擋住其他同學看錶演了。”學生會成員繼續說道。

“誰說我沒座位了。”左毅眉毛一挑,有點不爽的說道。

他在葉寒面前就像個小孩,但到了外面,就恢復了那副混世魔王的模樣。

左毅走到一個戴眼鏡的男生面前,指着他說道:“開個價,這個位置讓給我。”

戴眼鏡的男生一下子就火了,推了推眼睛,怒道:“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

“你開個價,讓我坐着。”左毅微微鄒眉,再次說道。

“開你大爺,別以爲有點錢就出來嘚瑟。”眼鏡男也不是好脾氣的主,怒吼道。

左毅更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他跟一個不相識的人說這麼多已經是他的底線了。

“要錢還是要腿,你自己想清楚。”左毅直接抓着眼鏡男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你三千,把這位置讓我,要不然你就去醫院裏躺着吧。”

眼鏡男頓時慫了,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是欺軟怕硬的主,嘴頭上牛逼,但一動起手來就果斷慫的那種。

看到左毅準備動手,眼鏡男顧不上扶好眼鏡,說道:“大….大哥,別動手啊,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左毅懶得廢話,從口袋裏掏出一沓錢,塞到眼鏡男的手裏,冷哼道:“錢你拿着,快滾。”

“是,是,您慢慢欣賞。”眼鏡男拿着錢,消失在了人羣中。

左毅很瀟灑的坐到原本眼鏡男的位置上,翹着二郎腿,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學生會成員,“請讓開,不要妨礙我看節目。”

“……”

那名學生會成員直接無語,但又不能把左毅怎麼樣,一看左毅這樣子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猶豫片刻,最終咬牙離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