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5 Views

大皇子傲然的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六陽尊者臉色一沉,冷笑道:「大皇子,我金劍宗上哪裡收徒,似乎還用不著向大皇子稟報吧,難不成你金烏國便是南域的主宰了?」

大皇子目光冰冷,在六陽尊者身上一掃,最後緩緩開口道:「金劍宗算什麼?區區一個小派,也敢這麼放肆,挑釁我金烏國?」

「嘿嘿,我金劍宗的確不算什麼,不過,十六宗聯盟如何?」

「十六宗聯盟?」

大皇子眼睛微微一凝,十六宗聯盟,這個讓金烏國視為眼中釘的鬆散勢力,的確有與金烏國抗衡的資格。


十六宗聯盟,是南域的十六個中小型宗派,聯合起來,形成的一個頗為強大的聯盟!雖然是比較鬆散的聯盟,但若是面對像金烏國這樣的龐然大物,或者是其他大型勢力,那麼十六宗聯盟就會同仇敵愾,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南域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混亂的區域,就像九城聯盟,其實也很混亂,每天與凶獸做著鬥爭,甚至內部也有一些紛爭。

更別說其他勢力之間,更是時有衝突爆發,為求自保,一些小型勢力,甚至是小型國度,或者城池,都互相的聯合了起來,只有這樣,才不會被大型勢力所吞併。

而十六宗聯盟,便是這樣的一個組.織,金劍宗或許並不算強,只有區區兩名尊者境強者,但卻是十六宗聯盟的一員,自是不用畏懼金烏國皇室。

「很好,我曾經在很小的時候,就聽聞了六陽尊者的一些英雄事迹,當初劍斬三名魔道尊者的實力,不知道如今六陽尊者,還剩下幾成?」

大皇子身上,散發出了更加濃烈的殺意,他是一個絕對自負,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容不得任何人忤逆他。

更何況,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六陽尊者與他針鋒相對,更是讓他怒火中燒,因此,殺機瀰漫,大皇子居然是想在這裡動手。

金烏國大皇子,天才之名,其實已經傳遍了南域,而且,這個天才已經徹底的成長了起來,只是,他並沒有斬殺過同級的存在,遠遠不像六陽尊者這樣,用手中的一柄寶劍,殺出了名傳四方的名聲。

這一次,大皇子竟是想直接拿六陽尊者「試劍」。

「師尊……」


季成剛剛張口,卻被六陽尊者打斷,他低聲說道:「季成,不錯,你居然是心神修鍊者,連我之前也沒發現。心神修鍊者啊,我們金劍宗,雖然底蘊也不算太淺,但卻沒有出過什麼強大的心神修鍊者,這次心劍真人留下的傳承,應該是對心神修鍊者有很大的幫助。你能闖到第七座石雕,那就一定能夠闖過九座巨劍石雕。去吧,闖過這些石雕,進入山洞內,心劍真人一定將最寶貴的東西,留在了山洞內。」

季成看著六陽尊者不容置疑的神色,張了張嘴,還是什麼話都沒說,最終只得低聲道:「師尊,小心!」

「哈哈,為師的名聲,是靠著這柄六陽劍,拼殺出來的!一名劍客,又怎麼少得了鮮血的洗禮?又怎麼能害怕戰鬥?放心吧,為師不會有事。」

說罷,六陽尊者向前一踏,身上的寬大長袍,都鼓盪了起來,彷彿一下就化身為了一柄凌厲無雙的凶劍,一股恐怖的殺伐之氣,也轟然爆發出來,隱隱在虛空中形成一片陰雲!(未完待續~^~) 「好,好,好!」

大皇子一連說了三個好字,他大手一揮。

「咻」。

忽然間,一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散發著浩浩蕩蕩的威勢,居然也是一柄中品神印之兵,劍鋒所指,立刻就讓人感覺到好像要窒息般。


邪王獨寵︰天才小醫妃 大日之劍!」

六陽尊者率先動手,六陽劍向前一劃,虛空中發出一聲聲「嗤嗤」的聲音,並且伴隨著四團耀眼之極的光芒,瞬間向著大皇子射去。

四團白光,那都是高度凝聚的劍氣,凌厲無雙,更是夾雜著殺戮之氣,天空中無窮無盡的殺戮陰雲,彷彿都伴隨著這一劍斬了下來。

六陽尊者一生殺戮無數,疾惡如仇,他的劍,從來都是殺伐之劍,是經受住了殺戮的洗禮。

「三生劍法,前世之劍!」

「咻」。

大皇子也猛然間刺出一劍,這一劍,速度並不快,也沒有什麼凌厲的鋒芒,但卻有種讓人恍惚的感覺。

這便是大名鼎鼎的三生劍法中的前世之劍。

三生劍法分為前世之劍、今生之劍以及未來之劍,每一劍,都擁有著可怕的威力,乃是一門非常上乘的劍法。

不過,三生劍法最恐怖的地方,還在於它僅僅只是一門簡化版的劍法而已,因為,三生劍法的前身,乃是真人境強者們都公認的至高劍法之一的輪迴劍法!

傳聞,誰能夠修成輪迴劍法,一劍可讓人入輪迴。永世鎮壓!

雖然,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輪迴,誰都不知道,但輪迴劍法。乃是連真人境都推崇備至的至高劍法,自然非常恐怖,哪怕是其許多簡化版本的劍法之一的三生劍法,也是非常上乘的劍法。

尤其是被大皇子這樣的掌印師四層尊者境強者施展出來。就更是詭秘莫測,一劍彷彿能堪透前世。

「轟」。

兩名尊者境強者,又同樣是劍法的碰撞,劍氣四射,再加上神紋之力的爆發,幾乎震動了整個山林。

連四周的九座巨劍石雕,似乎都在震動,好在。這裡被心劍真人以大神通,禁錮住了,即便是掌印師四層的尊者境強者,也休想破壞這些巨劍石雕。

「好恐怖的劍術,這……這便是尊者們掌握的可怕劍法?」

「大皇子施展的是三生劍法,那可是傳聞中,非常上乘而詭秘的劍法。脫胎於至高劍法之一的輪迴劍法,擁有神鬼莫測之威!」

「不過,六陽尊者的大日之劍也不差,傳聞,大日之劍一旦修成,一劍最高能化出九團劍光,宛如熠熠生輝的大日,劍光所過,幾乎無人能敵!」

許多掌印師已經被兩人的戰鬥都驚醒,這可是尊者境的大戰。稍微一絲餘波。都能輕易斬殺一些掌印師四層以下的強者。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一個境界所能理解的。

「哈哈哈,來得好,三生之劍啊。以前老夫只是聽聞過,但卻還沒有見識過。今日又幸,得以見識這等上乘的劍術。大皇子,你也的確不愧天才之名,能修成這詭秘的三生劍法,不過,今天老夫倒要看看,是你的三生劍法強,還是我斬殺無數魔道妖物的大日之劍強?」

六陽尊者大笑了起來,他彷彿顯得很興奮,這麼多年了,其實他已經很少出手,能夠值得他出手的人,已經不多了。

但今天,金烏國有天才之名的大皇子,一出手便很是不凡,讓六陽尊者見識到了非常上乘的三生劍法,他感覺到,劍意似乎都在激蕩,彷彿這一戰後,他就能夠有所進步一般。

劍客,尤其是一名從殺戮中成長起來的劍客,只有戰鬥,才能讓他們快速的進步!

「四陽!」

六陽尊者身上的殺戮氣息,似乎更重了,隱隱有一絲陰冷的感覺,但他施展出的劍法,卻一下子爆發出了四團耀眼的光芒,宛如冉冉升起的烈日一般。

這種熾熱與陰冷,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混合在一起,顯得特別的怪異。

「居然是四陽了,自從師尊斬殺了那三名魔道尊者之後,就再沒有誰能夠讓師尊施展出超過三陽的劍術了。」

姬長空低聲喃喃著說道,他對六陽尊者實在是太熟悉了,甚至整個金劍宗都知道,六陽尊者的稱號,除了是手中的六陽劍而外,更重要的其實還是因為六陽尊者修鍊的大日之劍。

六陽尊者,能夠施展出六團白光,這便是六陽,因此,才有六陽尊者的稱號,傳聞,大日之劍的最高境界,有九陽。如果誰能夠施展出九陽境界,那威力簡直難以想像。

曾經,創出大日之劍的一位非常古老的尊者,就能施展出九陽,幾乎是在尊者境內,縱橫無敵,曾有九陽一出,誰與爭鋒的諺語,足見這大日之劍的強大。

不過,除了九陽尊者而外,就沒有誰能修鍊到九陽狀態了,畢竟,如果不是修鍊的原印,沒有領悟自己的劍法,即便對前人的劍法領悟再高超,也是無法超越的。

四陽一出,漫天都是浩浩蕩蕩的劍氣,讓人近乎感覺到窒息,就連一向雲淡風輕的大皇子,彷彿也感覺到了威脅一般,神色間變的凝重了起來。

「今生之劍!」

瞬間,大皇子額頭上的數萬道金印神紋之力,全部爆發,他乃是尊者境強者,掌印師第四層,雖然金印神紋,凝聚的是高級金印,但也有數萬道神紋之多,這種絕對力量上的碾壓,是尊者境以下的強者所難以抗衡的。

「轟」。

大皇子施展出今生之劍,這是三生劍法中,非常恐怖的一劍,所謂前世永恆不變,前世之劍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而今生,卻是力量最強的展示,是能夠掌握住的最強劍法,因此,大皇子感受到了六陽尊者大日之劍的威脅,立刻便施展出了今生之劍。

四團耀眼的白光,與大皇子那浩浩蕩蕩的今生之劍,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純粹劍法的碰撞,再加上金印神紋之力間的對拼,此刻,兩人腳下的大地,幾乎都龜裂了起來,但卻有一股禁錮之力,牢牢的禁錮著九座巨劍石雕所在的地方。

至於其他地方就沒那麼幸運了,方圓數百丈距離,無窮的劍氣肆虐,幾乎眨眼間就被夷為了平地。

「可怕!」

「實在太可怕了,尊者們號稱稱霸一方,唯吾獨尊,果然並非虛言,這麼恐怖的力量,真的是人力所能造成的?」

「這還只是尊者,對於那些高高在上的真人們來說,尊者也是凡俗,即便尊者很強,那也是稍微強大一點的凡俗罷了,根本無法與真人們相提並論。尊者境就如此強大,那真人有該強大到什麼程度?」

看到大皇子與六陽尊者,造成了如此可怕的破壞,正在觀戰的許多掌印師,也都被深深的震撼,其中就包括季成。

此時的季成,依舊在第七座巨劍石雕,他本來沉浸了第七座巨劍石雕的意境,但發現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他領悟了「銀河重勢」,可以輕易的離開第七座巨劍石雕,只是因為擔心師尊瀏陽尊者,這才遲遲沒有離開。

看到兩人勢均力敵,甚至某種程度上,六陽尊者還佔據著上風,季成才長長的鬆了口氣,他之前還在為六陽尊者擔憂,但現在看來,完全是多餘的。

「不愧是能劍斬三名同級的強橫存在,師尊的劍術,真是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都無法看清這兩人的劍術境界。」

季成知道,無論是大皇子,還是六陽尊者,其實在劍術造詣上,都要強於季成,只是由於心劍真人,或許對於心神修鍊者,有一些偏好。又或者, 情牽夢愛 ,因此,身為心神修鍊者的季成,一旦領悟了「重勢」,立刻就能通過巨劍石雕。

想到這裡,季成也不再停留,直接朝著第八座巨劍石雕,甚至第九座巨劍石雕走去。

此時,戰場的正中.央,大皇子臉上已經沒有了笑意,他的眼角餘光,看到了季成已經朝著第八座巨劍石雕,甚至是第九座巨劍石雕走去,很快就會進入到心劍真人留下的山洞內。

大皇子心中已經不只是憤怒了,更是殺意凜然!

「傳聞,六陽尊者最強的乃是六陽境界,那就看看,六陽境界有多麼恐怖,能否抵擋住我的未來之劍?」

大皇子神色傲然,三生劍法,最強的乃是未來之劍!

「哈哈,傳說中的未來之劍,蘊含無窮奧妙,變化無窮,就宛如未來一般,充滿了無盡的變數,讓人捉摸不定。老夫也早就想見識未來之劍了。」

六陽尊者絲毫都沒有畏懼之色,反倒顯得有些興奮,傳說中三生劍法最強的未來之劍,而他也將施展很久都沒有再施展大日之劍的六陽境界了。

「你會很快見識到的……未來之劍!」

大皇子不再猶豫,手中的長劍彷彿在輕吟一般,隨後,額頭上已經達到了六萬四千道金印神紋,那是尊者境巔峰了!

也只有財大氣粗,擁有無數元氣石的金烏國,才能支撐大皇子,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達到了尊者境巔峰。

「咻」。


六萬四千道神紋之力轟然爆發,伴隨著的便是這一道彷彿從天外斬出,蘊含無窮變化,彷彿四面八方,全都是凌厲的劍鋒一般。

這就是三生劍法,最強的未來之劍!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六陽!」

感受到那無窮變化的劍法,未來是不可測的,誰都無法掌控未來,因為有無盡的變數,能夠把握的,只有現在!

面對大皇子的未來之劍,六陽尊者根本避無可避,似乎無論怎麼躲,都無法躲過這變化多端的一劍。

「咻」。

於是,六陽尊者手中的六陽劍,終於爆閃出一團耀眼的白光,隨後,這團巨大的白光,猛的炸裂開來,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銳利的劍鋒,讓所有人都感覺到從心底的顫慄。

這是真正的殺戮之劍,凌厲的鋒芒中,依舊帶著令人心驚的殺意。

所有人都看到,這團耀眼的白光,忽然分為了六團,宛如六顆太陽一般,高懸在空中,但卻沒有任何溫暖的感覺,反倒是感到徹骨的寒意,那是殺戮的氣息!

「六陽,師尊終於施展出了六陽境界,這是師尊的最強狀態!」

姬長空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興奮之色,六陽狀態,乃是大日之劍極為強大的一劍,當初六陽尊者,便是憑藉這一劍,力斬三大入了魔道的尊者境強者,一戰成就無上的威名。

而今天,眾人也終於有幸,看到六陽尊者再次施展出這麼恐怖的劍術。

「轟轟轟」。

這一次,兩人最強的劍術對撞,所造成的震蕩,更是近乎讓整片山林都震動,第一次,大皇子臉色大變,身上的寬大長袍,凝聚出了一件神紋甲衣。將那些凌厲的劍氣餘波,阻擋在了神紋甲衣之外。

煙塵散盡,六陽尊者手中的長劍,不知不覺已經收進了劍鞘中。他依舊平靜的站在原地,甚至連動都沒有動,身上也沒有凝聚出神紋甲衣,彷彿剛才的戰鬥。對他沒有任何影響一般。

反倒是大皇子,已經朝後面退了五步,並且身上的寬大長袍,還有一絲凌亂,顯得頗為狼狽,尤其是其身上神紋之力閃動,明顯是凝聚出了神紋甲衣。

兩相對比,其實大皇子已經是輸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