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0 Views

趙二寶急的不行,在心裏大喊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你鬼叫什麼,擾人清夢。”

“玉石不是不見了,是長到樹上去了,擡頭看看樹枝。”

莎莎不耐煩道。

趙二寶茫然的擡起了頭,發現樹枝上不知啥時又長出了六顆金燦燦的果子。

“這是……”


趙二寶還沒來得及驚訝,莎莎已經解釋道;

“你昨晚的兩塊玉石,靈氣充足,已經被生命之樹完全吸收,而且連夜催生出了六枚“玉石果”。”

“這六枚果子裏有三枚是“帝王翡翠”,有三枚是“萬里江山一片紅”。也就是說你那兩塊玉石已給你生出了六個,怎麼樣,開心吧。”

“這……這也行?”

趙二寶聽的是目瞪口呆。

“這有啥稀奇的,生命之樹能夠演化天地萬物,長几顆玉石算的了什麼,只不過,你昨晚提供的養料,對了它的胃口而已,以後叫你驚訝的事,還多着呢,慢慢等着吧。”

莎莎道。

趙二寶當時就興奮了,這生命之樹真是個好寶貝啊,種啥長啥,那自己要是種點黃金下去的話……


“莎莎,你說我要是種點黃金在下邊,這樹上會不會長出黃金果來?”

趙二寶雙眼放光的問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生命之樹應運而生,結出什麼樣的果子,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強求對你沒好處的。”

莎莎的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趙二寶一個激靈,立即驚醒,連忙道:“是,是,是我自己太貪心了。”

就在這時,屋子外突然響起村長的聲音:

“趙二寶,趙二寶,在不在家,你出來,我跟你說點事。”

“哎,來了。”

趙二寶趕緊開門把村長迎進自己家裏。

“村長您找我啥事啊,您頭上的傷咋樣了?”

趙二寶問道。

“我的頭沒事,今天過來給你說兩件事,第一件事,後天,鎮上要開會,你得跟我去一趟,說是上邊要開展農村自主經濟,你也去聽聽學學政策。”

“這第二件事嘛,叔給你說了一門親事,徐桂他爹念你上次幫了他,徐覺得你這小子人不錯,想把徐桂許配給你,我過來問問你意見。”

“啥,徐桂他爹要把徐桂許配給我?”

趙二寶一下驚住了,連忙搖頭:

“不行,不行,我不能娶徐桂,她現在不是還在念書呢嗎,咋就想着嫁人了呢?”

村長眼睛一瞪:

“咋,就你這德行,徐桂還配不上你咋地,多水靈一姑娘,多少人想求還求不來呢。”

“我知道你心裏咋想的,不就惦記着癩蛤蟆吃天鵝肉?人張露都跟我說了,那晚,她跟你啥事沒有,就是爲了救你,你這一天天的,也不知道腦子裏在想啥,咱莊戶人家就應該老實本分,老想着攀高枝,你配嘛你?”

“我咋就不配了?”

聽了這話,趙二寶老大不樂意,嘴裏嘟囔着:

“人張小姐都說了,我有機會的,不過我們得先從做朋友開始。”

“呸!人家那是一句推話,你聽不明白啊。就你這小子不知好歹還在那做夢,你不知道這邊工程的負責人都換人了,換了一個男的過來。”

村長一臉不屑的說道:

“行了,既然你這麼執迷不悟,那我就給老徐頭回話了,說你不同意這門親事。”

說完,村長就黑風罩臉的走了,臨走前還罵了趙二寶一句:

“你呀,你就等着打一輩子光棍吧。”

村長走了,趙二寶心裏卻是七上八下的,老琢磨着村長的那句話——

人家張小姐,那是給你一句推話,你這傻子還當真了?

他越想越不對勁,立即跑到村頭工地看了一眼。

我們曾在一起 ,地基都打了一半了。

趙二寶拉住了一個工人問道:“哎,師傅,你們這的負責人在不,我這村裏的趙二寶,我找他有點事。”

“在那呢,帶黃色安全帽的那個就是。”


工人頭也不擡的隨手指了一下。

趙二寶說聲謝謝,就向着那負責人走去。

“哎,你好,你是這邊的負責人嗎,我想問一下,原來的負責人不是張露嗎,咋換成你了?”

趙二寶跑過去一看,負責人果然換了個男的,心裏頓時一股濃濃的失望。

負責人上下打量趙二寶兩眼,笑道:

“你就是小河村的趙二寶吧,張露臨時有事,被李小姐安排了別的工作,這裏暫時我負責,哦,對了,張露小姐有樣東西,叫我交給你。”

說着,那負責人從口袋裏摸出了一串手鍊遞給了趙二寶。

“這真是張小姐送給我的?”

趙二寶的心,瞬間被喜悅填滿,雙手顫抖着接過了那手鍊,嘿嘿傻笑着離開了,心裏只有一個念頭:

張露心裏有我。

她心裏有我。

“趙二寶,趙二寶,你過來。”

趙二寶正在這高興呢,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回頭一看。

只見趙天亮和趙德奎帶着幾個二流子,站在一棵樹下衝着自己喊叫。

趙天亮和趙德奎身上穿着西服,打扮的人五人六的,手上還提着兩盒禮物,好像要走親戚的樣子。

趙二寶把手鍊往褲兜一揣,走了過去,冷着臉問道:

“趙天亮,你找我啥事?”


“哎,趙二寶,你跑這來找媳婦來了,找到沒啊?”

趙天亮故意問道。

“呵,你看他這德行,肯定就是給張露甩了,我聽說張露早前兩天就回市裏去了。”

“人張露啥眼光,能看上他這二傻子,那天晚上純粹把他當種豬,用了一晚上,改天我也去市裏找張露玩玩,叫她知道什麼纔是真男人。”

趙德奎也幸災樂禍的說道。

“趙德奎,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了吧,你的嘴是又不疼了?”

趙二寶冷冷說道。

一聽這話,趙德奎臉色一變,趕緊閉上了嘴。

趙二寶手裏那根銀針,他記憶深刻。

他可不想再在村頭聞上一回牛糞。

“行了,表哥,咱別跟趙二寶這傻子廢話了,今天不是有正經事要辦,咱還是趕緊去徐桂家提親去吧。”

趙天亮對趙德奎說道。

一提這事,趙德奎頓時興奮起來,連連點頭:

“對,對,對,我差點把正經事給忘了。”

“趙二寶,這可不是我們怕你,就是我今天有事,不能和你打架。以後有機會,咱倆再碰碰,走了。”

趙德奎給自己找了個臺階,拉着趙天亮就要走,不料趙二寶卻叫了一聲:

“你們幾個都給我站住。” “趙二寶,你啥意思,你還有啥事要說?”

趙天亮轉過頭,面色不善的說道。

“我剛聽你們說,要去徐桂家提親,是給你趙天亮提,還是給趙德奎提?”


趙二寶問道。

“給我德奎哥提咋了,跟你有雞毛關係。”

“趙二寶,我跟你說,我今天要不是有事,早上去給你兩嘴巴子了。”

“你上次叫我德彪叔在村口拉磨,那筆賬給你記着了,你別一天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問東問西的。”

三翻四次被趙二寶阻難,趙天亮也有些惱火了,衝着趙二寶吼叫道。

“就是,我上徐桂家提親跟你有雞毛關係,你管天管地,你還能管老子娶媳婦咋地?”

趙德奎也叫道。

“不是,我就覺得你趙德奎咋一點皮臉不要了,人徐桂是高中生,將來是大學生,你趙德奎啥文化?”

“小學沒畢業,盲流子一個,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你去徐家提親,人徐桂能看得上你不,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吧,別去丟人現眼,到時候被徐桂他爹用棍子打出來,全村人都來看笑話,那多不好。”

一聽趙德奎要去給徐桂提親,趙二寶心裏就老大不樂意。

並不是他喜歡徐桂,主要是他覺得趙德奎這人太差勁了,徐桂要是嫁給他,這輩子就有的苦了,說不定過兩年都能被趙德奎整死。

所以,他是啥難聽撿啥說,最希望就是趙德奎能上來跟自己打上一架,直接把趙德奎打躺在地上,今天他這親也就提不成了。、

“哎,趙二寶你咋罵人呢你?”

“老子小學文化咋了,你趙二寶不也小學沒畢業,你以前還是個二傻子呢。老子去給徐桂求親關你啥事,只要徐桂他爹同意,徐桂就得乖乖嫁給老子。”

“老子家裏有錢,老子就是要娶徐桂,你不服你給我憋着。”

趙德奎是個沒腦子,被趙二寶一激衝上來,就要跟趙二寶打架。

“哥,哥,你別衝動,趙二寶那小子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羨慕嫉妒恨,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你忘了咱出來的時候,咱二叔怎麼跟咱們說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