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74 Views

楚芳姿急忙佈置好木牆,抵禦着木狼的進攻,然後取出一個粘土做成人像,放在纖手中,開始揉搓粘土,堅硬的粘土在楚芳姿的手裏慢慢變得柔軟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元七郎看在眼中,知道那個人像是誰。

一隻黑色的老虎從夜色中走了出來,身上帶着數道傷痕,皮肉外翻,鮮血淋漓,爪子帶有血跡,來到劉官祥身前。

劉官祥點點了頭,撫摸着黑暗虎王的腦袋,道:“黑虎,做的好。”

元七郎走到黑暗虎王前,道:“那首領的血跡在哪裏?”

黑暗虎王發出虎嘯聲,伸出兩隻爪子,爪子上有鮮血,楚芳姿急忙取來和粘土混在一起,揉了一會,信手捏起,不一會捏成一隻木狼的模樣。

手藝還不簡當年呀。元七郎接過木狼,放在地上,道:“青霜,詛咒術,以血爲鏈,

詛咒死亡。”

“嗚嗚。”青霜來到粘土捏成的木狼前,陰陽魚的眼睛轉動着,伸出爪子拍在木狼的身上,一個陰陽魚的圖案出現在它的身上。

“嗚嗚嗚嗚……。”青霜對着粘土木狼叫個不停,陰陽魚眼中,閃動着黑白兩色光芒,木狼身上的血色慢慢退去。

李守新等人都不知道元七郎在做什麼,面面相覷,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們終生難忘的。

只聽的木牆外面的狼羣中,傳來一聲一聲悲慘的狼吟聲,幾人順聲看去,只見外面正在進攻的木狼,紛紛倒在地上,身體顫動,口吐鮮血。

一批接着一批的木狼倒在地上,剎那間,圍攻他們的木狼都被這個現象嚇得先是一愣,然後彷彿明白什麼了,掉頭逃竄。

可是沒有跑出幾步,便倒在地上,四肢亂蹬,身體顫抖,口吐鮮血,慢慢的死去。

隨着青霜的叫聲停止,青霜的詛咒儀式完成,粘土木狼,轟的一聲,爆炸開來,化成碎片。

沉香挽住元七郎的手臂,眼神中充滿的崇拜,道:“小哥,好厲害呀。”

李守新等人半天才緩過神來,看着靈中到處是木狼的屍體,內心被青霜震撼住,知道眼前的元七郎爲什麼能和琉璃門內那些祭司一起被人們成爲大人了。

元七郎道:“大家收拾戰場,儘快離開這裏,這木狼是羣居的靈獸,你殺這個部族,與之有血脈聯繫的狼族一定會跟蹤而去。”

大家點了點頭,首先給自己的靈獸進行療傷,然後開始打掃戰場,從這些狼羣中收取靈核。 沉香拉着元七郎的手,道:“小哥,我也要一隻這麼厲害的靈獸。”

穆照夕看着元七郎,手指指着楚芳姿,道:“你和她早就認識,爲何不告訴我?”

不等元七郎進行解釋,楚芳姿道:“公主大人不要多問,這是暗部下的命令,我必須和認識的人當作不認識,你不要怪七郎。”

元七郎擺脫沉香的手的糾纏,來到穆照夕的身邊,低聲道:“有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她是在執行無名祭司大人的命令。我現在給你講她的故事,還不行嗎?”

楚芳姿道:“我的故事不用你講。瞪了元七郎一眼,施禮道:公主大人,屬下的故事還是自己對你講吧。”

穆照夕和沉香側耳傾聽楚芳姿講述自己這些年的故事,雖然隱去在暗部裏發生許多故事,但是也是十分精彩。

當穆照夕知道楚芳姿的愛人戰死,自己投河自盡,被人救起,奉命保護自己的事情,讓她重新瞭解眼前這個裝扮侍女的女性御靈師。

李守新和貫晶瑩等人在狼羣屍體中飛快的移動着,時不時俯身拾起木狼體內的靈核等有價值的物品。


過了片刻,李守新等人出現在木狼首領的屍體前,這具屍體已經四分五裂,狼頭的眼睛中還充滿殺意,到死都沒有弄清楚自己是怎麼死的,碎肉,鮮血、五臟六腑分散在各處。

貫晶瑩找到這個木狼首領的靈核,看了一眼,已經是七裂八半,道:“可惜這個靈核了,都碎成這個樣子了。”

李守新看了一眼,道:“沒有可用的價值了,晶瑩捨棄吧!”

突然,崔榮波指着一物,道:“你們過來看這個是什麼東西。”大家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木狼首領已經殘缺的胃裏面有一個圓東西在閃爍。

李守新走過去,找個根粗壯的樹枝,在挑開那堆碎肉,裏面出一枚類是靈獸蛋的東西,閃爍着綠色的光澤。

貫晶瑩道:“是靈獸蛋,還是什麼?”


範廣軍道:“管它是什麼,拿回去給元七郎大人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李守新伸手拿起那枚類似靈獸蛋的東西,道:“大家看看還有什麼值錢東西,一起收回去,回宗城換金幣。”

李守新等人打掃完戰場,迅速的回到元七郎他們身邊,將所有找到木狼身上有價值的資源交給他。

元七郎雙瞳靈光閃動,道:“這些東西你們分了吧,等歷練完畢,回到宗城,還可以換些金幣,購買一些自己所需的物品。”

李守新取出那枚類似靈獸蛋的東西交給元七郎,道:“大人,你看着是什麼東西?是在木狼首領的胃裏發現的。”

元七郎捧在手中,雙瞳盯着這個類似靈獸蛋的蛋,宛如一枚雞蛋大小,蛋殼上面沾滿胃的粘膜個血漬,但是還可以清楚看蛋殼成綠色,底部點綴着幾點紫色的花紋。

楚芳姿急忙用靈氣感知,在這枚類似靈獸蛋上面一掃,已經感覺到裏面含有一絲強大的靈氣波動,道:“七郎,這是一枚靈獸蛋,是什麼靈獸,我可是沒有感知出來。”

元七郎看着靈獸蛋,又看看了看站在穆照夕身旁的沉香,心道:“沉香,不是一直吵着要一隻靈獸嗎?”

穆照夕知道元七郎在想什麼,走上前,道:“你是想把這隻靈獸蛋給沉香。”

元七郎點點頭,道:“可是我不知道這是隻什麼靈獸,畢竟是從木狼的胃裏發現的,外一血祭後出現的是一個殘次的靈獸,可怎麼辦呢?”

穆照夕道:“此去迷失森林的深處,如果沉香沒有靈獸的話,遇到特殊情況下,我們很難照顧到她。況且如果血祭的靈獸不好,等歷練完事後,回到宗城在給她找一個合適的靈獸。”

元七郎從來都是做有十足把握的事情,可是這一次,他心裏沒底,聽完穆照夕的話,下定決心,讓沉香進行血祭。如果這隻靈獸不符合沉香,大不了,歷練完畢後,在給她弄個靈獸,雖然還等三年才能血祭,但是這次歷練,要替貫晶瑩,找到父親貫中流失蹤之謎,勢必給沉香弄到一隻靈獸。

穆照夕操縱龍魚美人釋放水球,將這個綠色的靈獸蛋清洗乾淨,洗去污垢的靈獸蛋閃動着綠色的光澤,夾雜這一絲一縷的紫色光點。

元七郎取出一個玉盆,鋪好珍珠靈沙,放好靈獸蛋,把沉香叫了過來,道:“沉香,咬破你的手指,把鮮血滴在這靈獸蛋上,你就可以擁有一隻靈獸。”

這枚靈獸蛋接觸到珍珠靈沙,便開始自動的開始吸收靈沙中靈氣,蛋身忽而變大,忽而變小,顫動起來。

沉香按照元七郎說的方法,走到靈獸蛋前,咬破指頭,嫣紅的血珠滴落在靈獸蛋上。

原本一直在顫抖的靈獸蛋停住了晃動,過了一會,咔嚓聲傳出,蛋殼上佈滿了蜘蛛網般的裂紋。接着,有個生靈撞開蛋殼,跳了出來。

“呱呱。”這隻靈獸發出了叫聲,一雙蛙眼看見沉香,眼神中充滿了依賴,便跳了過去。

這是大家纔看清這個靈獸,原來是一隻青蛙,全身綠色皮膚,偶爾有幾朵紫色的小花點綴其身。

沉香看到這隻靈獸青蛙大失所望,道:“小哥,它怎麼是隻癩蛤蟆,我不要。”

元七郎雙瞳內靈光閃動,看見這隻紫花的青蛙的頭上有一個紫色的獨角,上面閃動一絲電弧,一驚:“這是紫花雷蛙。”

那隻紫花雷蛙聽到沉香說它是癩蛤蟆,頭頂的紫角發出一道電弧,打在沉香的手上,一絲麻酥的感覺,使她整條手臂不聽使喚。

沉香道:“呀!好厲害,我的手臂都不聽使喚了。”

元七郎道:“沉香這是一隻罕見珍稀的靈獸紫花雷蛙,樣子雖然難看,可是它成長起來,能使你成爲一等一的御靈師高手。”

沉香的美麗的眼睛一亮,道:“能和你們一樣嗎?”

穆照夕道:“只要你努力,一定能超過我們的,成爲一名優秀,讓人尊敬的御靈師。”

元七郎:“這隻紫花雷蛙就跟着你了,等歷練完畢了,回到琉璃門內,我在給你弄個御靈手鐲。”

沉香拉着元七郎的手臂,道:“謝謝小哥了,一定給沉香弄個漂亮點御靈手鐲,才能和我的皮膚相陪嗎?”

元七郎點了點頭,道:“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該動身前往迷失森林深處的古城遺蹟。那個地方可是提升境界的好地方。”

楚芳姿道:“大家儘快離開這裏吧,靈兒已經感覺到有大批的靈獸被這血腥氣息吸引過來了。”

元七郎組織大家離開這裏,自己和李守新負責前面帶路,楚芳姿和崔榮波負責斷後,範廣軍和劉官祥負責左右兩翼。

元七郎等人剛剛離開這裏一段時間,出現了許多的靈獸,獅子、豹子,老虎及腐鷹,還有一些惡狼,瘋狂的殘食這些木狼的屍體。

一行人在森林中儘量避免成羣的靈獸,小心翼翼的向古城遺蹟方向走去,偶爾遇到幾隻靈獸,在大家配合下,儘快解決掉,然後繼續前行。

途中也遇到幾隻組成小隊的御靈師們,互相點點頭,都朝自己喜歡地方的去歷練,提高自己的境界。

大家在森林中走了一夜一天,傍晚時分,才找到一個理想的休息地點,搭起帳篷,埋鍋造飯,各自吃完飯都回到帳篷內休息。

這一夜一天的行程,大家也殺了幾隻靈獸,除了沉香飛快的提升了境界,剩下穆照夕和李守新等人反哺靈氣和服用的靈氣草已經不夠衝擊境界,到了瓶頸的階段。

楚芳姿主動負責守夜,自己跳到一棵古樹上,命令靈貓釋放技能,感知周圍的變化,自己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塊粘土,捏了起來。

纖纖的手指飛快的捏動着,漸漸的粘土變了模樣,出現了一個少男模樣,惟妙惟肖,活靈活現。

楚芳姿看着手中泥偶的模樣,向着自己憨憨的傻笑,心內痠痛,輕輕吻在泥偶的額頭,道:“你在想我嗎?”

帳篷裏的元七郎藉着棚頂的月光石,再次展開那張地圖,整個迷失森林顯現在羊皮上,血色的標記,尤其醒目,古城遺蹟的祭壇,八隻琉璃獸的古老圖騰。

經過這麼多年的風吹日曬雨淋,對於貫中流失蹤的線索,早已經被歲月抹平了,上哪裏去尋找蛛絲馬跡呢?

元七郎雙瞳仔細的看着地圖,心中思考着這些棘手的問題,一點也找不到頭緒,無處下手。

一時間,元七郎的腦內想起自己、穆秋陽和楚芳姿等人第一次在迷失森林古城遺蹟歷練的情景,一幕一幕彷彿發生在昨天。

記得祭壇那裏有一個羣居靈獸黑豹部落,是一個不好對付的族羣,以殘暴,兇狠,嗜血著稱。

穆秋陽率領那一屆所有的少年御靈師激戰黑豹部落,闖進古城遺蹟裏面,瞻仰了原八葉琉璃門的宗城輝煌氣派,只可惜已是建築殘骸。

楚芳姿將手中的泥偶放在身旁,從乾坤袋中取出幾枚紅棗,自己吃一枚,放在泥偶面前一枚,在吃一枚,在放一枚,如此反覆,泥偶面前堆了幾顆紅棗。

吃過幾個紅棗後,楚芳姿看着泥偶發起呆來,喃喃自語:“這是我親手種的棗樹,接的紅棗,你品嚐下,可好吃了。” 半夜的時候,李守新前來替換楚芳姿值夜,剛剛坐下來,身旁蹲着靈獸翼虎,一雙虎目,警惕的觀察周圍的風吹草動。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在李守新的身後傳來,接着一股熟悉的香馨撲鼻,一個少女坐在他的身邊。

李守新道:“晶瑩怎麼不多休息呢?明天還不知道的走多長時間的路呢。”

貫晶瑩道:“反正我也睡不踏實,不如陪你守夜。”

李守新道:“你不用過於憂慮了,既然元七郎大人同意幫助我們尋找父親的下落,我想一定能查個水落石出。”

貫晶瑩靠近李守新的身體,道:“此事已經過去那麼多年,就是有些線索,也早已經被人或靈獸破壞掉了。”

李守新道:“我相信元七郎大人有這個能力,不然我也不能找他幫助我們查找父親的下落?

貫晶瑩道,找到父親的下落,也就完成母親最後的心願。”

李守新撫摸着貫晶瑩的秀髮,道:“你的心意就是我的心意,我一定幫你把這件事查個清楚明白。”

“恩。”貫晶瑩緊緊依偎在李守新的懷裏,閉上雙眼,享受着着溫馨的時刻。

驀然,翼虎站起身來,一對羽翼伸展開來,閃動着金屬般的光澤,一對虎目看着遠方,發出了叫聲,在林中迴盪。

李守新道:“有敵人,有敵人向這裏快速的移動。”

貫晶瑩念動咒語,一道金色的光芒落處,雙翼瑞獸出現在她的身前,一雙獸眼死死盯着遠處的樹林。

翼虎的嘯聲,將元七郎等人集合在李守新的身邊,各自已經都召喚出自己的靈獸,做好隨時準備戰鬥的準備。


“黑虎,融入黑夜中。”劉官祥操縱自己的黑暗虎王施展技能,和黑夜融爲一體,向遠處森林潛行過去。

遠處出現了十幾道模糊的身影,楚芳姿道,一共十七名御靈師,十男七女,身體不同程度受到傷害,有的氣息已經相當弱了。

劉官祥道:“元七郎大人,都是自己人,是王家志和郭興和他們,我們都是北部三城的弟子。”

杏葉琉璃門的北部三城,是捍衛琉璃門北部的重鎮,分別爲佳城、齊城、虞城,三城鼎立,互爲犄角之勢,相輔相成,保衛着琉璃門北部的安全。

隨着十七條身影前進,元七郎雙瞳看去,只見他們身上衣衫襤褸,浸滿血污,七個少女已經快達到赤身裸體,原本白皙誘人的身體上有着道道傷痕,時不時有鮮血滴出。

十七個人相互攙扶着向他們,步履蹣跚的走來,穆照夕、李守新和貫晶瑩等六人急忙跑過去,攙扶着傷勢最重的人。

元七郎吩咐沉香立即去清理出兩個帳篷,一個給男性,一個給女性,方便給他們進行治療,然後在楚芳姿的耳邊小聲道,順着他們來的方向去查看一遍。

楚芳姿點點頭,操縱着靈獸,隱入樹木中,藉着木遁,順着王家志等人來的方向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