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4 Views

突然,一個細微的破綻被就在林霄轉身的一剎那出現,懷叔看似不疾不緩,實則快如狡兔,一棍“轟”的一聲當頭劈來,這一下要是挨結實了,就算不死也會成植物人。

Written by
banner

林霄情急之下已經反應不過來,大叫一聲:“妖月歸位!”

只見妖刀如一柄離弦的箭“嗖”的一聲從林霄體內衝出,橫在林霄頭顱上空,“嚓楞”一聲大響,硬捱了雙截棍一擊。

懷叔“騰騰騰”連退三步,喉嚨口鮮血翻涌,只要一張嘴就會流出來。他慢慢平息了一下體內散亂的氣息,看着林霄手握大刀,雙眼赤紅,一股睥視天下的氣勢漸漸高漲,心中大震,這?

“這是把什麼刀?好重的殺氣啊!”懷叔皺了皺眉,一拱手說道:“小友好俊的功夫,老朽技不如人就帶着少爺先行一步。”說完架着唐懷仁快速沒入人羣。

林霄擦了擦臉上的汗珠,紅瞳漸漸消散,環視了一圈,周圍幾個臉色已經紫青的小嘍囉轉眼“嗷”的一聲連滾帶爬的跑遠,只剩下閉着眼睛的上官甜甜。

“唉!”林霄擦了擦手,輕點妖刀默唸:“回!”傾刻間,妖刀“嗖”的一聲再次沒入眉心。

林霄拉起地上的上官甜甜,輕輕的放到背上,亦步亦趨的往學校方向走去。

“今天,謝謝你啊!林霄!”上官甜甜沒想到林霄會將她送往學校,十分無奈的跟林霄打了聲招呼鑽進私家車中離去。

林霄拖着疲憊的身子搖搖晃晃的往家走,剛慢吞吞的邁進屋,說了句:“我回來了!” 裏面傳出來老婦人驚慌的哭喊:“他馮叔,他馮叔,使不得啊,使不得啊!”

“秀蘭,別裝了!你男人都死了十幾年了,你一個人守活寡,俺看在眼裏,疼在心上。你從了俺吧,俺會好好待你和狗蛋的,你就從了俺吧,俺真的稀罕你。”

“他馮叔,他馮叔使不得。”

林霄聽到這轉生以來憋着的這口惡氣一下就躥到胸口。

三步並做兩步的來到木板牀前,看着老馮頭油着一張嘴狠狠的擦着婦人的臉,女人躲又沒地方躲,心急的要命要命的。林霄氣急的一腳踹到老馮頭後腰上。

“哎喲!哪個小兔崽子敢壞老子好事?” 轉頭一看,林霄漲紅的雙臉像要噴出火來。

“媽呀”一聲,提着褲子連滾帶爬的出了屋子。

狗蛋媽委屈的低聲抽噎着,掩了掩胸前的衣角,抹了一把眼淚,硬擠出笑容說:“狗蛋回來了,餓了吧!今天媽討到一碗乾飯,裏面還有肉絲呢,快來吃!” 說着快步走到竈臺端出一碗冒尖的米飯遞了過來。

林霄怒不可吱的接了過來,高高舉起一把將碗摔了個稀巴爛,怒吼道:“這飯是你賣肉得來的吧!我不吃!”


“啪!” 一個響亮的嘴巴,林霄的臉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

狗蛋媽抖動着嘴脣,不可置信的望着林霄說:“你怎麼說話呢?我是你媽!你嫌家窮、嫌媽無能,媽不怨你,但你怎麼可以侮辱我?”

“你父親死得早,我一個婦道人家我容易嗎?我一把屎、一把尿終於把你拉扯長大,到頭來你就是這麼看待你媽的?有句老話說的好,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難道你連個畜牲也不如嗎?”

“你滾,你不是我兒子,我沒養過你這種兒子。”

林霄捂着紅腫的臉,震驚的望着老婦人傷心欲絕的臉,還是第一次聽到老婦人用如此重的語氣和自己說話。過去的一個多月,她都是極力討好、笑臉相迎,家裏只要有一口飯吃,也一定可着自己來的。

今天,她不僅打了林霄,還讓他滾?

狗蛋媽哭了,無聲的流着眼淚,偶爾的抽噎聲深深的刺痛了林霄的心。

林霄杵在地當間兒,捂着臉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是啊!我有什麼資格嫌棄人家。我只是一個重生佔用人家兒子身體的廢物。一個只會花錢、吃飯、打架的廢物。我甚至無法養活我自己,我上學的學費都是這個被自己嫌棄的母親撿垃圾攢錢供養的。林霄,你就是個傻B,是天下頭號的大傻B,除了發脾氣、罵人、嫌東嫌西什麼也不會,你還配叫男人嗎?”

狗蛋媽哭了一會,慢慢用碎碗一點一點的撿拾地上混了泥土的米飯,拿起來輕輕的吹了吹,好半天才攢了小半碗,瞅了瞅林霄呆傻的樣子,輕輕嘆了口氣,端起來慢慢放在林霄的牀頭。轉身向屋外走去,剛邁出去一隻腳,就聽到林霄微不可察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狗蛋媽頓了一下,背對着林霄沒有回頭,淚光閃動的眼睛淚水肆意的奔涌,嘴角微微裂開,一抹笑容在夜光下如璀璨的繁星閃着光亮,極爲美麗。

夜晚,聽着狗蛋媽均勻的呼吸聲,林霄躺在牀上卻無論如何也睡不着。

神識一動,妖刀出現在自己懷中,他輕輕的撫摸着刀背,緩緩說道:“你究竟是什麼東西?怎會如此兇戾?”

突然,屋內光華四座,妖刀發出炙烈的光芒,一道虛幻的身影緩緩從刀上站起來,一個長髮赤目,極爲妖豔的公子微笑着看着林霄說:“你終於想見我了,我叫妖月,是此刀的器靈。假如你想變得強大,那麼就算找對人了,哈哈哈哈!”

林霄看着霸氣沖天,妖孽叢生的這張臉,那冷漠的氣質和眼中的邪異無不有透露着他強大的實力,還有他毫不掩飾的噬血。

“妖月?”

妖月一副睥睨天下的傲嬌樣兒,斜着眼睛俯視着林霄說道:“想不到我妖月一世孤名,竟然落在一個毛頭孩子手中。說吧,你想要什麼?”

林霄丈二摸不着頭腦的看了看妖月,瞧他那副屌樣兒,少爺脾氣頓時就上來了,只見他指着妖月的鼻子罵道:“跟本少裝個JB大尾巴狼,我是毛頭孩子?我TMD30歲了,你以爲我願意重生在這具小嫩瓜身體裏呢?我,我還被人坑了呢,我找誰去?”


“你不願意跟着我,你就滾,老子還不侍候呢,什麼破性格,這麼爛,活該沒朋友。”說到最後越說聲音越小,林霄這話罵別人鏗鏘有力,想一想自己性格也很糟糕的好不,實際上真正的朋友似乎一個也沒有。

妖月看着林霄表情豐富的一通發泄,面無表情,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揮手鑽進林霄眉心。突然,一股巨大的信息鑽進林霄的腦海,妖月九式,第一式:單刀直入(築基期),第二式:左右開功(胎息期),第三式:狂暴,第四式:飛燕,第五式:噬血,第六式:橫掃千軍,第七式:寂滅,第八式:妖神降世,第九世:起死回生。


“臥靠!”林霄瞠目結舌的瞪大了眼睛,嘴巴睜的大大的,彷彿一塊吸水海綿深深的被妖月八式吸引進去。 一夜打坐,林霄緩緩的睜開眼睛,垂頭喪氣的耷拉着腦袋,“這妖月一式好難練啊,什麼叫築基啊?怎麼運氣都沒效果呢?”林霄不知道一般修道之人,12.3歲便開始修煉,單是築基也需要二到三年方能有所變化,何況這都市裏魚蛇混雜,靈氣本就稀少,他一晚上就想築基,要是讓人知道,還不笑掉大牙,這簡直是癡人說夢。

第二天學校裏。

“必須得多賺點錢啊!”

想想前世的林霄,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錢”在他的字典裏,壓根就沒有這個概念,因爲他最不缺的就是錢了。今世重生後,一開始極不習慣。什麼餿飯、硬饃,這都是人吃的東西嗎?每天吃着殘羹剩飯不說,還要一個老人家來養活自己,這簡直太掃面子了,要是讓林少的那幫太子爺們知道了,還不笑話死他。

“不行,我林霄別的可以丟,尊嚴絕對不能丟,賺錢去。”林霄心裏打定了主意對着甜甜問道:“對了,甜甜,咱們學校的圖書館有電腦嗎?”

“有哇!一會我帶你去。”上官甜甜只要抓住機會就想方設法的製造機會與林霄在一起,雖然這個男生長得不起眼,家庭背景也糟糕透了,不知道爲什麼,她感覺林霄不屬於這裏,他的未來終將不平凡,若現在不抓住機會,恐怕以後就一點可能都沒有了。

圖書館的電腦桌前,林霄目不轉睛的盯着網絡新聞。

搜狐新聞:“洛氏集團舉辦軟件創意大賽,設特等獎一名,獎金5萬元,另與公司簽定長期軟件工程合同,一等獎二名,獎金3萬元,二等獎五名,獎金二萬元。三等獎十名,獎金一萬元。另外,創意獎一名,獎金5萬元。參與獎若干,獲得洛氏集團董事長親自頒發的榮譽證書。”

“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錢錢,本少來了。”

前世林霄雖然是紈絝子弟,但國外求學期間主修的就是軟件工程專業。因此,大部分人只以爲林霄是個繡花枕頭一個,卻從來都不知道他深厚的學業背景。何況自己的家族本身就是靠軟件編程起的家,幾乎林氏家族的每個人都多多少少會點軟件設計。什麼C、C++、VB、JAVA、OSCLE等各種基礎和尖端計算機軟件都是林家老祖宗們從小就給子孫們硬設的課程,很小就開始學習了。

圖書館裏,瘦小的身影一坐就是一天,鍵盤上“噼噼嗒嗒”的敲擊聲不絕於耳,上官甜甜在旁邊看尤如天文的各種語言符號,極其無語。

“喂!林霄,這些加號、減號都是什麼啊?看得我頭都大了。”

“呵呵,這是C++,我在編一個源代碼,等成功了,請你吃大餐哦!”說完接着“闢辟啪啪”的打起來。一旁的上官甜甜看着林霄認真的側面,越發迷醉,雙眼迸發出無數的小星星。

不一會上官甜甜睡着了,一覺醒來發現林霄一動未動。天已經大黑,忙問了一句:“林霄,天都黑了,你還不走啊?”

“不走,甜甜你快回家吧,再不回家家裏着急了,我必須完成這個程序。”說完頭不擡眼不睜的繼續埋首敲擊着。

一天一宿過去了,第二天一早,上官甜甜來到圖書館,遠遠的看着林霄蓬頭垢面,眼圈黑乎乎的趴在電腦桌前香甜的大睡。她踮手踮腳的走過去,將自己身上的小馬甲脫下來輕輕蓋在林霄身上。

“唔!”林霄還是被上官甜甜驚醒了,抹了一把眼睛問道:“幾點了?”

“八點!”

“啊?這個點了,走,去上課。”

幾天後,校園榜前,“哇塞!”上官甜甜悟着小嘴吃驚的看着榜單,“林霄的名字赫然的排在全年級第一的位置,那麼醒目、那麼耀眼。”

“林霄,林霄,你你,你考到全年級第一名!”上官甜甜興奮的雙眼閃着光,漲紅的小臉因爲開心散發着魅力,好像比她自己考好還要開心。

“呵呵!”林霄不以爲意繼續盯着電腦,等着郵箱裏的來信,對於曾經的林霄可能這些虛名還能帶給自己一點刺激,但是今生的他現在只知道要賺錢,賺很多錢,因爲他到現在才知道,一個窮困的家庭連溫飽都滿足不了到底是個什麼滋味。

“喂!你都不開心嗎?你考到全年級第一耶,是全年級,照這樣學下去,你保送清華沒一點問題。”上官甜甜微微嘟起小嘴,似乎對於當事人的這個平淡的態度很是惱火。

林霄不以爲意的笑了笑,突然聽到:“叮咚!”郵箱裏傳來一聲收件聲,林霄忙不迭的打開郵箱。

“恭喜你,林霄先生!你的創世員工操作系統被洛氏集團採用,喜獲特等獎、創意獎雙料大獎,請於下午3點到集團總部領獎。”

“YES!”林霄高興的握緊拳頭,開心的揉了揉上官甜甜的腦袋說:“的確值得慶祝一下,走,本少領你去吃頓好的。”

上官甜甜輕輕的摸了一下林霄剛剛摸過的頭頂,心底甜甜的飄過幾份羞澀。“恩!恩!吃頓好的!”

下午三點,洛氏總裁辦公室。

“你就是林霄?”寬大的老闆椅上,一個身材頎長,氣宇軒昂的黑髮男子在板臺裏面細細的打量着林霄。

“呵呵!怎麼?不像!”林霄笑了兩聲回道。

“呵呵!沒想到竟然這麼年輕,真是少年可畏啊!”說話的就是洛氏集團總裁洛川,西海響噹噹的青年才俊。

“你的創世員工操作系統真是太棒了,小夥子有興趣到我公司來嗎?我會給你一個合適的職位,另外享受年薪100萬的待遇,如何?”洛種深深的看了林霄兩眼,慢慢說道。100W?絕對還是自己佔了便宜,這套員工操作系統太實用了,不僅界面簡潔,操作簡單,而且在安全管理系統方面採用了最新軟件技術的植入,假如在市場上銷售的話,保守估計一套這樣的精尖軟件至少要5000W買斷所有權,也不算多。

“洛總真是擡舉了,到你們公司任職就免了吧,我畢竟還在讀書,不過洛總有什麼需要我林霄幫忙的,我倒是很樂意幫個忙,至於價格吧,另議。”

洛川心裏對林霄的評分一高再高,這小男孩看着不大,說話、辦事倒是極端老練、成熟,半點虧都不吃。

“呵呵!真是遺憾啊!這樣吧,你可以兼職做我們公司的軟件工程師,年薪我仍然照發給你,另外配輛車和司機給你,直至你18歲爲止。別再拒絕洛叔叔了,呵呵!我是真心想交你這個小朋友的。”

林霄眯着眼睛看了看洛川,這個洛川曾經在西海也是個風雲人物,年紀不大40出頭,公司搞得風聲水起。若不是當初自己根本無心自己家族的產業管理,可能與他打交道很多,要說在西海四大家族,除了他們林氏,就是唐氏,洛氏和上官家了。

“那好吧!有勞洛叔叔了。”林霄笑着伸出手與洛川結結實實的握在一起。

“成大事,也需要合作和壯大力量。”林霄深知這個道理,以前的自己只知道風花雪月,連家族內部的矛盾都不清楚,直到去世後纔在報紙上了解到林氏集團內部早就亂成一鍋粥,重生後的林霄不想自己再變成人事不懂的富二代,這次的人生一定要活出個樣來。

拿到了銀行卡,提出來3萬塊現金,林霄到商場給自己換了一身行頭,又給狗蛋媽和街坊鄰里買了些小食品,被豪華的捷豹V8帳蓬車送到家門口。街角實在開不進去,林霄與司機拎着大包小裹的東西往家走,鄰居們全都抻着脖子往車那邊看,周圍言論聲不斷。

“哎呀,這不是老林家狗蛋嗎?中獎了?那麼漂亮的一輛車。”

“是啊!狗蛋,你這是碰到貴人了?”

狗蛋媽聽到議論,趕緊從屋裏跑出來,一邊接過狗蛋手裏的東西,一邊招呼司機進來。

“老夫人,不用了!我就這回去了,我們總裁讓我送林少過來的。”

“林少,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我明天早上在門口等你。”

“好的!”林霄揮了揮手,打發司機走了。

狗蛋媽小心翼翼的拿眼瞄了林霄一眼,慢悠悠的問道:“狗蛋啊,哦不!霄啊!你是哪裏來的錢買這些東西啊?可別幹犯法的事啊!”

林霄的火一下就躥出來了,心裏不禁冷笑,“雖然我不是你的親生兒子,可也不能連這點信任也沒有啊!我林霄就算是當乞丐也不會幹那些偷雞摸狗的勾當。”

想到這,臉色極爲不好看,“你愛吃不吃,這些是我通過正當手段得來的,不要拉倒。”說完一甩手走出門去。

狗蛋媽愣了一下,心知兒子的倔脾氣上來,仔細想了想,自己生的娃怎麼可能會幹那種事,頓時懊悔自己竟然說出那種話傷了兒子的心。 林霄跑出家沒多遠看到白鬍子老頭杵在那,仍然在擺攤。

“林小友來了,怎麼?今天好心辦差事了吧。”

林霄拿眼皮看了他一眼,說道:“人販子,走,陪我去喝兩杯吧。”林霄也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老頭心底就會平靜很多,一種無緣無故的信任感告訴他,這老頭不是壞人。

“得咧!走!”

小酒館內,一老一少邊喝邊聊道:“你怎麼知道我姓林?鄰居告訴你的?”

老頭子笑了笑,一捋鬍子說道:“老朽姓玄,名子墨。在這等你很久了。”說完意味深長的抿嘴望着林霄。

老頭見林霄吃驚的樣子接着說道:“你叫林霄,重生在此揹負了一個重要的使命,我的責任就是輔助你,幫助你順利完成這個使命。”


“我乃崑崙界仙池裏修行千年的玄龜,一日巧遇菩薩點化,讓我在此等一個人。只不過根據菩薩的掐算,你現在應該只是一個嬰兒啊,嘿嘿!不管了,200年了,我終於在這兒遇到了你,你就是我要等的人。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說完,這老頭竟然就在酒館地下磕起頭來。

“我去!什麼情況?”林霄嚇得一下跳出去老遠,結結巴巴的說道:“你別,別,什麼師傅在上,你認錯人了老伯。”

玄子墨恭敬的解釋道:“不會錯的,菩薩說了,這個人手臂上有條紅線,心臟位置趴着一條萬年噬血蟲。”

“什麼?”林霄聽到這,眼睛睜得像銅鈴那麼大,一擼袖子,手臂上一條鮮紅的血線赫然在目。

“噬血蟲?誰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瘋了,瘋了!”

“師傅,菩薩說了,你肩負重任,每完成一次任務,血線便會淡一些短一點,直到任務完成就會自動消失。”

“至於萬年噬血蟲呢,那個東西應該是一種詛咒來的,要破了咒才能消除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