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8 Views

一直不做聲的江凡突然開口了,眼睛直視著那黑衣人。

Written by
banner

那名黑衣人赫然一愣,他顯然是沒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會為這色目女奴說話。

待看清楚了江凡的發色和瞳孔也是黑的之後,那黑衣人不屑的哼了聲,對那女子說,「不要以為有同族人為你說話,你就能逃的了了。快跟我回去!「

那女子神情一懼,又躲回了江凡的身後,說道,「我是不會回去的!「


那黑衣人見這女子還是不肯就範,大為惱怒,伸過手就要拉向那女子。

就在這個時候,江凡突然動了,他一手拽住了那黑衣人的手臂,微微用勁,那黑衣人立即痛的滿頭大汗。

「你……這是我們交易市場內部之事,你要是多管閑事。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說著,他朝身後一喊,「給我上!「

這些黑衣人,平時就是交易市場內的打手,也遇到過不少的人前來鬧事,但是因為交易市場幕後老闆的勢力強大,所以這些人向來是有恃無恐,見到有人敢反抗或是鬧事,他們都是狠決的動手。

雖然從江凡穿著的衣服上看,他並不是奴隸或者平民身份。但是也不會是什麼高身份的人。

這幾名黑衣人心中這樣斷定,一擁而上,就要把江凡撲到。

看到這幾人同時向自己撲來,江凡嘴角不屑的揚起一抹冷笑,抓著那黑衣人的手朝身後一拽,又朝著身前一丟。

只見那名黑衣人在江凡手中像是根本沒有重量一樣,被江凡像扔破麻袋一樣朝其餘幾名黑衣人丟了過去。

那幾名黑衣人來不及躲閃,被突然飛來的那個黑衣人撞到了身上,紛紛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幾人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都是難看不已。

他們沒想到,還真有人敢在交易市場內動手的,而且動手之時絲毫沒有顧慮。

帶頭的那名黑衣人經歷過不少陣仗。知道憑自己幾人恐怕是對付不了江凡,眼中狠厲一閃而逝,對身後的一人說道。

「去通知總管,說有人鬧事。「

那人聽到帶頭之人的話。立即點點頭,然後抱著膀子快步離去了。

江凡也不阻止,就讓那人這麼離開去叫人了。

不管他們叫來了誰。今天都別想帶走自己的同族!

江凡站在那同是黑髮黑瞳的華夏女子身前,一股強烈的勢氣從身上爆發而出。

被這強烈的勢氣掃到,那幾名黑衣人頓時站不住腳,忍不住後退了好幾步。

隨即,幾人臉上都是路出駭然之色。

那帶頭之人臉上的神情更是難看,他沒有想到江凡這麼厲害,以他自己武生境界,居然會被他的勢氣震退,這人的實力,恐怕至少也又武者境界。

沒想到今天碰到個硬茬!

那黑衣人心中恨恨的想到,看向江凡的眼神依舊不善。

就在這時,幾人的動靜引起了別人的注意,但是看到幾名黑衣人在此,那些前來買賣奴隸的商家,都不敢上前來,他們都是這裡的老行家,對於交易市場之事都是見多了,知道這些黑衣人都是心狠,不看人身份就會動手,也有不少人曾經吃過這些的虧,所以便紛紛回過頭去,不敢出言。

但是就在此時,一個有些尖尖的聲音響了起來。

「出什麼事了?「

江凡順著聲音一看,卻發現原來是之前離開的那個褚總管在幾人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看到那幾名黑衣人和江凡的對峙,那褚總管哪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那褚總管朝那幾名黑衣人喝道,「都是幹什麼吃的,你們的狗眼瞎了嗎?看不出來這兩位公子和小姐的身份嗎?還不趕快給我向這兩位賠禮道歉!「

說完,褚總管又轉向江凡,臉上表情瞬間一變,低聲說道,「對不起二位公子和小姐了,下面的人不懂事,還請二位不要怪罪。「

江凡見到褚總管來到,收起了手,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幾名黑衣人。

那幾名黑衣人頓時感到不知所措,褚總管是一樓的總管,比他們的身份要高,但是他又不是他們的直屬上司,對於褚總管的話,幾人都是不知道該聽還是不聽。

卻見這個時候,那名帶頭的黑衣人說道,「褚總管,並不是我們故意要衝撞這兩位,只是我們在追趕逃出來的女奴,可那女奴被這位公子攔下了。「

聽到那黑衣人的解釋,褚總管先是一愣,然後他才注意到,在江凡身後躲著的那名黑髮女奴。

說實話,這女奴雖然身上有不少的傷痕,但是從那幾乎不能稱之為衣服的破布條之間,可以看得出來這女奴的身材好的沒話說,而這女奴眼中隱隱有著淚光,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

褚總管立刻露出了一個曖昧的笑容,在他看來,江凡定然是看上了這女奴的美色了。

隨即,他轉過頭去,面色嚴厲的對那幾名黑衣人說道。「我不管你們在幹什麼,衝撞了這二位,你們擔當的起嗎?不過就是一個女奴罷了,又不值幾個錢。「

那幾名黑衣人相互看了看,那名帶頭之人還想說什麼,卻被褚總管打斷了話。

「好了,好了,我做主,將這女奴送給這位公子就是了。「

說著,他又轉過頭去看向江凡。臉上又露出了那種諂媚的笑,說道,「怎麼樣,公子,你看這樣可否?「

江凡正要回答,耳中卻傳入了另一個冷厲的聲音。

「老褚,我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

那幾名黑衣人聽到這個聲音,臉色大喜。紛紛回過頭去,叫道。

「嚴主管!「

江凡抬頭一看,卻見到一名個子很高的,但是身形卻很瘦的中年男子從樓梯上走了下來。而他的身後,正是跟著之前離開去叫人的那名黑衣人。

看到來人,褚總管臉上的表情也是一變,口氣不善的說道。

「好歹我也是一樓的總管。比你這主管要大上一階,難道就連送個人的主都做不了嗎?「

聽到兩人的對話,江凡立刻明白了。這二人雖然同時這交易市場的管理層,但卻不合。

於是,江凡便先放下了心思,站在一旁看這二人怎麼行事。


這褚總管顯然是想討好江凡二人,所以才會說出剛才要把這名女奴送給他的話來。

那嚴主管,如同他的姓一樣,神情嚴厲,就連聲音中都透露出一股冷意和狠絕來。

而江凡身後那名女子,看到嚴主管之後,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嚇的連連發抖,在江凡的身後不敢動,也不敢出聲。

「我知道新來的奴隸,都要在你的手上訓練一番,只不過,我這位主顧,看上了這女奴,這應該不關你一個只管訓練的主管什麼事吧?「褚總管為了與江凡二人打好關係,硬氣的說道。

「哼,怎麼沒有關係?這女奴是我手下的,她想逃跑,就要受到懲罰,況且,還沒有訓練好的奴隸,怎麼能就這麼賣出去呢?萬一買家不滿意,豈不是掃了我們的面子。「

那嚴主管不陰不陽的說道,但是從表面上來說,他說的並沒有錯,這交易市場內也是有著他自己的規矩的。

被嚴主管一嗆聲,褚總管的臉上頓時一黑,說道。

「我就是要做這個主了,怎麼?嚴主管,你還能攔著我不成?「

聽這二人的對話,江凡有些明白了。這褚總管,是一樓的總管,管理著這個一層樓的事宜,而這個嚴主管,則只是一名主管而已,負責的是新來的奴隸的教化和訓練,從職位和身份上來說,他是比不上褚總管的。但是嚴主管既然是管訓練的,手下自然是有一批有武力的人,就是那些黑衣人,而且他們又向來很強勢,所以在強勢面前,這褚總管向來是先退一步的。

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嚴主管和褚總管卻是不合,所以經常會鬧些矛盾,而看現在的情形,恐怕是那嚴主管佔上風的次數多。

看到褚總管這次的強硬,那嚴主管眼中也是有些訝異,不過,他向來強橫慣了,自然是不會就這麼退縮的。

「褚總管,就算你要擺總管的架子,也別在我面前擺,我向來是不吃這一套!「那嚴主管冷冷的斜視了褚總管一眼,說道,「有本事,你讓你的手下出來,和我的手下打一場,看誰贏誰輸!「


那褚總管被嚴主管這話氣的堵住了喉嚨,他手下的那些人,都是做生意的好手,要論武力,怎麼可能是嚴主管的對手?

「以及之長攻敵之短,又算的什麼本事。「這時候,江凡突然開口道,「怪不得這主管只能做主管的位置,卻升不上總管了,連這點眼力勁都沒有,你也就只能帶著一群打手橫衝直撞了。「


江凡的話一出口,在場的幾人臉上紛紛變了。

那嚴主管是一臉的陰鬱,眼中蘊含怒氣。江凡說的沒錯,他比褚總管年紀要大,來這交易市場的時間也要長一些,但是褚總管升了總管,他卻還是在老位置上,所以他才對褚總管處處作對,卻沒有想到,被這少年一句話捅破了。

而褚總管的臉色則是有些複雜了。一方面,他因為江凡出言幫他說話,心中頓覺舒暢,另一方面,江凡的這句話,卻也是直接說明了他的短處,在武力方面絕不是嚴主管的對手。

可是,隨即他就反應過來,對著嚴主管頤氣指使道。

「我以總管的身份通知你,這名女奴我做主,送給這位公子了。「(小說《絕武至尊》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絕武至尊》更多支持!

嚴主管到底是努力交易市場的老人,在在這不大的盤子上,也是積累了許多力量,最明顯的就是,這裡大部分看場子的打手幾乎都是由他管理,而他也捨得給予一定的好處,所以實際上他在交易市場的管理層裡面,實力是最強的一個。

而褚總管則是以出色的管理能力,和一雙能說會道的嘴巴混到了今天的位置,基本上雙方都是各自看不起對方的,不過礙於自己手下都是一些小嘍啰,武力上根本不是嚴主管手下養了好多年的精銳的對手,褚總管一般情況下在發生一些矛盾的時候都會選擇忍讓。

但今天他卻不打算忍了,除了是因為他感覺到江凡和蒙面少女十分的不凡,不能得罪之外,他這些年對嚴主管積累下來的憤怒也是一併而爆發了,今天就是最好的機會。

他選擇賭一把,所有他現在直接漲紅著臉,用自己上級的身份,直接行使自己的權力,哪怕面對的是交易所的老牌管理人,他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辦手續!「褚總管瞪著身邊的一個跑腿的,後者一愣,連忙點頭:「好的總管,我這就去辦理手續,這就去……「

「你敢!「嚴主管終於是從震怒中清醒過來,他不清楚為什麼褚總管突然對他發難,但這並不妨礙他惱羞成怒,這可是大庭觀眾之下,這他要真的認慫了,自己還有臉繼續在這裡混?

他甚至已經感覺到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說的就是他嚴嵩是一個狗奴才,做了十幾年的主管。竟然被一個後晉小輩給欺辱!

嚴嵩性格十分自傲,說過分一點就是根本不容許別人忤逆他,今天褚總管的行為,已經是觸及他心中的逆鱗了。

於是本來一個十分專業的管理層,他也罕見的丟失了原則的問題,顧不上交易所的規章,他直接走過去,一把把那個倒霉的跑腿拽了過來,用力一甩,後者便摔在地上。隨即便見嚴主管怒吼道:「我看誰敢送走這個卑賤的色目人!「

天價前妻

就連江凡眉頭都不由得輕輕一皺,雖然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色目人,但不管怎麼看,這個世界的色目人,長得都很像他的同族華夏人,既然已經生存在這個世界上,那他理應也是屬於色目人才對。

既然如此。這嚴主管嘴裡的話,無形之中便是在侮辱他了,如果這裡是荒郊野嶺,他不介意立即用拳頭讓這個狗眼看人低的傢伙明白什麼叫辱人者。人恆辱之,但此時此刻,他還是按捺住衝動。

這裡是鬧事,他的身份是一命糾察者。他的職責就是維護帝都市場的秩序,哪能自己知法犯法,他還沒有愚蠢到這個地步。

另外他也想看看這個褚總管會怎麼面對這個人多勢眾的嚴主管。所以最後只是微微一拉色目女奴,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後,後者下意識的拉著他的袖子躲在江凡身後,看上去就像是一隻受驚了的兔子。

倒是清依側目多看了一眼這個色目人女奴,然後眉頭微微一皺,倒不是她覺得這個色目女奴有什麼不對經的地方,而是,她有點不高興,這女人倒是會佔便宜,和江凡至於粘的那麼近么。

在這種緊張的氛圍裡面,清依竟然還有心情吃醋,只能說是她絲毫不把眼前的場面放在眼裡,道褚縱觀卻不得不認真對待,嚴格意義來說,眼前的嚴主管就是他目前最大的敵人。

戰書已發了出來,自然沒有後退的道理,褚總管彎下腰拉起摔倒在地上的跑腿小弟,然後才抬起頭不甘示弱的盯著嚴總管:「我敢,我有權力贈送一般的女奴給尊貴的客人!「

「怎麼嚴主管,你還敢質疑我們交易所的規定嗎?「褚總管帶著大意壓制嚴主管,不過光看樣子他也就是徒有其表罷了,壓根就不敢動手。

不過即使如此,這一番大義凜然的話,依舊讓嚴主管臉色變了好幾次,不得不說,褚總管一句話就戳中了他的最忌憚的地方,他的確很有勢力,交易會所大部分維持秩序的人,基本都給他面子,他也能隨時聚集起來一幫打手。

但實際上,這些打手名義上還是屬於交易會所,而無論是他還是褚總管,不過也就是交易會所的幕後老闆請來的員工,充其量就是比較高級一點的員工罷了,他敢砸老闆的場子嗎?顯然不夠膽!

就算他狠下心來敢這麼做,估計他手下那幫傢伙也未必敢,畢竟發工薪的時候,可是幕後老闆發的,而不是他嚴主管。


雖然閆總管至今還不是十分肯定幕後老闆具體的身份,但能在帝都開這麼一個大型的努力交易市場,說是沒有通天之能,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就算再傻在憤怒他也不可能去得罪這樣的大人物。

這要鬧起來,真的造成了什麼影響,然後被幕後老闆知道,他能有一個完整的屍體,都算是比較幸運的了。

所以他沒有動手,語氣也降低了一點,不過依舊冰冷:「贈送女奴雖然有這樣的情況,但一般情況下都是贈送給最尊貴的客人,我怎麼不知道他們交易市場還有眼前這個尊貴的客人?褚存亮我現在懷疑你私自聯合外人,騙走市場的女奴,從中得利!「

不愧是多年的老人,這嚴主管腦經也是轉得快,一下子就找到了另外一個攻擊點,作為在帝都混跡數十年的老混混,嚴主管基本記得住帝都大部分不能招惹的存在,比如一下大家族的公子少爺,學院派的天才學員,還有帝都年輕一代的強者。他們平時都有研究。

眼前這個色目人,他一點印象都沒有,而且色目人私底下都被人叫三等民族,能夠封為貴族的是少之又少,就算有爵位官位,基本也不大,而且他很肯定這傢伙以前沒有並沒有在交易市場進行過交易,至少是中大總交易是絕對沒有發生過。

就這樣的一個既不會是有顯赫背景,本身又和交易市場沒發生過交易的人,嚴主管絕對有理由懷疑江凡不是所謂的尊貴的客人。

至於江凡隔壁的清依。他一眼就看出,這或許是一個長相還不錯的女孩,不過也僅此而已,要知道帝都貴族女子,誰不是嬌生慣養,在這個又臟又臭,又只有社會底層人初入的奴隸交易所,根本不可能會有真正的貴族小姐光臨的。

不得不說,嚴主管雖然性子不咋地。但眼光和分析能力卻十分的強,僅僅是看了一眼就分析出那麼多東西,而且有理有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