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3 Views

顧藏鋒當然不認爲裘自在是偶然路過,然後看到自己在打瞌睡,故意踩一腳把自己驚醒。

Written by
banner

裘自在不會這麼無聊,自己也不會這麼天真,唯一的解釋就是,裘自在找自己有事!

但是裘自在找自己會有什麼事呢?

顧藏鋒當然不會覺得是什麼好事!每次裘自在主動找自己準沒什麼好事!

但是裘自在畢竟親自來找自己了,不管裘自在有什麼目的,於情於理,自己都得出去聽聽到底是什麼事情。

畢竟柳依然現在享受着龍族成員家屬的好處,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自己怎麼着也不能做的太絕吧?

想到這裏,顧藏鋒輕輕拍了拍柳依然的右手:“我出去抽根菸!”

柳依然不由得白了一眼顧藏鋒:“你少抽一點,一會演唱會期間不許再抽菸了!”

婚意盎然 嗯!”

“去吧!快點回來!”

顧藏鋒點了點頭,彎着腰快步往室內體育場外面走了過去。

走出大門之後,顧藏鋒左顧右盼都沒有看到裘自在的人影。

顧藏鋒不由得傻眼了。

難道裘自在真的是看自己在打瞌睡,無聊之下惡作劇一下?

靠!現在龍族的人都這麼重口味,這麼無聊了嗎?你們這麼無聊,爲什麼不去大街上抓幾個小偷?幹一點對國家對社會有益的事情不香嗎?捉弄自己算什麼?

“噓~”

隔壁一座兩層高的房子的房頂上傳來了一聲口哨聲。

順着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顧藏鋒才發現自己誤會裘自在了,原來裘自在在屋頂上等自己!

裘自在再次朝顧藏鋒笑了笑,右手在自己身邊的屋頂上拍了拍,示意顧藏鋒坐過來說話。

顧藏鋒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了附近的一棵大樹底下。


顧藏鋒微微下蹲着身體,隨後猛然一躍,右手抓住上方的一根樹枝,再次借力上升着,直到藉助第三根樹枝,顧藏鋒才穩穩地落在了屋頂上。

屋頂上的顧藏鋒和裘自在並肩坐在一起,誰也沒有說話。

“來一根?”

裘自在自己點上一根菸,隨後又遞了一根菸給顧藏鋒。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的道理顧藏鋒還是懂的,所以顧藏鋒第一反應就是拒絕。

但是顧藏鋒考慮到,如果裘自在真的有事情找自己,以裘自在的性格,絕對不會靠一根菸說服自己,這根菸,自己無論接不接,對於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都沒有任何的影響……

想到這裏,顧藏鋒不再猶豫了,接過裘自在遞過來的香菸叼在了嘴裏。

“啪”

裘自在拿出打火機給顧藏鋒點上火。

顧藏鋒表情自然地接受了裘自在給自己點火,平靜的外表之下,隱藏着一顆不平靜的心。

裘自在是誰?天煞!龍族南方省分部的部長!是一個心高氣傲頗具威嚴的人!

就這樣,裘自在居然也會給自己主動點火示好?

那麼只有一個解釋行得通!

裘自在一定有事找自己幫忙!而且這件事絕對不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事情!

已經被裘自在坑過一次了,這一次……顧藏鋒對待裘自在的態度自然更加慎重了。

一個虧不可能吃兩次吧?

“呼……”裘自在吐了一口濃煙,“恢復記憶之後,在湖東市你也待了好幾個月了吧?在夏國過得還習慣嗎?”

“呵呵……”顧藏鋒古怪的笑了起來,“我本來就是夏國人!在夏國生活,哪裏有什麼習慣不習慣的!”

“那就好!聽說……你和你的那些兄弟一直都在找你失散的母親?”

“你想說什麼?”顧藏鋒猛然扭過頭看着裘自在。

顧藏鋒的右手不由得開始抖動起來。

顧藏鋒知道裘自在絕對不會沒頭沒尾的說這樣一句話!

唯一的可能就是……龍族一定查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母親的身份!而現在,龍族又剛剛好遇到了一件麻煩事需要自己去辦。

只要自己替龍族辦了這件事,那麼龍族就會將查到的信息告訴自己,自己可以利用這些信息找到失散多年的母親,自己也可以彌補這麼多年身爲一個兒子的愧疚和遺憾!

“哈哈哈!你別激動!我們還沒有查到你母親具體在哪裏,不過我們已經查到了你母親具體在哪個村,那個村只有一百來號人!想要找到你母親,就算只派一個人去,不消一星期,絕對能夠找到!只是……”

“只是什麼?”顧藏鋒深深地看着裘自在。

“只是……我們龍族最近剛好遇到了一件事,需要派人去處理,所以呢……尋找你母親這件事……可能要暫時耽誤一下……”

“我可以自己去找的嘛!”顧藏鋒笑了起來,雖然顧藏鋒知道會遭到裘自在拒絕,但是顧藏鋒還是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哈哈哈!”裘自在大笑起來,“那可不行!我們龍族的人要給你一個驚喜的,你自己或者你自己身邊的人要是參與了,這怎麼稱得上是驚喜呢?”

“所以?”

“所以……你就耐心等我們龍族的人忙完這件事之後,再幫你尋找你失散多年的母親吧!” 顧藏鋒無奈的白了一眼裘自在。

一瞬間顧藏鋒竟然有種把裘自在從屋頂上推下去的衝動!


尼瑪啊!

一個人!一個人爲什麼可以這樣不要臉?

一個人!一個人爲什麼可以這樣無恥?

你當個人好嗎?算我求你的!

你丫的用這件事來和自己交易就算了,幹嘛要猥猥瑣瑣的,還美名爲給我一個驚喜?

是你們主動想和我交易啊,合着還要我求你們?求求你們給我一個和你們交易的機會吧? 學習使我快樂![綜]

“哈哈哈哈!”感覺到了顧藏鋒的情緒,裘自在又是大笑起來,“不過嘛……你要是想代替我們龍族的人去辦這件事,我還是會樂意在你回國之後給你這個驚喜的!”

“你說過的,我只是龍族的一個臨時工,我只負責背黑鍋,不負責幹事情!”

“沒錯啊!你只是一個臨時工啊!”裘自在重重的點了點頭,“我也沒讓你去幹什麼事情啊!畢竟規矩就是規矩嘛!讓一個龍族臨時工出面辦事情,於情於理都不合適,甚至我可能還會捱上頭的罵!”

“所以?”

“但是!爲了能夠給你這樣一個驚喜,我覺得捱罵什麼的,規矩什麼的,都不是那麼重要!有什麼能夠和給你的這個驚喜相提並論呢?和給你的這個驚喜相比,一切都是索然無趣!”

“……”

顧藏鋒更加無語了。

這個裘自在……典型的當了表子還要立牌坊!

想要自己出手幫忙就算了,還說的這麼義正言辭的,真尼瑪絕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聊點成年人的話題!說吧,到底什麼事!你先說,我再考慮,誰也不要想當表子還立牌坊,怎麼樣?”

“可以!爽快!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的爽快人說話!給,你先看看這個!”

裘自在說完從自己的小公文包裏拿出來幾張A4紙遞給了顧藏鋒。

“齊玉葉?他誰啊?”

“齊玉葉,一個科學家,或者說是生物領域的科學家!你懂的,現在那些軍用領域的生物科學家,都和基因改造技術有關!這個人掌握了一項最新改良版基因改造技術的很多關鍵資料,可是……不幸的是,這個人已經被利益衝昏了頭腦,想要把這項技術的相關內容賣給國外的那些勢力!所以我希望……你能走一趟,把那個人帶回來,或者……直接殺了!反正是背叛祖國的人,不能帶回來接受軍事法庭的審判,就直接殺了吧,總之不能讓他落入其他勢力的手裏!”


“嘶……”

顧藏鋒不由得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困難的多。

改良版基因改造技術,雖然還沒有研發出來,但是很多國家或者組織都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因爲這些國家或者組織之間是不可能共同研究的,所以各自取得的成就還是有一定的差異。

很有可能這個國家或者組織得到了那個國家或者組織的研究成果後就會取得決定性的突破。

這樣一想,這個叫齊玉葉掌握的資料就顯得尤爲重要!

甚至可以想象的是,血影那些縱橫全球的老牌勢力都會前去搶奪齊玉葉,其困難程度可想而知!

裘自在輕輕拍了拍顧藏鋒的肩膀:“我也知道這是一件麻煩事,一個不好,可能會隕落!我也知道,幫你找到你的父母,這種回報簡直就太小了,但是……我實在是想不出還有誰能夠幫我了,除了你,整個龍族都找不到一個在國外也有很深人脈的人了,所以,你,纔是最合適的對象!”

“那萬一遇上血影的人呢?”

“……”裘自在不由得沉默了。

裘自在心裏明白得很,顧藏鋒之所以會安安心心的待在湖東市,雖然有柳依然的原因,但是更多的原因是爲了躲避血影。

如果顧藏鋒出國,尤其還是執行這種會和血影正面交鋒的任務,當血影知道了死人身份的顧藏鋒居然還活着……

以血影的行事風格,會對顧藏鋒展開什麼報復?這是誰也不敢想象的,這是誰也無法承受的。

別說什麼現在龍族的人保護着柳依然,如果血影真的派遣大量的殺手潛入湖東市刺殺柳依然,保護柳依然的那些人還真的不夠看的!

甚至如果血影派來了幾個金牌殺手,就算是搭上整個龍族南方省分部,也不是血影這些殺手的對手。

這種雷霆血腥的報復,裘自在也無法承受!

“呼……”

顧藏鋒深深地吐了口濃煙。

此刻,顧藏鋒心中也是猶豫不已。

誠如自己擔心的那樣,如果真的遇上了血影的人,而且又讓血影的人知道自己還活着,自己寧靜的生活肯定會被打破!

真要那樣,不單單是自己,和自己有關係的人都將遭到血影毀滅性的報復。

柳依然、唐詩妍、蘇傾城、譚青璇、劍舞、妖嬈、史蒂芬甚至張洛芷,都會遭難。

自己可以爲了找到自己的母親,而置她們的安慰於不顧嗎?

“你自己好好考慮吧,我也不會勉強你……”

顧藏鋒靜靜地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可是自己母親的下落就在眼前,說不想和母親相認,那絕對是騙人的!

自己都二十六歲了,從來沒有盡過孝道,枉爲人子!


但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承受血影的報復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