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8 Views

錢是英雄膽,即使在害怕的人,被這豐厚到簡直不能想象的金錢一刺激,一個個端起手裏的武器對着前面就卯足了勁開槍!

Written by
banner

火力一時之猛,竟然將火熾屬下死死的給壓制在了掩體內,不得冒頭。

趁着這個機會,獨狼一把推開,自己用來當替死鬼的倒黴孩子,朝自己的大本營,跌跌撞撞的跑去。

終於來到自己的大本營,憤怒的獨狼,一把搶過自己屬下的武器,對着前方就是一頓猛烈掃射。

剛纔那生死一瞬間的後怕後,取之不盡的是怒火。他今天要是不能將這羣差點要了自己的命的傢伙給滅了,從此以後他也不必在稱自己是狼了!

被獨狼給死死壓制的火熾屬下,只能不甘心的趁機還上幾槍,不過效果不是很理想,對面的那羣狼,簡直像瘋了一樣不要命的往前推進。就連他們的狙擊手也被這猛烈的戰火,給逼迫的不敢露面。

叢林裏此刻子彈亂飛,誰也不知道哪一顆不長眼的跳彈就會命中自己的身體,他們只能耐心的暫避鋒芒,等待戰機!

獨狼看到情勢大好,手裏的子彈不要命的往外傾斜而去,嘴裏大聲喊道:“兄弟們加把勁,將這羣想要獨吞的王八蛋給幹掉,咱們來獨享佣金。”

“只要能幹掉其中一個人,老子給他一百萬!”

在金錢的又一次刺激下,獨狼的手下一個個從掩體中走了出來,拼命的朝前開槍,推進。即使自己的身邊的兄弟倒下了,也不管。他們的眼裏只有一個就是衝上前,幹掉他們然後拿大筆的Money!

躲在掩體後面的火熾屬下,一個個都在抱怨着:“他們都瘋了嗎?”只不過他們神色沒有慌張,因爲他們知道自己的外援有多麼強大,他們現在只要能拖出這羣發瘋的狼,頂住這羣瘋狼的進攻,那麼勝利就是屬於他們的!

紅顏怒,佳人戲才子 ,這貨想也沒想,掏出自己的一個**,直接就扔了出去!

**的威力還是蠻大的,那巨大的爆炸力還是讓對面的火力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停頓!


在戰場上,只有能抓住戰機的人,纔會取得勝利!身爲烈火傭兵的一員,不能說各個身經百戰,但是絕對都是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人物。

他們自然不會浪費自己的兄弟給創造出來的戰機,對方的火力一停,就立刻開始反擊!

而獨狼的屬下同樣在短暫的驚恐之後,一個個更加拼了命的朝前開槍,突進!

一些個人員也扔出了**,只不過,都沒有造成太大的威脅,一時間雙方陷入了焦灼!

還在行進的中的葉凡猛然停下了腳步,身邊的所有人,立刻以外爲中心做出了警戒!在他們身後氣喘吁吁的火熾隨着前方做出的警戒態勢也同樣就地做出了警戒,雖然每個人都受傷了,但是不影響他們的動作,只是稍微慢了一點,當然那是相當於職業軍人 來說動作是慢了點,但是對於常人還是很快的!

前方已經依稀傳來了槍聲,可是葉凡還是做了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舉動,朝着另一邊叢林穿梭過去。他身邊的小隊,依然追隨者葉凡的步伐!

後面的火熾不明白葉凡的舉動,問道:“毒蠍這是怎麼回事?”

毒蠍看着葉凡奔向的方向,略一思索說道:“應該可能是發現了什麼,否則沒有理由不去前方!老大,我們怎麼辦?”

火熾思索了一下說道:“聽槍聲前面戰鬥很激烈啊,我們去支援咱們兄弟!如果跟着Rex去了,反而會是他的累贅!”

“好!”

“繼續前進!”

葉凡沒有理會火熾等人的去向,他感覺自己現在去的地方有強敵,那股殺意閉上火熾等人強上不少,應該是敵人中的高手,如果不把這樣的釘子拔掉,以後會給自己留下無窮的後患。

此刻朝着獨狼救援的影一,也停下了腳步!他對着耳麥悄聲說道:“蛇眼,準備迎敵!”

接着他朝着一冊厚厚的落葉堆裏爬進去,只是幾十秒的時間,他就將自己完美的跟那堆落葉融合成一體,黑洞洞的槍口,緊貼着地面,藉着叢林裏各種的腐朽的落葉作掩護,根本看不出來!

蛇眼從竄上了一株高樹上,他選的地方也很好,正好背對陽光,即使有人擡頭也只會因爲刺眼的陽光,而看不清樹上面究竟有什麼東西!

蛇眼對着耳麥悄聲說道:“發現了什麼?”

“我感覺有強敵!恩,他們來了!”

影一還沒有解釋清楚,從他的狙擊鏡中就出現了幾名武裝人員,最先打頭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華夏男子,身後緊跟隨者一羣華夏人。

影一悄聲說道:“應該是華夏特種軍人!”

蛇眼抿了一下嘴脣上說道:“今天終於可以過把癮了!”

影一沒有說話,他一直盯着那名很是年輕的華夏軍人,那名年輕人只是普普通通的站在那裏,跟他身邊的那羣一停下來就迅速尋找掩體,四處警戒的華夏軍人不一樣!

他沒有找任何掩體,就那麼叼着一根樹枝靠着一棵樹,神情很是懶散!

這樣的舉動在影一看來很幼稚,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心裏對着這名年輕人竟然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可是他的視線始終瞄準着葉凡,他的食指也緊緊的貼着扳機上,只要輕叩一下扳機,這名華夏軍人就會死在他的槍下!

在狙擊鏡下,只有一百米的距離,他敢保證他百發百中!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他的手指竟然扣不下,這是害怕嗎?

影一心裏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如果內心的感覺真的是害怕這種早已經在他心中消失了很多年的情緒,那簡直太可怕了!

葉凡眼神隨意的看着,當掃向影一這邊的時候,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這抹笑意被影一看見了,他當機立斷,強迫自己扣動扳機!

***口冒出一陣火花,強大的後坐力,讓影一的身體都跟着一顫!

一般狙擊手開完槍後,會立刻換另一個潛伏點。但是這一次影一沒有動,他就那麼靜靜的趴在原地!

從狙擊鏡中,他沒有看見**飛濺的場面,而是那名年輕的華夏軍人,只是那麼看似隨意的彎了下腰,就將這枚必殺的子彈給避過!

影一不認爲是巧合,因爲那名軍人正衝着他笑,影一確定,對方不是隨意的笑,而就是對着他笑的!

他暗呼不妙,剛想動的身子,瞬間就被釘死在地上。不是他不動,而是他不敢動!、

狙擊手常年的經驗告訴他,他已經被狙擊鏡給鎖定了,只要他稍微動一下,那麼他的腦袋就會跟無數個死在他槍口下的人一樣,**夾雜着猩紅色液體四下飛濺!

蛇眼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影一,發生了什麼事情!”

“砰”

槍聲過後,影一隻是從耳麥裏停機見一聲悶哼,以及玻璃破碎的聲音,在沒有了下文!

影一不敢在亂動。

他知道對方的狙擊手絕對是比他高出很多倍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從狙擊鏡中將子彈送入對方的腦殼中!

這樣的手段,他自問只能在戰場上跟那些菜鳥較量能做的道,只要是上火戰場的狙擊手,他就做不到!

狙擊手最重要的就是看着狙擊鏡的眼睛,若是有人從這個地方將子彈傳入你的腦殼,只能說對方比你高明很多倍!

影一高舉着他的***,慢慢的從落葉堆裏走了出來!

他知道如果他不投降,那麼他就是個死!因爲他看見對方做出了戰術手勢,那明顯就是已經知道他藏身的地方!

現在他只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輸給了一個什麼樣的人! 影一就那麼高舉着武器,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葉凡灑然一笑,帶領着隊伍朝影一走去!

影一看着越來越近的身影,面色入常,但是心裏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一隊人馬給他的壓力,如同被毒蛇死盯一樣,他相信自己只要有任何危險性的舉動,自己舉動會去見上帝!

他確定這羣人絕對是頂尖的軍人!

不足百米的距離,對於短距離爆發堪比獵豹速度的葉凡來說,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還沒有人影一反應過來,葉凡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知道爲什麼,在影一看來這個個頭比自己還要矮上一線的華夏軍人,當看向他的時候,竟然有種居高臨下審判的意味!

葉凡掃了一眼影一身上的***,嘲諷道:“傳聞中的影殺組織,難道只有這點本事!”

影一高舉這槍的身體有些顫抖,自己雖然投降了,但是也不能任由對方侮辱自己的軍事技術!這是一個戰士的尊嚴!

當即反駁道:“這位閣下,我並能代表影殺組織!”


當影一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他忽然想起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對方究竟是怎麼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要知道他們影殺組織,自己從在僱傭兵世界崛起以來,很少有外人見過他們真實的面目,作爲一個狙擊手,他們小組的每一個人都恪守的一個原則,就是儘量甚至是不於外人接觸!

正是因爲他們如同影子一樣,看得見卻摸不着,所以纔有影殺小組的稱號!


但是對方一舉道破自己的身份,說明自己等人的情報早就被對方瞭如指掌!

在叢林更深處,依稀傳來零散的槍聲,葉凡扭過頭看過去,神色幽邃道:“你們影殺小組看來還在玩遊戲啊!”

葉凡看着影一問道:“一直以來作爲狩獵者的你們,有過被狩獵的經驗嗎?”

不等影一進行辯駁,葉凡衝着身後的親爲隊員說道:“分出一個小組,去跟這些影子好好玩玩,讓他們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影子!”

葉凡的話語剛落下,雷二帶着兩名兄弟,朝着那片叢林掠過去!

影一突然發現自己身上的那被狙擊鏡瞄準的感覺消失了,影一暗道:“難道那名超級狙擊手也去加入到狩獵行動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就糟糕了!”

葉凡似乎看出了影一的擔憂,出聲道:“我問你兩個問題,回答的我滿意,你跟你的隊員還有見面的可能,如果不滿意,呵呵!”

語氣中那森冷的殺意,讓還在爲自己隊員擔心的影一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

葉凡問道:“你們這次來華夏的任務是什麼?”

這已經涉及到機密問題了,影一猶豫了一下。

葉凡頭也不看到說道:“左耳!”


“砰!”

“啊!”槍聲過後,影一捂着鮮血淋漓的左半邊臉,不停的嘶吼着。

鮮血順着他的手指縫不停的玩外流,看樣子他的左邊耳朵徹底報廢了!

葉凡皺着眉頭看着彎着身子,捂着耳朵叫喊的影一說道:“再問你一邊,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只顧着吃痛的影一,不停的嘶吼根本沒有回來葉凡的問題!

葉凡冷冷的說道:“左手!”

“砰!”

這次影一直接躺在地上開始打滾了!

葉凡等着影一適應着疼痛,影一的嘶喊聲慢慢變小,葉凡又一次的問道:“任務是什麼!”

這一次影一聽見了,忙不迭的說道:“任務狙擊華夏軍人!”


影一學乖了,在外人面前威風凜凜的他,現在乖的跟圈養的貓咪一樣老實乖巧!

“委託人!”

系統重生︰國民男神太撩人 不知道!”

葉凡又皺眉了,對於這樣的回答他很不滿意,於是他出聲道:“右手食指!”

這下影一慌了,右手食指就是他啊扣動扳機的手,他相信對方絕對可以擊中目標,當下顧不得捂着耳朵,只能將右手死死的壓在身子底下,大聲的喊道:“我真的不知道委託人是誰!”

“換成左手!”

冷酷的聲音過後就是一聲槍響!

此刻影一已經嘶喊到失聲,他的脖子已經變的通紅,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應爲疼痛產生的汗水同樣佈滿臉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