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3 Views

穆天陽有些無語了,這裏有人來過很正常啊,蜂組織的成員肯定來這裏勘察過了,留下一點痕跡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啊。

Written by
banner

他一直都以爲徒遠是一個辦事牢靠,非常沉穩的人,想不到自己剛剛竟然信了他的話,活生生的陪他在這站了半天,最後就得到了一個有人來過的結論。

同樣無語的還有姚佳麗,他也沒想到徒遠最終就是爲了說明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徒遠當然不可能有閒心,站了半天就是爲了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接下來他的一個舉動,讓穆天陽和姚佳麗都是對他另眼相看了。

之間徒遠伸手向下按了按小樹,穆天陽和姚佳麗都看出來了徒遠並沒有如何的用力,可是小樹所在的位置竟然直接塌陷了。


姚佳麗和穆天陽此時才明白,這原來是一個僞裝的非常到位的陷阱。

幾人走上前一看,發現陷阱的底部已經佈滿了鋼釘,如果不是徒遠發現了,恐怕穆天陽還真的就要在這着了道。

穆天陽自認爲當兵時也是一名非常出色的軍人,各種演習都是能夠輕鬆應對,可是今天他才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說的還是非常的有道理的。

“看來這裏的確已經被蜂組織的成員發現了,而且還設計了這麼巧妙的陷阱,看來他們也明白我們肯定會有別的想法。”

“我們這次的對手,真的很不一般啊,也不知道周明能否成功的從阿奇瑪的手底下逃脫掉了。”

姚佳麗很少感慨,但是現在的情形,還是不禁讓她有說幾句的想法。

其實,真的不是說阿奇瑪料事如神,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周明會從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

也就更不可能會預料到姚佳麗等人還會埋伏了,他之所以做這些陷阱完全都是給無心一個人準備的。

因爲,在他看來,最有威脅的人就是無心了,只要解決掉無心這個讓他都十分膽顫的狙擊手,接下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問題了。

但是,蜂組織的人員畢竟是有限的,雖然阿奇瑪已經想到了這一點,把地點選擇了相對較小的叢林而不是森林。

但是,人員分配上還是有些不夠,所以阿奇瑪就決定,在一些非常茂密的地方, 海賊王滅龍魔法 ,在安排人員巡視。

他敢百分百的肯定,無心一定會從茂密的地方經過,但是這種地方也不在少數,所以只能依靠陷阱和機關來彌補人員不足的問題了。

不過他還真的就想錯了,周冉與無心根本沒走那種樹木茂盛的地方,因爲兩人知道,那樣的地方雖然讓自己跟隱蔽。

生命裏的甲乙丙

而徒遠和穆天陽卻歪打正着的找到了他其中佈置的一個地點,並把此處當成了他們埋伏的地方。

徒遠根本沒見過姚佳麗這樣,在他的印象中,姚佳麗根本不會幹這種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事情。

他眼中的姚佳麗,向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什麼事情都敢嘗試,什麼樣的挑戰都敢應對。

不過徒遠也明白,姚佳麗只是小小的感慨一下而已,真遇到敵人的時候,她還是無懼任何挑戰的女強人。 有了這個發現之後,穆天陽和徒遠變得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不過雖然兩人行動上緩慢了許多,但是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這裏所有的機關陷阱都不出意外的被兩人給找到了。

接下來,兩人要做的就是把這些現成的陷阱機關利用起來,讓他們成爲自己埋伏時最好的幫手。

其實做機關陷阱的人都知道,要想能一眼認出來自己做的所有機關陷阱就算是記性再好的人也根本做不到。

所以肯定都會放一些特殊的標誌來辨認出哪裏有機關陷阱。

像徒遠,他在做機關陷阱的時候,都會放一顆橫着的小草,小草隨處都可見,只要人們不去仔細的辨認,很難發現這樣的標記。

而穆天陽也不例外,他在部隊的時候,做起機關陷阱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而他就喜歡在機關陷阱邊上放一些落葉,不過落葉的形狀也是很有講究的,很難讓人能看出來。

經過兩人的觀察和分析,發現設置這些機關陷阱的人,是將折斷的樹枝做爲了標誌物,這要不是遇到了細心敏銳的徒遠,恐怕就算是穆天陽也要因此着了道。

配上陷阱底下的鋼釘,一定是非死即傷的結果。

所以兩人現在都已經想好了應對的措施,只要改變一下標誌物的位置,就會有非常大的收穫。

他們二人將所有的標誌物,都放在了機關陷阱的後面,這樣一來,所有蜂組織成員都會在見到標誌物的時候才保持警惕。

可是,還沒等他們真正的接觸標誌物,就已經掉進了陷阱。

當然,爲了能夠更大的發揮出所有陷阱的威力,各個方向入口的陷阱,徒遠二人並沒有改變。

他們二人的想法是讓所有的人都進入到他們的包圍圈纔算是真正的勝利。

將蜂組織成員所設計的機關陷阱佔爲己有之後,二人要做的就是設計佈置自己的機關陷阱了。

雖然蜂組織成員佈置的陷阱已經很精妙了,但這並不足以讓所有進來的人都全軍覆沒。

兩人的意思很明顯,只要對方來到了這裏,就一定不會讓他們安全的離開,有來無回纔是他們最終的歸宿。

徒遠自己又設置了一個機關,類似於古代那種埋伏時所用的機關,將尖利的棍綁在一個地方,只要有人觸動了機關,這些木棍就會全部射向預定的位置。

雖然這樣的方法有些古老,但卻是非常好用的,所以說,古人的智慧真的是非常厲害的,許多發明,就算是現在科技至上的今天,還依然實用。

穆天陽的機關設計與徒遠也是不遑多讓,他也是利用繩子,設置了一些野豬扣,只要有人踩在了繩子上,繩子的機關就會觸碰,到時候,就會把人吊起來。

這是他在部隊演習的時候,最喜歡用的套路。

不過,他這個比起徒遠所設計的,還是有一個弊端,徒遠所設置的是直接要人命的,他的則有些偏向於抓人的方面。

不過這也算不錯的設計了,能抓住一兩個活口,也好對警方有個交代,畢竟上次的案子雖然調查出了結果。

但奈何證據還是不足,如果能抓住幾個蜂組織的成員,進行審問的話,所有的問題應該都會迎刃而解了。

兩人設計機關的同時,周冉和無心也已經到達了周明的附近。

現在無心已經掏出了他的那把嗜血奪魂,正在觀察着周明那裏的情況。

而周冉也是拿出了軍用的高倍望遠鏡,密切注意着周遭的風吹草動。

“這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了,也不知道阿奇瑪這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周冉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剛剛在路上,兩人想的就是阿奇瑪千萬別在這個時候與周明見面啊,不然兩人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

這次的任務就算是失敗了,到時候對全局的影響簡直是太大了。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二人已經到達了能進行狙擊的地點了,可是阿奇瑪還是遲遲不肯跟周明見面,這讓兩人就有些着急了。

其實不光是他們二人着急,周明也着急,阿奇瑪更着急。

周明着急的原因與周冉二人差不多,自己在這少說也快有三個小時了,現在時間都馬上要到一點了,可是明顯的阿奇瑪一點要與自己見面的意思都沒有。

他明白現在阿奇瑪肯定是在佈置人手,對跟隨自己而來的其他人進行攻擊,只要他們幾個一手挫,阿奇瑪肯定會出來跟自己見面的。

不過周明因爲有定位器的緣故,他還能將自己的想法通過定位器傳達出去,這樣先進的儀器,在遇到嚴霜之前,周明是想也不敢想的。

不光是周明身上安裝了定位器,所有特別行動小組的人員身上都安裝了定位器,目地就是爲了隨時都能掌握每個人的位置。

所以周明倒是一點也不擔心一會找不到徒遠與穆天陽選擇的埋伏地點。

阿奇瑪無疑是最着急的一個了,雖然這裏足夠隱蔽,但是現在跟隨周明而來的其他人卻一個都找不見了。

有了上次的經驗教訓之後,他是不會再輕易的鋌而走險了,除非能找到幾人的位置,不然他不會選擇主動見面的。

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主動權還是在他的手中的,就算他現在臨時取消今天的見面,改成他日,以自己手中掌握的資料爲籌碼,周明還是會無條件的答應的。

不過,眼看着周明就近在咫尺,阿奇瑪現在恨的是咬牙切齒,根本等不到別的時候了。

他現在已經派出了大量的蜂組織成員去搜尋那幾個人的蹤跡,只給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只要半個小時一到,就算是還沒有找到其他人。

阿奇瑪也會選擇與周明見面,將截獲的資料給他,不過這肯定不會是他親自去完成了,而是通過手下的人打扮成他的樣子去完成。


雖然近距離的周明一眼就能識破,但是其他人肯定不會發現。

只要有人敢開槍阿奇瑪就能鎖定他的位置,到時候,包括周明在內的所有人都將無處可逃,成爲他的囊中之物。

不過阿奇瑪還是希望現在就能找到其他人的位置,他還是想親自會一會自己的老朋友。 但是事情總是事與願違,半個小時阿奇瑪從來沒想過會這麼快就過去了。

手下的人已經將整個叢林差不多都搜了一遍,除了離這裏很遠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經全部搜索了一遍。

最後也只是找到了被周冉他們殺死的蜂組織成員,其他的什麼也沒看見。

這讓阿奇瑪非常的惱火但是現在卻也沒有辦法,他現在也有些猶豫,自己當初把見面地點從戈壁灘改成了現在的叢林到底是對還是錯了。

不過,既然事已至此,阿奇瑪也只能用第二個辦法了。

相信只要與周明一碰面,那些隱藏在黑暗之中的人肯定都會按耐不住跑出來了,自己整好可以藉着這個機會,將所有人都一網打盡了。

阿奇瑪找來了蜂組織裏最擅長易容的成員,又挑選了一個身材上與自己相近的成員。

“你,按照我的樣子給他易容。”

雖然擅長易容的成員並不知道阿奇瑪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但還是按照阿奇瑪的命令去執行了。

想要得到領導的喜歡,無論是在什麼地方,一定都要明白一點,不該問的別問,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好了。

顯然這位成員做的就很好,阿奇瑪對於他的印象也加深了一些。

雖說這位擅長易容的成員,並沒有徒遠那樣高超的易容術,但是大體上還是與阿奇瑪有些相像的。

雖說不能瞞過面對面的周明,但是其餘躲在暗處裏的人一定能夠輕鬆的騙過的。

等了不知道多久的周明,終於又一次看到了那個小個子。

湖人有個孫大圣 現在我們頭兒要見你,你跟我來吧。”

周明點了點頭,該來的終於要來了。

這一次雖然生死未卜,但周明卻一點緊張感都沒有,不知道是對這種生死時刻的麻木了,還是因爲本身的信念使然。

小個子所說的話,也被姚佳麗和周冉等人都聽見了,看來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開始。

不管什麼樣的結局,總歸是要有個結果了。

周冉和無心已經就位了很半天了,剛剛憑藉無心的僞裝術,兩人還成功的躲過了一波蜂組織成員的搜查。

這讓周冉對於無心再一次感到了驚喜,這趟行動周冉感覺完全不虛此行,讓他發現了無心許多以前從來沒見識過的一面。

雖說有周明的定位器,可以實時的知道周明和阿奇瑪見面的最新動向。

但是無心,自從然在這裏之後,視線就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周明所在的位置。

他知道,機會只有一次,雖說姚佳麗已經說了不下十遍,必須要在周明拿到資料,並確認資料的真實性之後再對蜂組織成員動手。

但是無心還是將視線一直鎖定在了周明那裏,即使他不開槍,他也一定要看到阿奇瑪可能出現的位置。

如果阿奇瑪出現後,有一點要撤離的跡象,無心都會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雖然這樣可能會對大局有所影響,甚至可能還會害了周明的性命,但是對無心而言,機會只有一次,他無論如何都會把握住。

而且萬一要是周明真的因爲此事受到牽連,他一定會與蜂組織的其他成員拼命,而且不論結果如何,他都不會再活着離開。

再說姚佳麗等人,現在穆天陽和徒遠已經把所有的機關陷阱全部準備妥當,只要蜂組織的成員進入到這個包圍圈,肯定是有去無回的。

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給姚佳麗找一個隱蔽而且安全的指揮地點。

因爲雖然現在所有的陷阱機關都已經就位,但是肯定也會有蜂組織的成員衝進來,到時候肯定也免不了一場惡戰。


對於穆天陽和徒遠來說還好,兩人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一直乾的就是這種打打殺殺的生活,所以都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