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63 Views

我定睛一看,果然是葉雪,只不過她看起來有些憔悴……

Written by
banner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李洪譚一直想要得到葉雪,而現在他得償所願了,這麼一說的話,葉雪很可能已經被他欺負了。

“李洪譚,我草你祖宗,你他嗎的,把我姐抓來做什麼?你是不是瘋了?我姐什麼地方惹到你了?”葉天看見葉雪的時候,雙眼通紅,嘶聲怒吼着。


“嘭!”

葉天剛剛罵完,就被一人一腳給踹的趴在了地上,只不過,他的眼睛如同受傷的狼一樣,綠幽幽的,讓人有些畏懼。

這個時候,葉雪聽見了聲音,才勉強的打起了精神,然後一眼看見了葉天,接着凝神看了一會,說道:“弟,弟弟?你怎麼在這?你爲什麼不來找我?你說,這麼長時間了,爲什麼不來找我?”

“姐,我……”葉天趴在地上,眼淚就流了下來。

“你,你,你真的不爭氣。”葉雪看着傷痕累累的葉天,嘆了口氣說道。

“姐,我……”葉天也知道對不起他姐姐,所以哽咽着,無話可說。

李洪譚看着他倆,突然哈哈的笑了起來,然後說道:“本來嘛,我是可以放你們一馬的。但是你們拿了我的東西,而且我和葉家的仇,這輩子也不可能解開了,所以,我打算送你們上路。怎麼樣?”

我們三人都沒有說話,現在落在了他的手裏,自然難逃他的魔掌,但是我明白,想要翻身,只有自救。

雖然我知道周洋他們會來救我們,但是我怕撐不到他們過來,所以我現在非常的安靜,安靜的想着怎麼脫身。

“噔噔噔……”

而就在此時,從外面突然跑進來一個人,然後對着李洪譚說道:“李總,外面有人來救人了。正在門口打起來了。”

“哼!出去看看!”李洪譚站了起來,一邊往外走,一邊對着剩下的人,說道:“把他們三個給我帶到廚房去。”

李洪譚率先出去了,而我們三個也被帶着跟在了他的身後,只是不知道李洪譚要把我們帶到廚房是什麼意思? 我們三人被李洪譚的手下,給帶到了廚房的門口。

不過,路上就聽見大門處,隱隱地傳來了吵鬧的聲音,看樣子,應該是周洋他們來救人了……唉,這次如果能出去的話,必須跟着師父好好的練功,然後把公司做大些,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可以保護的人。

“你,把別墅裏所有的人,都給我召集到一起,然後到大門那,一定要把外面的人,全都給我攔住了,一個也不許進來……”李洪譚對着剛纔進來報信的人說道,然後又轉身,對另一個人說:“去到廚房裏拿點油過來。”

那人答應了一聲,匆忙地走進廚房,然後拎了一桶油過來。

這是想幹什麼?難道想把我們都燒死麼?這樣就不怕被人查出來?這一下子可是三條人命啊,他真的不怕麼?

“把油都倒在他們的繩子上,記住了,只倒在繩子上,別的地方不能有一滴油出現。”李洪譚再三的囑咐道。

接下來,那人就拎着油桶,小心翼翼地倒在了綁在我們身上的繩子上。

“李洪譚,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葉雪看着李洪譚,大聲的喊叫着。

其實她不問,我們三人也心知肚明,這小子肯定沒安好心,絕對是想做最後一搏了。

“葉雪,本來今天把你抓來。是想先爽一爽的。但是,你弟弟知道的太多了,而且現在又有人來救你們。所以,我只能忍痛,先把你們解決了……”李洪譚“啪”的點燃了一支菸,說道:“當然了,在你們臨死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是怎麼死的……”

“你用油燒死我們,那你不怕別人查出來麼?你是不是以爲別人都是傻子啊?”我適時的插了一句話。

“哈哈!”李洪譚很自然的彈了彈菸灰,說道:“你以爲我是傻子,是不是?我告訴你,倒油是燒你們的繩子而已……等一會,我會讓人做一個假象,就是天然氣爆炸,而且你們是私闖名宅,正好走到了廚房的門口,接着‘嘭’的一聲,你們三個就徹底的長眠了。之後,有人來查的話,也查不出什麼痕跡了。就算是還有些繩子的灰燼,我依然可以派人做個水管爆裂的假象,到時候,大水一衝,那就徹底的乾乾淨淨了。”

我看着李洪譚已經沒什麼可說的了,他現在是喪心病狂了,任何的言語估計也打動不了他,現在只能把希望都寄託在周洋他們的身上了。

“李總,李總!”可是葉雪卻哭着說道:“我求求你,.放了我弟弟行不行?我保證我弟弟出去以後,絕對不再給您添任何的麻煩。”

“哼,你認爲可能麼?”李洪譚哼了一聲,說道:“我殺了你,然後放了你弟弟出去……就算你弟弟不給你報仇,他不會去告發我麼?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姐,你瘋了?應該出去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如果他放我出去的話,我一定會要了他的命的。他,不可能防我一輩子。”葉天咬牙切齒的說道。

“看見了沒有,看見了沒有?這樣的人,我能放過他麼?”李洪譚指着葉天,黑着臉說道:“我現在沒放他呢,都要和我拼命,一旦放虎歸山的話,我還不得後悔一輩子?”

“唉!”葉雪嘆了一口氣,感覺到了絕望,只是她又看了我一眼,滿眼的歉意。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想告訴我,都是因爲她,才把我拖下水的。

我對她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再去糾結誰對誰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所以,我只是稍微的搖了搖頭,然後便想着,應該怎麼逃出去了,畢竟求人不如求己。

“噔噔噔……”

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跑進來一個人,大聲的嚷着:“李總,李總……咱們撐不住了。他們都要闖進來了。”

李洪譚一聽,連忙說道:“張守田呢?”

“張……沒看見啊!”那人搖着頭說道。

“小子,本來我還想讓你說幾句話的……”李洪譚看了看外面,然後對着我說道:“但是,周洋他們不給你時間。所以,你有什麼話,就到那邊說去吧!”

李洪譚一說完,就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小蟲留下,其餘的人都跟我去門口看看……小蟲,等我們出去的時候,就把天然氣打開,然後那樣東西,離屋子遠一點,只要把東西砸到門上,燈就會亮起……那個時候,就會‘嘭’的一聲,什麼都結束了。”

叫小蟲的那個人,連忙點頭答應,然後見李洪譚他們出去之後,就去了廚房,接着把天然氣打開了……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們就聞到了天然氣的氣味。

小蟲看了看我們,笑着說道:“各位,我先走一步了。如果你們到了那邊的話,不要怪我,我只不過是個小嘍囉,只能聽老闆的話。你們要找的話,就去找李總吧!”

“江曉,怎麼辦?我們就在這等死啊?”小蟲的話音剛落,葉雪就按奈不住了,着急的看着我,希望我能有什麼辦法。

“現在你叫誰都沒有用了,誰都救不了你們。”小蟲搖了搖頭,就準備往外走去。

“等一下,兄弟!”我看着小蟲的背影,自然不能讓他出去,如果他真的走了,大羅金仙也救不了我們了。

小蟲一轉身,說道:“幹嘛?等一會,這裏都是天然氣了。你想拖延時間麼?”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我感覺還是讓我們自己解決吧!萬一以後警察發現了可疑的地方,來這兒查案子,再查到是你扔的磚頭。你想想,你不是成了李洪譚的替死鬼?”

他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不錯!但是你想自己怎麼解決?”

“給我一個打火機,然後你跑的遠遠的,等到這裏都是天然氣的時候,我點燃打火機,不就萬事俱消了麼?”我看着他說道。

小蟲聽了我的話,想了一會兒,然後走到了我的面前,從身上掏出了一個打火機,接着塞到了我的手裏,說道:“小子,你真有種……” 小蟲見我要給他分擔負擔,立刻笑嘻嘻的走到我的面,然後把打火機塞到了我的手裏,又朝我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小子,你真有種!”

我看了看他,說道:“你走吧!一會我打了打火機的話,容易誤傷到你。”

“得,你們就在這吧!我先走了!”小蟲一轉身,就把所有的窗戶都給關上,然後才往門外跑去。

不過,等他跑到門口的時候,我又衝着他,喊道:“對了,我大概什麼時候點燃打火機啊?”

小蟲停下腳步,一轉身,看着我不停的搖着頭直笑,過了一會,才說道:“我見過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好像着急去死似的。”

“這位兄弟,你是不知道。”我用嘴努了努葉雪,說道:“就是因爲她,我才招惹了李總。而且啊,我家裏窮的都揭不開鍋了,上班的時候,還老是被罰款,現在又沒有女朋友……你想想,我活着有什麼勁啊?此時,又能親手送仇家上西天,何樂而不爲呢?”

小蟲聽了我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認可,然後對着我說道:“還有大概四五分鐘,就差不多了,到時候你就可以點燃打火機了……當然了,你要是不敢的話,到了八分鐘的時候,我會站得遠遠的,然後用磚頭,使勁地幫你一下的。”

他說完話,隨一邊走出去,一邊把門給帶上了。

“噔噔噔……”

聽着他的腳步聲走遠了,葉雪突然衝着我喊道:“江曉,我知道是我害了你。可是你能不能想辦法,把我弟弟放出去?只要能讓我弟弟出去,我把所有的錢都給你。”

我看了她一眼,然後冷笑了一下,心說,還把所有的錢都給我,你和你弟弟,就算把家產都放在一起,估計都沒我的錢多。

只不過,葉天卻一臉怒容的看着我,好像是我想要了他和他姐的命似的。

“瞪什麼瞪?”我呵斥了一句,老子不是爲了救他,怎麼可能陷入這種困境?

“小子,你怪我姐,又怎麼樣?你不是和我們一樣,都活不成了?我就不相信,你能活着走出去。”葉天惡狠狠地說道,這是想維護他姐啊!

我沒理他倆,而是直接把打火機點着了。


“這麼早點燃幹嘛?等一會濃度夠了的話,根本就不用你點燃打火機,咱們就會中毒而亡的。”葉天不屑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可是他姐弟倆真是木魚腦袋,老子會自己燒死自己,或者等着中毒麼?這特麼給老子想象成傻逼了。

“呲呲呲……”

點燃打火機之後,我就感覺身後的雙手,被火苗烤得生疼,只不過,就算是痛徹心扉,我都要忍住,因爲這是自救的唯一辦法。

雙手的手腕處,疼得特別的厲害,而我把牙咬得“咯咯”直響,就算是把肉燒糊了,我也必須強忍着……

就這樣,大概過了有半分多鐘,也是我忍無可忍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緊繃的繩子終於斷了。

草,這個時候,我緊繃的那根弦,也終於鬆弛了下來,有種逃出生天的感覺。

“哎喲,你真的能把繩子弄斷了啊?”葉天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啊?”葉雪看見我手上的繩子斷了,也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然後說道:“江曉,江曉……快救救我弟弟,救救我弟弟……”

我活動了一下手腕,然後衝着葉天挑了挑眉,說道:“小子,不服氣是吧?”

“服氣,服氣……”葉天朝着我,拼命地點着頭,接着說道:“兄弟,兄弟,救救我姐吧!雖然這一切都是因爲我們葉家。但是,只要你救了我姐,我下輩子就給你做牛做馬。真的,我說話算話。”

“那我要是不救呢?”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我總感覺這個葉天的棱角太鋒芒了,不讓他吃點苦頭,他是不會收斂的。

“不救,不救?”葉天記得四處的看着,然後威脅我道:“你要真的見死不救,我就大聲的喊,讓你也出不去。”

“哈哈……”我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說道:“現在門外救我的人已經來了。所以,我現在衝出去的話,基本上就沒人能攔得住我了。所以,我不救你們倆的話,根本就影響不到我。好不好?”

“唉!”葉雪在一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你,你,你……”葉天結結巴巴的說着,只是能看得出來,他的雙眼已經黯淡無光了。


其實,這個時候,我也能理解他。生命已經可以用秒算了,所以他的心裏肯定是非常的恐懼的,而且還有一個最親的人在他的身邊,他更會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

我站在那兒,看了下手機,時間已經過去五分鐘了,而且這個時候,屋裏的燈,也因爲我們說話的聲音小,而自動關上了。這也就是說,不能再發出大點的動靜了,或許下一秒就會發生意外,所以,我連忙跑到了葉雪的身後,開始給她解繩子……

“江曉,謝謝你!但是,你能先救我弟弟麼?”葉雪依然還在想着她弟弟。

我一邊給她解着繩子,一邊說道:“聲音千萬不要大,如果燈再亮起的話,也許咱們三個誰都跑不掉……而且誰說不救你們了?只不過你弟弟的脾氣,我不太喜歡,所以逗逗他而已。”


“你,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逗人啊?”葉雪一聽我的話,頓時就火了,但是她火歸火,說話的聲音小了不少。

“別說話了,你的身上的繩子有些難解開……”這個時候,我也終於着急了,因爲感覺天然氣的氣味越來越重了,如果再遲一會,估計我們三個人都再也出不去了。

我站在葉雪的身後,手忙腳亂的給她解着繩子,記得渾身是汗……一分鐘之後,我才把她的繩子解開,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把繩子都系得這麼緊。

這邊一放了葉雪,我立刻又跑到了葉天的身邊,然後蹲下去,給他解着繩子。

“怎麼回事?爲什麼還不動手?碼的,信不信,等會我把你也給綁在裏面。讓你和他們一起死?”可是我正在給葉天解繩子的時候,卻聽見外面隱隱地傳來了李洪譚的聲音。

“不敢,不敢……”小蟲的聲音也隱隱地傳了過來。

“快點,用磚頭狠狠地砸門,裏面的燈一開,他們就玩完了。”李洪譚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他們要把燈弄亮了,怎麼辦?而,而且我感覺有些頭暈。”這個時候,葉雪在我身邊小聲的說着,而她的聲音,越是到最後,越是小,幾乎細不可聞。

我明白,她吸入天然氣太多了,如果現在不走的話,不是死在中毒上,就是死在爆炸中……可是現在一走的話,葉天怎麼辦?總不能把他扔在這個地方,任由他慘死吧……

但是,目前繩子也解不開,如果再耽誤時間的話,我們三個人就將一個人都逃不掉…… 我看着葉天,知道不能再猶豫不決了,因爲我們所剩的時間不多,不馬上做決定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江曉,你帶我姐走吧!只要你們倆能活下去,我就無所謂。”葉天突然坐直了身子,然後趴在我的耳朵上說道。

我沒有理他,而是直接連人帶椅子,就把葉天給抱了起來,然後快擡腿,輕落腳的往門口跑去。

只是,我們跑到門口的時候,卻陡然發現,門已經被人從外面給鎖上了。

臥槽,這李洪譚真他瑪的狠毒,竟然連門都鎖上了。

“快扔,快扔……”而此時,李洪譚的催促聲,又響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