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9 Views

「就是!對了不是都說柯家的大小姐,生性陰險狠毒,潑辣無比嗎?我看著比沈家的小公主和柯家的二小姐,強很多啊!」

Written by
banner

「是啊!說不定是柯家現任主母和繼女故意潑她的髒水,侮辱她呢?」

「誰會疼一個自己丈夫前妻的孩子呢?」

「是啊!也不知道,這孩子在柯家是怎樣的生活呢?」

「有了後母,親爹變后爹啊!」


「…………………」

柯晴在感受到店內人異樣的眼光和對自己,還有自己父母那些指指點點的話語,本來就因為沈雨桐送柯小薰對戒有些怨念,現在怨念更深了。她怨沈雨桐送柯小薰對戒都不送自己,還怨她自己和父母被別人指指點點的。

在非凡買首飾的基本上都是上流社會的一些貴婦,今天沈雨桐,柯晴和柯小薰的事情,估計很快就會人人皆知了。 柯小薰在坑了沈雨桐后,邊哼歌,邊開車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真是開開心心上班,高高興興下班啊!一點都不錯!

柯小薰心情很爽的哼歌打開別墅的大門,看到殘冥正坐在沙發上,邊喝著一杯血紅色的液體,邊看著報紙。

血紅色的液體,散發出誘人的香味,勾引著柯小薰的嗅覺。

柯小薰不自覺的口乾舌燥,想一口喝乾它。

柯小薰迅速換過鞋,快速的坐到殘冥對面的沙發上。

在香味的勾引下,柯小薰竟然渾然不知的使用了瞬移。

殘冥看著突然出現的柯小薰,眼裡有著一絲的驚訝,隨後瞭然。

寵溺的看著不斷吞咽口水的柯小薰,搖晃著手中的高腳杯,使杯中血紅色的液體散發出更為濃烈的香味。然後戲虐的看著柯小薰說道,「想喝?」

「嗯嗯!!」柯小薰迅速的點頭,那個速度,那個頻率,讓人不自覺的為她的小脖子感到擔憂。

殘冥搖晃著手中的高腳杯,眼底深處滿是笑意,但卻裝作思考的說道,「嗯……想喝!那你拿什麼來換啊?不如你親我一口怎麼樣?」

柯小薰聞言不假思索的從手邊掏出在非凡買來的對戒,拿出男戒,執起殘冥的左手,把男戒迅速的戴在殘冥左手的無名指上。

然後迅速的在殘冥的臉上親了一口,隨後直勾勾的盯著殘冥手中的高腳杯,生怕它跑了一樣。

殘冥看著柯小薰一系列的動作,失了神。

在柯小薰心情很好的把車開進車庫時,他就感覺到柯小薰的車上有包裝精緻的兩對對戒。

但,他一直沒有開口詢問。他在等著柯小薰對他解釋。

可是他沒想到在他自己開口要時,柯小薰會不假思索的拿出其中一對對戒的男戒,就為自己戴上。

抬頭看著被血液誘惑的柯小薰,他不確定柯小薰是不是因為血液的誘惑,才使柯小薰為自己戴上其中一對對戒的男戒的。

可是!他竟然還會覺得滿足!

呵呵!他是不是瘋了?

何時他竟然會不確定了!

何時他竟然會忐忑不安了!

何時他竟然會為了一個不知目的的小飾品感到了滿足!

自從嗜血,殘暴,冷血無情,沒有一絲人情味的魔界之主殘冥遇到呆萌迷糊的地球女人柯小薰,之前的一切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開始變得溫柔,變得體貼,變得不像以前的殘冥!

殘冥看著柯小薰直勾勾的小眼神,失笑的把手中的高腳杯遞給她。

他認栽了!他栽倒了柯小薰的手裡!

柯小薰不知殘冥心中所想,在接到高腳杯后,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小口。

甘甜可口,濃度醇厚,一口下去,口齒流香,意味深長。

柯小薰舒服的眯起了赤紅色的雙眸,隨後大口大口的喝起來,彷彿有人跟她搶似的。


殘冥寵溺的看著如波斯貓的柯小薰慵懶的靠坐在沙發上,一陣好笑。


這邊柯小薰愜意舒暢的喝著血液,那邊沈雨桐卻憤怒的快要發瘋了。 沈雨桐滿腹怒火的回到家中,在進到家門一看到父親沈延海,頓時紅著眼睛撲到父親沈延海的懷裡,一通大哭。

沈延海看著懷裡大聲哭泣的女兒,是一陣陣的心疼。放在心尖上疼愛的女兒,現在哭的撕心裂肺的,沈延海憤怒了。

「雨兒,被誰欺負了,跟爸爸說!爸爸會讓她為此付出千百倍的代價的。乖!別哭了寶貝兒!爸爸心疼!」聲音低沉,沙啞,陰冷的哄著沈雨桐說道。

「爸爸!嗚嗚~是柯小薰欺負的我,還有非凡的總經理!她們都欺負我!嗚嗚~爸爸!你要把我報仇!」沈雨桐從沈延海的懷裡抬起頭,美眸含淚的看著沈延海,哭訴道。

沈延海聞言,心中一片陰霾,柯家的大小姐柯小薰,非凡的總經理!敢欺負我的心肝寶貝,我會讓你們後悔出現在這個世上!我會讓你們知道有些人是惹不起的!

「好了,我的小寶貝兒!別哭了,在哭就要成小花貓了!放心!我會幫你報仇的!」伸手擦了擦沈雨桐臉上的淚水,溫柔的看著沈雨桐,寵溺的說道。

沈雨桐「噗」的笑了,撒嬌的說道,「嗯!謝謝爸爸!」


「呵呵!跟爸爸客氣什麼!餓不餓?」沈延海寵溺的點了點沈雨桐精緻的小鼻子,問道。

「有點!」沈雨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說道。

「哈哈!張嫂!給小姐做些飯!」沈延海被沈雨桐的小性子,逗的哈哈大笑,轉而對著廚房內的張嫂,吩咐道。

低頭對著沈雨桐調侃:「你個小花貓,快!先去洗個澡,等會兒在下來吃飯。」

「嗯!」沈雨桐乖巧的站起身,向二樓自己的卧室走去。

沈雨桐站在浴室的洗漱鏡前,看著鏡子里梨花帶雨的柔弱美人,眼裡滿是陰鶩,嗜血和狠毒。

柯小薰!我一定會讓你為戲耍我,而付出千百倍的代價!還有非凡的總經理!你們都給我等著!

洗完澡,沈雨桐穿著粉色的公主裙,向樓下餐廳走去。

「聽說,你被人給耍了?還是被那個聲名狼藉的柯家大小姐柯小薰和一個非凡的總經理聯手耍的?」沈飛揚不屑的看著穿著高貴,溫柔可人的沈雨桐,嘲諷的問道。

沈雨桐滿臉委屈的看著狂傲不羈的沈飛揚,弱弱的辯解:「那是她們設計陷害我。哥~你要幫我報仇!她們分明是看不起我們沈家。」

「哎!別叫我哥,我可不是你哥。還有,以後無論做什麼事情,要先想一下沈家的名聲。沈家不是你一個人的,你不要名譽,我還要呢!」說完,沈飛揚站起身就朝外走去。

「站住!怎麼說話呢?她是你妹妹,不是你的仇人!給我回來!跟你妹妹道歉!」沈延海站起身沖著沈飛揚的背影怒吼。

沈飛揚在聽到沈延海的話語,微頓了一下,隨後頭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家門。

「爸~哥他一直不喜歡我!是不是因為雨兒哪裡做的不夠好啊?」沈雨桐淚雨朦朧的看著父親沈延海,怯怯的問道。 沈延「我早就跟你說過,要把洲皇牢牢地抓在手裡,你偏不聽。」白航建議道。海看著眼含淚水的沈雨桐,心,疼了一下。隨即哄著沈雨桐道:「雨兒乖!不是你的錯,是那個混蛋的錯!不哭,啊?」

沈雨桐雙眸含淚,委屈至極的點點頭。

在淚雨朦朧的雙眸深處,是一片陰寒和狠毒。

該死的沈飛揚!你憑什麼看不起我!憑什麼這麼對我!沈飛揚你這個賤人,你只不過是你那個該死的媽留下來的野種!你媽是我媽的手下敗將,你照樣也是我沈雨桐的手下敗將!你現在的財產,公司,以後都將是我沈雨桐的!哼!這次就先饒過你,下次!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柯晴滿腹怨念的看著沈雨桐的背影,氣憤的拿出手機給林城打電話。

「喂,城!」

「怎麼了?想我了?」手機那邊傳來林城自大,得意的聲音。

「嗯!我想你了!我們老地方見,好不好?」

「好!我還有點事,要先掛了,要等我哦!」

「嗯!我等你,拜拜!」

柯晴滿臉得意掛掉電話,一步三扭的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

————————————————————分割線————————————————

夜色酒吧。

水晶色的大廳,大理石的地面上動感的音樂,瘋狂扭動的男女,雜亂無章的玻璃桌椅,一切的一切就構成了一個酒吧。

吧台,兩個比明星還要帥的男人正坐在一起,喝著伏特加。

左邊男人,刀削的輪廓,深邃的雙眸,冷冽的氣息,一身黑色的西裝,都在彰顯著男人「生人勿近」的訊息。

右邊男人,溫柔多情的漆黑眸子,深邃卻略顯溫柔的輪廓,俊美的五官,一身藍色的西裝。即使現在的他喝著最烈的酒,卻也絲毫沒損他風流多情的氣質。

這兩個男人,正是白航和離家的沈飛揚。

「又怎麼了??」白航喝了一口伏加特,悠然的詢問正在喝悶酒的沈飛揚。

沈飛揚鬱悶的喝了一口伏加特,調侃的說道,「我家那個有毒的白蓮花,被你家姐姐和一個非凡的總經理聯手給耍了!怎麼樣?開心嗎?你一直希望柯小薰有出息,這下滿意了吧!」

「哈哈!開心!怎麼不開心!怎麼?你不開心?就因為我姐和別人聯手耍了沈雨桐?還是……因為沈家的名聲?」白航放聲大笑,終於姐她知道反擊了。但,在看到好友鬱悶的臉色,不解的問道。

沈飛揚悶聲回答:「洲皇是我一手發展起來的,現在沈家的名聲有損,洲皇的股市也跟著有點跌落。」

「不是我說你,以沈家那個樣子,你是吃累不討好。早晚,沈延海會因為你家那兩朵有毒的白蓮花,把你趕下台。」白航看著悶頭喝酒的好友,心敢無奈,只好開口勸解。

「我知道啊!」沈飛揚有些微醉的說道,「可是,那是我一手發展起來的,我能怎麼辦啊?」

「我早就跟你說過,要把洲皇牢牢地抓在手裡,你偏不聽。」白航建議道。 沈飛揚苦澀一笑,「我以為,我們是一家人,他不會那麼對我的!」猛地灌了一大口,「可是我錯了,呵呵~他竟然開始對我收權了!呵呵!我是他兒子!親生的兒子!他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很簡單!他不愛你,他愛的從來只有沈雨桐她們母子!」白航一針見血的對著滿臉悲傷的沈飛揚說道。

「呵呵~是啊!他不愛我!我從小就知道,他不喜歡我們!可是,我為什麼對他還是有期盼,有希翼呢?我只希望他不要那麼偏心,只要關心我一點,我就滿足了。可是為什麼呀?為什麼連這點小小的願望都不肯為我實現。」沈飛揚散發出悲涼的氣息,眼中更是不知何時流下了兩行清淚。

男兒不是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處!

白航看著充滿悲傷氣息的好友,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分割線&&&&&&&&&&&&&&&&&

「老公!我們出去吃燭光晚餐吧!」柯小薰滿足的放下高腳杯,撲到殘冥的懷裡,慵懶的躺在殘冥的懷抱里,對著殘冥撒嬌的說道。

殘冥看著柯小薰激動的說道,「再說一次!」

「什麼?」柯小薰茫然的看著激動不已的殘冥。

「你剛剛叫的,再叫一次!」殘冥激動的看著柯小薰。

柯小薰猶豫的叫道,「老……公?」

「再叫一次!」殘冥興奮的再次說道。

柯小薰看著興奮,激動的殘冥,心中一陣感動,摟著殘冥的脖子,輕聲叫道,「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殘冥看著柯小薰嫣紅的小嘴開開合合,喊出最悅耳最動聽的聲音。殘冥激動的低頭,穩穩,絲毫不差的覆蓋在了柯小薰嫣紅的小嘴上。

微微開口含住那精緻的兩片唇瓣,輕輕的允吸,伸出紅色的舌頭,輕輕的在柯小薰的唇瓣處舔舐。

唇上冰涼的觸感直達心臟,柯小薰身子一顫,美眸微睜,直直的看著殘冥禁閉的雙眼。頓時,什麼感動什麼思緒通通忘的一乾二淨。只覺得眼前是一片柔和的白光。

唇邊傳來殘冥模糊的聲音,「乖!閉上雙眼,認真感受我帶給你的吻!」

柯小薰像著了魔般,乖巧的閉上了紅寶石的清澈大眸,細心的感受著殘冥帶給自己的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