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8 Views

蘇南城一路開車往前走,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等到了開箱的的時候,意外發現傅博軒一大早的等在許義的辦公室里。

Written by
banner

這傢伙要是有什麼急事的話,應該會提前打電話。要是沒有什麼急事的話,也不會一大早就來堵著自己。

能這麼干,說明這事情,重要,也不重要。

蘇南城看見傅博軒跟上來的時候,忽然想到了榮煜清今天一早橫在靚麗雜誌社門口的那台古斯特。眼皮子忽然一跳。

「我說,你真的不打算把郭林召回來了?」傅博軒看一眼一個人忙到焦頭爛額的許義,忽然有點懷念郭林將一切處理的條分縷析的時候了。

其實,郭林的能力遠在許義之上,當年蘇南城提升他為副總裁,實則是實至名歸。


「一大早的,有事?」蘇南城一邊開了辦公室門,一邊冷颼颼的問。

「你不是把人也找回來了嗎?」傅博軒看著蘇南城,當年,對於郭林的那一場遷怒,饒是蘇安拿著柺棍砸都沒能讓蘇南城松一鬆口。

傅博軒苦口婆心的勸了又勸,哄了又哄,吵也吵了,打也打了,丟了葉春分,那時候蘇南城誰的話都聽不進去。

可是這兩年多來,凱翔副總裁的位置,依然高懸。許義還是他貼身助理的身份。

「一大早的,有事?」蘇南城再次生硬的岔開了話題。 「不僅如此,他們製造天龍族密謀造反的證據,獻給國王。畢竟是三大族長聯名上告,國王內心也相信了幾分,後來又傳來公主被強姦的消息,國王震怒,因此下令讓三大家族共同剿滅了天龍族,最後三大家族瓜分了天龍族的領地和所有財產,將所有有關天龍族的經傳焚毀,從歷史典籍上除名,讓天龍族從此消失在了個世界上,數百過後,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個帝國歷史上曾經最為強大的家族。」

木白知為何,聽了天鳴那淡淡的講述,內心竟是燃燒起一團無名怒火,道:「那三大家族也太卑鄙了,這種事情居然也做得出來。」

天鳴笑道:「歷史,永遠是勝利者書寫。無論用什麼手段,最終是以成敗論英雄,也覺得天龍族可憐也好,三大家族卑鄙也罷,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再去揭開這段歷史,也對你沒有什麼意義。」

木白平靜下來以後,問道:「你說這多麼,就是要告訴我,通天圖就在天龍族的人手裡,那三大最後也肯定沒找到通天圖,不然武神墓早就被人開啟了。」

天鳴道:「你小子還算聰明。我們假設天龍族真的通天圖的話,那麼天龍族後來慘遭滅族,沒有找到通天圖,肯定是有人帶著通天圖逃脫了。」

木白頓時沒好氣道:「你自己也不能肯定,更可況天龍族已經沒滅族了,我猜從哪兒查起?說來說去,都是白說了。」

天鳴深深望了木白一眼,笑道:「現在時機未到,過段時間你自己就會明白了。」

「明白什麼?」木白不解道。

天鳴道:「話,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好啦,難得來你這裡坐坐,我們找個地方喝幾杯,不談這些煩人的事情。」

木白苦笑道:「連水都快沒喝得的啦,哪裡有酒啊。」

天鳴一陣詫異,道:「你現在是城主啊,不會這麼慘吧?連酒都沒喝的,那你這城主還當個屁啊。」


木白以一翻白眼,道:「黑岩城的情況哪有你想得那麼簡單,若對手只是三大勢力也就罷了,可大皇子偏偏想要除掉我,而且東方邊境就是他的地盤,連一粒糧食都不賣給我,你讓我能怎麼辦?」 天鳴頗為同情的望了一眼木白,道:「小子,你自己要好自為之啊,得罪了這麼多人,你想要在大陸混下去,那日子可是很難過的。」

木白道:「又不是我想得罪他們,我這也是被逼的。」

天鳴微微點頭,忽然想起了問題,道:「對了,我還聽說你小子身邊有個皇級高手,他在哪兒?快帶我去見見他!」說到這裡,他的目光火熱而又興奮。

那可是皇級高手,縱觀整個大陸,也只有四大至高存在那幾個老不死的傢伙才有這份實力。


「走了。」木白淡淡道。

一盆涼水潑下來,天鳴眼中那雙剛剛燃燒起的火熱目光頓被無情澆滅,末了懊惱道:「老子來晚了一步,太可惜了。」

……

天鳴在黑岩城呆了三天,便離開了。臨行前再三叮囑木白,一定要注意隱蔽行蹤,現在武神門知道他還活著,雖然武師公會的人不敢明目張胆的來黑岩城刺殺木白,但只要他一離開黑岩城,那就很危險了。

夜,如水般深沉。

城樓上,木白如一尊雕像般靜靜站立在這裡,目光凌厲的注視遠方,一種緊張的壓迫感,讓他心頭難以放鬆下來。

「大人,很晚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身邊一名跟隨的精靈隊長道。

木白沒有立即答話,抬頭望了眼空中,隱約中似乎瞧見一隻巨鷹始終盤旋在自己頭頂上。

「你們只有一千人和三百利爪德魯伊,如果三大勢力派出三萬大軍進攻的話,你們能擋住兩個小時嗎?」木白忽然問道。

那名精靈對戰聞言一愣,旋即答道:「我們是精靈族最精銳的戰士,就算人類有十萬大軍來了,我們也能擊退他們的進攻。」

「很好。」木白點了點頭,指著上空那道盤旋的飛鷹,說道:「把它射下來,馬上進入備戰狀態,我有感覺,那三大勢力忍了這麼久,是該出手的時候了!」

那精靈戰士頓時一驚,命明白了木白話中意思后,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取下跨在肩頭的長木弓,右手從身後箭壺裡抽出一支箭矢,搭在弓弦上。 「怎麼回事?」蘇南城蹙著眉尖,看向身邊的傅博軒。

「不知道。」一臉茫然地傅博軒,在說話的同時手機鈴聲想起來,是豐膳齋的經理。「下去看看吧。」

「啊!」傅博軒從一開始難以置信,到後來直接將音節拔高了兩度。「殺人?你們怎麼放進來的?」

「怎麼了?」蘇南城有些困惑的問。

傅博軒都來不及回答,車子還沒停穩,拉開車門就往裡跑。

蘇南城頓了頓,抬腳跟上。

……

豐膳齋,院子中間的那方荷塘邊上。三年前的地方,三年前的動作。葉春分像是扎了毛一樣的,將已經奄奄一息的盧靜月用力的往池塘里踩。

梁歡甚至感覺自己已經脫了力。每每把葉春分拽離一些的時候,她就使出更大的力氣向著盧靜月的方向挪一挪。用更大的力。

在看見那兩抹高大熟悉的身影時,狠狠鬆了一口氣。直接鬆開了葉春分,自己向後跌過去。

在葉春分接下來的一腳,快要踩上剛剛爬到岸邊的盧靜月頭上時,整個人像是失重一般被人從地上抱起來,凌空蹬了兩下,卻沒能踩到要踩的人。

在蘇南城要發出聲音之前,葉春分一回頭,用非常彆扭的姿勢咬住了蘇南城的胳膊。

他緊繃的手臂肌肉咯著牙。熟悉的木調香,熟悉的體溫,讓瘋狂了近一個早上的葉春分一點一點的恢復了理智,也脫了力。

「媚兒」

耳朵,重又聽見了這個世界的聲音。葉春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臉上淚水流到模糊掉眼前所有景象風物的地步。

灼熱的,淚水一滴一滴的砸在蘇南城的手背上。

「媚兒」終於將人控制住,蘇南城也出了一身的汗。初夏,將妮子攬在懷裡一下一下搖著她感覺已經舉不起來的頭顱。「怎麼了,媚兒。別嚇我,寶貝,說句話,寶貝。」

「咳咳」嘶吼了一早上的葉春分,嗓子已經干啞的不成調子。「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她……」

呢呢喃喃只有這一句。

「這一個二個的,這都是發什麼瘋呢?」傅博軒頭疼不已。安排人將盧新月送去醫院后,清理了現場便開始抱怨。

正是中午用餐的時節,來這裡的非富即貴。座位也是老早就定好的,別的不說,光是賠償和影響已經足夠讓傅博軒喝一壺。

「怎麼了?」火大到無處發泄的傅博軒只能沖著空氣吼「藍綺的墳讓人給撅了?」

本已虛脫的葉春分聽見這話瞬間站直,兩眼怒火的瞪著傅博軒,那樣子,十足要吃人的表情。

傅博軒接著要出口的話,倏然收住。

「不會,是真的吧?!」

「你閉嘴!」從小到大,蘇南城還是第一次對著傅博軒這麼吼。

這男人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聽說有掘人墳墓的事情。愣住了。連蘇南城的氣都顧不上生。

如果要是真的的話,那麻煩可就大了。

葉春分那病。

傅博軒站在日頭底下搓著頭,單手扶腰,替葉穀雨著急。

「葉潺湲。」

「你閉嘴!!」又是一聲吼。 只見他那雙碧綠的眸子閃過一絲精光,拉弓如滿月,引動一道四級火系魔法加持在箭矢上,低喝一聲,頓時射出了手中箭矢。

那箭矢被一團烈火包裹,宛如一條破空火龍,極為精準的一箭將那隻飛鷹的腦袋射穿了。

「好箭法。」木白忍不住讚歎道。

這精靈隊長只有五級中階的實力,卻能一箭射死和他同等級的飛鷹,射箭法可不是一般精準。

「大人過獎了。」那精靈隊長收回長木弓道。

精靈族,每一個族人都有一雙暗夜之眼,目光遠比人類銳利得多,可以發現一千米外的目標,所以他們才是天生的箭手。

……

亡靈魔谷外。

一萬名黑暗戰士悄然集結在里,還有一千頭各種魔獸,將谷口封鎖得死死地。


莫納騎著他的八級火龍,身邊依次站著騎著骨龍的索尼奧、騎著八級金毛獅王的安東貝爾。

「咔嚓!」

莫納掌心裡的魔法球突然四分五裂。

「媽的!又被這小子發現了。」莫納怒罵一聲。

索尼奧道:「別急,今晚就給那小子點顏色悄悄,等到凌晨開始進攻。」

在唐勝離開的那天,三大勢力就得到了這條消息,個個驚喜極了,認為戰機以到,準備在今晚來一次試探性進攻。

他們這一萬人只是前鋒部隊。

莫肯德等三人自然也知道木白是塊難啃的骨頭,所以並未打算迅速攻下黑岩城,因為這不現實。現在唐勝離開了,他們就沒有任何後顧之憂,只要將黑岩城封鎖,不讓木白得到任何補給資源,以優勢兵力和他打消耗戰,木白肯定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三大勢力手下,原本有三萬名黑暗戰士,現在他們將那十萬奴隸也訓練成了一支強大軍團,作為後備。

莫肯德以傭兵之王的身份,向大陸各大傭兵團發起集結號令,短時間內,就拉來了一個SSS級傭兵(5000人)、一個S級傭兵團(1000人)、兩個A級傭兵團(各500人)、五個B級傭兵團(各100人)以及十幾個C級(各100人)和D級(各10人)傭兵團的支援。如此強悍的支援,足以媲美數萬軍隊。 亡靈會館的十幾位亡靈法師,聯合起來足夠召喚數萬亡靈大軍。還有馭獸場原本所馴養的三千多隻魔獸,此戰力也非同小可。

大皇子暗中也派出了一萬精銳重騎兵和一萬精銳天弓師團喬裝成了三大勢力的手下。

木白面對如此強敵,似乎根本沒有勝利的可能。

……

深夜時分。

突兀地颳起了一陣呼嘯狂風,天空驚雷滾滾,時而可見一道道閃電宛如破開天地蒼穹。


一場暴雨呼之欲來。

今晚,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夜。

木白手中,擁有兩千精靈戰士、五百利爪德魯伊、以及臨時訓練的兩個師團,要論總體戰鬥力,似乎還遠遠不能和三大勢力比較。

「大人,馬上就要下雨了,您快回去吧。」精靈隊長見木白站在城頭上,已經五個小時沒動了,忍不住催促一句道。

木白微微搖了搖頭,目光始終凌厲的注視前方,內心異常沉重,不知為何,十分不安。

「你帶著一隻德魯伊去亡靈魔谷外看看情況,注意不到靠近,有什麼消息立即回到稟告我。」木白忽地說道。

「是。」精靈隊長吹起一個響亮口哨,頓見一隻猛禽德魯伊從下方飛上城頭,他縱身一躍,跳到猛禽德魯伊身上便離開了。

「噼啪!」一道驚雷炸響,回蕩在天地之間。

「嘩啦啦——嘩啦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